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0 放心肉标志

收藏书签 字体:16+-

土族的这位大小姐虽说在水向天的夫人中屈居第五,可是实际上是除了风聆语之外云梦泽后宫第二号人物,除了正式节日或重要场合,从来不主动拜见风聆语,俩人在后宫各据一方,平常王不见王。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在宫门前与宁禹疆为难的三长老与土族交情非比寻常,五夫人嫁过来,就是他一手促成,平常对五夫人一系也是百般维护,难怪他儿子尹曦明知道宁禹疆的身份,还敢找她的麻烦。

只是大家都没想到,本应流离失所、寄人篱下的落魄小姑娘,竟然是盏如此耗油的灯,尹曦大少爷的下马威没立成,反倒搞得自己灰头土脸。

有了路上与土族长老那一架,加上这些前科,宁禹疆对土族人的印象可谓跌到最低点。

想想之前自己招惹三长老,还有点担心会给阿姨带来麻烦,现在看来,这些麻烦本来就有,自己还算无意中为阿姨出了一口气。

这些事情,都是宁禹疆根据各处收集到的“情报”八卦,再配合十多年看连续剧的丰富经验加工组织起来的,却也八九不离十。

她把阿姨跟水叔叔的后宫绯闻打听得一清二楚,包括水向天每次来静风院都与风聆语分房而居,却下意识地将水流觞的“风流韵事”统统过滤掉。

宁禹疆从来没把与水流觞的婚约放在心上,平心而论,有个这么帅又有本事有家世的未婚夫,确实是件很能满足少女虚荣心的事情,只是从小生活环境与教育决定,妻妾成群的水流觞连当男朋友的资格都没有。

水流觞从那晚之后,就难得见到踪影,本来每天一次到静风院向风聆语请安的,现在变成十天一次,偶然碰上宁禹疆,也不过淡淡招呼一声。

宁禹疆也不在意,她现在很忙!即使她不忙,以她对感情的超级晚熟也不会有太多感觉。

自从见过水流觞与土族长老斗法时才露出额头上的水族图腾,宁禹疆就曾向水流觞讨教隐藏额头上图腾的方法。这对她以后闯荡异界减少身份带来的麻烦,非常重要。

可当时水流觞只是神色很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别开脸没回答。

前几天,宁禹疆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的眼睛和头发已经退化成明显的墨蓝色,额头上的图腾似不但更加清晰明显,而且竟然有凸起的趋势,大惊之下跑去问阿姨隐藏图腾和特殊发色瞳色的方法。

风聆语笑眯眯地上下打量宁禹疆一阵,一脸暧昧:“掩饰你的发色瞳色,只要练练简单的‘隐气术’就可以,要隐藏额头上的图腾嘛……现在还不是时候……哈哈!”

“阿姨,你就明明白白说嘛,什么不是时候,为什么杯……你儿子就可以?!”

“额头上的图腾,各族嫡系孩子都会有,等到……呃……等到你成人了,自然就没有了。”

“你们不是说我已经成年了么?”

“成年跟成人是不一样的。”风聆语语带玄机。

宁禹疆一愣,看着阿姨那个诡异的表情,忽然明白过来!

呸呸呸!这个该死的图腾原来是个“原装标志”!为什么啊为什么,这该死的仙族竟然把守宫砂长在额头上!!!

风聆语看宁禹疆明白过来,更是笑不可抑。

难怪看到的这些风族水族的亲戚们一个个额头上都这么干净,就自己一个整天顶着这个该死的“放心肉”印子到处乱跑。太太太丢脸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么?”

“没有了!”意料之中的答案,反正自打来到这个世界,一件件事情都是没有办法的。

小姑娘郁闷之下左思右想,最后弄了一串水晶串戴在额前,水晶折射的璀璨光芒正好将额上的图腾遮盖住,聊胜于无了。

风聆语见后,只是摇头笑,抚了抚她的头发没说什么。

风聆语和水向天对宁禹疆的态度只能用有求必应甚至纵容来形容,似乎无论她做什么都无所谓,得罪什么人也无所谓。

整个云梦泽的人看着,都觉得奇怪,水向天对自己的亲生子女虽不至于严厉苛刻,却也够不上慈父标准。

他的一众儿女到了他面前,都是战战兢兢,唯恐做错。水流觞是年轻一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深受看重,但水向天对他依然是是严格督促多而温和慈爱少。

