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05 邂逅土地怪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不知不觉,宁禹疆到这个世界上已经七天,碰到奇奇怪怪的“恐怖袭击”共计十三次,其中四次是路上碰到的饥荒流民,其余八次都来自金族、木族、火族和土族。

明明应该算是亲人的风族成员却一个都没见到,宁禹疆心生疑虑,为什么会这样,莫非风族内部发生了什么变动?有人自立为王或者因为族长不在一百年,已经败落溃散到这个份上?

尽管心里疑问很大,但用膝盖想都知道,杯子男绝对不会为她解惑的,所以宁禹疆干脆不问不管,一旦发现身边有异状就大喊一声,水流觞马上会赶过来解决问题。

哎,真比阿拉丁神灯还好用!

例如现在,宁禹疆正心血**地坐在车夫的位置上,感受策马扬鞭的古典驾驶乐趣,忽然路面剧烈震动起来,“啊”的一声惊叫才出口,水流觞已经从马车里一跃而出,落到马车前方。

本来平直的官道中间凭空断裂,尘土飞扬中,隐约看到三个老人一字排开站在裂口另一方。

地面的震动并没有停止,反而越加厉害,地面仿佛忽然变成柔软的面团,而且是正在被人狠命揉搓的面团。

宁禹疆见势不妙,拎起装了无字天书的小皮袋子从马车上跳下来,人还没落地,就看见马车在马匹的嘶叫声中翻倒在地,那匹可怜的马也被扯倒,摔在地上的时候被地上突出的石块狠狠撞上马颈,咔一声脆响,惨死当场。

宁禹疆怒了,她刚刚跟这匹温驯的马培养出点感情,还想着以后带它浪迹天涯的。

前面对峙双方还未发话,就听一个甜腻娇脆的女声喝道:“你们几个老不修,找茬就找茬,干嘛伤及无辜!”

三名老者被骂得一愣,竟不知如何反应。天知道他们已经有上千年没被这么指着鼻子斥骂过,即使是敌对的魔族,见面决战之时对他们也是戒慎警惕,从不曾开口谩骂。

他们是名闻五大族的长老级人物,虽已多年未有在外行走,但五大族族长见了他们也要以后辈之礼相见。

水流觞倒是一点都不意外,反而有点幸灾乐祸。

比起对面这三个两千岁以上,在五大族当中备受尊重的土族长老,他忽然觉得自己被宁禹疆骂了也不是太令人郁闷的事情。

“三位土族长老一同大驾光临,后生不胜荣幸!”不咸不淡的场面话说过,水流觞继续保持招牌表情——没有表情!

即使心里知道今天这一关恐怕不是那么好过。

对方既然派出这么重量级的人物守在这里,想必是早识破了他们的身份。

“你父亲与本座相交一场,本座也不想为难于你,今日这无礼的丫头本座是定要带回去的,若有异议,便让你父亲到坤尧宫一聚吧。”为首的老者轻描淡写道,言下之意并不将水流觞放在眼内。

“几位长老修为高深,父亲常言道如有机缘相见,定要向诸位请益,既然今日有缘,便请三位赐教。”水流觞显然就没打算当个软柿子。

土族三名长老没想到一个后生小辈竟然敢向自己叫板。

即使是后辈中的翘楚又如何?他们三个成名之时,这个后生的父母都还没有出世呢!

“打架就打架,废话那么多做什么,你们三个老不修一起上好了,免得到时候输了赖我们人少欺负你人多!以小欺大!”宁禹疆在一旁冷笑。

三位长老原没有把水流觞放在眼中,被个小丫头这么一说,脸色更加难看。

为首的老者看了一眼身旁两人,道:“既然如此,七弟,你品评一下水族少主的高招。手下留情,莫要伤了彼此和气。”

转头看了水流觞一眼:“只要少主撑过一盏茶时间,便可自行带这丫头离去。”

