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36 如果和亲有用,还要打架干嘛?

收藏书签 字体:16+-

“借口!”宁禹疆瞪大眼睛,斩钉截铁。

水向天身为一族之长,近几百年来还没几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的,尤其还是个年轻小辈。不过他没有生气,反而放任冒犯者继续洋洋洒洒说下去。

对着与百年前那个骤然逝去的女子一摸一样的脸孔,他有无限的容忍度。

“水叔叔,我听说五大族内里的纷争不是一天两天,如果结个婚就能解决问题,不会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你们是不是太自欺欺人了。如果野心矛盾、权力争端是这么容易解决的,你们跟妖魔界联姻不是更好,也不用每百年就打一次群架了。”宁禹疆从小就生活在一个环境宽松的家庭,与长辈的相处跟平辈差不多,自然也不会客气,当场据理力争。

转转眼睛,看水向天并未生气,于是胆子更大:“再说,就算要联姻,也没有道理要小寒做人家小老婆的,小寒嫁过去不过是那‘金瓶梅’的妻子之一,又能说得上什么话?她那么聪明能干,水叔叔怎么可以把她随便送给别人?”这就是诱之以利了。

水向天摇头笑道:“好,潇寒的婚事我会好好考虑。”

宁禹疆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拖长声音道:“考虑啊……”

“好吧,水叔叔明天就拒绝金族的使者。”水向天苦笑着从善如流。

宁禹疆当场笑逐颜开,狗腿道:“谢谢水叔叔!水叔叔真是个好父亲!”

水向天哭笑不得,看着目的达成的宁禹疆告辞离开,抬头仰望高高的殿顶,低声叹息道:“如果你当年愿意嫁给魔主,这百年一次的群架,确实是不必打了……”

第二天,金族来使见过水向天后,忿忿地带着他的亲笔信折返金族,他们都万万没有想到,水族竟然会一口回绝这门亲事。

水潇寒嫁到金族虽然不是正妻,但也是第二夫人,妻妾中不过是一人之下,以她母亲不过是一个出自木族旁枝的水族八夫人身份来说,并不吃亏。

四长老与长公子也是看在她有医术长才的份上才这般抬举,主动求亲,没想到昨天还说得好好地,今天水向天就婉拒了。

水潇寒听到消息,十分开心,亲自做了好吃的小点心酬谢宁禹疆,这个手艺是她炼药的闲暇琢磨出来的,水族中亲人,大多极少进食,她身为小姐,一般凡人侍从也不敢逾越去吃她做的东西,平常都是偶然做了自己母女尝尝当是消遣,现在终于碰上知己了。

“你不要一次吃那么多,你想吃,我下回再给你做。”水潇寒担心地看着宁禹疆越来越鼓的肚皮——第一次看到这么能吃的!

宁禹疆打个饱嗝,摸摸肚子要求道:“不许赖皮啊!我记住你了,你下回一定要给我做更多好吃的!哎!你不知道我多久没吃过一顿好的了。”

这里碰到的人十之八九都是餐风饮露,辟谷修炼的,每天吸取天地精华日月灵气就差不多了,吃饭是偶然行为。

主人不在意饮食,仆从们自然也不在这上头下功夫,阿姨那边的点心师傅虽然已经绞尽脑汁,可是几个月下来,也再弄不出什么新意,来去三板斧,做的味道还很普通,都快把她吃出厌食症来了。

果然做好事有好报!

“土族那个家伙还是没说当初是怎么回事吗?哼!你确定他的眼睛没有问题?好端端地诬赖我,搞得我和阿壁白打了一架。”宁禹疆对正在收拾草药准备去雅土园看病人的水潇寒抱怨道。

水向天与水成壁服用了玄冰藻制炼的药物,伤势复原甚快。因为水流觞和宁禹疆二人这次采到的玄冰藻很多,所以那个在雅土园养伤的少年也沾了光,伤势一日好过一日,但是依旧沉默寡言,对当日如何受伤不肯多说一个字。

水潇寒发挥医者父母心的精神,对他细心医治,几乎每天都会去探视问诊。

“他都这么惨了,你就不要记仇啦。”水潇寒好笑道。

以她对这位四哥的了解,他不是个冲动的人,会因为那土族少年的一句话而找上宁禹疆挑衅,很可能是因为想引起她的注意。

四哥总是这样,越是在意的,越是装得桀骜不驯,对君父是如此,对大哥是如此,对宁禹疆也是如此。

平时装得像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实际上不曾看他真的对女孩子上心过。可惜宁禹疆已经跟大哥订亲,否则配四哥也不错呢!

“那个家伙的法力真的复原不了了?”宁禹疆只是嘴巴硬,心肠还是很好的。

这个世界的仙人没有了法力,就跟武林高手一朝被废了武功,别提有多惨。尤其这里的仙人都是从出生不久就开始修炼了,那个少年看起来比自己大一些,怎么也是修炼了上百年的,一下子清零,是挺令人遗憾的。

水潇寒点点头,也觉得很是可惜:“要重新修炼了,不过他吃了那么多玄冰藻,把根基巩固了,修炼起来会比从前快一些。还要多谢你了。”

“哼!他下回不要盯着我说我是凶手就好了,还多谢呢!”

出了青木苑,宁禹疆回到静风院求得了风聆语的准许,带着白灵一同到宫外去见那个被冷落了好一段日子的毓秀老仙童。

昨夜想起回家之时,她就想起了带自己来这个世界的接引人,最近所见所闻与打听到的消息,让她对毓秀老童子的话产生了一些怀疑,所以决定还是自己问个明白。

风聆语听说她要去见毓秀童子时,神色有些奇怪,但最终还是答应让她出宫。

以宁禹疆的本事,要出宫自然无需要谁的许可,但是风聆语是她亲近尊重的人,所以还是乖乖的去请示了。

毓秀童子还是上次那副畏缩没用的样子,一见面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求宁禹疆放人。

宁禹疆想了想道:“现在还不行,过阵子我跟你一起去风族。”

她已经考虑清楚了,目前要回去的事情毫无头绪,几乎每条路都被堵住了,总觉得水叔叔和阿姨似乎在隐瞒自己些什么,看来只有亲自到当初自己离开的地方看看,或许还能找到蛛丝马迹。

她并不认为阿姨一家有害自己之心,但是不排除会为了某些原因对自己说一些善意的谎言又或者故意遮掩一些自己该知道的事情。

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人,几乎都是水叔叔和阿姨那一边的,找他们帮忙,总有些不放心,眼前这个老头子是自己认识的唯一一个目前跟水族无关又了解这个世界的人,正是自己最好的旅伴人选。

◆◇◆◇◆

第一卷啊,写来写去还没完,唉唉。终于看到一点点曙光鸟,后面的写完了仙魔大战,女主就可以发掘自己的身世了。魔主大人在后台蹲得脚都麻了,也终于可以放出来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