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09 很好很强大

收藏书签 字体:16+-

开口喊停的人正是闻讯赶来的水流觞,他身边还站着的一名精神矍铄的老者。

那老者头发花白,身形精瘦,整个人像标枪一般挺立在大队宫城侍卫之前,白灵以及尹曦的随从见了他纷纷下跪行礼,齐声道:“拜见三长老。”

宁禹疆向两人点头为礼,心中暗笑:恶少的靠山来了!

三长老看着宁禹疆,眼神冰冷,开口道:“风族小族长,好大的威风,好大的本事!不知小儿何处冒犯,要劳驾小族长亲自动手?”

今日他带同儿子一起入宫去见水向天,儿子坐不住,去见过五夫人后就一个人先出宫回家。没想到人才走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报说与风族小族长在宫门外大打出手!

水向天当即吩咐他与水流觞出来看看究竟发生何事。

本来三长老担心儿子不分轻重,万一把那小姑娘打伤了,虽然削了大夫人与水流觞的面子,但对水向天却很不好交代。

怎知出来一看,竟然是自己儿子吃了大亏!

他与大部分人一样,虽然听说了宁禹疆法力已经达到大成的境界,但是心里并不相信。

水族有一个水流觞这样的天才已经万年难遇,没道理他的小未婚妻,一个在异界长大,没有修炼过法术又刚刚成年的小仙姬,也有这样的天分。

所以一直以来五夫人、三长老这边的人都只认为这是大夫人与水流觞一系替自己作势的夸大说辞,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否则,尹曦也不会冒冒然向宁禹疆挑战。

宁禹疆现在只觉得尹曦太逊,她还有好多招数没使出来,他竟然就败下阵来,真是太没劲了!却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别人眼中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面对三长老的质问,她坦然指指被侍从扶起的尹曦道:“他的马车横冲直撞,差点撞到路人,我为了救人只好把他的马车挪开,结果他就发火要打我,然后……就这样了……”

尹曦受伤不重,但刚才在天上被甩了不知道几十几百个圈,头脑昏沉,根本说不出一个字辩解。

儿子的个性,三长老十分清楚,再看儿子那些侍从们眼神闪烁,一副心虚模样,心知宁禹疆说的十九是真话,但是这样的亏要吃下去,让他如何甘心?

“少主,今日的事,你如何说?”三长老阴恻恻对水流觞道。

水流觞态度比他更冷:“此处见证之人甚多,一问便知真相。不过是同辈切磋技艺,三长老何必与小辈一般见识?”

这话前半段暗指三长老理亏,后半段又送上台阶好让他下台。

三长老这种人精自然知道话中之意,再纠缠下去只会更加难看,于是冷哼一声对扶着儿子的侍从道:“少爷身体不适,赶紧送回府中休养,还愣着做什么?少主,老夫家事缠身,请代向族长告退了。”

阴阳怪气地说罢,向水流觞一拱手,转身带人离去。

水流觞看了宁禹疆一眼,冷淡道:“回去吧。”

宁禹疆看他那个德性就不爽,不过好歹他今天算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也就不去计较了。

风族小族长宫门前单挑三长老公子的新闻,当天下午就传遍云梦泽,有人幸灾乐祸,有人高兴、有人愤怒、有人担忧……绝大多数人等着看下半场——三长老护短爱面子爱记仇那是出了名的,这一架仅仅是个开端,后面绝对好戏连场。

风聆语知道后,一笑置之,并不放在心上,更没有责怪宁禹疆。

不过其他人看她的眼光就从开始的看珍稀动物,变成了看怪物。白灵对她的崇拜是更上一层楼。

水向天也是一个无所谓的样子,晚上到静风园与风宁两人见面时,对此事只字不提。

随同水向天一起到静风园的还有水流觞,四个人围坐在一起说话,相敬如宾,说话跟外交会谈一样十分没劲。

宁禹疆想起自己在那个世界的家人,聚在一起时多么热闹快活啊,互相开玩笑,吵架斗嘴,打打闹闹,大家都很放松。

平常人前都是一副君子淑女又或专业人士的模样,到了家人面前,那是无所顾忌了,纷纷“现出原形”,什么没形象的事情都敢做。想起家庭聚会迟到被罚跳兔子舞的大表哥,外表很贤惠实际是自由搏击冠军的暴力三表姐,自恋骚包的六表哥……

水向天自然看到宁禹疆那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温和地笑问:“小疆在想什么?”