土族长老并不知道宁禹疆的实力,所以也没把她放在心上。

在所有人的心目中,一个流落异界百年,没有任何修炼经验的小丫头,即使是风族的嫡系,实力也是完全可以忽视的。

所以,从一开始,土族长老就认为,只要把水流觞镇住,就可以轻易带走宁禹疆。

水流觞心里自然明白小丫头那句看似不知天高地厚的邀战骂辞,其实是激将法,好让三个长老拉不下脸同时出手,也不便向后生小辈下狠手。

他虽然自傲,却也知道以自己一人之力,绝对无法同时战胜对方三名高手。何况现在是处于陆上而非水中,已经先失地利。

宁禹疆心里转了无数主意,甚至想到黄蓉对付欧阳克那一招地上画圈圈法,如果水流觞实力没有想象中的牛,这三个老不修的实力比想象中的牛,还可以用这招自救一下。

反正这些老头子那么死要面子,也不怕他们耍赖!

只是要怎样把三个老不修都困在圈里还真棘手啊!

现在自己就像唐僧肉一样,妖魔鬼怪都抢着要,至于抢回去具体是要下锅还是供起来,暂时不太清楚,不过看来即使被抓,一时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也没有太慌张。

宁禹疆正在盘算一旦情势不对扔下水流觞逃跑的路线,那边已经打起来了。

说打其实也不太贴切,两个人都是气定神闲地站着,直线距离五米以上,但俩人周围那一圈就精彩了。

水流觞从怀中取出一个小水瓶,瓶口处激涌出一道水柱,水柱瞬息间化为十数支冰箭,长了眼睛一样激射向对战的老者,同时,额上清晰地浮现出一个小小的黑色泛着银光的图腾——水族的印记。

老者瞳孔微缩,身前一面石盾破土而出,冰箭撞上了发出咔咔一阵急响碎折成一地冰屑。

水瓶中的水似乎无止无歇,而且水势越来越急,冰箭从开始的十数支化成千千万万支,四面八方的向老者攻去。

老者唤出的石盾越来越多,几乎将人完全包裹,远远看去就像地上凭空多出一块巨石,这块巨石一经结成便快速滚动起来向水流觞砸去。

此时水流觞那边放出的不是冰箭了,瓶子里冒出的水柱忽然完全消失,仅仅漂浮出一滴水,这一滴水像带着千钧之力一般直接击打到滚动的巨石盾团上,击中的只是小小一点,却生生止住了石盾的全部攻势,被击中的一块石盾似乎变成了一块面团,可以清晰看到那一滴水以可怕的速度将之穿透。

旁观的老者“咦”了一声,脱口惊呼:“滴水穿石?!”

滴水穿石指的是水族最强的法咒之一——滴水术。

能够使出滴水术的,水族从古到今不超过十人,而像水流觞如此年轻的更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人,也难怪土族长老震惊。

滴水术取滴水穿石之意,将千万年的连绵滴水之力凝聚于一滴水上,一旦使出,无坚不摧!

在滴水术威力之下,本来包裹成一团的石盾骤然失去支撑,散开到地上成为一堆普通的碎石,本应在石盾中的老者却不见身影。

水流觞身后凭空冒出一堵石墙,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水流觞砸下,前方本来散落地上的碎石同时腾空而起激射过来,形成前后夹攻之势。

水流觞身形往前冲去,避开身后石墙,身前幻化汹涌水势与碎石对冲,两者相交之际,流水瞬间变成坚冰,全部石块都被凝结其中。

水流觞人冲到冰石前,顺势往上一纵,人便站到了冰石之上。

一连串姿态动若流水行云,煞是好看。不见一丝慌乱反而处处占得先机。

三个土族长老已经一扫轻视之态,眼前这个水族少主竟是个劲敌!

就是大长老出手,也未必有把握取胜。旁观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后悔之意。

此时与水流觞对战的老者已经化身为一个“土人”,“土人”迅速增大,与此同时地上冒出九个大小相当土巨人,十个土巨人外形一般无异,一时间根本无法知道那个才是老者的真身。

