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19 有阴谋!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夜漪影恨铁不成钢道:“你好歹是大名鼎鼎的黯日魔君,有点廉耻好不好?”

娃娃脸美少年、也就是五大先族心目中的一大劲敌,慢吞吞踱到一张躺椅旁,毫无形象地整个人瘫倒下去,烂泥一样有气无力地哼哼道:“廉耻有何用?可以当床睡、当果子吃、当美女抱还是当钱花?”

她错了!对这种家伙不该存有奢望的!

夜漪影一拂广袖,转身就要离去,再多看几眼这条蛀虫,她怕自己会一时忍不住下手把他干掉!一个月后的仙魔大战如果魔主还是不肯出现,还要把他踢出场去候补的。

“哎、哎!小夜啊,别去见那个风族小族长了,魔主的事情,你别插手的好。”看着夜漪影已经走到殿门前,黯日魔君打着呵欠提醒道。

“你什么意思?”夜漪影猛然回头道。

黯日魔君半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梦呓:“就字面上的意思。有些事,顺其自然的好。而且你现在去把事情搞清楚了,万一结果不如你们所想,徒增伤感。魔主要是再受刺激,干出什么事来,我们可都拦不住他的……”

夜漪影静静看了他半饷,一言不发转身走了出去。

她只是希望当日的遗憾能够补救,只是希望魔主可以不再继续消沉,她错了吗?

也许结果不如他们所想,最坏也只是让魔主绝望而已,或者绝望过后他还能彻底死心重新振作,总比现在这样死气沉沉,要死不活地拖着好。

一百年对于他们漫长的生命而言只是短短的一段,但是这一百年,魔主过的日子却让她觉得仿佛已经熬了千万年一样。

不管如何,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真搞不懂这些女人!”黯日魔君也知道自己的劝说用处不大,伸个懒腰歪在躺椅上决定再补个美容觉。

他都快上千岁了,再不保养就保不住这张青春美丽的脸啦。

这张脸比廉耻有用多了,可以用来骗吃骗喝,骗钱骗美女!

水族云梦泽

送走了金族与木族的人,风聆语知道他们有事要谈,心领神会地将宁禹疆带回静风院休息。

宁禹疆隐约猜到他们谈的事情很可能跟自己有关,但是又不好硬要留下,而且她心中已经认定这两人不会伤害她,她总有一天可以找到方法回去原来的世界,那他们对自己的安排始终是要落空的,知不知道都无所谓了。

几名长老识相地起身告退,水向天挥退侍从,本来人头涌涌的大殿转眼间剩下他与火彦阳两人。

火彦阳盯着水向天道:“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当初我们的约定里,可没有把她嫁给你儿子这一条!”

水向天道:“她一天没有解开风族的先天封印,一天无法突破法术的瓶颈。觞儿刚过百岁,现下已经到了突破冰凌境界到达化气境界的关头,就是你我当年,也远远及不上他,他是我能想到的替她解开封印的最好人选。”

笑着看了一眼张口想要反驳的火彦阳,水向天继续道:“你不会想,由你来解开她的封印吧?”

火彦阳脸上微微发烧,好吧!他其实真的真的很想很想,但不敢也不愿趁着“她”糊里糊涂的时候占她的便宜。他……不想勉强她做任何事,更怕她有朝一日了解真相后会因此讨厌他。

甩甩头,抛开自己满脑子绮思,火彦阳心虚道:“就算不是我,也轮不到你儿子,呸呸!他才几岁?!”

水向天怡然道:“小姜糖刚满百岁,觞儿一百三十六岁,再没有比他们更相配的了。”

“小姜糖?”火彦阳被这个诡异的昵称稍稍引开了注意力。

“嗯,她说自己姓宁名禹疆,在那个世界,家里人都称呼她‘小姜糖’。”

“小姜糖?小姜糖……嘿嘿,这称呼不错!”火彦阳反反复复念了几次,忍不住温柔轻笑,他容貌极是俊美,这一笑当真称得上“倾国倾城”。

水向天见了,想起宁禹疆刚才夸赞这家伙长得不错,眉头轻皱,转瞬又舒展开来,本来神经有点粗又心不在焉的火彦阳一点都没发现他的异样神色。

“喂喂!慢着!你讽刺老子年纪大?!”走神了一阵的火彦阳忽然醒起水向天话中深意,当场气得蹦蹦跳吱吱叫。

“怎么会?火老弟今年五百多岁,比起为兄年轻得多了。”水向天笑得十分坦荡,仿佛真的没有半点刻意刺激人的意思。

“哼!”火彦阳知道斗嘴自己是斗不过这个以城府著称的老兄的,只得咬牙切齿道:“你要把小姜糖配给你儿子,也要小姜糖乐意才成,不然老子反对,坚决反对!”

“火老弟放心,为兄绝对不会勉强她的。”

也许是他答应得太爽快了,火彦阳难得敏感地嗅到了一点“阴谋”的味道:“你不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打算吧?!”

水向天神色坦然:“我对她的心意,火老弟是清楚的,你觉得我会随意勉强小姜糖吗?”

火彦阳斜瞥他道:“不会是最好!”

“其实为兄大肆宣扬觞儿和小姜糖的婚约,确实是有些私心……”水向天忽然轻笑道:“为兄担心魔主误会小姜糖是我与静语的女儿,到时他妒火焚心发狠了找我水族的麻烦,为兄可吃不消啊。”

既然水向天让嫡子与宁禹疆成婚,那宁禹疆自然就不会是水向天的女儿了。

“呸呸!你想得美!静语才不会跟你……”火彦阳没有胡子可吹了,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那张绝顶俊美的脸霎时变得有些古怪可笑。

水向天心中泛起一丝黯然,随即想到什么,又微笑起来。

“你肚子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火彦阳警惕道,他认识水向天已经有几百年,这家伙一般都是恶整某人成功的时候,才会笑得这样……恐怖。

“没什么,对了,火老弟可知道袭击土族来使的是何人?”水向天转过话题,问起另一桩大事。

“不知道,老子发现他们的时候,八长老已经剩下一口气了,一个字没说清,指了指那土族小鬼就不行了。”火彦阳对此事也很是疑惑。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