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01 百岁萝莉

收藏书签 字体:16+-

全身像散了一样,宁禹疆平息一下紊乱的呼吸,抬头看看四周,自身正处在一个石洞的小平台上,台前是一个泛着盈盈绿光的水池,潮湿新鲜的空气顺着鼻腔滑入肺叶,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这里是什么地方?!

宁禹疆整理一下思绪与记忆——今天是外公生日,她和外公还有大表哥一起到超市买东西,然后遇到爆炸,外公和大表哥受伤了被跌落的石梁压在地上,旁边有即将爆炸的炸弹!

然后自己被迫使用了隐藏已久的超能力,用飓风移走他们身上的石梁,隔绝了炸弹爆炸的影响。

再然后,意识逐渐模糊,仿佛一个人在黑暗中不由自主地狂奔,耳边只有风的声音,身体越来越轻……陷入一片无尽的虚空之中……

再再然后,自己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山洞,外公、大表哥和被炸得七零八落的超市消失了,剩下自己孤零零一个人。

“你终于来了。”左手边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把茫然失措的宁禹疆惊醒过来。

偏过头去,借着微弱的光线,隐约看到山洞里竟然不知她一个人,暗影中还有一个人靠着石壁盘膝而坐。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跟我什么关系?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吗?能送我回原来的地方吗?”

宁禹疆一口气问道,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这个似乎不是自己平常生活惯了的世界,莫非真的应验了自己从小到大的奇怪感觉?一旦过度使用自己的超能力,自己就要永远离开最爱的亲人朋友?!

那人没有回答她的连串问题,只是慢慢抬起手,一颗散发着柔和金光的珠子从手中缓缓升起,飘移到石洞上方,洞中的景物马上清晰起来。

宁禹疆看清了那是个白发长须的清瘦老者,身上穿了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广袖长衫,衣服的款式像电视中见过的道袍,一眼看去只觉得仙风道骨,不同凡俗。

不过,老者一双褐色的眼睛已经黯淡无光,似乎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我快不行了,石台下有本书,所有的问题你自己去找答案吧。这里很危险,你尽快离开,出了山洞不要回头,一直往东走……记得,不要回头……”苍老的声音逐渐低沉,终至无声。

老者头一歪,身子向一旁斜倒。

“有没有搞错,好歹多说两句?我新来的什么都不知道!喂!”宁禹疆跳起来冲过去探探老者的鼻息,赫然发现他已经气绝!

“不会吧,搞什么鬼!”宁禹疆不死心地将老者放倒在地上,用力按压他的胸口给他做急救,依然毫无反应。

只得起身一步步退回石台边,果然发现脚下有个小皮囊。

皮囊里有一本线装书一块硬得可以当防身武器的干粮和一把从没见过的铜钱。

现在就走么?宁禹疆犹豫了一下,看看地上已经死去的老者,她虽然从小跟男孩子一样好动大胆,毕竟也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女生,与一个陌生人的尸体同处一室也难免忐忑不安……

听老者的语气,似乎还有为知的危险在前面等着她……一咬牙,试着伸手向上方的明珠一招,风随心动,一股和风马上将珠子卷带到手中,一手拿起小皮囊就向洞口方向走去。

宁禹疆走出山洞不过一阵,原本已经气绝身亡的老者忽然噌一下跳起来,骂道:“臭丫头竟然连我的‘照夜神珠’都不放过,早知道就不拿出来了,亏啊亏啊!”

“哎,不过总算完成了我对族长的承诺,嘿嘿,族长啊族长,我虽然答应帮你把女儿平安接回来,可没答应你要保证她回来后的安全,让小丫头自求多福吧,我可以放心过我的好日子去啦,哇哈哈哈!”

正当老者兴奋得手舞足蹈的时候,一个甜糯娇脆的声音一下击碎了他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我不想打扰你高兴,不过我要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完了。”

老者僵硬的转头,发现洞口俏生生的站着一个美少女,正是去而复返的宁禹疆!

“你、你、你跑回来做什么?”

“本来我看附近没什么危险的样子,专程折回来想替你收尸的,没想到啊!果然是好心有好报!回来就赶上老人家您枯木逢春、生机勃发,真的好高兴哦!”

“我我我,明明叫了你出去向东走不要回头,你怎么这么不听话,跑回来做什么!”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我看过了附近根本没人嘛!”

话音刚落,忽然见老者神色惊惶,跳脚呼叫道:“可恶可恶,什么没人,一群恶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你你你……你死就算了,为什么要回来连累我!”

老者呼天抢地,急得团团乱转。

宁禹疆眯眯眼,觉得刚才一定是神智未复,所以才会错觉眼前这个老鼠胆的糟老头子仙风道骨。

“闭嘴!”宁禹疆一声大喝,“说,什么死不死的,哪里来的恶人?”

“你、你、你是上一任风族族长风静语的女儿,风族的嫡系传人,一百年前风族遭遇巨变,你母亲为了族人牺牲,死前她使用秘术将你送到人界,托我在你成年后把你平安接回来接管风族的事情。风族和其他五大族里想打你主意人一箩筐,现在至少有三四路人马已经进入十里之内!拜托了,你不要连累我,我只是个没什么本事的小道童,帮不上你的忙,你就放过我吧,快走快走,不然那些恶人来了,我就惨了。”

“一百年前?我才14岁,什么风族五大族的……你还道童?白胡子都一大把了!”

太奇幻了,超现实主义啊!自己究竟是到了什么地方?!

