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30 深渊水怪!

收藏书签 字体:16+-

梦湖的水下世界,宁禹疆已经见识过很多遍,下了水马上熟门熟路地潜到湖底,开始水底漫步。水流觞与她一道,两人保持着几步的距离。

在水中就是水族的天下,宁禹疆已经掌握了在水下呼吸的窍门,行动起来虽然不如水流觞灵便,但是也利索得让人诧异。

玄冰藻的特性她早就打听清楚了。

玄冰藻说是藻类,特性却跟冬虫草有些相近,未成熟之时名叫玄冰鱼,通体灰白,在水中到处漂游,与普通鱼虾无异,既不“冻人”也无什么特色,极不好辨认。

待快要成熟之时,它们就会附着到湖底深处的珊瑚岩石之上,颜色慢慢加深,身体不再动弹,直到彻底变成一株株低矮幼小的黝黑小草。

随着玄冰藻颜色的加深,附近的水域温度也会随之下降,但不会结冰,水中的生物除了天生不畏严寒的,都会远远避开玄冰藻所在的水域。

玄冰藻从附着到岩石上开始,到完全成熟,只是三天的光景,成熟之后一日之内如果没有接触到空气,就会枯萎失效。

因为必须要成熟之后方可下手采集,因此采集时间十分有限,每次都只能采到零散几株,有时好不容易采集到了,未及到水上便已经枯萎。

二人在水下走了一段,越走越深,慢慢地靠近湖心。宁禹疆依稀记得此处有一条深沟,黑洞洞的让人看了就心寒,不过此刻身边有个强大的伙伴,倒不妨下去看个究竟。

伸手扯扯水流觞的袖子,试着在水中开口道:“这里有条深沟,我还没下去看过,我们去看看如何?”开口之时特地呼出一口气,将之控制在嘴巴外边,形成一个小小的风罩,避免水涌进嘴里。

水流觞看她那个怪样子,心中好笑,伸手塞给她一颗拇指大的小珠子,指指她的嘴巴,示意她把珠子含进嘴里。

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吃,不过眼前这个据说还算亲戚,而且是含不是吃……宁禹疆犹豫了一下,把珠子放到口中,再开口便发现一如在陆地上一般自在了。

“这是什么东西?”宁禹疆眉开眼笑道。

“避水珠。这颗比较小,只能含着在水中说话。”水流觞随口解释。

顿了顿又道:“湖心的深沟确实是玄冰藻较多之处,只是那里日光已经无法照到,漆黑一片,如果遇上有提早成熟的玄冰藻又或其他水中怪物,会十分危险。”

“你有避水珠,我有夜明珠!放心吧。”宁禹疆得意洋洋地从怀里取出从毓秀老童子手中夺来的“照夜神珠”。

“如此甚好。等下如果遇上意外之事,你记得马上躲到我身后……”话说到一半,果然看宁禹疆一脸的不以为然,“我是水族之人,在水中总还占着地利。”

“好啦好啦!”宁禹疆觉得现在的水流觞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从闷骚冰块男变身唐僧的迹象。

不过,他似乎从坎元宫出来后,对自己便和颜悦色起来,态度好得都快让她产生受宠若惊的感觉了,跟带自己到水族一路上的冷淡戒备试探形成鲜明对比,如果仅仅是因为练功所致,那真是令人有些难以置信了。

照夜明珠的光华并不刺眼,淡淡的金光将两人身边十数米的地方照得清清楚楚。

在漆黑的深沟中越往深处潜,身周的生物形态便越诡异庞大,经常迎面游来一条十几米长的大鱼,斜里伸出一条大腿粗的触手。

宁禹疆看得目瞪口呆,只觉得比之前电视上看的什么揭秘大自然之类的奇闻节目还要精彩千万倍。

再往深处潜了好一阵,身边的奇怪生物便再不见踪影,整个水底世界一片宁静死寂,连水流涌动都感觉不到了。

“小心,这里附近可能就有玄冰藻,而且已经成熟了。”水流觞脸上不见半点喜色,反而有些凝重。

宁禹疆也紧张起来,根据之前向白灵打听到的消息,玄冰藻一旦成熟就跟强力冷冻剂差不多,于是暗暗调理内息,加速收集附近水中的气泡,将它们吸引到身边形成一层薄薄的隔离层。

转眼之间,她人在水中,身体却跟周围的湖水隔开了几厘米的距离。

玄冰藻的冷冻能力既然一旦离水便会消失,变成加热能力,那就是说,玄冰藻的冷冻作用,只在水中有效,只要把水隔离开,应该就不会对自己造成影响!

水流觞见宁禹疆施法,心中暗暗惊奇,这个小姑娘的防御手段真真与众不同,而且在这样数百尺深水之中,仍能使用御气之术,法力委实非同小可。

“失礼了。”见她自保不成问题,水流觞告罪一声,伸手捉住她的小手,凝神起步前行。

宁禹疆根本还没到对男女之别产生明显感觉的时候,对于这样的牵手动作也没有多想。此刻两人心中都产生一种奇怪的预感,似乎前面有什么未知的危险在等着他们。

“吼!”一阵雷鸣般的巨响之中,平静的水底忽然迎面涌来一股大力,两人在水底无处着力,顺着水势向后急退。

但他们退得显然还不够快,一个巨大的黑影随着水流向他们撞来,腥气扑鼻,刚刚明明还在十多米外黑暗之中隐藏的威胁,转瞬已到面前,行动之迅速根本超越了任何生物所能有的速度,仿佛完全不受水中阻力的影响一般。

黑影冲到近前,也冲进了照夜明珠的光线范围,宁禹疆匆忙中扫了一眼,差点被怪物诡异的外形恶心到——怪物体形极大,至少还有近半身体在照夜明珠的光照范围之外,黑得发亮的鱼形身体长满一个个丑陋的疙瘩,脑袋却是龙头形状,只是这个龙头同样长满了古怪的肉瘤。怪物正张大血盆大口,亮出上下两排参差不齐的利齿向他们咬噬过来。

水流觞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在千钧一发之际带着宁禹疆从容地向右一闪,一转身绕到了龙头怪鱼的背上。

“什么怪东西啊?!”宁禹疆大叫一声。

水流觞沉声道:“是窫窳。小心!”

◆◇◆◇◆

窫窳(ya念四声yu念三声)

最近这几天都没能写出几个字来,先把周五的份贴出来,周六周日会尽量多写,把这周缺的内容补上。

忽然发现红票多了好几张,摸摸,算算日子估计是几个乖孩子注册了每天登录存够积分给我投的,谢谢你们,用力一人啊呜一口!!!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