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03 隔空斗法与液化实验

收藏书签 字体:16+-

“你们凤族也一样啊,风族是木族的分支,金木水火土五大族都是仙家后裔,天生就具有法力。不过在五大族的年轻一辈里,我家少主的法力是公认最强的。”

宁禹疆咋舌,明明一天前自己还是个人类小女生,结果现在不但流落到这个奇怪的世界还成了神仙,这这这……变化不是一般的大啊!

之前虽然隐约觉得自己与普通人不同,但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神仙级别的!

至于“杯子男”法力到底强不强,那也不关她的事。

“可以告诉我你是什么品种的神兽吗?”

“我和白精是双生白蛟,是最尊贵的水族神兽!”白灵句句不忘自吹自擂。

“白精?哦,原来你旁边的家伙叫白精啊。精灵精灵,你们的名字真有意思。我叫宁禹疆。”

“少主说,你应该叫风映慈。”

“笑话,我叫什么名字,应该我自己比较清楚吧。”

走了一段终于看到一棵野生李子树,果实累累,看起来甚是诱人。

宁禹疆两眼放光,顾不得跟白灵多说,上前去利落地爬到树上一手拉过一丛果子,在衣服上擦擦,送到嘴边就咬。

嗯……好香,这么甜的李子还真少见啊!

一连吃了七八个,才发现树下白灵正痴呆地看着她。

“你要吃么?好甜的!”宁禹疆很大方地说。

“你……你竟然爬树!”白灵结结巴巴。

“爬树很奇怪吗?我说你们怎么看我做什么都觉得奇怪啊,分明是你们有问题好不好。”真是莫名其妙。

“你身为风族的嫡系不会吸取灵气就算了,竟然还爬树?太,太不讲礼仪了!”

“不爬树我怎么摘李子吃啊,我又不是长颈鹿!再说爬树怎么不讲礼仪了?!”

白灵口中念念有辞,伸手一招,一束白光闪过,几个李子应声从树上掉下来,落到她手上,抬头再看宁禹疆的眼光就只有“鄙视”两个字。

对哦,刚刚怎么没想到可以用风刃将李子削下来呢?宁禹疆忽然醒悟,其实也不能怪她,毕竟当了普通人十多年,很多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

不过宁禹疆依然觉得白灵太过大惊小怪了。

“吃个果子还要用法术,杀鸡用牛刀,无聊不无聊,再说树上风景好空气好,我爬上来吃觉得特别有味道,特别有感觉!不就爬个树,你激动什么?”边说边故意靠上树干,晃着双脚,吃得更加嚣张得意。

“你这个没教养的女人,竟然是我们少主的未……未,表妹!”白灵激动得有些异常,话音竟然很有点悲愤的味道。

怪人,不对,是怪兽!年纪轻轻的就有学校训导主任那个变态道德先生的歇斯底里风格。可怜!明明长了个可爱小姑娘的模样。

宁禹疆一边在树上安心大吃,一边心里暗暗摇头。等她终于吃饱了,爬到树下,白灵的脸色已经从红到青,从青到黑,从黑到白的转了一轮。

“走吧!”宁禹疆才不理她什么表情,伸个懒腰,心情大好地往来路上走。

路上白灵气鼓鼓的一言不发。

宁禹疆暗自盘算,自己跟杯子男的关系恐怕不是表兄妹那么简单,老头和白灵的吞吞吐吐,白灵的激烈表现,按照连续剧和言情小说的思路,十之八九杯子男跟自己有婚约之类的东西……想到这个就不爽,虽然并不是说想跟杯子男发展什么关系,可是杯子男明显的抗拒隐瞒态度,还是让宁禹疆心里很不痛快——小女生也是有虚荣心的。

“不对劲!”前面的白灵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啦?”宁禹疆显然还没什么危机意识。

“有人在这里做了施了法,我们走不出这个树林!”白灵回了一句,双手举到胸前,十指快速曲张成一个别致的姿势,一个白色的光球从指尖缓缓升起,光球不断增大,将两人罩在其中。

