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2 连老爸姓什么都不知道

收藏书签 字体:16+-

因为妖魔的打搅,水族嫡系子弟的额头PK大赛被打断,大家的心思都被刚才妖魔出场的声势所慑,三公子的实力反倒没太多人关心了。

直到四公子华丽登场,大家的注意力才稍稍拉回来一点。

公平地说,四公子水成壁长得也是十分英俊,完全可以与水流觞媲美的,只是气质完全不同。

水流觞像碧水深潭,清澈幽静又深不见底,寒气逼人,水成壁则像雪山下流淌的河流,同样给人一种冷意,却是激昂不羁,美丽中暗藏着危险——落入普通河流里,喝两口水运气好的救上岸来也没什么大问题,雪水河流虽然美丽,但是掉进去,几分钟之内,人就冻僵了,就算再如何善泳也是死路一条。

此刻他一样是跪在圣泉之前,但是整个人的姿态却让人感觉不出来半丝恭敬,反而处处透出桀骜不驯的偏激风格。

水向天和大长老显然已经很习惯他这一套,只是挑挑眉头,便按程序替他点额。

水成壁的图腾是一种诡异的灰色,像没有光泽的水银,看上去竟然有点流动的感觉,殿上各人见了,惊叹之声此起彼伏,似乎看到了什么离奇的东西。

宁禹疆疑惑地看向白灵,这算什么程度啊?

白灵轻轻呼口气道:“这是冰凌境界的中层了,四公子的法力修为进展好快呢,估计再过几年也要达到上层了!”言下之意,跟水流觞还是有段距离。

果然水向天似乎对儿子的进展颇为满意:“成壁进展很快,为父甚感安慰,日后戒骄戒躁,定可有一番成就。”

宁禹疆看了一眼殿上惊奇赞叹的人们,又看了一眼被表扬的水成壁。

他的脸上毫无得色,反而眼中带着几分不甘抑郁,唇边的笑容似是讥讽似是苦涩,完全不像一个成绩表现良好的优等生该有的表情,更像是名落孙山的倒霉鬼。

听了父亲的赞赏,也没有令他展颜开怀,默然地低头敷衍行礼,起身退到一旁。

水向天微微摇头,却没有开口责怪他,这个儿子向来以长兄水流觞为竞争目标,却从小到大在法力修为上都输了一头,难免心中郁结,这个心结只能等他自己想通。

宁禹疆耐着性子又看了两个公子的点额,发现来去也就那样了,据说都不如四公子的,慢慢也没了兴趣,拉着一心想继续八卦的白灵到别处去看热闹。

云梦泽的水上宫殿只有水族的人与他们的仆从方可踏足,所以虽然刚刚妖魔才来捣乱了一阵,这些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们,转眼之间又恢复了平静,宁禹疆的心却为刚才看到的一幕兴奋不已。

“白灵,刚才二长老说的仙魔百年一战是怎么回事?”刚刚出场就这么震撼,真打起来肯定比好莱坞“灾难片”更有看头!

白灵一说起这个也兴奋了:“传说是几千年前留下的规矩了,我们五大族的仙人与妖魔族经常互有争斗,后来双方达成协议,每隔百年,各派五个代表进行比试,输的一方百年之内不得踏出领地一步,不得干预对方行事。妖魔族行事乖张,经常为祸人间,上上次他们使诡计赢了,我们五大族被迫困守在各自的领地之内,结果当初依附土族和金族的凡界百姓被妖魔族屠戮过半,血流成河,族里的人说起这件事都很愧疚呢。”

“咦?妖魔跟这两族的人有仇?另外三族的人就没事呢?你们又不能出门,怎么保护他们啊。”宁禹疆奇怪道。妖魔族的看来都不像善类啊,动不了五大族的就去动一些没有反抗能力的凡人,真没品!

“听说……听说哦!是因为魔主喜欢小姐你的母亲,也就是当初的风族族长,风族与水族火族的交情都很好,所以魔主约束手下,没有去找我们三族的麻烦……”白灵一脸八卦道,一边说还一边打量左右,唯恐有旁人听到自己的话。

“魔主?是刚刚那个叫夜漪影的魔女说的叫人回家吃饭的魔君吗?”说实话,宁禹疆对这个魔君还是颇有好感的,难得一个懂得无厘头语言艺术的人啊!让她产生了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觉。

“魔君是魔主的手下啦,魔主手下有四大魔君,今天派使者来的是排行第一的黯日魔君。”

啧啧!连手下都一副这么牛的模样,这魔主恐怕就是终极大BOSS一名了。

宁禹疆忽然心念一闪,停住了脚步。

白灵以为发生了什么状况,连忙四下张望,结果……什么都没发生嘛!回头再看宁禹疆一眼,终于确定,这位小姐是偶然性发呆!

正待开口问究竟怎么了,忽然听见宁禹疆喃喃道:“不会这么狗血吧……仙魔恋?”

说着说着,忽然头也不回地往静风院跑:“白灵,我有些事先回去,你一边玩去吧!”

宁禹疆想到一件大事!

大家都说风族上一任族长风静语是她的母亲,可是从来没有人提及过她父亲是谁!!!

换了任何一个正常的孩子,撞上宁禹疆这种情况,早就会好奇这个问题,偏偏宁禹疆从小就对父亲这个名词没什么概念,直接导致她到现在听白灵说起母亲的绯闻,才猛然想起——自己的父亲不会就是那个终极大BOSS吧!

根据她所了解到的“常识”,这个世界的仙人虽然天生有法力根基,但是不经修炼是不能使用法术的,甚至必须像常人一样吃喝拉撒,可是自己偏偏跟他们不一样。

明明从来没有修炼过,却仿佛在几岁大懂事时就能够不必画符念咒而随心所欲地施展法术,驾驭风暴,莫非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魔主?!

两大种族的强大基因组合,所以成就了现在的自己?!

宁禹疆天马行空地想象可能的身世,飞快回到静风院拿出无字天书,翻到第二页,也就是记述族长生平的一页,仔细看了起来。

这一看,一直看到日暮西山、华灯初上。

主持典礼忙了整整一天的风聆语回到静风院,看见的就是宁禹疆对着无字天书咬牙切齿的有趣画面。

“小姜糖,这是怎么了?我还以为你会到处去凑热闹,怎么一个人待在院子里看书?还看得……嗯,这么激动?”风聆语微笑道。

自从宁禹疆某次漏嘴说在那个世界,家里人都称呼她作“小姜糖”后,风聆语也开始习惯用这个昵称称呼她,而不再提风映慈这个名字。

宁禹疆抬头苦恼道:“阿姨,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的父亲是谁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