族中只有老一辈人才大约知道水向天为什么如此钟爱“儿媳”甚至超过自己儿子,但也很有默契地闷声发大财。

他们不开口,有人就忍不住开口了。

关于宁禹疆如何骄横无礼、傲慢自大、目无尊长、刁蛮泼辣、残忍好嫉、奢侈怠惰、愚笨无知等等的流言以星火燎原之势在云梦泽中蔓延开来。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小姐,我要跟他们理论!”白灵气急败坏道。

“不招人妒是庸才,有人见不得我好才这么诬蔑我的,你不用激动啦!”宁禹疆笑眯眯道。

一早白灵就找上门来,义愤填膺地将在外边听到的各个流言版本说给她听。

哎,不是她说,以前在那个世界里,网络上骂战泼脏水的激烈程度比起这个可要厉害得多,早就见怪不怪了。

“气死人,小姐,被人说成这样你怎么都不生气?!”白灵还是心有不甘。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生气多了长皱纹。别提这个了,阿姨说今天晚上是春雨节庆典,你说我穿什么衣服比较好?”

“啊?我来看看!小姐你可要穿得漂亮些,给那些坏家伙点颜色看看!”白灵这种单细胞动物,要引开她的注意力最简单不过。

白灵现在被临时分派为宁禹疆的贴身侍女,负责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她从小在水族长大,对于水族上下人等十分熟悉,有她在宁禹疆身边,可以替她解决很多问题。

对于水向天这样的安排,水流觞没有提出什么异议。白灵很高兴,虽然不能继续追随少主,但能跟在新偶像身边,也是美事一桩。

况且,偶像早晚要嫁给自家少主的,伺候他们中的哪一个不都是一样么?

水族的春雨节是与夏潮节、秋露节、冬雪节并列的四大节日之一,在这个节日里,族中的男女都会盛装打扮,未婚男女可以在这一天暂时摒弃礼仪规范,大胆寻找自己的爱侣,订下终生盟约。已婚男女则喜欢在这一天向水神祈求婚姻美满,多子绵延。

宁禹疆相貌本就十分美丽,着意打扮一番更令人惊艳,从她出现在云梦泽主殿开始,各色意味不同的眼光就不停往她身上招呼。

宁禹疆倒没什么不习惯的,被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阿姨他们都还没到,到了水族以后,宁禹疆绝大部分时候待在静风院里修炼“武功”,基本没见过几个“外人”,水向天夫妇似乎也没有意思要把她带出去四处招摇,结果她来水族这么久,认识的还是那几个人。

这时殿上一个熟人没有,跟一群陌生人大眼瞪小眼,没意思!

就在她百无聊赖的时候,几个打扮得艳丽非常的美女摇曳生姿地走到她面前,齐刷刷低头行礼。

“见过风小姐,小姐安好!”

“大家好!”宁禹疆边随口回话边瞄向白灵,让她介绍下面前的几位“大神”什么来头。

“这几位是少主的近侍……”白灵一个吞吞吐吐的样子。

“哦!我记得上次刚来的时候在门前见过一个黄衣服的美女,应该也是你家少主的近侍吧。怎么没见到她?”啧啧,是妾侍吧,真会享福,才成年就组建后宫,杯子男也不怕纵欲过度早衰**,宁禹疆坏心地想。

为首一名绿衣美女微微一怔,谦卑地说:“迎娥她上次对小姐无礼,已经被送回狐族。”

谨慎一笑,接着道:“小姐到来水族多日,妾身一直未有前往拜见,实在是失礼,请小姐见谅!只是妾身身份卑微,未得许可不得踏足静风院,只盼小姐与少主早日完婚,好让妾身等多多亲近,聆听姐姐教诲!”

刚刚还小姐,说着说着就姐妹一家亲了。

“不用客气了,我比你小,当不成你姐姐,而且我不会跟你家少主结婚。”宁禹疆耸耸肩。

“啊?”

