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5 被雷神鄙视了

收藏书签 字体:16+-

五大族的区分根据的是族中仙人代代相传的五行法力根基而定,金、水、火、土四族的结构相对单一,虽然也有些小分支,但是与主族比起来,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都相差悬殊,只有木族情况完全不同。

木族与其他四大族恰恰相反,主族积弱,反而出了两个非常强大的分支——风族和雷族,名义上还是金、木、水、火、土五大族,实际上木族的实权一直由风族、雷族轮流把控,木族的传人只是名义上的族长,极少出面主理木族大小事务。

近千年来,风族势力坐大,雷族也不敢与之争锋,直到百年前风族出现重大变故,族长风静语身亡后,风族人心涣散,这才让雷族重新执掌木族大权。

按说这次春雨节前来拜贺的应该会是雷族中人,风雷两族过往一直相互争夺土族的控制权,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风族的小族长此刻就在水族,而他们对于此事究竟是什么态度,就颇耐人寻味了。

宁禹疆是不太清楚这些曲曲折折的事情的,即使知道,也不会太在意,在她的心里,这些都只是过眼云烟,她很快就会找到方法离开这里回家去,这个世界的是非过节很快都将和她毫无关系。

但是水向天和风聆语不这么想,木族的来使也不这么想。

木族这次来的是一男一女,宁禹疆一见就觉得分外亲切,原因无他,因为两人眉间都有“放心肉”标记!

有了这个标记,连宁禹疆这么缺乏常识的人都一眼看出,男的来自雷族,女的来自木族。

男子身形高壮,一步一步走来明明声响不大,也并没有特别用力,却让人觉得像带着强劲的威势,仿佛每一步下去都会留下一个深刻的脚印、都会让大地为之震撼,眉间清晰的绿色雷族图腾、墨绿色的眼瞳、凌厉刚硬的五官轮廓、以及巧克力一样的肤色,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连他头上披散的半长头发也有棱有角一般。

雷族**身边的女子形貌却十分柔弱,翠绿色的头发眼瞳,白净清秀,娇怯怯地似乎风大一点都能把她吹倒。

两人走到水向天面前行礼道:“木族木瑕雪,雷族雷亦英见过水世伯。”

水向天笑道:“木族长与雷族长与两位小友如何称呼?”

两人齐声道:“正是家父!”

木瑕雪声音娇细,在雷亦英的男低音之下基本一点都听不到了。

坐在一旁的金平眉打量着两人,低声对身边的四长老道:“难怪木族会被风族雷族把持,听说木族长就这么一个女儿。这雷亦英看起来倒还有些样子。”

说完等了好一阵不见四长老的回话,转头一看,却见四长老一双眼定定看着前面的风族小族长,根本没注意到他在说什么。

金平眉心中奇怪,四长老出了名的不爱出门,平常都关在自己的洞府中修炼,这次却忽然主动请缨到水族出使,说起来自己父亲的表现也十分奇怪,似乎自从听说风族的小族长被带到水族来,就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自己与四长老出门时,父亲看向他们俩人的目光……如果他没看错应该是……充满了妒忌?

这个小族长长得虽然确实漂亮,可是年纪这么小,应该与两位长辈没什么交集才对啊!

那边木瑕雪和雷亦英已经将宁禹疆围在中间客气寒暄了。

“风妹妹,你回来可好了,父亲这些时日天天把你念在嘴边呢!”木瑕雪一脸的欢欣,似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宁禹疆侧首道:“你父亲与我母亲交情很好?”

不会是有什么奸情吧……宁禹疆心里叹口气,自己好像有些神经过敏了。

木瑕雪点头道:“当然,父亲从小就常与我说起风族长当年的事迹……”一句话没说完,就被雷亦英哼的一声打断。

木瑕雪对雷亦英似乎有些忌惮,看他脸色不善,怯生生地止住了话头,歉然对宁禹疆笑了笑。

雷亦英显然对这样不着边际的外交辞令很感冒,沉声道:“既然小族长已经回来,不知打算何时重整风族,一个月后的仙魔大战,木族必须派出代表迎战,不知小族长心中可有计较?”

**先生来者不善啊!宁禹疆皱眉看着他,自己初来咋到,他问自己这些问题是明摆着刁难,不过自己既然不打算蹚浑水,实在没必要跟他罗嗦。

“我很快就要离开,凤族剩下的人不止我一个吧,让阿姨传信请他们另选贤能就好,至于仙魔大战,你如果很想去,那就去好了,我没意见。”

雷亦英一听以为这是宁禹疆示弱,心中更是不屑:女人果然都是成不了事的,亏得木族长和自己的君父把这小丫头放在心上,这种在异界长大又不曾修炼的小丫头,就算天资再高,也难与他们这些几乎从出生起就刻苦修炼的仙人相比。就算是她那位名闻遐迩的母亲、上一任风族族长、整个木族的实际掌舵人,多半也不过是仗着美貌以及与几位族长的交情,堆砌出来的名声。

木瑕雪在一旁不露声色,心中却十分失望。

她从小便心气极高,一直努力隐藏自己的实力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一鸣惊人,重新夺取木族的控制权,当个名副其实的木族族长。

她明白靠自己一人之力,很难与这些年来势头迅猛的雷族抗衡,所以一直隐忍,甚至与身边这个霸道暴躁的雷族未来继承人虚与委蛇,等待合适时机的到来。

本以为可以考虑将这忽然出现的风族小族长拉入族中争斗,制衡雷族的势力,谁知她却一副无心恋战的模样,怎令木瑕雪不心急恼恨?

宁禹疆对雷亦英的轻视态度毫不在意,不过是个路人甲,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木瑕雪看起来是比较好说话的,想起自己从回来那天起,就一再被提醒另外几族的人对她不安好心,但是现在看来明明还好嘛!莫非是那个超龄童子和杯子男故意吓唬她的?

但是回来的路上自己确确实实遭到过很多次不明袭击,从法术表现上看,还真的除了风族和水族,其他各族都曾经出过手了。

再想到毓秀童子言语中对风族的恐惧不安,以及风族对自己这个族长至今毫无表示,于是开口对木瑕雪道:“风族现在情况如何?”

木瑕雪偷偷看了眼雷亦英,看对方没有阻拦的意思,这才轻声道:“凤族的状况,不怎么好呢……”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