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31 “剩菜”竟然不打包

收藏书签 字体:16+-

怪物现身,水流觞反倒比之前还要平静,有形的怪物总比无形的威胁要好。

只是窫窳从来都只在水势汹涌的江河中出没,怎么会跑到梦湖底下的深沟中来?

但此刻已容不得水流觞细想,宁禹疆的法力在水底能施展的十分有限,而窫窳的动作更灵活快速得吓人,他们才绕到它的背上,它忽然在水中一仰身子,以背向两人撞去。

水流觞带着宁禹疆顺势再向后闪,这窫窳可能在水底饿了很久,难得看到有生物出现,不依不饶死死追着他们不放。

宁禹疆被水流觞带着连连躲闪,火气上冲,开口道:“它再冲过来你引开它的注意力,我去打它的眼睛!”

一般生物无论如何强大,眼睛都是极敏感脆弱的所在,水流觞也想到这一点,只是顾着宁禹疆,不愿贸然出手。

这怪物动作太快,而宁禹疆在水底施展不开手脚,万一自己与她分开进攻,这怪物趁机攻击她,很有可能还未把它击伤,她就先遭殃了。

所以听了宁禹疆的话,不但不放手,反而把她捉得更紧。

宁禹疆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猜到他是不放心自己,有些气恼又忍不住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这个表哥也不是太坏嘛,跟那个世界的表哥一样都把自己当成需要照顾的小孩……

“你不要逞强,到我背上来,我去收拾它。”水流觞忽然道。

他身为仙族公认的青年强者,怎么可能忍受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一只怪物攻击得无还手之力?

宁禹疆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爬到了他的背上,既然他愿意出力,那她就歇着看戏好了。

水流觞确定她抱稳了自己,心下再无顾忌,面向紧追不放的窫窳,双掌齐出!

这一双肉掌推出去,水流觞面前的水域瞬间变成沸腾的滚水,窫窳皮粗肉厚不怕烫,但是张大的嘴里一下子灌下去一大口热开水,喉舌口腔灼痛难忍,加上眼睛也被烫到,当场痛得闷吼一声在水中疯狂挣扎打滚起来。

那一声闷吼在水中激起一阵震荡,宁禹疆本来看水流觞一击得手,正笑得欢畅,忽然被狠狠震了一下,只觉得胸闷头晕,难受之极。

水流觞察觉她的不妥左手拈个法诀,一个水泡从他的指尖冒出来飞快变大,将两人罩在其中,水下的波动统统被隔绝在外。

宁禹疆顿时轻松不少,瞪大眼睛回头看那条在水里痛苦挣扎着的窫窳,笑道:“你干嘛不把它烫熟了?现做一锅水煮窫窳?”

水流觞苦笑道:“它体型太大了,要把它烫死怕没有三五个时辰办不到,再说煮熟了你吃得下吗?”

咦?冰块男现在竟然还会说笑?

宁禹疆道:“那我们绕过它继续到下边找玄冰藻吧。”

“还不行……”水流觞语气有些奇怪。

“怎么?”

“这里的窫窳不止一条……”

“啊?”

宁禹疆来不及细问,耳中已经听到一阵阵窫窳的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两人对视一眼,都明白过来,应该是那条受伤窫窳的悲吼声把同伴引来了。只是这梦湖底下何时来了这么许多的窫窳?

“真该把白灵白精带来。”水流觞忽然叹气道。

“多两个帮手吗?”

“嗯,窫窳脑髓对蛟龙族来说是增强法力的大补之物。”

“白灵吃得下这么恶心的东西?”宁禹疆想象不出来娇滴滴的白灵扒开窫窳脑袋吸食它的脑髓是个怎么样的情景,太可怕了!

“白灵吃不下,但黑蛟龙是一定吃得下的。”水流觞想到昨日白灵和宁禹疆曾在梦湖“偶遇”黑蛟龙,一下子明白了这些窫窳的来历。

想必是黑蛟龙想饱餐一顿,故意用什么诱饵将别处的窫窳引到梦湖底下的深沟之中困住,结果刚好撞上白灵和宁禹疆。因为双方不欢而散,黑蛟龙把剩下的“食物”留着没吃完就走了。

“那个露体狂臭黑泥鳅果然不是好东西!”宁禹疆怒骂。

要杀几条窫窳,以水流觞的功力来说不难,只是带着宁禹疆多有不便,而且这深沟里的窫窳不知还有多少,要是一条条地宰杀,先不说耗时费力,窫窳的血液腥臭无比,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他们还怎么去找玄冰藻?

说话之间,他们身边黑影幢幢,起码聚集了十多条窫窳。

“该死的!比蟑螂还多!黑泥鳅胃口真大!”宁禹疆啐道。

刚刚那条受伤的窫窳灌了很多口凉水,慢慢缓了过来,瞪着一双受创甚深的“死鱼眼睛”也凑过来想要报仇。这些深水生物原不靠眼睛视物,张不张眼对它们而言区别不大。

水流觞道:“说不得,只好放手杀了,大不了杀完后我留在这里用净水术清理干净。”

宁禹疆眼睛左转右转,忽然道:“它们会流血?”

“自然会的。”水流觞有些奇怪,这算什么问题?

“它们的血也是水的一种吧,能不能把它们的血都冻成冰?”

水流觞浑身一震道:“你怎么会这样想?!”语气十分严厉。

“怎么了?不行吗?”宁禹疆一下子不能习惯他忽然又变身冰块男。

“这是魔道,过于霸道残酷,以后切莫再想这些旁门左道的法子!”水流觞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但仍是严肃得很。

宁禹疆心中有些委屈又有些气恼,大声道:“都是杀,这样杀跟用其他法力杀死它们又或者开膛剖腹地,有什么差别?它们死相还没那么难看呢?”

那边窫窳已经蠢蠢欲动要发动进攻了,水流觞无瑕多说,只得硬声道:“你听话就好,回去再跟你解释!”

一边说一边背着她闪过两条窫窳的夹击。

宁禹疆心中有气,念头一转,想到了另一个方法,也懒得再与水流觞啰嗦,安静伏在他背上暗暗催动法力。

她施法原本只是动念间的事情,无需念咒也无特别动作,水流觞虽然觉得背上的少女身体紧绷,气息沉凝,但忙于应付四面八方袭来的窫窳,以为她只是心神紧张又或是被自己喝止所以心中恼火,也没有多去注意。

◆◇◆◇◆

今天第一更,第二更不用等,会比较晚,明天再来看哈。

摸摸大家,今天的故事是要提醒大家,点菜要适量,剩饭剩菜要记得打包,不然不但浪费而且污染环境哈。

挠挠,有了红票的记得每天投票啊,(*^__^*)嘻嘻……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