他对宁禹疆迁就得过分,连称呼都完全按照她的意愿。

宁禹疆正在发呆什么都没听到,直到水流觞看不下去了,伸手推推她的手臂,她才惊醒过来。

“怎么了?我没听清……”真是不好意思哪。

水向天不以为忤,又重复问了一遍。

“我……我想家,我想回去……”越想越委屈。

风聆语心疼地把她搂进怀里。

水向天默然片刻,走到厅前的水池边,举手一拂,水面的莲花仿佛有生命一样向两旁散开,露出大片明净的水面。

宁禹疆三人走到池边,只见他手指向着水面连连点画,似乎在凌空描绘某种繁复的符咒,水面慢慢闪耀出连片光点,光点逐渐浓密扩大,水面上出现一片连绵清光。

风聆语和水流觞看着他施法,脸色微变。

水向天招手让宁禹疆过去,说道:“闭上眼睛想你最想念的人,默念到七,然后看水镜。”

宁禹疆依言而行,张开眼睛后,竟看见水面上浮显出那个世界的家,客厅里外婆抓着自己的照片唉声叹气的,连电视都不愿意看,外公拄着拐杖在沙发后走来走去,嘴里骂骂咧咧,几个表哥表姐围在饭桌旁闷闷不乐。

后来六表哥跳起来说了几句什么,大家似乎振作了一些,慢慢有了笑容,然后……水面一晃,所有画面都消失了。

正在施法的水向天身形一晃,似乎这短短一阵的施法耗掉了他极多的精力,神色甚是疲惫,抬手擦去额角的冷汗,深吸一口气,转首看看一脸失望着急的宁禹疆,歉然道:“这是天心水镜,可以穿越时空,看到自己思念的人的情况,只是我修为有限,全力施为也只能支撑这么一阵。”

宁禹疆大吃一惊,她曾经在白灵口中听说说这个传说中的法术,听说懂这个法术且能够施展的人水族数不满三个,而且一旦施展,施法者修为会大大折损,三个月内不能再使用任何法术!

所以她虽然也想过身为水族第一人的水向天可能会“天心水镜”,但从没奢望对方会为了自己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宁禹疆心中感激,低声道:“水叔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宁禹疆很清楚这个世界的人对自己的法力修为的珍惜重视程度。

水向天身为权倾一方的仙族族长,却轻易为了自己的心事,耗费如此之多的法力,这份情义不是普通的大。

水向天一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伸手轻抚她的头发,柔声安慰道:“小疆不必伤心,至少知道了你牵挂的人并无大碍,你也该好好珍惜自己。”

“嗯,看到他们都还好就不错了,有六表哥这个家伙在,大家应该会很快好起来。”说到在原来那个世界的家人,宁禹疆又高兴起来。

“水叔叔,我有什么办法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去?”机会难得,既然人已经到了水族,宁禹疆决定好好问清楚。

水向天与风聆语对视一眼,苦笑道:“你不能回去的,你毕竟不是那个世界的人,继续待在那里,你身上的法力会失去控制,会为那个世界带来灾难,甚至祸及你身边的人。”

“我可以不要这些法力,我只想回去。”

“傻孩子,你的法力与你的灵体是一体的,失去法力,你就会魂飞魄散而死了。”

“既然注定要离开,当初为什么要把我送到那里!那里我有最爱的亲人和朋友!”宁禹疆忍不住哇一声哭起来。她不想相信水向天的说辞,但是印证这段日子的所见所闻,以及心里的奇怪感觉,她知道水向天并没有骗她。

回不去了吗?真的回不去了吗?那我以后怎么办?再也见不到外公外婆、姑妈姑丈、还有表哥表姐,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再也看不到外公外婆吵架争风了,听不到姑妈们自恋发花痴说废话,再也不能使唤表哥表姐做苦力长工了……越想越伤心,眼泪像开闸泄洪一样哗啦啦流个不停。

风聆语看了十分心痛,但是这又是她必须面对的现实,与其放任她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坚持下去,虚度光阴,不如让她早早认清事实,接受这个世界,重新开始好好生活。

宁禹疆趴在风聆语怀里哭了好一阵,总算在两个新长辈的劝说下收住泪水。

水向天对她完全没有族长的架子,纯粹就向一个亲近的男性长辈,为了逗宁禹疆开心,甚至故意说些这个世界有趣的风土人情去引她开怀。

宁禹疆慢慢也想开了,抬头道:“既然一时回不去,那我就好好在这个世界玩一下,慢慢找回去的方法!”