“不用啊了,我们不熟,也没必要装熟,没事的话我去外边逛逛,你们自便。”

宁禹疆说完挥一挥衣袖,潇洒地走开,白灵忍着笑快步跟上。

直到她们走远,美女们才醒过神,其中一个粉装女子拉拉刚刚说话的绿衣美人,小声道:“玉儿姐姐,她说的是真的吗?少主……少主不会跟她成婚?”

“真的假的又如何,即使少主娶的不是她,也轮不到我们,不要忘了我们是什么身份……”绿衣美人垂首回道。

“哼,我们哪个在自家族里不是身份高贵的公主小姐,哪里配不上少主了!玉儿姐姐,少主虽然不好美色,可是对你一直多加照顾,好歹你也是蚌族族长的嫡女,有名的才女,何必妄自菲薄?”粉装美人犹不死心,继续挑唆。

“五大族嫡系,从来只相互通婚,我们既然被送到水族,便不要再自抬身份了,说到底,我们的族人生活还是要靠五大族,不能不小心谨慎。你看迎娥不过说错一句话,惹得少主不喜,便被遣返狐族,今后还不知要如何自处,你我更该引以为戒。”旁边一个清秀文弱的女子插话提醒。

提到被送走的迎娥,一群美人都不安地静下来。

她们都是各自族里千挑万选的美人,送到水族成为少主的近侍便算是无上的荣耀,虽然没有机会成为正妃,但只要自身受宠,便可惠及全族,如能生下儿女,成年后送回族中,即使不成为族长,也备受尊重,因为身上的高等仙族血缘可以让他们拥有比一般族人强太多的法力。

对于她们这些“贡品”来说,最严重的事情莫过于犯错被遣返回本族,不但会被族人埋怨鄙视,更会让亲人在族中抬不起头,如想再觅夫婿,那是不太可能了,不会有人要一个被仙族退货的女人,除非他想成为全部人的笑柄。

宁禹疆正走到正殿侧门,想不引人注意地溜出去逛逛,却意外被人拦住。

“你就是风族的小丫头?”轻蔑的话,从一名俊俏浪荡的黄衣少年嘴里吐出来。一双妖冶的桃花眼将宁禹疆从上到下溜了一眼,状极不屑。

“见过四公子。”白灵伶俐的低首行礼,同时也提醒了宁禹疆来人的身份——正是那位五夫人与水向天所生的儿子水成壁。

“你搞清楚我是谁再来找我说话。”这家伙忽然跳出来找茬,是为了前些天尹曦的事吗?

“果然是个不知礼数的野丫头,看来传说风族小族长自大无礼也不是空穴来风啊。”水成壁冷笑道。

什么东西啊?!宁禹疆理都不理,绕过他继续往外走。

水成壁显然没有被这么当面忽视过,一愣之后又跟上来。

“小丫头,不要以为君父为你做靠山,你就可以这么任性横行,如果不是看上你的血统,你以为水流觞会答应要你?!”

宁禹疆忽然停下来转身正视他,水成壁挑眉笑对。

“你的话说完了吗?搬弄是非挑拨离间是势弱者才会耍的手段,是男人就用实力光明正大的来,小鸡肚肠唧唧歪歪,烦腻!”

“你!”水成壁脸上笑意消失得干干净净。

“怎么?想找我打架?划下道来,我随时奉陪!”宁禹疆偷偷兴奋,又是土族那边的,送上门来的土地怪,正好舒展舒展筋骨,打架这种事也讲究熟能生巧的!

“嘿嘿,难得看见四弟这么吃不开啊。”插话的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白衣公子,同样俊美出色,唇薄鼻勾,眼光闪烁,一张脸看上去长得有些刻薄,平白输了一大截气度。

“二哥见笑了,小弟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水成壁脸色迅速恢复正常,像瞬间戴上了一个面具,连风流自赏的神气也收敛得干干净净,冷淡地转身离开。

白衣痞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水成壁傲然远去的背影,冷哼一声,随即换上一张自认风流倜傥的神态:“风小姐好本事,平常我这四弟自诩风流,今日难得看到他在女子手底下吃亏。”

宁禹疆点点头,心里有些郁闷送到眼前的对手竟然这样就跑了。

说品性,眼前这位也不见得比刚刚那个好。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