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28 爬爬墙、聊聊天

收藏书签 字体:16+-

这边母子夜话,那边宁禹疆却没有乖乖去睡觉,按照她的习惯,现在才晚上八九点,实在还没到睡觉的时候。

但是阿姨明显心情不佳,不想任何人去打扰她,白灵与白精因为水流觞的关系好长一段时间没见面了,自己去妨碍人家兄妹相见,好像也不是太好。

眼睛转了转,正好看见窗边挂着的水晶风铃,宁禹疆觉得,去看看那个心灵手巧的伤患也不错。

雅土园中,水成壁正坐在灯下,聚精会神地做着什么,听见院子里有声响,连忙把手上的东西往桌子下一收,转身向窗外看去,只见宁禹疆如上次一样,趴在墙头看他,暗暗松了口气,忍不住笑起来。

“你很爱爬墙?”水成壁笑问。

“什么啊!我不是不想走正门嘛!我担心你一个人闷在这里穷极无聊,特地来看你的!”宁禹疆大言不惭道。

“多谢关心了!你法力很强,念个咒语应该就可以在十里之内畅行无阻,何必这样辛苦爬墙?”水成壁没有讽刺宁禹疆的意思,这么说纯粹是真的好奇不解。

宁禹疆翻落墙头,走到窗边道:“什么咒语?你可以教我吗?啊!我记得春雨节那天晚上,你一闪身就消失了,然后又把小寒带了过去,用的就是这种咒语吗?你快教教我!”

水成壁疑惑道:“这么基本的法术你都不会?”说着慢慢念了一串奇怪的字串,人眨眼间就从屋内消失了。

宁禹疆“咦”的一声,转身张望看他跑到哪里去了,忽然听见身边一阵轻轻的咳嗽声,水成壁正站在她的右手边,按住伤处一脸苍白痛苦。

“你怎么啦!”宁禹疆伸手去扶住他。

“没什么,这个法术有些耗力,我一时没想到。”水成壁故作无事,摆摆手表示自己不要紧。

“你教就教嘛,我这么聪明,你还用亲自示范?”宁禹疆瞪了他一眼把他扶进房中。

“这是什么法术啊?怎么用起来这么费劲?”

“其实这个法术没什么神奇,例如要到十里之外,用不用法术要花的力气是一样的,不过用法术可以眨眼就到。”水成壁解释道。

“我又不赶时间,就慢慢走好了!”

“用法术不用爬墙……”

宁禹疆强辩道:“爬墙的是我又不是你!走那么快做什么,你们命这么长,还用省时间省成这样?路上的风景都看不到了。”

“明明是你要我教你的……”

“我忽然觉得不想学了!”

房里灯光很亮,宁禹疆低头一看他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想起刚才在墙头上看到的情景:“你刚刚在做什么啊?鬼鬼祟祟的,听到有人就藏起来?”

水成壁瞪眼道:“什么鬼鬼祟祟的,你把我的风铃要去了,我想趁着养伤,另外做一个罢了。”

“啊?有成品吗?拿出来给我看看!”宁禹疆开心道。

水成壁从桌子底下取出一块拳头大的水晶递给她。

水晶被雕成铃兰花苞的形状,花瓣玲珑剔透,已经大致完成,正在雕的是花托连接挂绳的部分,似乎是花枝形状,巧妙地盘旋成一个小圈。

宁禹疆捧着左看右看,爱不释手。

“你真厉害,这样好看的东西都能雕出来,简直就是个艺术家啊!这些切面是怎么定的?折光度很好啊,放在灯下尤其漂亮!”

切面、折光度之类的话,水成壁从没有听过,但是经常偷偷雕刻水晶,也琢磨出一些门道来,一听就觉得这样的说词十分贴切有理。

“你也懂得雕刻水晶?”水成壁问道,心中止不住的兴奋。

从小他就极好此道,可惜从不曾获得过他人的支持赞赏,更别提有人愿意与他交流技艺,都是他一个人偷偷瞒着父母和兄弟姐妹在做,难得碰到一个“同道”,那种喜悦比起法力境界提升突破更要强烈得多。

宁禹疆摇摇头,遗憾道:“我哪懂得这样厉害的本事,不过是很喜欢水晶饰物,所以见得多一些罢了。”

水成壁有些失望又有些迟疑:“你觉得这是很厉害的本事?”

