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妖是妖她妈生的

收藏书签 字体:16+-

但凡伟人奇人怪人的诞生,必然伴随着各种奇怪的现象,例如有祥云金光笼罩着孩子出生的那个房子,或者产妇做个什么奇奇怪怪的梦,更有说一个处女莫名其妙因为某种异象忽然怀上的……

作为这个故事的主角——宁禹疆也不例外。

关于宁MM诞生的一刻,在她的外婆的日记中是这么记录的:“本来晴空万里,忽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暴雨倾盆……我忽然想起来,阳台的衣服还没收……”

如果宁MM的制造者之一宁争锋女士没有因意外难产身亡,那么大家可能看到这样的表述:“暴风以每小时52公里速度向北偏东方向行进,中心附近最大风速每小时155公里,14级强风,24小时内出现强降雨天气,降雨量超过468毫米……”

这场突发的风暴被气象台命名为“禹疆”——中国古代神话中风神的名字,这个看起来比较怪的名字意外投合了宁家人的口味,宁MM被正式命名为宁禹疆,正在学英文的外婆还自认非常有品味地给外甥女起了一个英文名字Lorelei(西方传说中的暴风女神,海上女妖)。正式冠名后不久,那位伟大的风神禹疆很遗憾地被发现原来还兼职瘟神!而那位貌似神秘美丽的暴风女神被揭穿具有以歌声勾引海客制造海难的嗜好……

据说名字可以决定人的一生,于是,本来可以天真可爱的宁MM在家人的奇特审美趣味下,走上了一条瘟神妖魔之路……

当然,宁家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推论的,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出奇的相信科学,他们一致认为宁MM之所以性格怪异擅长滋事,完全是基因突变遗传决定的。

这就要从宁MM的制造者之一宁争锋女士说起。

宁争锋是宁家第七个也是最小的一个女儿,宁妈妈在连生六个女儿之后,千辛万苦终于盼来了又一次怀孕,两夫妇无比盼望这是一个男孩,甚至为即将到来的“儿子”预先起了“争锋”这么一个非常男性化的名字,很遗憾,这又是一个女儿,不过是一个天才级的女儿。

宁争锋不愧名为争锋,18芳龄已经成为全球物理界的权威人物。然而天才又是难免寂寞的,从小与仪器机械打交道比与人还多,让她彻底成为一个科学怪人级别的美女。

美女?!不错,宁争锋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超级美女,可是也仅此而已,一个随时随地在各个方面让男人自惭形秽的冰山,再美也要被打上“男人勿近”的标签。

36岁时,宁争锋突发奇想要制造一个比她更天才的天才,将自己优秀(?!)的基因遗传下去,几经挑选,她选中了另一个跟她完全不同类型的奇才,简单地说就是那种小时候看起来特别普通甚至蠢笨,但是后来变得非常厉害的爱迪生型人才。先天的天才加上后天奇才的基因,可以成就一个空前绝后的超级人类,1+1=2,有时候所谓天才的思维方式也会简单到一个让人崩溃的程度。

通过宁争锋精密严格筛选分析的**提供者,是一位名叫李莫愁的生物科学家,虽然名字让人捧腹,年龄也已经63,但是一个从智慧与经历等层面达到天才要求的**提供者实在不是那么好找的。

宁争锋是怎么完成她的**获取计划的,没有人知道,唯一的知情者也就是受害者李莫愁老先生据说在他63岁那年忽然不知何故患上了忧郁症,整整10年拒绝与外界沟通……

就这样,在那个暴雨狂风忽降的日子里,宁争锋女士很不幸地在37岁因意外难产身亡,结束了她短暂彪悍的人生,宁禹疆接过母亲的衣钵,开始了她更加彪悍离奇的一生!