“你出生的人界跟这里有时差,你在那个世界长得慢,如果你在这里出生成长,现在应该已经100岁成年了!姑奶奶,求你了,快走吧!拉我垫背也没用,他们要抓的是你,我不能作无谓牺牲啊!”老头激动得几乎要跪地求饶了。

早知道就不在自己的洞府里作法把这丫头带来了,现在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秘密所在自己找了几十年才找到,辛辛苦苦经营了几十年,莫非这就要放弃么?

“100岁才成年?!好吧,你先不用急,这里应该没人见过我,你不说我不说谁知到我是什么人啊?”宁禹疆被老人话里的信息搞得很晕,但还是试图先把这个已经风中凌乱的糟老头子安定下来,好好问话。

“姑奶奶,你一站出去,大家都知道了,你自己在水里照照……”

宁禹疆依言走到水池旁拿出那个发亮的珠子,水中倒映着一个娇俏的少女,正是平常在镜中看到的模样,只是额头细嫩的肌肤上凭空多出一个淡蓝色拇指大小的图腾。伸手揉得皮肤发红还是揉不掉!

“回到这里,就会还原你本来的样子,额头上的图腾是风族嫡系的特征,身份都凿到脑门上了,赖都赖不掉。连你的头发和眼睛也会慢慢还原成本来的蓝色。”老头的口吻有些幸灾乐祸。

宁禹疆的回应是一手揪过老头的长胡子,冷冷地说:“有什么方法可以把我送回去原来的地方!”

“没有办法……”老头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一个清冽的声音突兀打断。

俩人回身一看,一个青衣男子的身影出现在洞口。

对人的相貌形容最简单的区分就是好看跟不好看,这个人明显比好看更好看,宁禹疆中肯地评价。

蓬荜生辉、光彩照人这些客气话,用在这个青衣男子身上就成为一句大实话。

男子一身普通的青色儒衫,但一眼看去,便使人觉得清光湛然,眼前一亮,仿佛照夜明珠的光彩都聚焦到了他身上。这样的人无论站在什么地方,做什么打扮,都是绝对的主角。

“长得太好看的男人肯定不是好东西!”宁禹疆心中马上想起六表哥对一个长得比他帅的偶像明星的评价。

“在下是水族的水流觞,凤姑娘回来的消息,另外四大族已经得知,他们居心叵测,君父命我赶来接你回水族暂避。”话意虽然亲近,但调子冷冰冰的,毫无和善之感。

“我不是什么风姑娘!为什么回不去?我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走?”乌鸦嘴,哼!宁禹疆想起骤然失去联系的至亲家人,心里一阵痛楚,直觉地对眼前忽然冒出来泼冷水的帅哥产生抗拒。

水流觞外表出众,身份高贵,难得这么“和颜悦色”地对一个小女孩说话,也是看在对方身份特殊的份上,竟然碰了一个这么大的钉子,不禁生出些许怒气,语气越发清冷:

“你我母亲同为风族姐妹,君父也是看在这一点吩咐我照拂于你,既然我已经承诺,定会完成,有话路上再说,来寻衅的人已经聚集山下,你现在就跟我离开!”

说到后来已是完全的命令口气。

“是啊是啊,你跟他走吧!”一旁的老头插话催促。

“你刚刚明明说五大族的都不是好东西,这个人是水族的,听口气也是五大族之一吧!现在要我跟他走?”虽然对面前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是刚才老头的话她都记在心里!

宁禹疆虽然年龄到外表都很萝莉,但是绝不是能随便哄骗的小白,这样前后不对的口供,她拒绝上当。

“嘿嘿,我刚刚有说过么?他是你表哥,再说你还是他的……呃,还是他的表妹,他不会害你的……你、你放心跟他走吧。”老头似乎想说什么,却被水流觞一个冷眼吓住。

宁禹疆眼珠一转,老头子的话明显有问题,他们嘴里硬在到自己身上的亲戚,说的煞有介事,可自己明明记得自己的母亲叫宁争锋,还因为生自己时遭遇意外难产而死!

莫非是外公外婆骗自己?自己其实是捡回去养的孤儿?不可能的!自己的身世清清楚楚放在那里,尤其自己母亲还是名闻遐迩的一代科学怪才,接种生子还闹出很大的新闻,这些都是造不了假的,也没必要造假。

但是自己身上的诡异超能力又怎么说?虽然自己努力隐藏了很多年,但是,心里也曾怀疑过,自己和外公外婆阿姨们不一样,甚至和那个世界上的人都不一样……

现在情势一时还搞不清楚,眼前据说是表哥的水流觞看起来好像有点门道,而且至少目前看来还没有打算对她做什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还是先跟着他熟悉一下环境,再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方法。

想着想着,一眼瞄到旁边鬼鬼祟祟打算溜走的老头,哼!

“这位老先生对我很重要,我不能离开他!要我跟你走可以,要带上他!”

正想着偷偷脱身的老头一听,气得七窍生烟:“你你你,你个……”一句话没说完,人就软倒在地,昏死过去。

水流觞似乎感应到有人逼近,不愿再啰嗦,也担心留下活口让其他几族探到宁禹疆的下落招惹麻烦,干脆顺势将老头制住一起带走。

他昂然走到宁禹疆面前,冷冷说了句“失礼了”,一把抓住宁禹疆的手臂跃入洞中水池,身后现出两名白衣随从抬起老头也跃入水中。

看似不深的池水仿佛变成了不见底的漩涡,强大的水流卷带着一行五人消失在洞中。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