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25 内分泌失调的小黑蛟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一次看到暴露狂裸奔得这么坦然的,搞得她们两个小姑娘倒像是很不纯洁地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宁禹疆又好气又好笑地对着水里的暴露狂加自恋狂道:“好吧,你忽然冒出来是想做什么?大白天跑出来吓唬人,很有意思吗?”

暴露狂一插腰,气焰比她们还高:“我白天出来你都说我吓唬人!我晚上出来你都不知道要说我什么了!湖这么大,就许你们在水里玩?”

用鄙视地眼光“从头到尾”把缩在宁禹疆身后的白灵打量了一遍,恐吓道:“就你这点道行还敢随便露出真身,小心被人抓去剥皮抽筋吃掉!你的主人也不好好管管你!”

白灵被他“邪恶”的眼光看得打了个哆嗦,卷起尾巴努力把脑袋往宁禹疆背后缩,效法鸵鸟应急预案——挡不住身子好歹能把脑袋挡住。

暴露狂瞄了一眼宁禹疆,语气更加不屑:“你这条笨蛟真没用,怎么水族的人不要你,你就跑去跟风族的主子?”

白灵觉得有必要申明一下自己的良好出身于择主能力,缩在宁禹疆身后大声道:“我家主人是水族族长的大公子,我是双生白蛟,你……你不要诋毁我!”

宁禹疆看到朋友被欺负,生气了,以更不屑的语气对暴露狂道:“你是什么东西?!”

暴露狂抬头挺胸,用鼻孔看人:“我是黑蛟龙,问你身后那条笨蛟就知道,哼!双生白蛟有什么稀罕的,有我们黑蛟龙血统高贵吗?”

宁禹疆看看白灵那副委屈的样子,更加火大!不就是条蛟龙么?还搞种族歧视?!

“什么黑蛟龙,看你这个光溜溜一身赘肉的德行,分明是条泥鳅!还是内分泌失调,发育过度的泥鳅!”

暴露狂大怒,他不懂什么叫“内分泌失调”,也不懂什么叫“发育过度”,但是对方竟然将他充满力与美的肌肉蔑称为赘肉!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下也不多说,光裸的身子一旋,黑色长发飞散,身体顿时环绕在一片黑光之中,眨眼之间黑光暴涨,光影之中幻化出一条足有白灵两三倍大小的巨大黑色蛟龙!

黑蛟龙摇头摆尾,击打起大片水花就向宁禹疆方向泼洒过去。

宁禹疆冷哼着连姿势都懒得摆,意念一动,平地卷起一阵疾风,水花到她面前三米就像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一样,洒落在岸边。

黑蛟龙“咦”的一声,在水面上盘起身子,侧首口吐人言道:“看不出来你这小姑娘有点本事嘛!”

白灵看宁禹疆似乎没把黑蛟龙当回事,想起她前几天曾经打败了水族年轻一辈的第二高手成壁四公子,实力之强怕也接近自家公子了,当即胆气大增,昂起身子助威道:“我家小姐本事大着呢!”

“她明明是风族的,怎么就成了你家小姐?”黑蛟龙对白灵随便认主人的不忠不义行为十分不满,太丢他们蛟龙一族的脸了!

“她是我们家公子的未婚妻,凤族的小族长!哼哼!你怕了吧,快点滚蛋,否则小心被小姐抽筋剥皮!”白灵搬出黑蛟龙刚刚恐吓她的说辞当面扔回去。

黑蛟龙抖抖身子,似乎十分兴奋,大脑袋往前一伸,向宁禹疆直凑过去,惊喜道:“你就是风族那个小族长?上一任风族族长风静语的女儿?”

白灵变成蛟龙,雪白粉嫩的,宁禹疆看着觉得可爱漂亮,可是这个暴露狂变成的黑蛟龙乌漆抹黑的,看着就有些阴森恐怖了,完全不符合小萝莉的梦幻派审美观。

看见他把脑袋猛伸过来,宁禹疆吓了一跳,直觉地伸手凌空一挡,黑蛟龙只觉得一股狂风迎面刮来,身子不受控制地晃了晃往后就倒,不觉又惊又气。

气愤中还听见宁禹疆毫不留情的一句:“你难看死了!别凑过来!”

黑蛟龙的自尊可是很高的,听到这样诋毁他威严神圣外貌的话,当场怒发如狂,张牙舞爪就想向宁禹疆扑过去。

大战一触即发,忽然听到有人笑着说道:“无衣,回来!不要惊吓了小族长!”

黑蛟龙听见声音,不甘不愿的重新盘着身子瘫在水面上,垂头丧气道:“魔君,我没有惊吓她,我长得这么好看,明明是她不会欣赏!”

宁禹疆和白灵听到“魔君”二字大吃一惊!只见黑蛟龙盘绕着的龙身上忽然多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容貌竟与水向天十分相似,只是气质与水向天大相径庭。

水向天看上去温和雍容,恍如天人,眼前这个却是一身妖魅之气,眉梢眼角“风情无限”。

黑衣男子伸手安抚地摸了摸黑蛟龙的额头,笑道:“别生气了,我们把小妹妹带回家给你做伴好不好?你喜欢这条小白蛟吧!”

黑蛟龙扭扭身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嘴硬道:“谁喜欢那条笨白蛟了?”一边说着眼睛却忍不住偷偷往白灵那边瞄啊瞄。

白灵没注意到黑蛟龙“羞答答”的眼神,她忽然想起什么,大脑袋凑到宁禹疆耳边道:“他是族长的弟弟水蚀月,法力据说比起族长也相差不远,当年坠落魔道成了魔主手下的四大魔君之一,小姐我们快跑吧!”

黑衣男子的耳力显然好得出奇,白灵刚刚说完,就听他笑道:“小妹妹别急着跑,这不过是我的水影幻象,我人还在千里之外呢。而且你们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对你们不利?”

“大叔,天快黑了,快给你家小泥鳅穿身马甲带回家歇了去吧,别出来吓人了。”宁禹疆最恶心这种把她当小萝莉拐骗的怪蜀黍。

火彦阳虽然也是大叔级别的,但是性格直爽不造作,比眼前这个“邪魅一笑”的要像样多了!

“大叔?!”水蚀月那张英俊的脸扭曲了一下,显然对这个称呼深恶痛绝,但想起自己此来的目的,眼波流转之间又恢复那副妖魅的神态。

“小妹妹这话真伤人,你看清楚我这张脸,哪里像大叔了?”语声带着不着痕迹的诱哄,宁禹疆一时不察,竟然不由自主地抬头看向他。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