十四年后……

“你们想干什么?”一句弱女子面对坏人的经典台词,从一个14、5岁的甜美萝莉嘴里说出来,绝对可以引发坏人更强烈的做坏事冲动,当然,如果语气别那么冰凉不耐烦就更好了。

“嘿嘿嘿,这么晚了一个人跑到这里,哥哥来陪你玩玩啊!”典型瘪三配合毫无创意的瘪三台词。

“滚开!”甜美小萝莉的不耐烦达到顶点,可惜整体形象跟那甜糯的声音彻底破坏了语句本应带有的威慑力。

“啧啧,这么急着跟哥哥我滚?越辣我越喜欢!”瘪三向同伴打个眼色,几只手不约而同地伸向眼前的“猎物”……

几声闷吭惨叫跟怪异的声响过后,一切归于平静,“猎物”慢吞吞地从黑暗的小巷中步出,投入城市辉煌灯火的怀抱,整齐清爽的校服,甜美平静的脸庞,仿佛是刚从课室下课走出来天真女学生。

被抛弃在后的黑暗中,几具人型躯体匍匐在地,手脚伸展的姿势怪异,显然关节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地上没有血迹,间或抽搐的躯体仿佛实验室里解剖台上的青蛙。

抄条近路都要遇上这种瘪三,真麻烦!

“小姜糖,刚才到哪里打架啦,等得我心都碎了!”一双手臂准确无误的降落到甜美小萝莉的肩膀上,一个高大英俊的少年带着几分无赖的笑意从身后凑上来,姿态无比亲热。

“我不是小姜糖,我叫宁禹疆,如果你不认识字,我不介意把字刻到你脸上,让你这个每天照镜子的自恋狂可以随时复习。”叛逆期小萝莉斜了少年一眼,毫不保留地表达自己的鄙视。

“你都是这么对待你亲爱的六表哥吗?啊啊啊啊,你伤了我的玻璃心!”少年夸张地呼喊。

“哼,你的心分明是块牛皮筋,快说,找我干什么?”宁禹疆懒得跟这种弱智儿童纠缠了。

“嗯嗯,是这样的,我们研究所一直在研究的那个东西,最近终于接近完成,我们老板拜托我带你过去探讨探讨啦。”少年察觉到宁禹疆的不爽,很识相地直接说出原因。

自从上次宁禹疆在研究所里和他上司聊了几句后,他上司就对这个思维角度非常独特的小表妹产生了巨大兴趣,觉得她可以给他们的研究带来新的灵感,加上知道了小表妹的身世,更加坚定了他把小姑娘拉过去重点培养的决心。

“你搞清楚,我是一个普通的初中三年级女生,你们研究所的研究跟我没关系!”语气有点恶狠狠的负气。

“我都搞不懂,以你的天才脑袋,即使不能赶超你妈,只要肯多看看书至少现在也该是个博士水平了,混在那种三流初中干什么?别瞪别瞪,我知道你想做个普通人,不过也可以一边待研究所一边过正常生活啊,不用上学,你现在那些同学还不羡慕死!哎哎哎,你是个普通的女初中生,不要对表哥使用暴力啊……哇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可怜的表哥被听不进“忠言”的暴力表妹打得抱头鼠窜……

不过这位兄弟显然除了有一颗媲美牛皮筋的心,还有一副强韧胜过牛皮筋的躯体,熬过发飙表妹的一轮猛攻之后,马上又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黏到表妹身边继续游说工作。

“小姜糖,虽然我不是很懂你为啥坚持要做个普通的女初中生,可是你不觉得像我们这种天才,生来就很难普通吗?你看你上学成绩好得没有学校敢收没有老师敢教,到快餐店端盘子被几十个星探追回家,到蛋糕店卖蛋糕结果还把人家大师傅给惭愧得辞职走了,到街上发传单最后竟然还搞出一堆粉丝在街上通宵苦等你出现,连学人家堕落混帮派都把老大给PK掉了……罄竹难书啊,你简直就是我的翻版,注定要在世界的顶端发光发热啊!!!”表哥说到最后习惯性地得出一个自恋无比的结论。

“亲爱的表妹啊,不要挣扎了,你就从了吧,别去浪费时间做个普通人了,来,六表哥的车就在那边,研究所在向你招手,跟表哥去研究所逛逛吧,老头子很想念你……小姜糖小姜糖,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说话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啊,虽然我是天才,但是我的天才不在猜测花样少女的心理上啊……”

