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1 魔君叫你们回家吃饭……

收藏书签 字体:16+-

白灵走上前来恭敬行礼:“见过云鳞二公子。”

“免礼。”直到白灵把躬身行完全礼,水族的这位二公子水云鳞才慢吞吞吐出这两个字。

白灵直起身子退后两步,恭谦无比地站到宁禹疆身后不远的地方,无视宁禹疆投来疑问眼光,鼻观口口观心地假装自己是一件摆设。

白灵个性活泼直爽,与宁禹疆相处的这几天虽然仍坚持礼数,但是举止间轻松随意了不少,忽然看她这么拘谨小心,好像是做给谁看的一样。

“小姐在云梦泽可住得习惯?我奉君父之命主理各院日常用度,小姐有什么需要,尽可放心找我。”水云鳞似乎很有套近乎的兴趣,抓住宁禹疆扯起家常。

“阿姨那里什么都不缺了,谢谢。”伸手不打笑面人,虽然他笑的其实有些猥琐。

“云梦泽春雨节将有花会,不知是否有荣幸邀小姐同行共赏?”

“花会有什么特别的节目吗?”在水族这些天对美人美景已经审美疲劳。

“花族少女会汇聚一堂选出今年的花魁向我族献礼,各家美人尽展所长,自然是极尽赏心悦目了。”

“哦?这里也流行选超女啊,有没有选**草魁的?我对那个比较有兴趣。不知道水流觞与你们几位公子上去选能得第几名。”宁禹疆心中不耐,故意雷人。

“……”水云鳞的脸色有点怪,说不清是震惊还是鄙视还是幸灾乐祸,或许还有其他。

不过想到堂堂水族继承人,高高在上的水流觞大少爷,竟然要娶这样一个花痴又无礼的小丫头,估计还是幸灾乐祸居多吧。

“没有吗?那就算了。”宁禹疆见目的达到,不管水云鳞与白灵的诡异脸色,耸耸肩打算离开。

正在此时,听到正殿里传出礼官的唱礼乐声,水向天到了。

水云鳞正尴尬不知如何接话,听了乐声连忙拱拱手逃一样赶回去。

宁禹疆左右没事,也不想落单了被白灵啰嗦,便也过去看看热闹。

正殿上的人整齐分作左右两边,中间让出笔直一条大道,水向天与风聆语联袂登场。

不知从何处响起一阵飘渺乐声,清越空灵,阵阵荷香流溢满殿,众人齐齐跪倒在地道:“恭迎族长!”此时已经近午,逐渐猛烈的阳光层层折射,殿里光影迷离,美丽异常。

宁禹疆早预料到这样的场面免不得又是一番跪拜,所以聪明地躲在殿外,看水向天主持春雨节的祭祀仪式。

水族供奉的是五行水神,族中传统服饰以黑色为主,因为是重要节日的祭礼,除了族中水族嫡系及长老等重要人物,其他人都退到殿外。

宁禹疆兴致勃勃地趴在窗台上看着满殿黑衣人动作划一,整齐庄严地跪拜,轮流祝祷,念诵赞词,大觉有趣。

“等下族长就要派大长老请出圣泉让族人点额,那才叫好看呢!”白灵已经忘了宁禹疆刚才不得体的表现,在旁边得意地解说。

“以往都是族长亲自请圣泉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让大长老来请呢?”

宁禹疆一听,想起当日水向天为她施法的事,知道是因为自己,所以他最近都无法施展法力,不由得心生愧疚。

但这件事阿姨嘱咐不得外泄,怕有小人趁虚而入,于是转移话题道:“点额是什么意思?”

“就是水族嫡系的年轻一辈用圣泉水沾湿额头,眉间的水族图腾会显示出来,看图腾变化的样子,就可以知道各个人的修行了。少爷公子们尤其重视今天呢。”

“哦,那就是不用打架,PK一下额头就知道谁最厉害了?”

