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20 谁是谁非

收藏书签 字体:16+-

土族来使遇袭之事线索极少,两人看并无头绪,便只得先放到一边,待那少年醒来,自然就能解开谜题。

“火老弟如果没有其他要事,还是早些回火族去备战吧,不管这次出战的是魔主或魔君,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老弟要多加小心才是。”水向天摆出送客的姿态。

火彦阳道:“既然知道,还派你儿子去?你就不担心?”

水向天笑道:“少年人总要有些历练才能成长。”

“你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别跟我说什么修炼受伤的屁话!”火彦阳在看到水向天随身携带坎晶时,便猜到他可能受了伤,但也不相信他这样的高手竟然会因为修炼而受伤。

“我用了天心水镜。”

火彦阳大大吃了一惊:“什么?天心水镜既耗法力又损真元,用处也不大,什么东西值得你动用天心水镜去看?”

“小姜糖太挂念她的家人,我只好用天心水镜安安她的心。”水向天说得云淡风轻,仿佛不过是随手送了件小礼物给人一般地无关痛痒。

“这、这……”火彦阳无语了,他一直知道水向天很在意风静语,没想到竟然在意到为了让宁禹疆心情好些而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火彦阳觉得他的做法太过,有些奇怪,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怪,他向来不耐烦去揣摩别人的心思,也就懒得仔细去探究。

“你给老子安排个地方过一夜,老子明天见过小姜糖再走!”

“随你!”水向天眼中泛起几丝莫明神色,站起身召来侍从招待火彦阳,自己一个人返回寝殿休息。

风聆语却已经等在寝殿,见了他就开口道:“你是故意受伤,好顺理成章让觞儿出战的?为什么?”

虽然是问句,但语气肯定,显然心中早有定论。

水向天默然点头。

“你还是一点都没变,谁都可以利用、谁都可以牺牲!觞儿实力是强,但是遇上成名数百年的魔君,胜算能有多少?万一受伤……你使用天心水镜真元受损,小姜糖每天都在内疚。我知道你有你不得已这么做的原因,但是可不可以,顾及一下身边人的感受?”风聆语失望道。

两人相对无语,风聆语起身静静离去。

看着那与“她”有几分相似的背影,水向天苦笑自语道:“其实我并不是做每件事都有那么复杂的原因,只是似乎没有人愿意相信……”

火彦阳离开水族之前,特地去见了宁禹疆一面,教了她不少法术还留下一句话——法术没有很强之前,不要与妖魔族的人打照面。

宁禹疆问起缘故,火彦阳一脸严肃道:“你长得跟你娘太像了,老子怕魔主忍不住老牛吃嫩草,把你抢去做老婆!”

“为老不尊的坏叔叔!”宁禹疆指着火彦阳的鼻子骂道。

“老子才五百多岁,比你大一点点而已!哪里老了!”火彦阳现在在对待年龄问题上,有一颗比女人更敏感的心。

“就算我现在一百岁,你也是我的五倍多!”

火彦阳觉得自己受伤害了:“你怎么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像静语……”

宁禹疆难得对自己的那位母亲产生兴趣,问道:“我娘是什么样的人?”

“她有一颗最温柔又最坚强的心,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聪明内敛,重感情……”

宁禹疆看着火彦阳这个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追忆过往的神情,本来就惹火的英俊脸孔变得更具魅力,忽然心中一动,这个火叔叔一副粗鲁火爆的样子,其实心里爱着自己的那位娘亲吧。

慢着!他一直强调要自己叫他“火哥哥”,会不会也是想老牛吃嫩草……她又不是杨不悔,对大叔没兴趣,更加不想替娘亲还情债。

啧啧,貌似自己的那位娘亲情债还不止一笔,把她切成几块说不定还不够还!

正在这时,水向天派人来请火彦阳,说土族那个少年醒来了。火彦阳正想和宁禹疆多相处一阵,拉了她就直往土雅曼的宫殿去。

土雅曼所居住的雅土园占地颇大,道路都是用小小的鹅卵石砌成不同的花纹图案,朴拙中透着精致,园中以假山石为装饰,要穿过院子走到中间的宫殿,就要迂回地在院子里左拐右转,颇有曲径通幽的韵致。

火彦阳对此的评价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一点点路非要让人拐几十个弯,毛病!”

带路的侍女是土雅曼从土族带来,平时听多了客人夸奖院子的精巧设计,还是第一回听到有人这样无礼的,脸上的笑容一僵,心中骂了无数句“俗不可耐”,但对方毕竟是贵客,所以也只好气在心里。

宁禹疆掩嘴窃笑,火叔叔对土族的人似乎都有偏见,正好她对土族也没什么好感,嘿嘿。

那名土族少年住在雅土园东侧的厢房中,他们两人到时,水向天已经坐在房中,土雅曼、水成壁、还有妙手回春的小神医水潇寒也在。

宁禹疆是被火彦阳硬拉过来的,本来就不太乐意,不过还是很有礼貌地向各人打过招呼。

水向天微微一笑,并无特别表示,但是在座诸人都可以感觉得到,他笑容不似平常,分明多了几分温和亲切。

土雅曼与水成壁,神情冷淡,显然是并不欢迎这个小客人。

水潇寒眼中盛满好奇,虽然性格内向没有多搭话,但明显是对宁禹疆颇有好感。

火彦阳问道:“都问清楚了?有没有说是谁打伤他的?”

水向天道:“他人醒过来了,潇寒也说他并无大碍,但是问他什么,他都不肯说。”

火彦阳不耐烦了,拖着宁禹疆走到床边去。

本来安静平躺在**的少年,看见宁禹疆忽然激动起来,挣扎着就要爬起身,一手直直地伸向她,眼神凶恶痛恨,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道:“你!是你!”

火彦阳担心他要对宁禹疆不利,连忙挡在她前面。

少年身受重伤,极是虚弱,身子离床一半便再也支撑不住,重重倒在**。

水潇寒怕他伤到自己,上前去将他按住。

宁禹疆皱皱眉头,这小子怎么回事?说话说一半,还好这里的人都知道她一直在水族没离开,否则真是冤死了。

不过看那家伙受了重伤还那么激动,还是不刺激他了。

“水叔叔,我先还是先走吧。你和火叔叔慢慢再问他好了。”

水向天点点头,火彦阳一脸不情不愿,看着宁禹疆离开。

土雅曼向水成壁打个眼色,后者点点头,悄悄跟了出去。

◆◇◆◇◆

昨天在哥哥家码字,结果干了件很脑残的事情,关闭文档时,点了不保存,结果生生没了一大半,郁闷得我回家就睡了。唉唉,真倒霉。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