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29 你轻浮,不正经!

收藏书签 字体:16+-

第二天一早,宁禹疆没有去叫白灵,一个人绕到水流觞居住的涓滴居。

今天她要找的人是水流觞!

来之前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应该把面子一抹,找杯子男帮忙。

她不是那种满脑子只有冲动和个人英雄主义的呆瓜,昨天的经历已经足以说明,她对法术的了解太少,万一撞上魔君级别的高手,很容易着了别人的道。

本来好心想帮忙,最后很可能反而变成累赘人质,拖累一堆关心自己的人。

但是要她放弃下梦湖采玄冰藻,她又不愿意,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有足够实力的“合作伙伴”,杯子男无疑就是首选!

他本来每年就会下水去采玄冰藻的,现在等于平白多了自己一个帮手嘛!他只要负责在岸上做看护以防有高手突袭之类的意外状况就行!

宁禹疆越想越觉得可行,可是真正面对水流觞时,却发现说服他比想象中的更难。

“母亲说了,仙魔大战前,你都不可以出宫去。”还是一句命令意味很重的话,但是此时从水流觞嘴里吐出来却没有了以往的冰冷严酷不近人情,反而带着空灵恬淡的感觉……仿佛任何反抗在这样的宁静话语面前都变成了无理取闹。

可是宁禹疆也不是轻易改变主意的人:“你陪我去,阿姨一定会放心的!”

水流觞看着她,轻轻一笑:“如果我不陪你去呢?”

她该把这句话理解为挑逗还是挑衅?

宁禹疆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变得……非常奇怪俊美青年,一句话不经大脑就直接吐了出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言下之意,对杯子男的态度转变竟然很有点痛心疾首。

水流觞笑道:“我怎么样?”

这个小姑娘一脸见鬼的惊诧神情,看得他心情大好。

把心思都直接放在脸上,丝毫不加掩饰,生动得令人不由自主被吸引!

“你,你以前明明是个冰块脸,怎么现在变得这样不正经!”宁禹疆严肃沉痛,语带控诉。

“我怎么不正经了?”被一个小姑娘说“不正经”,向来以品行端方著称的水流觞真有些哭笑不得。

宁禹疆眼珠子转了转,想起阿姨曾经说过,之前水流觞态度冰冷,是因为修炼冰凌境界导致的,这修炼的副作用真大!

摇摇头道:“你修炼完冰凌境界了?听阿姨说,你现在应该是到化汽境界了吧,难怪这么轻浮!”

好吧,再说下去,水流觞不知道自己会被批评成什么样了!

只得道:“采玄冰藻的事情我去就好,你还是乖乖待在宫里陪伴我母亲好了!”

“不行!你在岸上帮我压阵,玄冰藻我自己去采!我都准备好了!玄冰藻应该就这两天内成熟。”宁禹疆扬扬手上乌黑发亮的玄铁钳。

水流觞一脸不敢苟同,宁禹疆坚持道:“我害水叔叔修为受损,又不小心打伤了阿壁,自然应该让我去采玄冰藻!”

“这些事,君父和四弟都不介意,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水流觞淡然道。

“阿壁”?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跟四弟关系这么好了?

“反正我是非去不可的,你爱来不来!”宁禹疆脾气上来,转身就跑。

一路跑到宫门前,斜眼一看,果然水流觞不甘不愿、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宁禹疆心中大是得意。

现在的杯子男似乎变得好说话多了!

宫中门卫这些天经常看见宁禹疆进出,何况今天竟然还有久未露面的大公子陪着,更加不敢拦阻,由着她大模大样出了宫城,颇有几分狐假虎威的架势。

梦湖就在宫门前,湖水如镜,偶然泛起片片微波,倒映着周遭的风景城楼,就好像湖面下有着另外一个虚幻的世界,就算是宁禹疆这些天已经见惯了这样的风景,依然不得不赞叹迷醉。

“我听说,云梦泽与离火殿并称双绝胜景,云梦泽这么漂亮,不知道离火殿又是什么光景?”这话自然是对跟上来的水流觞说的。

水流觞听了眉头轻皱:“你想到火族去?”昨夜水向天曾向他提及火彦阳想“邀请”宁禹疆到火族去之事,他听了心中莫名其妙地一阵烦躁。

他没有向任何人说起,他在闭关修炼的紧要关头,曾经看见很多幻象,虽然只是片段,其中却大部分都有眼前的小姑娘,又或者说,是一个与她很像的女子。

幻象十分零碎,但他有预感,那些是对他十分重要的东西。昨夜他连夜查找了很多修炼相关的典籍,想知道幻象的由来。

典籍上并没有直接记载,只有几位先辈曾经提及,有可能是前生的记忆。

如果这个可能性成立,幻象中的女子与前世的自己是什么关系?眼前的女子与幻象中的女子又是什么关系?

宁禹疆忙着做下水前的准备,没注意到他疑惑的神态,答道:“是想去见识一下,如果我回家前有机会的话。”

水流觞不再多说,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宁禹疆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世界,只是这个小姑娘非常顽固,根本不知放弃为何物,在云梦泽的这些日子里,每天除了学习法术,就是查阅各种书籍,包括她手上的那本“无字天书”,寻找一切可能的方法与线索,积极地为回到原来的世界做准备。

“你原来生活的地方很好吗?”值得为之放弃这里人人梦寐以求的强大法力。

宁禹疆皱眉想了想道:“环境比这里差很远,污染严重,空气混浊,到处都是些很没劲的高楼大厦,人也长得没这里的漂亮,不过那里有我的亲人朋友,而且生活很有趣!”

“有趣?”有趣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水流觞忽然发现自己的生活似乎过得……不曾有趣过。

“对啊!有很多娱乐活动,有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有互联网,有娱乐大片,有明星八卦,可以逛街购物,有卡拉OK,还有各种各样的食肆餐馆……你听不懂?呃,晚上我再跟你慢慢说!我先下水去看看!”宁禹疆向水流觞挥挥手,就想跳入湖中。

水流觞忽然一手抓住她的手臂道:“我陪你下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