“劈什么?”白灵又被新词打败了。

“比比看意思。”

就在这时,殿中的水向天对一旁老者点点头,那名老者应该就是白灵口中的大长老,只见他走到殿中挥一挥左手,一道白光冲向大殿正上方顶端的一块巨型水晶镜。

明净清透的水晶霎时变得一片迷蒙,散出淡淡的烟雾,本身光线也逐渐亮起来,在下方的地板上投射出一轮玄色光影,水晶镜与这篇玄色光影之间被光柱链接,光柱从无形而逐渐变得清晰,可以看到层层水光潋滟。

宁禹疆身在殿外也觉得阵阵清凉水汽逼人,全身仿佛浸泡在山泉之中,毛孔纷纷扩开,舒适无比。

光柱很快变成了实体的水柱,地上的光影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容器,将水柱中的泉水全数包容。

大长老将左手收回,水柱便慢慢消失,只留下地上那片水波粼粼的光影。

“觞儿这几天闭关修炼正到紧要关头,这次春雨节典礼不会来了。云鳞,这次由你先行点额。”坐在殿中的水向天扫视众人,平淡地吩咐。

“族长,这……”三长老一脸的不满。

“不必多说,按长幼之序便是。”水向天口气不容商量。

“三长老是想让四公子先行点额呢。”白灵在一边轻声说。

“这个先后有分别吗?”

“当然,以往都是少主第一个的,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觉得应该按尊卑顺序来的。族长的夫人除了大夫人,最尊贵的就是四公子的母亲五夫人。二公子虽然年长,可是他的母亲只是一个鱼族的贵族小姐,连鱼族族长家的边都沾不上。”白灵解释。

“这有什么好争的。先上去的万一成绩不好,岂不是更显眼?”宁禹疆实事求是道。

白灵皱皱眉头:“那也是,二公子修行在族里也只是中等,还好三公子也不怎么样。”

身在场中的水云鳞可没空想这么多,受宠若惊地走上前来,恭敬跪倒。

大长老一招手,光影中的泉水就像有生命一样跃到他手中,他伸手在水云鳞额上一抹,眉间的图腾便显示了出来,微微凸起,像不太纯净的水晶,晶莹之中带了些黑絮。

水向天肃容道:“云鳞,族中事务虽然重要,但日常修炼不可松懈,否则修为不进则退。”

水云鳞此时哪里还有半分先前面对白灵时的骄矜态度,大气不敢喘一口道:“君父教训得是,云鳞回去一定努力,不教君父失望。”

“二公子运气不错了,如果今年少主在,他更要被比到地底下去了。”白灵说起自家少主便忍不住得意。

“你看起来不太喜欢水云鳞啊,刚才为什么对他那么恭敬?”

“他毕竟是二公子啊。他平常最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仗着族长让他管理宫中内务,总是爱摆架子,别人对他的礼数稍微有点欠缺,就要千方百计找茬、给人使绊子。”白灵撇嘴道。

敢情是因为水云鳞母亲身份不高,他怕被人看不起,所以才会特别执着礼仪,特别钟爱权力。宁禹疆想起她上小学时的小班长就是如此。

“他的图腾这个样子,算是个什么级别啊?”宁禹疆对这个更感兴趣。

“你看看后面的就知道了,听说少主回来的路上跟土族长老比试,你应该见过他的图腾样子啊。上次春雨节祭祀,少主的图腾已经成了淡淡的银色,那是水族冰凌境界的上层了呢。”

“哦?那我头上这个印子算是什么级别?”

“小姐,呃,那个那个……”白灵忽然脸红起来。

“那个是哪个?”

“小姐成亲之前,图腾都是这个样子的,看不出来法力深浅的……”白灵想了又想,终于想出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成亲?跟成亲什么关系……哦,明白了。”切,原来这个印子的级别标识要在成人后才生效!

水云鳞退下后,轮到三公子水影洛上前,宁禹疆一看他的形貌,忍不住吃惊道:“他……他是瞎子?”

白灵道:“不是啦,不过他天生眼珠子就是白色的,所以……”

应该说,这位三公子长得也很好看,一身黑色儒衫,黑亮如丝缎的长发垂在身后,五官清秀俊逸,隐约就是一名风度翩翩的绝世佳公子。

可惜偏偏灵魂之窗上蒙着一条白色纱带,纱带很薄几乎与他白皙的肌肤融为一体,朦胧中赫然发现,他的眼球竟然是全白的,完全分不清眼瞳和眼白,这样一双眼嵌在那张出色的脸上,给人的感觉更加诡异。

白灵对他的评价也不怎么好:“三公子法力只比二公子好一点,但是满肚子阴谋诡计,爱捉弄人,平时十分孤僻,连跟自己一母同胞的妹妹水潇寒都不太亲近的。”

