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6 专业治理土人

收藏书签 字体:16+-

木瑕雪一句话没说完,忽然广场另一边传来一阵**的声音,众人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身穿紫袍的大胡子背着一人飞奔进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叫:“水向天!水向天在哪里!快点出来!”

水族的人听了他无礼地大呼小叫族长的名讳,纷纷皱眉,有几个比较冲动的年轻小辈就想跳出来呵斥一番,却被身边的长辈一手扯住。

在水族中稍微有点资历的人都知道,来的这个人身份非同小可,正是火族族长的亲弟火彦阳!

火彦阳呼啸而来,暗红色的须发好似一团燃烧的焰火,转瞬间就烧到了近前。

火族之人向来脾气火爆,十之八九都是急性子,火彦阳更是其中之最,水向天见得多了也不以为怪,施施然起身道:“火老弟竟然亲自前来,真是不胜荣幸!”

抬眼看清火彦阳背上背着的人,不禁脸色一变。

那边火彦阳已经不耐烦地喝道:“呸!还有工夫说这些屁话,快来看看这个土族小鬼还有没有救?”

事关土族,土雅曼急急起身过来,一边对儿子水成壁道:“去叫水潇寒来!”

水成壁微微点头,一转身就消失了。

火彦阳小心将背上的伤者放下,一旁早有伶俐的仆从收拾干净一张长椅,好让伤者可以平躺接受医治。

伤者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眉间一个褐色的图腾正在迅速淡去,人也是出气多入气少,但身上却不见有血水或伤口,只有胸前的衣服上留下了一个灰扑扑的印子,像是踢球时被球撞上留下的脏痕。

水向天上前伸指想向少年的眉心点去,却被跟过来的风聆语一手格开,土雅曼知道水向天是想用法力为少年续命,大怒对风聆语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风聆语一向待人温和,众人都想不到她为何会阻止水向天救人,莫非就为了与土雅曼争风吃醋?

宁禹疆却知道,风聆语是怕水向天之前为她施展过天心水镜,三月未满,再贸然动用法力会损伤根本,伤上加伤,不由得更觉愧疚。就想从人丛外钻进去为阿姨辩解。

水向天向风聆语微微摇头轻道:“一时忘了而已,我没事。”

但还是改为从怀中取出“坎晶”放到少年的额头,过了一阵,那个褐色图腾总算不再变淡。

火彦阳看见水向天随身带着“坎晶”,脸色一变,这“坎晶”是水族至宝,寻常都藏在水族禁地之中,但只有水族嫡系人员受了重伤,才会请出来带在身边帮助调气疗伤。

莫非水向天也受伤了?火彦阳想起一个月后就要举行的仙魔大战,心中暗惊。

水向天看少年伤势暂时稳定,这才轻轻解开少年身上的衣服,果然见他胸口上一个深褐色的圆印,色泽暗沉中带着一种诡异的莹亮,不像是普通的伤痕淤血。

“这是土族的坤灵锤所伤!”水向天仔细看了看伤口,诧异地断言道。

“坤灵锤?这明明是本族法宝,藏在坤尧宫中,怎么会伤到土族的子弟?!”土雅曼同样一脸的不信。

“我在来的路上碰到他的,他跟土族的老八一道前来,半路上遭遇突袭,老八为了保护他,身受重伤,已经不治……”火彦阳口中的老八是土族的八长老。

他向来看土族不顺眼,但是毕竟五大族同气连枝,同道一场见到对方两千多年的道行毁于一旦,重入轮回,难免惋惜难过。

虽然那位八长老的年纪也离死不太远了,但是自然归真与惨遭横死,区别还是很大的。

说话间,众人眼前一闪,水成壁忽然凭空现出身形,身边还带着一名同样看来只有十五六岁的美丽少女,眉心一个银黑图腾,发如泼墨,轮廓有七八分像水影洛,却是眼如点漆,与兄长那一双天生的白眼截然不同。

“潇寒,快来看看这位小兄弟是否还有救?”水向天难得对这女儿格外和颜悦色。

水潇寒与水影洛的母亲也来自木族的小支系,出身不高但从小精研种植药草、炼制丹药之术,水潇寒随母亲习得一身好技艺,加上生来在这方面极有天赋,所以小小年纪,已经是水族中颇有名气的药师。

土雅曼本来想叫水潇寒的母亲亲自来,总算想起她正与水流觞一同闭关修炼,才改而叫来水潇寒。

水潇寒平常很少看到这么多陌生人,脸蛋发红现出几分少女的羞怯,我见犹怜姿态马上令火彦阳怀疑起来。

把伤者交给这么个小姑娘,治死了怎么办?但是水向天似乎对这小姑娘很信任,这个笑面虎既然亲自招呼她医治,那他也不好说什么了,只瞪大一双铜铃一样的暗红眼睛,紧紧盯着水潇寒的一举一动。

水潇寒年纪虽小,但是下手毫不含糊,快速地替少年检查过一遍,皱眉想了想,忽然伸手从袖中取出十数个药瓶。

宁禹疆暗暗咋舌,明明一尺不到的衣袖,怎么会藏了那么多药瓶啊?

那边水潇寒双手不停,在袖中左右翻找,几下又取出数十个药瓶,仿佛那双小小的袖子,就是叮当猫的百宝袋一样。

宁禹疆转念一想,知道人家袖子里肯定放了什么法器,回头一定要问问阿姨,哪里有这样的宝贝,这样下回带出门就方便了。

变魔术一样,水潇寒又变出一个白瓷盘子,打开要瓶盖开始往盘子里倒药丸,有的倒一颗,有的倒几颗,不过一阵就倒出一大盘药丸。

这样吃下去,就算好人也会变死人吧!何况一个受了重伤的人?怎么吃下去都是个问题!宁禹疆看得目瞪口呆。

显然她还是见识太少了,水潇寒倒完药丸,把药瓶放回袖中,曲起手指拈成兰花一样的法诀,盘子里的药丸瞬间笼罩在一片红光之中。

过了大概一炷香时间,红光散去,盘中就只剩下七颗黑色的小药丸。

取过其中一颗让水成壁喂伤者服下,不过片刻,即见伤者眉头轻颤,喉中发出一声低吟,脸上似乎有了活气。

水潇寒用娇脆的声音权威地宣布:“每七天一颗,静养四十九天后身体可复原,只是法力恐怕要重新修炼了。”

专业人士啊!宁禹疆几乎想为她鼓掌。

火彦阳看完也竖起大拇指道:“小姑娘,硬是要得!”

转头毫不避讳地一掌拍在水向天肩上:“你这家伙就是命好!生的儿子女儿都成才!”

这么乱了一阵子,几个大头目和贵客都没了过节的心情,水向天吩咐将少年送到云梦泽土雅曼的宫殿中休养后便率先退场,请了几名贵客到议事殿中商量要事。

水族中普通子弟亲从并不太清楚刚刚发生的事,外围的百姓更是毫不知情,见大头目走了,玩闹得更是肆意开怀。

宁禹疆正犹豫着该留下一起玩还是回云梦泽宫城打听风族之事,忽然听到火彦阳的大嗓门在不远处喊道:“慢着,水向天,你把风族的小姑娘藏到哪里去了,老子不想议事,老子要先见了人再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