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22 要吃窝边草?难!

收藏书签 字体:16+-

宁禹疆被水成壁掌力带开,险之又险地避过了土雅曼背后袭来的千磊盾,人刚刚站定,忽然感到身旁人影一闪,土雅曼已经扑入场中一手扶住了水成壁。

“壁儿,你伤到哪里了?”土雅曼一叠声地追问。

水成壁抬手擦去唇边的血迹,摇摇头,向宁禹疆道:“你赢了。”

土雅曼一双妙目狠狠瞪向她,骂道:“你好狠的心!壁儿为了帮你,你却趁机下手打伤他!”

宁禹疆瞄了一眼已经被土雅曼收回掌上的一块黄色的圆形饼状物件,想起刚刚的经过,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何事,她很不屑土雅曼身为长辈还干背后偷袭的事情,但又不得不承认,水成壁确实是为了帮自己躲过暗算而受伤,虽然她遭遇暗算也是因为他。

外公说做人要恩怨分明,大表哥也说过做错事了要敢于承认。

“对不起!”宁禹疆看着水成壁,诚心诚意道。

水成壁有些意外,不久之前还那么嚣张刁蛮的小姑娘,竟然现在会这么爽快地向他道歉,而且明明是自己的母亲先暗算她的。

“我技不如人,本来就是要输的。”水成壁苦笑道。

水向天对两个孩子的态度有些意外但十分满意:“好了,都没事就好,壁儿回去好好让潇寒替你调养一下,莫要伤了根本。”

土雅曼怒气冲冲道:“这小丫头莫名其妙打伤了壁儿,这样便算了?夫君,你的心里就只有风族这些狐狸精?!”

宁禹疆听她言辞中辱及自己阿姨,心中有气,风聆语只是含笑不语,半点不在意,仿佛觉得土雅曼只是个无理取闹的不相干之人。

她这种态度,比反唇相讥更令土雅曼气愤。

水向天淡然道:“两个孩子一点小争端罢了,他们尚且不放在心上,你又何必斤斤计较?再说,若不是你背后偷袭在先,也不会闹成这样。”

土雅曼看看云淡风轻的风聆语、一脸不忿的宁禹疆、沉默不语的儿子,再看看义正词严的丈夫,忽然笑起来,只是那笑声比哭更凄凉:“尹曦被这丫头打伤是同辈切磋,现在连你的亲生儿子被伤成这样也是‘两个孩子一点小争端’?水向天,你的心为什么能偏成这样?一个凤族的野丫头,竟然就比你自己的儿子都还重要?!”

水向天平静到近乎冷酷:“雅曼,不要在孩子面前意气用事。”

土雅曼想尖叫想大哭,最终只是凄楚笑了几声,把手上那个奇怪的黄色圆饼随意一抛,圆饼迅速在空中变大,土雅曼扶着儿子一跃而上,凌空飞向自己的宫殿。

宁禹疆看着他们母子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同情,重新勾起了对水向天的不满:种马王水叔叔娶那么多老婆,又不能让她们开心,这种见鬼的大家庭真麻烦!

“那是土族的著名法宝‘千磊盾’,刚才五夫人就是用它袭击你的,幸好没有伤到你,否则千石重击,你怕要在**躺个一年半载了。”风聆语见宁禹疆看着土雅曼离开的方向发呆,以为她是好奇别人的法器,于是特意说清楚了好让宁禹疆小心提防,土雅曼可不是什么善类。

宁禹疆明白阿姨的心思,点点头表示知道。想起刚刚的惊险,更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她从小到大打架的次数说不定比吃饭还多,打伤的人不计其数,但是从不曾伤害“无辜”,看水成壁刚刚都吐血了,一定是伤得不轻。

水成壁的伤不算重,宁禹疆虽然收势不及,但是这一拳本没想到会打实,用的力度也有限,水潇寒弄了一些药让他内服外敷,估计一个月内身体可以复原,只是修为可能会被影响,恢复的时间会长达半年之久。

“可惜玄冰藻都用完了,否则他估计一两个月就能全好。”

水潇寒才回到母亲居住的青木苑就听侍女说风族的小族长在等她,而后者一见到她就一径追问水成壁的“伤情”。

“玄冰藻是什么东西?哪里可以找到?”宁禹疆问道。

“就云梦泽外面的湖底就有,不过现在刚过春雨节,至少要等上半个月才会长成。”水潇寒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刚听说她打伤了四哥,她真的有些生气的,只是后来听完四哥说事情的过程,再看她现在内疚又心急的模样,就释然了。

这次算是四哥比较倒霉吧,这样的意外,大家都不想发生的。

眼前的小族长明明跟自己差不多的年纪,法力真是厉害,竟然能把四哥打伤了,四哥可是除了大哥之外,水族所有同辈中法力最高强的一个!

而且,小族长跟自己算是同源哦!母亲都是木族的呢!

“啊?还要等半个月啊!”宁禹疆闷闷不乐。

水潇寒安慰道:“嗯,你放心吧!这次我们会找人多采集一些玄冰藻,这是很好的药材,君父和四哥的伤都用得上的。”

“这种药材就长在家门口,你们怎么不多囤积一些呢?”

水潇寒笑道:“虽然就长在家门口,可是很难采得到的,玄冰藻长在水底极深之处,且属性怪异,在水中是极阴极寒,离了水就是极阳极烈,一般人在水里就是游近它都会被冻僵,更不要说伸手采集了。”

“咦?那你们是怎么采到的?”宁禹疆好奇道。

“族里修炼到了冰凌境界的人,带着水晶缸和玄铁钳去采。修炼到冰凌境界的仙人不畏冰寒,有玄铁钳就不用以手直接碰触玄冰藻。采下来的玄冰藻放到水晶缸里装满水送到岸上,那就可以保持阴寒属性,不会忽然变得炙热火烫。但是玄冰藻本来数量就不多,长得的地方又分散,能采到多说很难说呢。”涉及到医药专业领域,水潇寒的解释非常详尽。

“我听说水流觞是已经到了冰凌境界的上层,水族里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啊?”

水潇寒一听小脸就垮下来了:“我差点忘了,以往几年都是大哥去采的,本来今年四哥可以去了,可是他又受伤了,可能要去请几位长老呢!哎!”

宁禹疆想象了一下几个老头子热身下水拔草的情景,几乎想笑出声。

能够有本领去采玄冰藻的,看来多半是水族里身居高位之人,要使唤他们在水下游来游去到处找草,看来不太容易。虽然水向天和水成壁受伤了,但都不是非用玄冰藻不可的,凭水潇寒一个小姑娘,要指挥得动几个长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务。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