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27 风格百变的实力派小生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一路快步赶到水流觞闭关修炼的坎元宫,远远看见水向天与风聆语已经到了。

坎元宫建在云梦泽后方的云山山脚,要宁禹疆来形容,这里分明是个水帘洞,哪里有宫殿的影子?

从云山之巅奔腾直下银白色瀑布直落山脚湖中,声势惊人。

在山脚看上去,那水似乎是从天上来的。瀑布附近水汽弥漫,山壁上“坎元宫”三个大字龙飞凤舞,仿佛要凌空飞出,坎元宫的正门就在这瀑布之后。

水向天与风聆语双双站在瀑布对面的凉亭中,此处距离瀑布有百丈之遥,走到他们身边,发现水声小了很多,起码说话不用靠吼。

聆语看到宁禹疆,一把将她拉过去,上下左右看过没事,这才松口气道:“仙魔大战之前,你不要到云梦泽外边去了!没想到妖魔族的人这么猖狂,一个接一个地来水族这边挑事,万一你要有个什么意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今天来滋扰的又是何人?”

宁禹疆与白灵对看一眼,道:“是蚀月魔君,还有一条叫无衣的黑蛟龙。”

风聆语听闻“蚀月魔君”的名号,神色微微一变,转眼又回复正常。

水向天脸色凝重,问起事情的经过,宁禹疆一五一十说了,但没有提自己最近频繁跑到梦湖去的原因,说完了好奇道:“刚刚幸好杯……水流觞提醒我才没有着了那个变态大叔的道,他现在还没出关,怎么知道我遇到危险了?”

水向天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白灵,笑道:“让白灵跟着你是有缘故的,她与白精是双生白蛟,前些日子修炼有成,已经可以无需使用法术,即可心灵相通,刚才应该是白精感应到白灵的心思,通知觞儿,所以他才能及时提醒你。”

风聆语转头看向瀑布,道:“觞儿既然能出声助你,应该已经修炼有成可以出关了。”

果然话音刚落,瀑布方向传来一阵隆隆巨响,白色的浩大水流竟然像有生命的帘子一样左右分开。

宁禹疆现在慢慢地能习惯这种违反自然规律的现象经常在眼前发生了,镇定地看着瀑布帘子中间飞出一青一白两个人影,转瞬落到跟前。

多日不见的水流觞一身青衣,带着白衣的白精躬身向水流觞与风聆语行礼:“见过君父,母亲。”

直起身后又向宁禹疆点头为礼,态度竟然温和得很。

宁禹疆眨眨眼睛,眼前这个明明长了一张杯子男的脸,可是神色态度怎么差那么远?他对自己不是向来一张冰块脸,从无好脸色的吗?

莫非他这些天不是在闭关修炼而是去面壁思过了?深刻检讨过自己过往孤僻冰冷待人处事态度,然后改过自新,与人为善?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他刚刚还帮过自己,宁禹疆也“痛改前非”地回了水流觞一个善意的微笑。

水流觞这次是提前出关,水族中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水向天显然另有打算,自行带了水流觞回宫详谈。

风聆语神思不属地带着宁禹疆回了自己的静风院,一个人关在寝殿中连晚饭都没吃,直到水流觞请来请安,这才出来相见。

宁禹疆被早早打发去休息了,殿上只有风聆语和水流觞两母子。风聆语笑着看了自己儿子一阵,直看得水流觞有些莫名其妙了,才将他带到自己身边,道:“还好你修成化汽境界,我温柔的好儿子总算回来了。娘亲真看腻了你之前那张冰块脸了。”

水流觞微笑道:“冰块脸?这可是风小姐说的?”

“什么风小姐,她现在可是你的表妹呢!叫得这样生分……”

水流觞笑而不答,宁禹疆对他什么态度他记忆犹新,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之前态度冰冷所致,但是她情绪化又牙尖嘴利的刁蛮性格,对他而言真的有些适应不良。

风聆语对着这个儿子已经上百年,自然知道他的性情,摇头苦笑,语带玄机地感叹道:“人的变化,真是说不准的事情。”

水流觞也不多问,只是温和地坐在母亲身边,听着母亲有一句没一句的诉说,一如之前两人相依相伴的岁月。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只有二十岁不到,还是个漂亮的小男孩,回头再想百年光阴,过得真快,只是当时却觉得每一日都度日如年,如果不是有你陪着我,我都不晓得能不能心平气和地撑到小姜糖回来呢。”

“你从来没问过你亲生母亲的事情,是早已经知道,还是觉得知不知道都没有所谓?”风聆语今天情绪有些奇怪,忽然很想找人倾诉。

水流觞知道她需要的不是回答,所以只是平静地听着。

“她是木族旁支的后裔,真身是荷花,她是我母亲的侍女,从小跟我们姐妹交情很好。她的天份很高,法力与我当年也相差不远,后来偶然遇到了你的父亲,再然后……有了你。她不愿意嫁到水族来,碍于身份,你的父亲也不可能娶她做夫人,你母亲过世前,希望我能替她照顾你,我答应了,那时……我的姐妹、小姜糖的母亲也在那时……离开了,我干脆把心一横嫁到水族来,把你认到名下。你的母亲无法光明正大的站在你父亲的身边,我只能让她的儿子成为水族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风聆语看着窗外浩瀚的夜空,眼中仿佛看到当年的姐妹好友,看到自己断然拒绝了情人的要求,披上嫁衣成为水族族长的正妻。

这一切一切,她都从不曾后悔,只是这一百年里,常常会忍不住觉得寂寞,数着一个又一个日出日落,三万六千多天终于熬到了,但是一切似乎又跟想象中的不一样。

回头看看让自己引以为豪的养子,一时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希望事情会按照他们当日计划的进行下去,还是像现在这样充满无数变数。

水流觞神情沉静,对于风聆语说话中隐藏的众多疑问都似乎一无所觉。

不知是否修为境界的影响,此刻的水流觞,明明就在眼前,感觉却像隔了一层浓浓的雾气,让人捉摸不着。

◆◇◆◇◆

这章里的涉及前后情节的东西太多,写得我头大,尤其一些还没拿定主意的,希望后面不会改动。

摸摸大家,收藏满100的时候加更哈,现在65,随便注册收藏一下,一天就可以到了,不过大家要慢慢来,我也不介意,嘻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