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35 聊的不是天,是寂寞!

收藏书签 字体:16+-

“什么?”高八度的叫声,当场把青木苑林子里休憩的鸟儿们吓得纷纷振翅乱飞。

水潇寒连忙抓住反应过度的宁禹疆,用力摇头,希望她能冷静一点。

“他们那个嫡长公子什么来路?太过分了,已经有老婆了还敢来打你的主意!”宁禹疆声音降了下来,但气愤依然。

水潇寒郁郁不欢,低声道:“金族的长公子,你见过的,就是上次春雨节来的那位金平眉公子。他……他好像还没订过亲的。”

“那个家伙?!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名字难听死了!他没有老婆怎么一开口就要你做侧夫人?”

“我不是君父的嫡女,以他的身份,自然不愿意娶我做正妻了。”水潇寒淡然道,并没有愤愤不平的意思。

“啊?你不是水叔叔的亲生女儿?”宁禹疆吃惊道。

“我是君父的亲生女,但是不是正妻的女儿。”水潇寒对宁禹疆的缺乏常识已经比较习惯了,知道她没有恶意,只是真的不懂这些,所以虽然心里难受,还是慢慢地解释。

来自现代社会的宁禹疆,所见都是一夫一妻,顶多就见过私生子女,自然没有什么嫡庶概念,都是亲生的,为什么还要分高下贵贱?

“不管如何,也没有要你做侧夫人的道理!你……你不会喜欢他吧!”宁禹疆觉得这个问题要确认一下。

“当然不会!”水潇寒才说完,脸就红了。

宁禹疆很了解,新朋友虽然性子柔和,却不是扭扭捏捏口是心非的小女子。

“你有喜欢的人?”

“……”

“如果你喜欢别人,那更没有嫁给那个骚包金公子的必要!太欺负人了!”

“婚姻之事,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水潇寒垂头道。

“那应该是你爹娘说了算吧,我找水叔叔说去!”宁禹疆从来是个行动派,话一出口转身就想去找水向天。

水潇寒伸手去拉她,却连衣角都没抓住,真真一个典型的急惊风。

转念一想,君父从来对宁禹疆都十分纵容宠爱,说不定有她说项,真会做主推掉这门亲事呢。

水潇寒心中燃起了小小的希望。

宁禹疆走到半路才慢半拍地想起,现在已经是入夜了,还不知道水叔叔今晚在哪个夫人的院子里过夜呢。

自己冒冒失失跑过去,不说那些夫人们生气,就是阿姨也会很难做人。

忽然想到,水潇寒的母亲也是侧夫人,刚刚在她面前说到这个问题,估计她也很难过吧。真是讨厌!讨厌!讨厌!

所有种马后宫都讨厌!

不辨方向地又走了一段,抬头茫然看了一眼四周,此刻她正站在宫苑的大花园中,近处是连片的荷塘,荷花朵朵暗送清馨,远处是一座座宫殿透出的点点灯火,天上明月一弯,星光灿烂,一切一切都好像梦幻般的不真实。

来到这里已经有几个月,但是每当一个人静下来打量这个世界,依然觉得那么虚幻,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回家呢?她在这里虽然每天都能碰到新鲜刺激的事情,但总觉得格格不入,虽然可以随意使用自己的法力,不用再小心压抑,可是她还是想念那个世界的家人,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如何,是不是还在为自己担心忧愁……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水流觞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起。

宁禹疆难得的多愁善感一下被打得七零八落,没好气地回头瞪一眼唐僧先生:“我在赏月!”

水流觞也不生气,一言不发,抬头望向半空中的新月。

这个家伙不说话的时候闷得可以!

“你一个人跑出来又是想干什么?”宁禹疆终是不惯这样冷场的。

“赏月!”

瞪眼,这个家伙!竟然拿她的话来回堵她。

“你慢慢赏,我还有事,先走了!”不跟你玩了。

“君父在寝殿里,你可以去找他。”水流觞忽然道。

“你怎么知道……”

“我刚刚去找潇寒。”

“你偷听我们说话?!”

“刚好听到。”

“哼!”

“潇寒终是要嫁人的,不是金平眉,也会是其他五大族中的子弟。”水流觞平静道。

“她不喜欢金平眉,而且她这样好的女孩子,怎么可以嫁给别人做小老婆?”宁禹疆哼道,忽然想起眼前这一位,娶的小老婆也不少,也是个讨厌鬼!

“还好我不用真的嫁给你!”一句话不经大脑地冲口而出。

水流觞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没有接口。

宁禹疆知道自己这么说很失礼,但又不知如何补救,跺跺脚道:“反正你也不想娶我的,正好!”

说完转身就跑,竟有些不敢看水流觞的反应。

水向天的宫殿还亮着灯,侍从远远见宁禹疆过来,就已经去通报了,以水向天对这位小族长的纵容,不长眼的才会上前去拦阻。

水向天见到宁禹疆一个人跑过来,有些意外,这个小姑娘对自己时冷时热,他心中大约猜到原因,但是也只能无奈叹气。

宁禹疆心里很喜欢他这个叔叔,但是又因为他的某些“缺点”,不愿意与他太亲近。

她跟静语一样,不喜欢一夫多妻的男子,不喜欢自己的亲人受委屈,风聆语虽然是自己的正妻,地位尊崇,但是小姑娘依然觉得他娶那么多夫人是对她阿姨的不尊重,是严重的人品问题。

会忽然找上门来,定是有事的。

水向天微笑着招待小娇客,没有半点族长的威严和架子,平静地等待宁禹疆说出来意。

宁禹疆本来准备了一肚子慷慨激昂的说辞,可是对手太温和,搞得她一下子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对付恶人她很有经验,直接拳头过去就什么都解决了,对付笑面虎就要麻烦一些了。

扁扁嘴,她还是决定使用自己的习惯方式,直来直去就好:“水叔叔,你不要让小寒嫁给那个‘金瓶梅’好不好?小寒不喜欢他!”

“喜欢不喜欢,从来与亲事无关,五大族中子弟联姻,是责任。”水向天正色道,不知道是要说服宁禹疆,还是要说服自己。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