比苍蝇还苍蝇!宁禹疆恨不得把两只耳朵关掉又或者回头心狠手辣地大义灭亲消灭四害。

宁家自从出了一个怪胎天才宁争锋,天才这个东西在宁家就逐渐贬值得跟廉价的豆芽一样,一抓一把,宁争锋的姐姐们“不约而同”地生出来系列天才,宁家第三代,不是天才的基本上可以列为稀有动物重点保护。

不过,在这一群怪异的天才里头最怪异的还是宁禹疆!

本来么,生为天才,就该老老实实的跳级,读特殊班,提前上大学,二十不到混几个博士文凭,然后在研究所或擅长的领域里呼风唤雨,早早得几个国际大奖,度过万人景仰的天才怪人的一生……

但宁禹疆偏不!

由于某种原因,宁禹疆有了一个非常哲学的人生志愿——做一个普通人。

在她过往短短十四年人生中,她一直致力于做普通人做的事,过普通人过的生活,不使用她那不为人知的异能,不上特殊学校,不接受特殊教育,不跳级,尽量远离一切可能使她鹤立鸡群的事物。

用送“柔弱”表妹回家的借口,少年不屈不挠地**挥洒了半个小时的口水,试图将人拐带到研究所,最终在宁禹疆的不理不睬政策下,黯然铩羽而归。

“小姜,你回来啦,快过来陪我看电视,哎呀,今天大结局,我都追了三个月了,就不知道最后他们能不能重新在一起……”客厅里一个打扮典雅斯文的老夫人听到开门声,头也不转地招呼,一双眼睛牢牢黏在电视上,舍不得移开。

“好啊!”宁禹疆清脆地应了一声,乖巧无比地坐到宁老太太身边。

“拜托,这种白痴电视剧有什么好看,用膝盖想都知道肯定狗血完了就是大团圆结局,还用看么?主角还那么丑!外婆,要看你还不如来看我啦!”跟进门来的表哥遭受了被表妹拒绝的残酷打击后,不到三秒钟又恢复了招摇本性。

啪!一只香蕉准确无比地砸中少年的鼻梁。

“闭嘴,死小六,吵吵嚷嚷的我还怎么看,没事滚回家去,还是我家小姜好!男孩子就是不贴心。明天你外公生日,记得早点过来帮忙干活!”

宁老太太慢悠悠掰下桌上另外一只香蕉亲热地塞到宁禹疆手里,眼睛还是没离开最爱的电视剧。

“偏心!不知道当年谁拼命生生生,就想生个儿子!”少年无奈,捂着鼻子转身离开伤心地,一边感叹着天才的寂寞,一边盘算着下回如何成功拐带表妹。

好不容易电视剧播完,贵夫人也就是宁老太太终于宣泄了累积三个月的感动辛酸欣喜满足,眼睛离开电视,打量起身边最疼爱的小外孙女。

“小姜啊,有没有找男朋友啊,别老顾着念书,人不风流枉少年啊!”宁老太太直接引用电视剧里某花花少主的口头禅作为祖孙谈话的开场白。

“嗯,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宁禹疆一脸认真地回答,早恋应该是普通小女生会做的事情。

“学校寄了家长信来,说你这个月全勤了,一节课都没有少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哎,外婆在你这个年纪老是收到学校的投诉信,小姜你别把自己逼得太紧,课上多了人也要坐呆掉的,有空多出去玩玩结交多些朋友,才能找到好男人哇!”

“好,不过那些男孩子我觉得很烦。”

“玩玩么,觉得好就在一起,觉得烦的不要理会就是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学校里的男同学三天两头为了我打架呢,现在想起来都……嘿嘿嘿……”说到后来笑声从奸诈转为了得意洋洋,只差没跳起来仰天长笑。

这就是一个“普通”人家里70多岁的老太太和14岁的小孙女之间的日常对话,内容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家长或教育工作者吐血倒地。

收藏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