宁禹疆在光球内四处张望,发现球外的林子里不知何时弥漫着重重绿雾,绿雾经过的树木都成为了活体,张牙舞爪地伸展枝干狠狠地向光球砸来。

盘绕在树间的藤蔓也如毒蛇一般向光球游来,着甩动藤条用力抽打光球。

一时间星月无光,怪影憧憧,树林仿佛成为人间鬼域,枝叶狂躁的沙沙声与藤蔓挥舞划破空气的尖啸声交织成一片。

白灵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光球虽然不断被攻击,但一时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有没有办法反击啊,这么站着挨打,好没劲啊!”刚开始的震惊过去后,宁禹疆很快又恢复镇定,全拜从小受各种恐怖奇幻电影的“试炼”所赐,发现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后,没吃过亏的小女生马上想到的就是以牙还牙。

“对方的法力太强,我的灵识冲不出去找少主。不过少主看到我们一阵子没回去,肯定会来找我们的。”白灵试了好几次集中灵识外送均告失败,只好祷告自家无所不能的少主快点来找她们了、

“你是说,我们只能在这里挨打干等?你的光球能支持多久啊?”

“一个时辰没问题。”

宁禹疆从来不是挨打不还手的软柿子。敢放化学武器是吧!脑中灵光一闪,将手贴上光球,引动意念……

那边厢白灵试图驱动地下水脉带引光球离开树林再次失败,正在沮丧,忽然眼前的景色再现剧变。

林子里的树木像遭遇飓风突袭,本来集中向光球袭击的枝叶忽然不受控制地疯狂摇摆,弥漫的绿雾像有生命的实体一样快速向一个方向纠集。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绿雾已经缩小成一个大概有一个人高的球体。

白灵目瞪口呆,看着飓风范围随着绿雾的聚集缩小,树木不再受绿雾的影响,纷纷恢复正常静止。被飓风围困在半空中的绿雾仿佛不甘心就此被压制,胡乱地左冲右突,然而最终还是被强劲的飓风所压制。

绿雾团越缩越小,发出一阵阵嘶哑怪异的鸣叫声,绿得越见浓烈妖异。

白灵转头看看身旁的宁禹疆,宽松的衣衫无风轻扬,额上的风族图腾现出晴空般清澈的蓝光,一张俏丽的小脸竟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清灵美感。

宁禹疆的双手扶着光球内壁,并没有什么施法的动作,也没有念诵任何咒语口诀,却将光球外的飓风控制得如同掌心的面团一般,分寸拿捏轻松无比。

虽然不久之前还在心里唾弃这个所谓的风族嫡系,但现在却不得不承认,她的法力好厉害啊!

“少主的御水术从出生起修炼到90岁才真正突破咒诀法印之限臻至大成,想不到她竟然也可以,看来她之前是装样子逗我们呢,她确实是配得起少主的人!”这么一想,白灵心中不禁对宁禹疆生出无限崇敬。

宁禹疆看着不断悲鸣缩小的绿雾团,忽然有了做物理实验的冲动——不晓得能不能就这么压缩压缩把绿雾液化了,嘿嘿!

百里之外的另一端,正在施法的木族术士窑也可没这么轻松了。

原本只是想以法术暂时封锁树林,以便于自己使用木族法术把传说中的风族新族长抢回来,没想到……窑也看着面前地上慢慢焦黑的木八卦,一口鲜血直喷而出,本来不停震颤的木八卦忽然着火,瞬间烧得连渣子都不剩。

奶奶的,这个风族新族长明明应该只是个刚满百岁的小姑娘,哪来的这么强的法力?!早知道老子也不会托大跟她斗法,白白损耗了自己得来不易的神木八卦,还无端受了一身内伤!

窑也恨恨咒骂,却也无可奈何。

宁禹疆正在兴致勃勃地做着液化试验,忽然绿雾嘭地爆出一团火焰,把她吓了一跳,所幸爆炸之后并没有再发生什么异变,绿雾剩下一缕黑烟,三两下消散不见。

白灵看没事了,收回光球拉住宁禹疆快步跑出树林。

林外湖边,水流觞悠然凝望湖水,若有所思,白精在一旁神色怪异地打量着宁禹疆。

“少主,刚刚在树林里有人施法袭击我们。”白灵一看见主人,马上向前报告。

“我知道,应该是木族的术士,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跟上来了。”水流觞一副我早知道的淡漠神气。

“少主……”白灵欲言又止,很奇怪少主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出手?让她白白虚惊一场。

“凤姑娘法力惊人,自然无需我多事。”水流觞转头看了宁禹疆一眼,眼光颇有深意。

宁禹疆回赠他一个大白眼,心里骂道:好啊!这个杯子男故意袖手旁观探我的底来着!