水向天与风聆语相对无言,很是无奈,这个小姑娘真是固执。

水向天耗费法力太多,又说了这一阵子话,精力有些不济,便先回自己的寝殿休息。

宁禹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担心地问:“水叔叔会不会有事?”

“没事!不过损失三百年修为而已。”风聆语还未回答,旁边一直默不做声的水流觞冷冷插话。

“觞儿!”风聆语喝止,这孩子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尖刻?

“母亲晚安,孩儿告辞!”水流觞不争辩也不多说什么,行礼之后径直离去。

“阿姨,杯……呃,他只是紧张水叔叔。我……对不起!”宁禹疆想了想又说,“他是不是……有点生气水叔叔对我这么好?”

说到这个,宁禹疆自己也觉得奇怪,水叔叔对亲生儿子都没对自己亲热温和,难怪杯子男会吃醋。

风聆语一听笑起来:“唉,也是,我总是忘了,觞儿还是个孩子呢。”

那样一个早熟烂了的冰块模样,还孩子呢!一百多岁,在原来那里已经是老寿星了,宁禹疆好笑地想着。

要是家里忽然来了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人,外公外婆对他比对自己好,那自己也是一定会生气嫉妒的……这么一想,宁禹疆忍不住有些同情起杯子男。

看他们父子的相处,哪里像父子,说是上司下属还差不多,如果这个世界的所谓仙人都这样,那也太没意思了。

存着离开水族,寻找回家方法顺便四处游玩的心思,宁禹疆便不再放过任何了解这个世界的机会,不断向阿姨请教各种生活常识,同时努力修炼法术。

在这个世界里,看来就是拳头大的说话声音响,一路上被追杀围剿的经历,让宁禹疆深深明白,以自己的风族小族长身份,如果要在这个世界活得开心畅快,就必须要好好提升自己的实力。

风聆语对于她是毫无保留的,无论是什么疑难问题,总是有问必答。

宁禹疆发现这位身居深院的阿姨,其实眼界广阔,才华出众,法力也非同小可。这个发现让她更加为阿姨惋惜,这样的好女子埋没在大宅院里跟一群女子小人终日相对,简直暴殄天物。

说起这些水叔叔后宫里的女子小人,那可热闹了,跟外婆常看的古装电视剧差不多,整日闲着无聊就在那里明争暗斗。

宁禹疆很好奇阿姨的态度,阿姨总是一个漫不经心的样子。由于水叔叔对阿姨明确的敬重维护态度,加上杯子男在水族年轻一辈中毫无疑问的超卓能力,正宫大夫人和少主的地位可谓牢不可破。

只是,宁禹疆总觉得阿姨应该是并不爱水叔叔的——不然,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除了自己之外还老婆孩子一大堆,就算再怎么洒脱也会痛彻心肺。

还能保持这个宠辱不惊的样子,应该说,就是因为并不在意了。

虽然据说水向天从不偏宠哪个夫人,那些夫人们也是各族送来搞政治联姻的,可放在后宫不碰不理那是不可能的。

不给那些夫人面子,也要给她们背后的家族势力面子,从这点上说,水叔叔当种马也是被逼无奈,要怪只能怪这万恶的社会啊!

水向天连风聆语在内共有二十三位夫人,连杯子男在内,生有十三名子女,九男四女,开枝散叶工作开展得十分顺利。

这些夫人中也有与风聆语身份相当的,例如一直没有见到过的五夫人就是土族族长的嫡女。

据说这位五夫人血统高贵且美艳不可方物,本来可以嫁到火族去当第一夫人的,可是因为对水叔叔一见钟情不可自拔,于是不顾水叔叔已有四位夫人且正室第一夫人的位置已被占据,坚持要嫁过来。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