本来白灵虽然主人只有水流觞一个,但是也不该对水族的嫡系公子们说三道四,只是水向天曾经私下亲自交代过她,要尽量让宁禹疆了解水族各人的品性,免得无意中吃了暗亏,所以她也就放胆向宁禹疆大爆八卦了。

换了别人,这些话她是绝对不敢宣之于口的。万一被人传出去了,她自己倒霉就算了,怕还会连累主人水流觞,落得个御下不严、目中无人的罪名。

宁禹疆听了白灵的话,心中想到的是这些水族的公子们,在外边是高贵的公子少爷、仙家子弟,其实在自家里日子怕都不太好过,上面有光芒万丈的天才水流觞压着,兄弟之间又因为各自排名与利益并不亲近,甚至互相戒备敌视,实在没什么意思。

水影洛刚刚跪下,忽然云梦泽宫城外传来一阵急速猛烈的水浪拍打声,宁禹疆等站在殿外的人纷纷回头向发声的方向看去。

只见云梦泽外的大片湖面忽然像海啸一般掀起冲天巨浪,浪尖之上隐约似乎站了三个人。

站在殿上的二长老三长老得了水向天的指示,双双走出大殿。

足足有几十米高的巨浪忽然倾泻而下,直直向云梦泽的宫城冲刷下来,前来观礼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若让这巨浪拍下来,这云梦泽里不知有多少宫殿要遭殃,更不知会造成多少仆从伤亡。

然而巨浪落到宫城上方大约四五十米处,却像碰到了实质的阻碍,竟然斜斜地往宫城外流去,一滴都没有洒进城内。

宁禹疆看得啧啧称奇:“这云梦泽上边好像盖了一个透明锅盖一样,水泼不进,好神奇!”

白灵洋洋得意道:“那是水族的天圆法阵,云梦泽是水族仙人的居所,哪有这么容易能攻进来?只要水族还在,什么邪魔外道都别想损伤宫城一分一毫。”

那边二长老沉声道:“来者可是黑湖三妖!”

声音中灌注了法力,如暮鼓晨钟,远远地传扬出去。

宫城外的巨浪像水幕电影一样,浮现出三张苍老丑陋的面孔,怪笑声阵阵传来:“洛飞清你个老而不死的,还认得我兄弟三人,哈哈!今日我等奉黯日魔君之命前来送战书。”

洛飞清正是二长老的姓名,听了对方明显不敬的言辞,二长老没有发火,只是淡淡道:“仙魔每百年一战,本来已经是成例,也只有你等魔物穷极无聊、多此一举地来送什么战书。有此空闲,不如回去多多修炼,免得到时一败涂地,无脸见人。”

巨浪之上的三张脸孔齐齐显出怒容,冷哼一声:“洛飞清,你尽管缩在天圆龟壳里放大话,有胆出来与我兄弟一战!”

“败军之将,还敢叫嚣!今日是我水族节日,本座懒得与你等魔物纠缠,一个月后仙魔大战之时,你等再来自寻短见罢。”二长老明显是个毒舌高手。

黑泽三妖大怒,驱动法力,浪潮一阵一阵猛烈拍打在天圆法阵之上,水花激荡,声势惊人,无奈云梦泽中人都是不痛不痒,抬头看戏。

正在此时,天空中忽然雷声隐隐,乌云密集,本来阳光灿烂的晴天不过一阵就变得如黑夜一般,一道闪电从浓云中一闪劈向天圆法阵,长长的电光仿佛将法阵透明的穹顶撕开一道裂痕。

二长老、三长老脸色一变,只听云中传来一阵仿佛叹息的女声:“黑泽三妖,魔君叫你们回家吃饭……”

宁禹疆听了这样一句无厘头的话,忍不住噗哧一声笑起来。

黑泽三妖听了却是脸色一变,影像忽然从巨浪水幕之上隐去,失去法力支持的巨浪哗啦啦泻落湖中,本来隐约站在浪尖上的三个人影也消失不见了。

两个长老对视一眼,二长老开口道:“是夜漪影,没想到那个魔女竟然这么快就出关了。”

藏在云间的夜漪影却不再开口,天上的乌云如来时一样突然地散去,云梦泽外的湖面也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的事情不曾发生过。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