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34 有冤还是有缘?

收藏书签 字体:16+-

所谓的代沟就是如此,水流觞说了半天,宁禹疆完全不懂,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跟她纠结半天。

水流觞定定看着她,终于发出一声长叹,肃容道:“不管如何,今日你以这种方法杀死窫窳之事绝对不可透露给其他任何人知道,否则不但你会成为仙族的公敌,就是君父和母亲也可能因此受到牵连,这件事你一定要记住!”

他那个无奈的样子,令气恼不解的宁禹疆忽然想起刚刚在水底,他只因为她觉得难受不适就主动将仙族视若性命的内丹交到她手上,心中一个声音肯定道:这个杯子男虽然阴晴不定,但是他对我是真的好,顺他的意一次又如何?横竖自己在这里也待不了多久。

点点头算是答应,反正杀鱼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光辉事迹,不说就不说。真要有人问起就说那些窫窳是饥饿过度集体自杀好了。

“以后也别用这种方式去攻击敌人,包括妖魔野兽!”水流觞稍稍松口气,不放心地继续要求。

真啰嗦!如果人家要杀我难道我还顾忌这个顾忌那个,不动手反击?

宁禹疆一边腹诽,一边勉勉强强地再点一下头。

水流觞看了她一阵,确定她没有反悔的意思,这才温言道:“我们回去吧,在水下待了这么久,天都快黑了。母亲一定很担心你!”

说得她好像是到处闯祸的坏小孩一样!啧!

不过,宁禹疆不否认,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还是软软地很舒服。

与水流觞并肩一路往宫城方向走去,那感觉就像在从前的世界里回家的心情一样——不管多累多烦,家里有关心自己的人在等着!

如果有开心的事,还可以一起分享,让开心用力地翻几倍!

水流觞此刻的心情却比较复杂。

从小他就被教育着区分仙魔之别,要与魔道划清界线。发现宁禹疆明显的入魔倾向,本该立刻上报君父,将她关到云山中去严加看管,直到她诚心改过为止。

但是,他却选择了包庇。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自从闭关时看到那些幻象后,对眼前刁钻娇蛮的小姑娘就再也冷不下心肠,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对是错。

只是直觉地担心她会受到伤害,直觉地希望能让她的笑容再多一些……与自己亲近一些……

也许入魔的其实是他,所以才会毫不犹豫地违反自己一直以来的原则,主动替她遮掩过错。

所有人都以为他天生是一个温柔知礼的翩翩公子,只是前几年修炼冰凌境界才导致性情变得冰冷孤僻,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肠本来就是冷的。

所谓温柔知礼,不过是顺应父母与族中长辈的期望,表现出来的一种假象罢了。

他是各族公认的天才,走到哪里都备受赞誉,但他却甚少觉得高兴得意,只觉得那是完成一件必须做的事情。

别人送上珍宝神器、佳酿美人,他也觉得可有可无,别人羡慕的、渴望的在他看来都不难得到,也没什么兴趣。仿佛世上已经没有太多可以挑起他兴趣的东西。

与其说修炼冰凌境界导致他性格清冷,还不如说这是给他一个不再需要掩饰真实性情的理由。

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却无论如何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直到宁禹疆的出现,在他发现之前,已经不自觉地忘记了防备她,不自觉地随着她的表现行为而触动各种情绪,气恼、疑惑、信任、得意、妒忌……这些之前从不曾明显出现在他生命中的意识情绪,纷纷争先恐后地涌现出来。

莫非两人真的前世有夙缘?

回到静风院,风聆语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她远没有水流觞啰嗦,但是难得沉下来的脸色还是让宁禹疆知道,阿姨生气了!

偷偷瞄一眼阿姨,还好,眼神很温柔,代表后果不严重!

蹭过去乖乖赔几声不是,果然风聆语根本舍不得太生她的气,嘴角一弯,戳戳宁禹疆的额头,轻易饶过了她阳奉阴违的行为。

吃过晚饭,宁禹疆报备之后就一个人跑去看水潇寒,她很好奇玄冰藻的制药过程,当然也要顺道跟新朋友邀功啦。

水潇寒是宁禹疆在这个世界里交上的第二个闺中密友,尤其她小小年纪就有高超的专业技能,更让宁禹疆十分佩服,这些天为了请教关于玄冰藻的特性药性,两个小姑娘几乎三天两头碰面,已经熟得可以。

“小寒小寒,你在哪里?”宁禹疆从踏入青木苑就开始大呼小叫地找人。

青木苑地如其名,宫苑范围内都是参天大树,还有各种灌木花草,跟原始森林差不多,最快的找人方法就是放声大叫。

果然叫了两声,就听到水潇寒的声音从左前方传来:“小姜糖?我在这边!”

宁禹疆快步绕过树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跑了过去,意外看到原来水潇寒不是一个人,身边还站了一名神韵与她颇为相似的美丽夫人。

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一下,几乎马上猜到这位夫人的身份:“木阿姨?”

这位应该就是水潇寒的生母,水向天的八夫人,来自木族旁系的女子。

八夫人怔怔看着宁禹疆,眼神中有震惊有怀念有温柔,这样似乎透过她在缅怀另一个人的眼神,宁禹疆不是第一次见了:“木阿姨认得我的母亲?”

完全是个肯定句了。

自己的母亲这样看人,水潇寒也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推推她的手臂提醒。

八夫人一下子醒来,似是强行压抑着激动,对宁禹疆道:“你,你跟你母亲长得真像……我、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下,你与寒儿慢慢聊,有空多到阿姨这里玩……”

说完自顾自起身,点点头,绕过身边的大树,几下就走得不见踪影。

宁禹疆看她的背影,竟似乎是在颤抖着的——看见她至于这么激动吗?跑那么快干什么?好像她很吓人一样。

水潇寒抱歉道:“母亲昨天刚刚与大哥一起出关,可能……可能有些累了。你不要介意。”

宁禹疆耸耸肩,这位阿姨明显是对自己挺有好感的,只是不知道为了什么缘故要避开自己,这个估计还是跟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名誉母亲”有关吧。

上一辈的事情,自己也管不到的。

“白灵白精把玄冰藻送来了吗?能不能用?我采了好久的哦!”现在邀功要紧!

水潇寒笑道:“送来了,好多呢!我正奇怪,你用的什么方法?竟然没有一株失效,你真厉害!”

“那当然!”宁禹疆得意洋洋地把自己的采藻方法说了一遍,说完发现水潇寒却没有像平常说起药草时候那样的兴奋,反而有些恹恹地,心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木阿姨跟你说什么了?你怎么好像有些不高兴?”怎么不但母亲不妥,连女儿都不妥了。

水潇寒勉强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低声道:“金族的人来提亲,要我、要我嫁给他们的嫡长公子做侧夫人……”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