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04 天才穿到哪儿都是天才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还有五天才到云梦泽,如果路上这么一批批地来人找茬,烦都烦死了,有没有办法引开追兵,或者能够隐藏我们的踪迹的……我一直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宁禹疆知道一时不可能撬开杯子男的嘴巴,于是转而考虑其他事情,免得郁闷。

“其他几族应该是分兵多路,然后驱动各族所辖的精怪打探我们的行迹,除非我们一直藏身水中,可以通过御水术彻底封锁我们的真元气息,避免行迹外露。”水流觞难得地耐心解说。

其实这两天下来,尤其在昨天树林遇袭之后,水流觞对宁禹疆的态度已经算是明显改善了,至少不像开始时那么冷冰冰,也不会动辄命令指使。

像今天中午,宁禹疆坚持要找地方吃饭,水流觞也让步了。

其实宁禹疆并非娇生惯养分不清轻重,她也知道尽管水流觞看上去波澜不惊,但实际这一路怕是危难重重。

之所以这么坚持要“冒着生命危险”地外出觅食,是心里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表哥无法绝对信任。

虽然已从“无字天书”中证实了自己应该是有这么一门亲戚,可是他的态度怪异,加上老头昏迷前曾经说过几大族对自己都没什么善意……这个老头是否可信不知道,但是对于初来咋到的宁禹疆来说,还是小心为上。

趁着号称觅食的机会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万一出了什么状况,自己至少可以溜为上策,不至于非得靠这个“表哥”不可,寄人篱下的感觉,从小当惯了公主女王的宁禹疆可没兴趣尝试。

幸好,自从树林事件之后,宁禹疆发现自己的实力应该不弱,从水流觞几人明显的态度改变可以看得出来。

不过现在被追杀过程中,多个杯子男做挡箭牌,也是不错的。

宁禹疆的如意算盘已经打好,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就带上无字天书跑掉,书里的内容虽然有点OUT(一百年的历史空白不是随便能填补起来的),但是了解一下革命家史,学点应用技术——也就是法术口诀之类的,应该还凑合。

至于那个老头子,等风头过了再回来找他算账不迟。

对于追兵,水流觞显然自有一番打算,一行人入水后,再次出来是在某个小镇车马驿站旁的小湖边。

几个人到湖边的树林中休息,白精到驿站中买来一辆马车,与白灵一起将老头搬上马车。水流觞招呼宁禹疆一起到马车上。

马车很是宽敞,四个人坐着,一个人躺着仍是绰绰有余。

水流觞取出一面小铜镜对着脸庞仔细照起来,宁禹疆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本以为六表哥的自恋称得上空前绝后,想不到马上碰到一个不相上下的!

水流觞没有理会宁禹疆的怪异表情,照了一阵后,将镜子转向白精,白精双手接过,仿照主人的动作上下左右地照起来。

宁禹疆终于察觉出两人是在进行一种奇怪的易容法术,白精面向镜子的那张脸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越变越像水流觞,连衣饰神态也毫无分别。

如果此刻俩人走到一起,估计就是他们亲妈都分不出谁是谁了。

等白精完成施法后,便把小镜递给宁禹疆示意她也来照一下。

宁禹疆当即明白了水流觞的打算,既然躲不开敌人的追踪,干脆兵分两路故布疑阵。

等白灵完全变化成宁禹疆的样子后,水流觞拿了一块随身的水晶环佩交给白精,又向宁禹疆要常年随身佩带的饰物,说让两人带着可以让气息改变,更具有迷惑性。

宁禹疆扁扁嘴,依依不舍地从脖子上取下一条细金链,那是她唯一随身佩戴的饰物,是那个世界的母亲的遗物。

“你记得要小心哦,这条链子对我很重要的。”

“我会的我会的!”白灵兴奋地接过。

在一般人看来,那只是一条普通金链,但在修炼之人却能感受到金链上散发的属于风族的纯粹真元气息。

一切准备停当,水流觞与宁禹疆乘马车离去,白精白灵两兄妹则带着昏迷的老头继续走“水路”。

宁禹疆想到不用在水里进进出出,心情大好,水底景色她看了两天也看腻了,能在陆地上走走正好可以仔细看看这个世界究竟长得怎么样。

就是可惜旅伴太闷了……

路上水流觞使用法术暂时将两人的强大灵气镇住,一边告诫宁禹疆不要随意使用风族的法力,一边特意一路走走停停暴露行迹,制造一种错觉,他们才是假扮目标引开追兵的小角色。

即便如此,也还是有不少不长眼的找上门来。

为了避免露馅,次次都是水流觞以其他低级法术御敌,虽然有些狼狈,但是确实没有遇上真正的强敌威胁。

大部分的追兵似乎都被引到白精白灵那边。宁禹疆每次想到这个,都有些担心,虽然跟这两“兽”认识不久,没有太深感情,但想到他们可能因为帮助自己隐藏行踪而受伤,就觉得有些不安。