“当然啦!难道没有人夸奖过你吗?”宁禹疆漫不经心地回道,一边忍不住又把桌面上的水晶铃兰放到灯边细看。

水成壁暗自打量宁禹疆的神态,确实不像是作伪,事实上她也没必要讨好他,心中感激,轻声道:“你不觉得这是浪费时间吗?君父与母亲常说我应该像大哥一样,多在修炼上下功夫,这才不枉我的天赋。”

“这也是你的天赋啊!而且我相信在这方面能比你强的没几个,你喜欢做这个为什么不光明正大地去做,自己开心最重要!”

宁禹疆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如此,家里面的天才们虽然在某方面拥有比一般人高的天份,家中长辈却从不强迫指定他们必须走的路,用外公的话说:“人活在世上,首先要让自己过得爽,如果天天要死不活的,就算名利双收也不过是个屁!”

水成壁只是苦涩一笑,他与宁禹疆不同,他身上背负着母亲几十年的期望,他知道母亲这些年过得有多委屈不甘,他又怎么忍心让她再失望?

宁禹疆看得出来他的不快,她不过是个过客,更不会天真地以为,只要有梦想一切可成功,水成壁有他的牵绊难处,这些事自己还是不要涉入太深的好。

两人对这个话题都默契地不再提起,水成壁难得碰到知音,将自己日常珍藏的作品一件件拿出来让宁禹疆看。

他身上有伤,动作不能过大,到后来只好靠在**指挥宁禹疆从墙边的百宝格中取出自己的作品来看。

这个百宝格也是一件法宝,看着只有半人高,一米宽,跟中药房里放药材的小抽屉柜子差不多,实际上放得下的东西却远远超过了它的外观容积。

宁禹疆在百宝格旁摆弄了好久,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琳琅满目、目不暇接。上辈子见过的什么施华洛世奇水晶,什么意大利设计跟这个一比都显得太过匠气了。

真恨不得面子里子一扔,直接化身劫匪把百宝格劫回家去。

水成壁看她真的喜欢,便大方道:“喜欢的就拿回去好了,反正放在我这里,也就我自己偶然拿出来看看。”

语气中带着藏不住的落寞。

宁禹疆听了开心不已,可转眼间又开始唉声叹气:“我把这些都搬回去也没用,我早晚要回家的,这些……肯定带不会去。”

水成壁讶异道:“回家?”

他记得宁禹疆是要嫁给自己大哥的,回家?莫非是指她的风族娘家?

“嗯,我是从……从另外一个世界来到这里的,总有一天要回去,这些好东西都没法带走啊。”

水成壁听了没有说话,若有所思。

宁禹疆看着他忽然笑道:“我想起一个笑话哦!”

水成壁捧场道:“说来听听?”

“从前有个神仙,想找一个不贪心的凡人渡他成仙,他向几个凡人展示了点石成金的本领,结果那些凡人一个个变得贪得无厌,都想问他要更多的黄金。最后终于碰到一个财主,看了神仙变出来的黄金,依然不为所动,神仙大为感动,说道:你可以向我提一个要求。财主说:我想要你点石成金的那根指头!”

抬头看水成壁还没有很懂,嗔道:“笨啊!我要这些东西做什么?把你拐回家去,要多少就让你雕刻多少,岂不是更好?!”

水成壁哈哈笑起来:“你这个最贪心的财主!”

“好了好了,天晚了,我要回去了,不然阿姨发现了又要担心,你好好养伤吧,过阵子找到玄冰藻,你就可以马上好起来了。”宁禹疆打个呵欠,决定远离诱惑,回房睡觉。

水成壁忽然道:“你这些天到梦湖去,就是为了采集玄冰藻?”

“是啊!小寒说这是个好东西,我反正闲着,到时候给她多采一点备用,下回你再被人打伤了,就不用慢慢养伤啦!”宁禹疆说着说着忍不住亏水成壁一下。

水成壁哭笑不得:“像你这么暴力的,也不是天天能遇到。快要仙魔大战了,你还是小心一点,没事别去梦湖了,反正我这个伤多休养一阵就好,我正好趁这段时间放松一下,可以一个人静静,刻些东西。”

宁禹疆心中对这个少年生出无限同情,虽然他是为了安慰自己,不让自己冒险,但是这话里的意思分明是,如果他不受伤,根本就不能抽出时间来做想做的事。

法术修为真的那么重要吗?

◆◇◆◇◆

本来想再多写一点,结果发生了点意外,差点连今天的都保证不了,抖~~~~下回不敢随便许诺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