土巨人将水流觞所站的冰石团团围住,齐齐高举巨臂发动进攻。

此时水流觞虽然站在数米高的冰石上,但仍比土巨人矮了一大截,看着十双从高处击下、几乎遮天蔽日的巨臂,湛然的双眸微眯,双臂定定地往上一推。

这个看似螳臂当车的动作,带着不知从何处引出的滔天巨浪逆空而上,与巨臂正面冲击。

砰!一声巨响,水流觞连人带脚下的冰石向地下陷进一大截,而十名巨人中有九个被汹涌的水势冲倒在地,外形被大水冲得残缺不全,一地泥泞。

唯一一个完整的土巨人倒退数丈,身形不断缩小,还原成老者本来模样,一手抚胸,一手直指水流觞,眼中满是震惊,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另一名土族长老慌忙冲过去将他扶住,为首的长老一脸复杂地看着水流觞,长叹一声:“水向天养的好儿子!好一个水族少主,后生可畏!老五,老七,我们走!”

三名老者如来时一般凭空消失在原地。

在旁边看得过瘾的宁禹疆跑过来,诚心赞叹说:“水流觞,看不出来你很厉害啊!他们这是土遁吗?果然几个都是土人,哈哈……”

话没说完就发现水流觞脸色不对,紧接着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来。

日光下,水流觞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庞白得近乎透明,更显得双眼深邃湛然,映衬着被鲜血染红的双唇,竟透出一种强烈的魅惑。

宁禹疆一怔,心跳不自觉快了一拍……

“没事,走吧。”水流觞转身向东而行,马车已经不能坐,自己与土族长老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其他追兵马上就会赶上,现在还是尽快找到水源,遁水路赶回水族为好。

看着前面缓缓而行的身影,虽然步履稳定,但袖子下的一双手微微颤动,显然刚才还是受了伤了。宁禹疆心里天人交战,一个声音不断说:趁他现在受伤,正是跑路的好时机!另一个声音却反驳:他是为了帮我受伤的,我扔下他是不是太坏了?

咬咬牙,反正这里都搞不清楚到底谁是忠的谁是奸的,虽然杯子男性格很差,好歹算熟人,还是先跟他到水族看看环境再说好了。

宁禹疆决定后,几步赶上水流觞,笑笑开口道:

“嗨!你刚才是不是受伤了?如果是就不要忍着,我不会笑你的,我们先休息一下再赶路!”

水流觞停下看了她一眼,心里猜到她的想法,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该先郁闷一下。

自己是有些过于托大了,竟然在这种时候跟土族长老硬碰硬,本来按约定拖过一盏茶时间并不难,只是看到真正的高手在面前,忍不住想试试自己的修为到底到了哪个层次,都忘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莫测高深的风族“高手”。

幸而这个丫头对自身的实力似乎并不了解,否则要选在这个时候出手或离去,自己少不得要吃闷亏。

这时,水流觞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宁禹疆虽然有诸多不满与疑虑,却不曾有过防备……

两人找到不远处的水源,再次开始水底旅程。这回宁禹疆没有再要求中途出水透气,既然已经决定先到水族一看究竟,就没必要再故意捣乱。

水流觞本来担心在水底时间太长宁禹疆会受不住,结果发现这丫头竟然一点问题都没有,心中疑虑又多一重。

按理说,即使能通过无字天书学会了吸收灵气的方法,但非水族之人在水中仍是无法久待的,四处是水的环境本身对他们的能力发挥会有严重影响。所以之前水流觞每隔一段就要带她出水透气,现在看来竟然是多此一举了!

其实水中并非没有空气,只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于物理化学等并无研究,而且也没有谁的能力强大到可以不用鱼鳃就像鱼一样在水底抽取氧气呼吸。在宁禹疆看来,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她的情况,就像一个从小穿金戴银的无知孩子,不知道自己得到了多么有价值的东西,还以为那是大部分人都能随意拥有的。

水中无日月,不知过了多久,宁禹疆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人已经被带出水面,水面似乎变成一面波光粼粼的镜子,走在上面,如履平地,眼前所见的美景让她目瞪口呆。

幻想中才能出现的景象就在眼前,七彩云霓笼罩下,一座巨大无比的银色宫殿矗立于水波之上,一砖一瓦恍如明镜,折射着万道光华,随着天光转变,宫殿似乎化为虚幻透明,与天光水影融为一体。

“好漂亮啊!”水流觞听到这一声赞叹,也难免露出自得的神情。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