忍啊忍,终于忍不住向水流觞打探一下那边的情况。

“他们不会有事。”水流觞又是一副“我懒得跟你多说”的臭德行。

宁禹疆心里极度不爽,但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

水流觞说过,四大族都有驱动辖下小精怪窥探消息的本领,说不定身边的一棵树都会把他们的谈话详细记录回报给上头的主人,所以路上两人交谈极少,每每说话水流觞都要以灵识确认附近没有可疑生灵才愿开口。

恨恨瞪了杯子男一眼,宁禹疆拿出无字天书,背过身去努力学习,天天向上,决心用知识改变命运。

经过这些天看无字天书的内容与日常所见,宁禹疆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概念。

这个世界与自己之前生活的地方环境十分相像,不同的是这里的人热衷于通过修炼获得法力,改变生活。

无法修炼的人每天与自然抗争,过着类似古代人或农耕、或田猎牧渔的简朴生活,也有凭借成为修炼者的臣民仆从而拥有简单法术的初级修炼者。

如果说她本来的世界以金钱权力衡量人的地位,这里则是凭借法力的高低来衡量,简单点说,也就是谁的拳头硬就谁说了算。

如果不是挂念着原本世界里的亲人朋友,爱好使用暴力的小萝莉宁禹疆还真想了解一下自己的拳头究竟可以有多硬……

金、木、水、火、土是这个世界里的五个神仙族群的后裔、代代相传天生拥有不同属性的法力,其中嫡系血统的族中成员法力更高。

每一代的族长都在嫡系之中产生,上一任族长去世后,天命会选择出下一任的族长。

作为仙族,他们拥有至少三千年以上的漫长生命。

这个世界里的大部分普通人、修炼者以及精怪妖魔等生物,都依附于五大族生活,形成了五个没有固定国土却具备强大统治实力的国家,

五族由于各自利益,历来分分合合,争端不断。然而偏偏这五大族的存在对于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安定十分重要,一旦有其中一族断绝,其余四族也会随之灭亡。而一族强大,则少不得试图压制号令其余四族。

风族是五大族中的木族支系,但由于连续几任的风族族长都能力超群,所以到了宁禹疆的那位母亲风静语手上时,已经隐隐有凌驾于木族之上的气势和实力。

无字天书中并没有提及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导致风静语要为族人牺牲救急,让宁禹疆十分郁闷:“连幕后黑手都不知道,娘啊,你也太对得起我了,敌暗我明,被害死了都不知道找谁。”

抬头瞄一眼同在马车里闭目盘膝而坐的杯子男,除了长得帅,人还算聪明,据说法力高强之外,实在没有什么优点,整天冷冰冰的对自己爱理不理。

呸!姑娘我就稀罕你么?什么未婚夫,十之八九也是想借我打风族的主意。等我找到平安回去的方法就写封休书贴到你脑门上把你牵出去游街示众!

宁禹疆一边幻想着杯子男吃瘪的情景,一边忍不住偷笑起来。

水流觞睁开眼,正正看见宁禹疆灿若桃花的笑靥,不由微微一怔。

当初听说自己与风族去世族长之女有婚约,心里并无感觉。

他从小所见的水族男子向来妻妾众多,他自己虽然成年不久,也已有六、七名水族各部送上的私宠,多一个血统高贵的妻子对自己而言只有好处。

父亲及族中长老的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够借着这个未婚妻控制风族,两族联手,将木族控制住,进而震慑其余三族。水流觞自恃法力出众,不屑于此,反而因此对婚约产生了一点抗拒,也不愿旁人提起。

第一次见到宁禹疆,水流觞受到很大“震撼”,本以为跟母亲同族又是血亲的未婚妻应该是个与母亲差不多个性的美丽少女,结果……

确实是个美丽少女,可是实在“少”得有些过火!

