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8 仙魔都爱吃软饭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一行人走进云梦泽的议事殿时,金平眉、四长老与木瑕雪、雷亦英已经等了好一阵,虽然有水族的几名长老相陪,但金平眉与雷亦英一个年少气盛,一个脾气暴躁,不耐之意已经溢于言表。四长老神情莫测,只有木瑕雪一人安静端庄地坐在一旁不动声色。

见水向天、风聆语、火彦阳到来,纷纷起身行礼,水向天温和谢过,待众人坐定,即开口直入主题:“今日白天黑湖三妖与魔女夜漪影前来送战书,想来仙魔百年一战不可避免,各位想必也曾与各族族长商议,不知各位对于出战的人手方略有何见解?”

金平眉见四长老抚须不语,挑挑眉毛率先开口道:“水世伯向来是五大族中闻名的智者,不知水世伯水族这次作何打算?”

金族一直以五大族之首自居,无奈这千年以来却始终无法压过另外四族的风头,尤其风、火、水三族结盟后,金族更是屡遭打压,虽然百年前风族族长离奇身亡,导致风族退隐,但是水族依然独领**,隐隐有五族魁首的势头,金族之人心里都觉得不是滋味,金平眉此刻的话其实有些儿挑衅地意思。

水向天淡然一笑,环视殿上诸人,开口道:“实不相瞒,前阵子我因为意外受伤,此刻已经完全不能动用法力。这次仙魔大战,水族将由我的长子水流觞出战。”

此言一出,殿上人人色变。火彦阳第一个忍不住跳起来道:“谁打伤你的?竟然有人这么厉害?”

水向天的法力在五族之中至少排得上前三,上次仙魔大战,他是胜得最轻松漂亮的一个,能够轻易把他打伤的莫非是魔主?!

宁禹疆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把事情说清楚,正想开口,却被身边的风聆语拉住:“什么都不必说,你水叔叔自有主张。”

果然水向天道:“不是被人打伤,是我自己修炼操之过急所致。”

大伙面面相觑,火彦阳上下打量一下水向天,一言不发坐下,修炼过度导致修为受损,甚至严重到无法使用法力,发生在一般初等仙人身上很寻常,发生在水向天这种千年修为的大仙身上就很异常了,在场的人都暗地里怀疑水向天是借故推脱不肯出战。

金平眉却想到了另一边去:水族族长是想给自己的儿子制造扬名立万的机会吧!

这样一想,再对比父亲一直将他留在金族领地的行为,更加愤愤不平。

四长老默不作声,心中似是另有想法。

雷亦英哈哈一笑道:“木族已经定了由小侄出战,到时可与水兄弟并肩作战,实在是平生一大快事!”

木瑕雪在旁边听了指尖一颤,雷亦英要出战?!

她既是恼恨又有一些兴奋,恨的是雷族一个少主一开口便自作主张,俨然代表整个木族,自己这个木族正牌继承人就在面前,他尚且敢这样嚣张,实在欺人太甚!

兴奋的是,仙魔大战,对方出战的定然不是弱手,若是斗法之时,雷亦英有个万一,雷族的势力必会受损,到时就是自己的机会了。

火彦阳不耐道:“火族还是老子上场,现在就差土族的人选了,这次要怎么比?嘿,这次是我们的人先上台,然后对方才选派人出战,对我方可是大大不利。”

“斗法决胜,终究是要看实力如何,仙魔大战已经有数十次,还想投机取巧几乎已经不太可能。”水向天实事求是道。

“成!那也不用废话了,这便散了吧,水向天老子有话问你!”火彦阳看也不看金平眉等人。

金平眉大怒,也不管对方算是自己的叔伯长辈,站起身来就要发作。四长老连忙伸手拉住。

另一个火爆**可没人拉得住。木瑕雪也不想拉他。

砰一声巨响,雷亦英猛地站起身来躬身行礼道:“小侄先行告退,不打扰水世伯与火世叔叙旧。”声如雷鸣,语气冷硬。

水向天依然波澜不惊,吩咐身边的长老送两人出云梦泽。四长老也连忙拉了自家大发脾气的大少爷告辞离开。

火彦阳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哼道:“毛都还没长全,脾气倒很大!”

水向天笑道:“是啊,看到他们便想起火老弟当年的风范。”

金平眉与四长老出了云梦泽,看水族的人施礼返回,忍不住对四长老抱怨道:“四长老,那火彦阳实在欺人太甚,水向天又把我们几族的人当什么?修炼受伤?笑话!他分明是想让水流觞在五大族面前露脸才故意不肯出战!我回去也要跟君父说,金族就由我出战好了,论法力,难道我还输了水流觞不成?!”

四长老摇头冷笑道:“你当仙魔百年大战是儿戏不成?!当年风族族长与魔主有私情,魔主旧部看在风族的份上,就是木族派个黄口小儿上场,也会容让一二,雷亦英出战就算输了也不会有性命之忧。火族、水族与风族交好,这仙魔大战就是我们五大族输了,他们不过缩在云梦泽、离火殿躲个一百年,妖魔族不会对他们如何。但是金族与土族怕就要生灵涂炭元气大伤了。”

看金平眉一脸不服,四长老叹气道:“你看风族的小族长此刻就在水族,这丫头来历不明但确确实实与当年风族族长风静语长得十分相像,有她在,水族对妖魔族更是有恃无恐。”

金平眉大怒:“堂堂五大仙族,三族与妖魔勾勾搭搭,末了靠一个女子与妖魔的私情苟且偷生,简直岂有此理!”

四长老苦笑道:“你毕竟年轻,没见识过魔主的厉害。其实前些日子你父亲也派人前去想将风族的小族长劫回金族,可惜让水族捷足先登,连土族三位长老亲自出手,都没能将人带回……可惜啊!”

竟然连他一向敬重的四长老都如此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个世界莫非是反了?金平眉心情烦乱,恨不得马上返回金族去质问父亲,四长老说的可是实情。

作为正义神圣对立面的妖魔一族,虽然今天早上在云梦泽大大立威,此刻却也半点欢欣之意都没有。

“你们三个蠢材,让你们引开水族那些混蛋的注意力,好让本座潜进云梦泽去见见那个风族的小族长,你们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无风起浪很威风是不是?惊动了天圆法阵,本座怎么潜进云梦泽?!蠢猪!都是一群蠢猪!”伴随着一连串娇声喝骂,几道黑亮的鞭影直向跪伏在地上的黑湖三妖挥去。

鞭子落在三妖身上发出响亮的噼啪声,白天站在浪尖上耀武扬威的三妖躲都不敢躲,被抽得瑟瑟发抖,死死忍住冲到嘴边的哀叫,唯恐把眼前的魔女惹得更火。

看他们没用的样子,夜漪影更加郁闷愤怒:“滚!统统滚!”

“小夜,别气了,生气容易老!”一名身穿蓝衣的娃娃脸美少年从殿后走出来,懒洋洋道。

“还好意思说!你这魔君怎么当的,就知道睡,养的手下一个比一个笨!”夜漪影怒气未消。

“嗯?谁说他们是我养的手下啊,明明一直都是他们供养我……你不满意他们,要么你养我吧。”美少年涎着脸笑道。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