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23 很有品味的暴徒

收藏书签 字体:16+-

夜晚,水成壁一个人坐在房中调理气息,忽然听见院子里有些响动,推窗一看,只见雪白的月光下,院墙上半趴着一名少女,正向这边张望。

美丽的脸孔在月光下像最细致的白瓷,一头墨蓝的长发,仿佛融合了月夜幽深的色泽,同色的眼睛琉璃一样,说不出的灵动活泼,眉间的蓝色图腾在水晶额链的掩映下若隐若现——正是白天把他打伤的暴力小恶女宁禹疆。

看见水成壁,宁禹疆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不好意思地笑笑,做口型道:我可以进来吗?

水成壁看着有趣,笑道:“说话就说话吧,不用鬼鬼祟祟,我院子里有什么动静都不会有人过来的。”

“哪有你这样说话的?万一我是打算行凶的恶徒,你就惨了!”宁禹疆看他好像没有生自己的气,稍稍放下心头大石,双手一按墙头,人就翻进院子里站着了。

为了便于爬墙,她今天穿了一件窄袖上衣,下身穿着宽松的长裤,一身淡蓝色的衣裳站在月光之下,好像一个水晶雕琢而成的精灵一样。

“你白天才行过凶,晚上又来?我跟你没什么深仇大恨吧!”水成壁笑笑地半点不像个白天才被打伤的苦主。

“你不生气?你之前对我一副很不屑的态度,怎么我把你打了一顿以后,你反倒对我这么客气了?”宁禹疆奇怪道。

水成壁被她直来直去的说法搞得啼笑皆非:“什么叫把我打了一顿?没见过像你这么粗鲁的小姑娘。”

“好吧!那该怎么说?我们比试之后?”宁禹疆一副“我很好商量”的态度。

“你喜欢我继续对你不屑?”水成壁反问道。

“当然不是,只是觉得你忽然这样……怪怪的。”

“你半夜过来就是想看看我对你是什么态度吗?”水成壁心中一震,看似随意地带开话题。

“我想来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虽然小寒跟我说了还好,可是我觉得我该来跟你道歉的。如果你不是为了帮我也不会受这样的伤。”

“我没什么,你可以放心了。说起来是我的母亲偷袭你在先……你要来向我道歉怎么就偷偷摸摸的半夜来爬墙?”

宁禹疆皱皱鼻子道:“走正门我怕你母亲会把我直接赶出去,我才不干。”

水成壁苦笑,他的母亲确实会这么干,以前还和大夫人风聆语面和心不和,今天为了自己的事是彻底撕破脸了,大概连表面的和平都懒得再去维持了。

“你没事的话,我走啦!”宁禹疆说着转身在假山上借了一下力,利索地攀上了墙头,忽然想起什么,回身对水成壁道:“你窗子旁边的水晶风铃很漂亮,是哪一家的工匠做的?”

宁禹疆刚才还在墙头窥探的时候就看到窗边的水晶风铃了。小小的风铃雕琢成一朵朵大小不同的雪花形状,玲珑精巧,璀璨悦目,简直就是少见的精品,她从小就喜欢水晶饰品,此时终于忍不住打听,想着如果能够找到制作的工匠做一副同样的挂在房间的窗子旁,一定很漂亮。

水成壁神色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道:“是我雕的。”

“咦?真的假的?”宁禹疆诧异道,看不出来这家伙还有一双巧手呢。

“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何必冒认?”水成壁唇边泛起一丝苦笑。

“这都不算了不得吗?哎,不过好可惜……”宁禹疆一脸惋惜地看看那串向她闪耀着诱惑光芒的小风铃。

“可惜什么?”水成壁没注意到自己语气中的紧绷。

“我本来想请工匠做一串一模一样的挂在我房间里的,如果是你做的……我哪里使唤得了你啊。”宁禹疆叹气道,忍不住恋恋不舍地又看了那串风铃一眼。

水成壁一言不发,没受伤的手随意一扬,那串风铃就脱钩直直飞向宁禹疆的方向:“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那怎么好意思?!”宁禹疆一边紧紧抓住风铃,一边笑眯眯地假惺惺地客气了一句。

确定水成壁没有反悔的意思,宁禹疆扬扬手,开开心心地带着风铃翻墙离去。

哇!果然好人有好报,来探一次病还能收到礼物!

水成壁看着她身影消失的方向过了好一阵,这才收回目光,掩上窗户躺回**休息。

输给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小姑娘,确实不是什么好经验,而这个小姑娘还是自己假想敌的未婚妻,水成壁本以为自己会很气恼。

但是,当这个小姑娘大方坦承地对他说“对不起”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生不出半丝火气。

也许母亲说得对,凤族的女子都会妖术!可以轻易虏获人心。

透过纱帐,看见窗边空空如也的小银钩,那里本来挂着他最喜爱的一件作品,只是,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更从来没有人像她那样直率地称赞。

他从小就喜欢雕刻水晶,小时候曾经满心期盼地把自己花了一个多月做成的一只水晶鬼工球展示给父母兄弟姐妹们看,得到的不是漫不经心的敷衍,就是语重心长的告诫:不要玩物丧志,荒废修炼。

从那时开始,他只敢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偷偷雕刻,作品也绝大部分藏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以免让父母为了他的分心而失望。

第一次尝到作品被人肯定的感觉……很甜美,尤其知道对方是发自内心的认可欣赏。

水成壁发现这个小姑娘虽然暴力又蛮横,其实也挺可爱的。

至少还挺有品味的!

宁禹疆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把玄冰藻的事情惦记上了,第二天一早,便带上白灵到云梦泽外熟悉地形。

“白灵,你说你是白蛟对吧,是可以变身的那种么?”先要找个有“专业能力”的合作伙伴。

“当然!”白灵对自己的真身可是得意得很的。

“那一定很熟悉水性吧!”进一步确认。

白灵用力点头,恨不得马上扎进水里表演一下自己的拿手功夫。

“太好了!你之前有跟过水流觞下去采玄冰藻吗?”宁禹疆一手指向身边的大湖。

“啊?不要吧!”白灵一听“玄冰藻”三个字,马上哀叫一声就想跑。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