美则美矣,却分明一个没有成年的青涩模样,而且刁蛮无礼,行为怪异,偏偏自己碍于父母的交代,还不能对她怎样。

在他过往的百多年人生中,所碰到的女子从来没有一个像宁禹疆这般……这般肆无忌惮的。

他的母亲风聆语是风族嫡系幼女,与宁禹疆的母亲是同胞姐妹,身份高贵,人如春风,温婉文秀。

父亲的其他妻妾以及自己的私宠,有的妖媚,有的冷艳,有的雅致,有的活泼,春兰秋菊,各具擅场,总的来说还是十分知礼温柔的。

自己的同族姐妹偶然也有几个比较刁蛮傲慢,但是在自己面前从来不曾放肆成这般。

开始以为这是因为宁禹疆在异界长大,不通人事加上年纪幼小,娇纵成性所致。吃些苦头,认清自己的境遇自然知道收敛。

谁知这看来大咧咧的小姑娘,竟然遇强愈强,没吃半点亏。

想起宁禹疆轻松御风吹干身子还有对抗木族术士的手段……水流觞眼中冷意一闪,这么一个看似对修炼之法一无所知的小姑娘,竟然能轻松达到仅凭意念即可御风的大成境界。

自己苦苦修行到九十岁成年前才初窥御水术大成之境。

这已经是五族公认万年难遇的少年天才,莫非自己的这个表妹竟然还能胜过自己?!

车外远山近水悠悠向后流逝,车内两人相对无言、各怀鬼胎。

他们都没有想到,从彼此相遇的那一刻起,命运的转轮已经开始向着未知的方向转动……

陆上旅程要比水路花时间,水流觞估算一下,原本还剩五天的水程,走陆路大概需要八天,如果算上宁禹疆一路每日三餐外加饭后散步养生、解决“重要人生问题”的时间,十天到达云梦泽也算乐观。

无奈之下,水流觞主动提出教导宁禹疆修炼基本入门知识——吸取天地灵气以为己用。

这个决定让他深刻体会到叛逆期学生有多难搞!

“吸取自然灵气,是修炼入门的基础,普通修炼者有小成后,即可维系三数天不饮不食,修炼达到大成境界,便不再依赖于饮食,可与天地共生。”

“这里找吃的也没有很难,我发现这里的东西味道还不错。”

“只有那些没有法力的贱民才需要靠食物维持生命!”

“大家生存方式方法不一样罢了,至于贱来贱去地骂人么?做人要厚道!”

“……”

“灵气好吃么?”

“……”

“看你这个表情就知道肯定不好吃,调理食物虽然有些麻烦,但是吃东西是多好的享受啊,如果修炼是为了不吃东西,还不如不修炼了。”

“……”

水流觞一脸漠然地闭口不言,宁禹疆看唐僧攻势凑效,得意洋洋地一笑,鸣金收兵。

怎么吸取灵气当然要学!

将来如果孤身流浪,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只是即使要学也不要跟这个冰块脸杯子男学,学了也不能让他知道!

宁禹疆隐约感到水流觞一直在暗地里估量她的底细,对于这个被她认定为“不怀好意”的所谓表哥,她不得不小心提防。

这几天除了查阅无字天书关于这个世界的基本知识,也不忘从书上学来不少法术修炼法门。吸取灵气这个口诀,她已经熟记在心,并且趁着餐后散步的时刻偷偷试验过。

只是那些修炼法门看得越多她便越是疑惑。

就以吸取灵气化作己用这个来说吧,按无字天书上说的,一般仙族后裔从三十岁起学习这个法门,逐步脱去肉胎,正常需要到六十岁方可完成。

此后才开始根据本族法力本质各自修炼驾驭金、木、水、火、土的五行本源法力。

视资质不同,有些人终生都必须靠特定的咒语或指诀驱动法力,有些人则可以修炼到大成境界,仅凭意念就能驱动法力,据说万千年来能在百岁前达到大成境界的仅有聊聊三两人。

如此说来,自己的情况就很怪异了,自己根本没有学过什么吸取灵气,从小肉眼凡胎依靠人间烟火健康成长,脱去肉胎云云对自己完全是个笑话,按说这种情况是没有办法修炼御风术的,可偏偏貌似自己现在就可以用意念控制风。

这个问题,无字天书上也没能给出答案。

宁禹疆想了又想,最后得出结论——天才穿越到异界也还是天才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