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39 色由心生

收藏书签 字体:16+-

仙魔大战正式开锣,一大早,梦湖中央的平台上便聚集了大批从各地赶来的五大仙族中人。

能够到水上擂台去的都是仙魔两派的重要人物以及嫡系子弟。宁禹疆和水潇寒也获准上台观战。

水向天一家的嫡系公子统统都有到场,女眷却只有风聆语和水潇寒母女有资格出席。

风聆语是族长正妻自不必说,水潇寒母女则是因为医术出众而额外准许到场。有她们在万一有五族中的重要人物在斗法中受伤,也可以及时救治。其他夫人小姐包括土雅曼等都只能留在云梦泽中暗暗嫉恨。

宁禹疆嘛,好歹顶着风族小族长的头衔,资格上自然没问题,就是临出门前,被风聆语额外要求她易容改装了才可以去。

“阿姨,我又不是长得见不得人,为什么要用易形术改变外貌啊?”宁禹疆扁嘴抗议。

“小姜糖乖,妖魔族里不少人跟你母亲是旧识,看到你这容貌,不知道要有多少是非呢。你要想安安静静地看斗法,就听阿姨的话。”风聆语难得用这么不容商量的语气和她说话。

宁禹疆只好屈服了。

为了将来“闯荡江湖”方便,易形术她已经学得十分熟练,手指拈个法诀,口中念了几句咒语,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黑发黑眼,面貌普通的少女。只剩下额头上的“放心肉印”用易形术也隐藏不了。

风聆语早有准备,取了一条银丝绣花的蓝色缎带绑在她的额头上,正好把那个图腾遮住。这样一打扮,普通人再也认不出宁禹疆的模样。

换上一身蓝色的侍女衣服,戴上隐藏身上仙气的“隐气珠”,基本上就算是法力极高的仙人妖魔也不能察觉她的真实身份了。

到了梦湖中心的擂台上,宁禹疆惊奇地发现,原来今天在台上伺候的所有仆人侍女竟然都是跟自己一般打扮,身着蓝衣,额上绑了蓝色缎带,想是阿姨为了掩藏自己的身份,花了不少的心思。

自己本来的样貌,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风静语当初跟妖魔界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怎么火叔叔和阿姨都这样不愿意自己暴露在妖魔面前呢?

宁禹疆一边想着,一边按照阿姨的眼色指示,乖乖站到水潇寒母女身边,假装是她们的侍女。

风聆语事先交代过她们母女关于宁禹疆改装出场的事,所以八夫人对于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侍女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意外。

水潇寒侧头打量一下宁禹疆,笑道:“好啊!你现在是我的侍女了,要帮我干活,听我的话!不许贪吃!”

“哼!”宁禹疆送上一个很丑怪的鬼脸当是回答,两个少女躲在临时竖起的帐幕后嘻嘻哈哈打闹作一团。

台上还有心情嬉闹的也就剩下她们了。

在仙族的地盘上开擂台,自然是仙族的人马先到,平台上靠云梦泽一边坐席上此时已经坐满了五大族的人。

宁禹疆有些担心平台会因为受力不均翻侧到湖里,想到一群趾高气昂的仙人们变成落汤鸡,那个场面真真有趣啊!不过这个平台既然是以仙力所造,想必这样的情况是不会发生了。

水族因为是东道主,人数比较多,其余四大族,各族都来了越四、五十人,依照金、木、水、火、土的顺序一线排开,水族恰好居中。

金族的都是一身白衣,阳光之下远远看去白花花一片,甚是亮眼,不过宁禹疆对于爱穿白衣服的人自有一套“科学”的解读方法——这样的人从心理上说一般比较自大自恋。

当然,她也不否认自己是因为“金瓶梅”同学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作为,对整个金族产生厌恶抵触情绪。

木族的人则是一身绿衣,宁禹疆对此的评价是比较养眼而且代表生命力和环保,非常健康积极向上——真是偏心得可以。

水族的黑衣也不错,够酷又有型!尤其像水叔叔这样的魅力大叔,水流觞这样的绝世帅哥穿着就更加抢眼。水成壁穿着也不错啦,不过一双桃花眼怎么看怎么轻浮,哼哼!这个阴阳怪气的混蛋!

火族的紫色打扮有神秘感又优雅……远远一眼看见正用一双销魂电眼四处打量的火叔叔,耳中隐约听到他“老子”前“老子”后地抱怨怎么不见“他家的小姜糖”……好吧,这个离神秘优雅有点远,先跳过。

最难看的就是土族了!黄色就黄色,偏还是土黄色,一群土狗一样,要风度没风度,要气势没气势!

水潇寒在一旁哭笑不得地听完宁禹疆对各路大军的点评,忍不住对土族人民产生无限同情,得罪谁不好,怎么偏偏就惹得小女王不高兴了呢?

五大族中宁禹疆都见到一些熟脸孔,主要是不久前到过水族祝贺春雨节的使者,土族的三张熟脸则是之前曾经在路上拦截她与水流觞的三名长老——由此可知为什么她会看土族不顺眼了。

各族的族长也都到齐了,他们身份超然,坐在席位最前方,都是年纪相仿的中年大叔,宁禹疆看不出来什么门道,却忽然想到一个件很可怕的事。

“小寒,各族的大头目都来了,万一妖魔族趁机去偷袭各族的大本营,那可怎么办啊?!”调虎离山可不是什么新鲜计谋哦。

水潇寒却一点不担心:“仙魔早有约定,百年大战的这一个月内,不许趁机对对方的领地施以偷袭攻击,否则就要应验形神俱灭永不超生的毒咒。”

宁禹疆笑了笑道:“看不出来妖魔还挺君子的嘛。”

忽然又想起一事:“土族那个家伙你们怎么不趁这个机会把他交还给土族的人?”

“我曾经这么对他说过,但是他很不乐意的样子,后来他去找五夫人谈话,回来后,五夫人亲口吩咐让他继续留在雅土园,不要对外透露他的情况,如果土族的人问起,就说他受伤太重,不便移动,休养好了再说。”水潇寒边说边皱皱眉头,显然是猜到某些关键了。

宁禹疆点点头,心里知道这个少年受伤,大概涉及了土族内部权力争斗,所以才不肯轻易返回土族去。

这点其实开始大家就预料到了,她还记得,令少年受重伤的兵器,正是土族的法宝坤灵锤,如果不是土族的自家人动手,怎么可能轻易将坤灵锤从土族的层层守护中偷出来行凶?

开始还寄望可能是土族叛徒下的手,现在看那少年的态度,估计下手的人在土族中地位还不低,至少可以在族中再次威胁到这少年的生命安全。

就是不知道那个风妍语在这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她明明已经被仙族除名,又怎么会跟土族的人沾上关系,介入土族的内部争端?

◆◇◆◇◆

完成周六的加更任务了,哇咔咔。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