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萝莉爆发的moment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宁禹疆秉承外婆的“教导”,特地旷课一天在家当个孝顺的外孙女,为外公准备生日晚宴。

宁老先生难得兴致,拖着外孙女到超市采购,一老一少换上休闲服结伴出门。

宁家人远远的看一个个绝对够得上万人迷的标准,近看当然也可以,前提是他们不说话,一开口绝对让人跌破眼镜。

从宁家到超市的一路上,俩人照例吸引了无数眼球,路人只见一位和蔼慈祥,风度儒雅的长者手挽一名娇嫩水灵、宛如天使下凡的少女从身边翩然而过,差点以为是从电影海报中映出来的精致剪影,美好的让人有不真实的感觉。

前提是没听到他们的低声谈话……

“他奶奶的,小姜,你要跟老太婆说一下,老子已经八十了,就算老子今年十八,抽根烟喝点酒看看功夫片这种小事,也轮不到她啰嗦,老子已经躲到死党家里快活了,这老太婆还在那边要死要活,泼妇骂街,让街坊听到,老子这张脸往哪儿搁?!”

“不爽你去找外婆单挑。”

“妈的,你死丫头明知道老子不打女人!”

“你是打不过吧!”

“呸呸,老子在你这个年纪就横扫G市黑帮脚踢警界白道了,还收拾不了一个老娘儿们?”

“外公,我记得外婆在我这个年纪就拿了世界少年组女子自由搏击冠军……”

“那是娘儿们的比赛,跟老子动刀子动枪的玩命差了十万八千里,把老子逼急了,我让这婆娘知道老子真男人的厉害。”

宁禹疆眨眨眼睛,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地拨通家里的电话。

“外婆,外公说你再不让他抽烟喝酒看功夫片,他就……”一句话没说完,宁老先生已经眼明手快地一把抢走手机。

“妈的,连你这鬼丫头也窜到老子头上撒野,反了你了!今天老子生日,敬老!懂不懂,就知道搬弄是非挑拨离间,越来越不听话,白疼你了!”语气凶巴巴,明显的色厉内荏。

宁禹疆笑眯眯地夺回手机,得意地说:“外公,我有个办法可以让外婆暂时给你放风两天。要不要听?”

“嘿嘿,好丫头,你有什么法子?”和蔼得谄媚的语气。

“今天是你八十大寿嘛,你可以套外婆的话,让她给你实现一个生日愿望啊。”

“不行不行,老子的生日愿望要留着套你的话。”

宁禹疆怔了一下,没吭声。

“嗯,我也很想知道,小姜你为什么老是想不开一定要做个普通人。”旁边一个沉稳声音忽然接口。

发音的是一个身穿西装的三十多岁英俊男人,全身上下散发着名为“顶级社会精英”的气息。

“大表哥。”宁禹疆乖巧的问好,但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

“阿大,你怎么有空现在过来,奶奶的,你这种一秒钟几百万上下的资本家,这个钟点不去吸血搜刮民脂民膏,溜出来做啥?”

“我正在休年假,特地过来看看。”精英先生稳重地回答。

“哇哈哈哈,死小子,当你外公我是三岁小屁孩,肯定就是摆不平外头的骚狐狸,被老婆赶出来的,还装!连几个女人都摆不平,出去别说是我孙子。”

精英先生冷笑一声,懒得提醒面前的老头,他家里就那一个女人,结婚六十年来他就从来没有摆得平过。算了,今天老头子生日,勉强给他留点面子。

“大表哥,我们要去超市买东西,你跟我们一起吧。”宁禹疆以打量苦力的眼光从上到下扫了面前的大男人一圈,西装脱掉,体格还是很够看的,帮忙提十几瓶汽水两三罐橄榄油加十来斤白米三五打卫生纸应该不成问题。

精英先生当场从冷笑变成苦笑,最疼爱的小表妹发话,他也只好认命当个临时菲佣。

苦力跟班都有了,宁老先生顾盼生姿,一行三人招摇过市地向超市继续进发。

“小姜啊,老子我是大半截埋进土里了,你难道忍心让我死不瞑目,来,快告诉老子,你到底为啥死活要当个普通人哇?虽然老子也不爽家里那些个兔崽子装B的死德性,可你要憋得太辛苦,老子心疼啊。”宁老先生在路上还是不依不饶死皮赖脸地继续向小孙女追要宁家最大不解之谜的答案。

“我,我只是觉得……”宁家一大一中两个大男人屏息以待。

“嗯,超市到了。”宁禹疆接下来一句话让两人几乎同时抓狂。

“小姜,你这样也太狠了,难道你一定要外公把八十岁的人生目标定位在找到你为什么要当普通人的问题答案上吗?这是非常不符合经济原则的一件事,外公好不容易有向外婆争取几天放风的机会……”精英先生很阴险继续拉上老人实施哀兵政策。

宁禹疆笑笑,在他们哀怨的注目下,翩然跑开去推购物车,剩下一大一中两个男人大眼瞪大眼,一致得出一个令人伤心的结论——宁家最最可爱的小花骨朵学坏了!!!

