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7 美貌怪蜀黍

收藏书签 字体:16+-

宁禹疆觉得,火彦阳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激动?狂热?怀念?欢喜?……还有很多很多她读不懂得东西在里面。或许又是一个通过自己想念那位族长母亲的人吧。

如果不是身边还有水向天等人,宁禹疆毫不怀疑这个大胡子会扑上来给自己一个熊抱。

“嘿嘿嘿,哈哈哈……”火彦阳忽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真心的快乐,边笑边伸手握住宁禹疆的手臂,笑了好一阵才大声对她道:“你……你随我回火族可好?”

宁禹疆从小就不喜欢陌生人对她动手动脚,敢擅自入侵她的安全距离的,一般下场就是被暴打一顿,顺道一脚送他离开千里之外。

但是火彦阳的碰触她既没有躲闪也没有动怒,反而觉得这个大胡子很亲切……莫非是因为他的性格像外公?宁禹疆为自己的反常感到有些迷惑。

类似的亲切感觉在水叔叔,阿姨身上都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好像天生就相信他们绝对不会伤害她,会真心关怀她。

宁禹疆抬头,分明看到大胡子眼角有可疑的水光,他……他竟然开心得哭了?

“叔叔……”

“什么?你叫我什么?!”火彦阳吹胡子瞪眼睛道,像是大受打击的样子。

水向天上前道:“她是静语的女儿,叫你叔叔有什么奇怪?”

这话很正常,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宁禹疆总觉得水向天像是在警告提醒火彦阳些什么,又像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火彦阳整个人蔫了,烦躁地扯扯自己的大胡子,郁闷道:“你不要看老子胡子多就叫老子叔叔!老子……老子比你也没大多少!”

抬头瞄了瞄眼前一脸疑惑,想笑不敢笑的小萝莉,一句话越说越心虚气弱。

“人你已经见到了,随我到议事殿谈正事吧,金族与木族的贵宾已经恭候多时了。”水向天似乎是故意不想火彦阳与宁禹疆多接触。

“去去去,别拦着老子跟……跟风小姐说话!阴谋诡计你们比较擅长,谈好了告诉老子个结果就行!”

转头一见宁禹疆还瞪大眼睛看着他,忽然一拍脑袋对她道:“对了,你等我一下。”

边说边伸左手夺过身边侍女手上的一个亮银盘,右手从腰间噌地拔出一把赤红的大刀。

水向天身边的侍卫族人脸色一凛,以为他要对自家族长或者风族的小族长不利,纷纷暗中拈起法诀准备动手。

谁知火彦阳左手举起银盘,右手举刀就往自己脸上去,众人又是大吃一惊……他是疯了不成?竟然要动手自残?

只有水向天与风聆语对他的怪异行为司空见惯,不以为意。

明明是一柄快有一米长的大刀,此时舞动的范围却极小,而且速度极快。

隔着银盘,宁禹疆看不到他在做什么,但是能够在这么小的范围内,又是在双手完全施展不开的身前半米不到的地方,竟然能把一把大刀使得如此灵活迅速,实在教人叹为观止,简直是超越了人类极限。

不过面前这个火族的……应该也不是人就是了。

随着一丛丛暗红的胡子刷刷落地,大家总算反应过来火彦阳是在干什么,不是对镜毁容,而是在……刮胡子。

听过杀鸡用牛刀,还是第一回看到剃胡子用大刀的。

不过片刻,火彦阳一手扔开银盘还刀入鞘,展开自以为最豪迈爽朗的笑容,对这宁禹疆道:“怎么样?是不是年轻了很多?老子长得还不错吧!不比那个家伙差!”说着一手指向水向天。

真是个有趣的人!宁禹疆笑起来,点头赞美道:“不错,很不错!”

这不是谎话,火彦阳长了一张十分出众的脸孔,五官甚至有些“艳丽”,呃,其实是很阳刚很男人的,但是那种好看偏偏给人华丽冶艳的感觉。没想到这位“大叔”长了胡子像土匪,胡子一剃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火彦阳被宁禹疆夸得心花怒放,如果有尾巴,此刻一定翘到半天去了。

“老子既然长得不错,你跟老子回火族去吧!”火彦阳还是不忘说服宁禹疆跟他走。

什么颠三倒四的,旁观者纷纷替火族感到丢脸,族长的弟弟怎得这样不成体统。

宁禹疆不觉得这个帅大叔有恶意,但是也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撞上“萝莉控”了。毕竟法律没有规定怪蜀黍一定长一张猥琐的脸。

“叔叔……”

“你还叫我叔叔!”一开口又被打断,火彦阳一脸受伤地看着她。

“嗯,那我该叫你什么?”宁禹疆难得好脾气地问道。

火彦阳一窒,眼珠转了转,以诱哄的语气迫切要求:“你,你叫我火哥哥好了!”

风聆语看不下去了,上前来一手将宁禹疆挡在身后,笑骂道:“你个混蛋,竟然好意思跑出来占她的便宜!火哥哥?你还真敢说呢!”

火彦阳脸上似乎有些发红,嘴硬道:“她、她现在是比我小啊!就准那家伙占她的便宜,硬要当她的家公,老子就让她叫一声‘火大哥’都不成吗?”那家伙,自然指的还是水向天。

风聆语不去理他,对宁禹疆道:“就叫他火叔叔吧,别跟他疯疯癫癫的。”

宁禹疆笑着点头,眼角瞄到火彦阳一脸的不甘,这个帅大叔真有趣。

转念一想,自己来水族的路上,也曾有火族的人想对自己下手。

但看这个火叔叔,明明对自己没什么恶意啊。再看水向天、风聆语和火彦阳的交谈相处,明明像是关系很好的好友,难道杯子男和那个毓秀老童子在骗自己?

水向天看火彦阳一副非赖在宁禹疆身边不走的德行,皱皱眉,干脆让风聆语把宁禹疆一并带去议事殿。

路上宁禹疆直接对火彦阳道:“我来水族的路上,有你们家的人一路拦截阻挠,为什么?”

火彦阳瞥了走在前面的水向天一眼,故意大声道:“老子是见不得有人占你的便宜,硬把你骗回来当儿媳妇,你跟老子回火族多好,爱干什么干什么,也没人给你硬塞个小丈夫!”

小丈夫?宁禹疆心中好笑,水流觞也不小了吧!

“就这么简单?”

火彦阳一脸委屈,仿佛弱小心灵受到严重伤害:“就这么简单啊,老子不像水族、土族、金族这些混球,一个个居心不良!”

说话之间一点都不顾忌自己现在正站在水族的地盘上,身边水族的人多得一人一口口水足够给他洗个SPA。

◆◇◆◇◆

一个半小时写出2千字,最近难得这么顺啊,鸡冻ing!

难道是因为对这个怪蜀黍太有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