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41 魔君风范

收藏书签 字体:16+-

宁禹疆还没动身,火彦阳先忍不住跑了过来,也不管什么礼节不礼节的,几步冲到风聆语面前道:“唉唉,小聆儿,我家小姜糖呢?”

风聆语起身笑骂道:“乱叫什么呢?你不要脸,我还要的。小姜糖什么时候就成你家的了?”

宁禹疆此时的身份不方便跑上去搭话,戳戳水潇寒,让她出面把自己带过去。

风聆语知道这个家伙不达目的是不肯罢休的,任他死赖在水族这边吵闹反而引人注目,见水潇寒带着宁禹疆过来,连忙顺水推舟道:“潇寒,你带火叔叔到后面去看看他的旧伤可曾全好了,免得等下斗法时影响法力。”

火彦阳瞪眼正要反驳自己身上没什么旧伤,可一见风聆语那眼色,知道应该是另有安排,说不定就是带自己去见宁禹疆的,于是开开心心地就跟着水潇寒走到临时帐幕后。

宁禹疆见左右没有外人了,一下子跳到火彦阳身前笑道:“火叔叔,你不认得我啦?”

火彦阳瞪着眼前面貌普通的陌生蓝衣少女,那双灵动的眼睛此刻已经变成黑褐色,但是眼中流动的神采是骗不了人的,这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小女子!

一时心中大乐,拉着宁禹疆就嘿嘿傻笑起来:“小姜糖怎么都成了这个模样,嗯嗯!这样也好,别让妖魔界那些家伙看到你的模样才好。这里也没有旁人,你不要叫老子火叔叔了,快叫一声‘火哥哥’来听听!”

宁禹疆笑道:“才不干!火叔叔,今天的比试,你有信心取胜吗?”

火彦阳俊美的脸庞一僵,闷声道:“你放心啦,百年大战,老子也不是第一回参加了,必胜不敢说,但就凭那几个混蛋,还伤不了老子,要担心也担心你那个小未婚夫啦。”

说到宁禹疆的“小未婚夫”之时,火彦阳的语气明显发酸,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好了火叔叔,你没事也静静心准备上场吧!你是后天上场的,先预祝你大获全胜。”

宁禹疆其实也没什么急事要找他,不过觉得这个美貌大叔很可亲,所以才想着打声招呼。现在招呼也打过了,就没必要在这种要紧时刻婆婆妈妈的叙旧了。

火彦阳也知道轻重缓急,虽然很想多跟宁禹疆多相处,但妖魔族的人马上就要来了,自己留在这边引人侧目,反而不美,所以只得依依不舍的回到自己火族的席位去。

果然他才坐下不久,就听到远处的通报声:“黯日魔君、蚀月魔君、夜小姐到……”

远远一线白浪一路向平台方向涌来,转眼就到了平台前,十二名黑衣人分别抬了三张巨大的软椅踏浪而来。

椅上从左到右坐了两男一女,中间一名男子正是宁禹疆前些天见过的蚀月魔君,另外一男一女外貌出众,令人一见就忍不住产生好感。

可惜三人之中,只有那名女子坐姿端庄,两名男子客气一点说是比较随性,直白点说根本就是坐没坐相,全无半点身为客人的自觉。

一个没骨头似的耷拉着眼皮仰面半瘫在软椅上,一张可爱俊俏的娃娃脸上尽是睡意,微张的嘴唇湿湿亮亮的,令人怀疑他是不是睡得太香,随时可能从嘴角流出口水来。

蚀月魔君则“风情万种”这斜倚在软椅一边的把手上,一双长腿搭在另一边的把手上,衣服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没穿好,宽松的衣领露出一大片肌理分明的胸膛——可惜不是女人,否则真够得上玉体横陈的销魂标准了。

五大仙族的人看得暗自摇头,对两位魔君毫无形象、放浪形骸的作为甚感不满。这样毫不尊重主人的态度,激得五大族中的小辈们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

十二名黑衣人也不像普通仆人般谦卑怯弱,个个昂首挺胸,轻松自如地抬着软椅一路送到妖魔族的席位中才小心放下,躬身一礼,整齐地退到三张软椅后。

面对妖魔一族如此放诞无礼的行为,仙族众人习惯使用的一整套外交辞令礼仪便统统不好上场了。

在一片尴尬的沉默中,黯日魔君伸个懒腰,毫不在意地揉揉眼睛道:“到了?土包子、烂木头和老火来了没?”

端坐在一旁的夜漪影恨不得当众跟这个死猪一样的家伙划清界线,太丢脸了,以前看他还人模狗样的,结果修为越深就越不成样子,不单一张脸越练越幼稚,人还越练越懒,每天除了睡还是睡!

但是毕竟是同出一门的,在“外敌”面前还是要给他留点面子的,于是咬牙切齿地强作淡然端庄道:“裂原魔君、枯木魔君和灭焰魔君有事迟来一步。”这话同时也是给了对面严阵以待的仙族众人一个交待。

黯日魔君跟夜漪影相识多年,自然听得出来她话里火气,魔女发飙可不是好惹的,自己还是识相地低调一点吧。

水向天身为主人上前微微一笑,很有风度地回道:“既然如此,大家都等一阵无妨。”

“等什么?第一场不是水族出战么?水向天,再怎么拖延都无用,这次绝对不会是平局!”蚀月魔君忽然开口道,挑衅之意十分明显。

他从到场起,眼睛就一直往水族方向打量,不知道的以为他是在看宿敌水向天,几个知情人士却知道他在看的其实是水向天的夫人风聆语。只是风聆语却像没看见他一般,眼角余光偶然扫过他的方向,却像是看到一个不相干的路人甲一样,冷淡地点头示意,波澜不兴。

她这样的态度,把蚀月魔君惹得毒火烧心,她如果逃避或者怒视,至少证明她还在乎,但是这种冷淡生疏的神情,仿佛他只是个不重要的过客,简直……简直岂有此理!

水向天是什么人,只一眼就对这个曾经的亲兄弟、如今的死对头的心态捉摸得一清二楚,完全不受他的嚣张态度影响,和气道:“自然不会是平局,魔君大可安心。”

他既没有示弱,也没有直接说输的会是对方,但是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神情,看得仙族众人心下大定,蚀月魔君火冒三丈。

两人遥遥对视,场面再次冷到零度以下。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打破了僵持的局面,一名女子娇滴滴的声音道:“哎呀,真的来迟了呢。”

随着话声,一名戴着帷帽看不清面貌的蓝裙女子,裙带飘飘如凌波仙子般飘落在台边,身后跟了大队人马,气势汹汹地直入场中。

夜漪影与黯日、蚀月二人看到来人,都忍不住暗暗皱眉,夜漪影更直接地一个白眼过去,扭开头看都懒得看那个女子。

◆◇◆◇◆

国庆节其间我会尽量多写一点的,大家记得经常来看看我啊。今年过节不收礼,红票、评论、收藏留下就好,我要求很低嗒。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