接下来超市里出现这样一幕,一个活泼娇俏的小美人推着购物车,后面跟着喋喋不休的精英先生和慈祥长者,他们似乎在追问某些问题,不过小美人只是笑眯眯地顾左右而言他。

超市里洋溢的水果生鲜的杂乱味道,相熟的店员和顾客街坊对这一幕见惯不怪,会心一笑。

超市大门处的一声巨响,生生撕破了这鲜活幸福的一幕,还没从惊吓中清醒过来的人们忽然发现眼前一黑,所有电灯同时熄灭,尖锐的火警警报呼啸而起。

又是一声巨响,夹杂着火光巨震,不远处数排货架轰然倒塌。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的人们开始歇斯底里地呼叫。

宁家三人没有叫,黑暗之中互相抓住对方,冷静地依照记忆中的方位退向冰鲜台前靠墙的一块空地。

“门都被锁住了,救命啊,快来人啊……”

“爆炸,爆炸了,有炸弹!”

“快跑啊!救命啊!”

黑暗之中,绝望的呼叫,火药的味道混乱充斥每个角落。

爆炸声似乎没有停息,危险的脚步快速逼近,黑暗中,宁禹疆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直觉拉住身边两人想要离开身后那堵墙,可是已经来不及……

一声巨响在耳旁炸开,身后的墙壁轰然倒塌,巨大的石块向三人疯狂砸下。

最后一刻,两个男人同时发力猛推开宁禹疆,随着两声闷吭,两人被掉下来的石梁压到了小腿,向前扑倒。

宁禹疆幸运地脱离了落石范围,跌坐在地,回身摸索,一边急问:“外公,大表哥,你们怎么了?”

“咳咳,没什么,就是压到老子小腿而已,没事,小姜不要怕!”外公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颤抖。

“我没事,也是压到腿,我看能不能推开石块,小姜站远点,小心。”大表哥的回答同样故作轻松,但是宁禹疆已经听出不妙的味道。

不顾俩人喝止,宁禹疆快速地摸索过去,发现一块人身粗细的石梁正正压住俩人小腿,石梁又长又沉,凭三人之力都无法在一时之间挪走。

“小姜不要怕,老子和阿大都没事,嘿嘿,顶多蹶几天,别紧张,快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条子和消防员很快会到的。”外公勉强说完这几句,就只剩下喘气的份了,虽然身体一直很强健,但毕竟已经八十岁。

滴答滴答……一阵轻微却恐怖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三人同时转头,赫然发现半倒的冰鲜柜下,几个血红的数字正冷冷闪动——02:15,是定时炸弹!

“他奶奶的,见鬼,小姜快走!”宁家两个男人同时急了。

宁禹疆却冷静下来,现在即使有办法挪开俩人腿上的石梁,他们也无法行走逃生,这个超市里还不知道藏有多少个定时炸弹……咬咬牙,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黑暗中,宁禹疆伸手紧紧抓住外公和表哥的手,不理会俩人的极力挣扎催促,一字一句地说:“外公,生日快乐!我一直想做个普通人,是因为我总觉得我不属于这里,如果我太过使用自己的能力,我就会永远离开你们……”

“妈的,小姜,我今天才知道你比小六那个骚包还自恋,放心!就算天妒英才,还有我们这些表哥表姐排在前面,你不要废话了,快走!炸弹还有不到2分钟就炸了!”生死关头,大表哥的精英外壳全面剥落,粗话说得比外公还顺口。

“你们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在这个moment,我想我还是要爆了……”宁禹疆在黑暗中笑笑,努力给自己信心,毕竟自己的异能能发挥到什么程度,她从没有也不敢彻底尝试。

就在宁家俩男人急得要吐血的时刻,忽然感到腿上一轻,一股强烈的气流刮过小腿,很疼,但明显觉得压在腿上的石梁似乎凭空被吊开。然后便是听到不远处一声巨响,似乎是巨石从空中落地的声音。

还来不及惊讶,便发现身边的气流发生了极其恐怖的变化,自身仿佛置身于风眼,平静如常,但身旁不远处却像激发了强烈风暴,身前的宁禹疆浑身发出一层淡淡的白光,透过这微弱的光线隐约看到身周的东西像遭遇了龙卷风一般被迅速刮起飞散向四周,

那个让他们心胆俱裂的定时炸弹像轻盈的纸片一样飞向天花板,与之接触的一刻轰然炸响,但是爆炸的威力似乎遭受到实体的挤压,飞腾的火光平平地在上方扩散,地上的俩人只感到一阵的震动,连热度都感觉不到。

火光之下,宁禹疆整个人似乎正慢慢变得透明起来,包围在三人身周的飓风保护圈缓缓缩小,终于在爆炸结束后完全消失,而宁禹疆的也在这一刻彻底消失……

当天紧急新闻报道:

我市一处连锁超市遭受恐怖炸弹袭击,事件造成17人死亡,89人受伤送院,其中包括财经界名人张天华及其家人,一名14岁少女失踪,该名少女为张天华亲属,目前该起严重恶性案情仍在侦查中,死伤及失踪者家属暂未对此发表评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