“只是不知为何不直接用风刃穿透法阵重创对方,而要费力压制对方法阵呢?”水流觞看似随意地问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是看绿雾太讨厌,试试能不能把它压成**……”不懂装懂从来不是宁禹疆会做的事情。

水流觞深深看了宁禹疆一眼,不再多说什么,示意准备出发。

一行人正准备热身跳水,忽然……

“哎呦!”

“怎么了?”已经将宁禹疆添加入偶像名单的白灵马上关心地问。

“我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

“刚才那些李子好甜的,我忘记弄些带着路上吃了……”

白灵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回味的宁禹疆,心里默念:她一定是故意假装成这样的……她其实是很圣洁很厉害的仙女……仙女又怎么会这么馋嘴贪吃?!

按照正常的故事情节,亡命天涯的路途一般不会安然无事,总会有大大小小的波折意外点缀,所以在第二天中午,一行人遇上了火族的其中一路追兵。

当时大家正在宁禹疆的强烈要求下找到一处水源附近的小茶棚吃午饭……

吃饭的只有宁禹疆一个,就在她为重新吃上阔别两天的鸡肉青菜白米饭而感动不已的时候,火族的人出现了。

来的明显是几个刚出道的小角色。

结果那顿饭,宁禹疆吃得十分开心,虽然饭菜味道不怎么样,但配上白精白灵的精彩消防灭火表演,就不能不令人身心愉悦了。

“看不出来,你们挺厉害的嘛!”宁禹疆酒足饭饱之余不忘夸奖拼力演出的神兽两兄妹。

白精还好,白灵得到偶像夸奖,一张小脸都笑开了,真是纯洁的小姑娘。

“看来我们的行踪另外几族都已经知道了,后面的高手很快会到,你们两个要事事小心,不是每次都能碰上这么好对付的。”水流觞果然尽得水族真传,习惯性一开口就泼冷水。

“其他几族的人为什么要找我?我又没得罪他们。还有,怎么不见风族的人来呢?不是说我‘母亲’是风族族长吗?”

“母亲”这个词套到一个传说中的女人身上,让宁禹疆十分不自在。

“其中缘故说来话长……”水流觞话说到一半打住。

“你能不能长话短说?”咬牙切齿ING。

“到了水族自然会详细告知。”水流觞怡然自得。

如果眼光能像箭一样,杯子男此刻已经变成筛子男。

其实这个问题,宁禹疆曾经趁上次上岸的时候查过那本“无字天书”了,可惜它自从风族的那位“母亲”过世后,就再无记录,这一百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靠问人了。

14年来,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宁家的孩子,从小无父无母曾经也觉得伤心委屈,不过外公外婆姑妈表哥表姐们的加意呵护让她从来不缺少爱,甚至过得比同龄的孩子还要幸福快乐。

比起在这个世界忽然冒出来的异界母亲,代表着与宁家人亲缘纽带的宁争锋显然要亲近熟悉得多,虽然宁争锋同样在她出生的那天就不幸死去,来不及培养深厚的母女感情。

但是现在纠结烦恼这些也没用。

自己对这个世界完全缺乏了解,如果不想连回家的方法都还没找到,就被人抓住害了,最好还是暂时跟着这个对自己虽然不友善,但也不像有恶意的杯子男。

她偷偷查看了一下那位传说中的母亲的生平纪录,确实提过她有个姐妹,也有提到跟风族族长交情甚好之类的事情,但并没有提到两人后来成为夫妻,这些记录应该是在自己出生前就记下的,如果眼前的杯子男是自己的表哥,算算时间,那莫非风族族长跟那位传说中的阿姨竟然还未婚先孕?

这种隐私事情,是没有办法直接去问的,不但不礼貌,也非常不识相,所以宁禹疆只是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就不再多想。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