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4 “金瓶梅”公子

收藏书签 字体:16+-

水族的春雨节庆典,到了晚上才真正进入**,各种表演活动层出不穷,其他各族的使者也纷纷到广场上庆贺,最引人注目的自然还是另外四大族的使者。

而四大族中,最搞笑的无疑是金族的来使。

确切地说,搞笑不是这位英俊使者的本意,甚至在场也没人知道为什么宁禹疆听到人家自报家门会笑成那个样子。

金族这次派来的是排行第四的一位长老与族长的大公子。长老的模样不说也罢,反正都是差不多的长相——无非是活了很长时间,样子特别老,看不出太大差异性。

金族的大公子就不同了,不但容貌之俊美与水流觞不相伯仲,衣着打扮上更是张扬华丽得多,一身白色绸缎襦衫,金线镶白玉腰带,领袖边缘以金丝绣上繁复精细的花纹图案,满场灯火映衬之下,整个人就像一个两千瓦的高亮度灯泡一样,才刚进场就引来无数人的瞩目。

宁禹疆远远看了脑子里马上想到八个字的评语——金光闪闪,瑞气千条!

这位金公子显然是很习惯被群众围观的,尤其享受观众投射过来的艳羡目光,如孔雀一般骄傲地随着自家四长老昂首阔步走到水向天面前,长身一揖,姿态说不出的倜傥优雅。

静待长老与水向天见过礼,这才开口道:“小侄金平眉见过水世伯。”

声音是很好听的男中音,宁禹疆听了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神情诡异地看着金大公子,一时无语。

因为这位金公子是首次到访水族,所以水向天与他温言应酬数语,便由风聆语向他介绍场中同辈子侄。

介绍了几人,这位金公子虽然保持一副客客气气的模样,但是明眼人都感受得到,他其实并不将这些水族的同辈放在心上,除了介绍到四公子水成壁的时候,他明显露出一点感兴趣的神态,多应答了几句。

不过水成壁也是一个骄傲的胚子,并不似别的兄弟一样对金平眉礼敬有加,也不像三哥水影洛一样习惯性地向所有人翻白眼(长了一双白眼瞳就是这样容易引人误会!),只是淡淡然地不露声色打量着对方。

金平眉耐着性子听完风聆语的介绍,终于忍不住道:“久闻水流觞水兄弟的大名,不知他可有参与本次庆典?”

他向来自负自己人品、家世、法力样样高人一等,对这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竞争对手”早就心生不忿,尤其最近听说对方竟然一举击败土族成名已久的七长老,更加生出要与对方一争长短的心思。

水流觞这几年来在五大族中被评为年轻一辈最出色的第一人,对于这个评价,金平眉一直认为是言过其实,奈何父亲总是不许他离开金族的领地,平白让那水流觞在各族之间出尽了风头。

这次难得机会到水族来,自然要见见这位传说中的第一俊才。

风聆语比金平眉少说多活了几百年,察言观色就知道他的小心思,这样的年轻人日常里见得多了,也不以为怪,微笑道:“觞儿他正闭关修炼,要十多日后才能出关。贤侄如果无事,不妨在水族多住些时候,觞儿能够见到你,定会十分高兴。”

金平眉甚是失望,父亲言明要他早去早回,族中正忙着为一个月后的仙魔大战作准备,根本不可能容他在水族多作停留。

一转眼间,看见风聆语身后走出一名容貌极之娇美的少女,肤白如雪,墨蓝色的长发与瞳仁,融合了清纯与魅惑,再看眉间蓝色的图腾,猛然醒起之前听说过的传言——风族的小族长重回仙界,被接到水族,将与水族嫡长子水流觞成婚!

这个应该就是那名传说中的风族小族长了吧!金平眉想到水流觞不但名声响亮,还即将娶到这么一个身份高贵的绝世小美人,不由得更不是滋味。

只是这小族长看自己的眼神怎么如此古怪?

风聆语注意到金平眉一直盯着宁禹疆看,于是笑着介绍道:“这是我的外甥女,风族上一任族长风静语的女儿,风映慈。”

两人互相见礼,宁禹疆忍了忍,终还是没忍住,问道:“我刚刚没听清,请问你尊姓大名?”

金平眉在美人面前,更是风度翩翩,以自认无可匹敌的潇洒神情,开口朗声道:“不敢,愚兄金平眉……”

然后,宁禹疆就笑了!

虽然用力咬住唇瓣,但还是抑制不住汹涌的笑意,只得躲到阿姨身后去,笑得肩膀一耸一耸地。旁人都是莫名其妙,尤其金平眉本人,更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可笑,心中恼恨尴尬,决定把这帐一并算到那个该死的水流觞头上。

竟然叫“金瓶梅”!笑死人了!尤其一个自命不凡的孔雀男得意洋洋地张嘴声称自己叫金瓶梅!我还西门庆呢!

忽然想到水叔叔的儿子们,如果再来一个名叫“水浒传”,那才真的凑成一对名著系列了!

水向天看宁禹疆把客人笑得这么尴尬,却还是一点责怪她失礼的意思都没有,只是笑笑引开话题,问起金平眉与四长老路上的见闻。

坐在一旁的土雅曼眉头一皱,对水向天这种明显的纵容大觉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这个男人的心都偏到风族的女人身上了,自己千辛万苦甚至不惜自降身份嫁到水族,最终又得到了什么?

三长老一再承诺能让自己的儿子当上水族的族长,但是看着水流觞法力越练越高,在族中的声势越来越大,这个承诺能兑现的机会也越来越小。

她很怕,怕最后水流觞继任族长之位,自己带着儿子回到土族去该如何自处?

土族的继承人已经内定了将是自己兄长的儿子,就算水成壁法力再如何高强,终究在土族根基甚浅,最终怕也只能终身屈膝于水流觞和自己的外甥,成为一名普通长老。

如果当天不是因为自己的执念,此刻的土雅曼就是高高在上的火族族长夫人,她生下的儿子也将理所当然地继承火族,成为下一任火族族长……

土雅曼握紧拳头,现在悔恨已经无补于事,为了她和她的儿子,再难她也要争,不但要争回儿子的族长继承权,更要争回水向天的心。

这边金族四长老与金平眉由水族二长老相陪入席,那边木族的客人就到了。

水向天与风聆语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将眼光转向宁禹疆,眼神变得……非常微妙。

◆◇◆◇◆

加更的,挠墙ING,好久没有加更了,摸摸大家,快点来夸奖我!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