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43 大水压垮泥菩萨

收藏书签 字体:16+-

土系法术本来重在沉稳冷静,但是遇上刚刚突破了冰凌境界最高层的水流觞,这样的优势便不复存在了。

裂原魔君冷静,水流觞比他更冷静,加上化汽境界已经修炼有成,每一剑出去似虚似实,使的力气都不大,擂台四周环水,从水中吸收精气以补充自身十分方便,攻势仿佛无穷无尽,打了近一个时辰了,毫无气衰力竭之像。

裂原魔君则不同,手上的艮山柱是一等一的重兵器,就算是他这样法力高强的魔君,连续使了这么久,也难免开始感到吃力,加上环境不利,他又不愿不顾颜面对一个后生小辈的进攻一味采取守势,于是慢慢地便开始心烦气躁起来。

水流觞来之前,已经与父亲详细讨论过应战策略。水向天确实早就猜到儿子最可能的对手就是裂原魔君,所以根据之前几次仙魔大战时对他的了解,特地想了一套专门对付裂原魔君的方法。

裂原魔君虽然争名好利,却并不是个有城府之人,有心算无心,又是被对方占了地利条件,有苦说不出,打着打着,气势便大不如前。

黯日魔君看得连连摇头:“水向天奸诈,他儿子也奸诈,打到现在,就是躲着不跟土包子硬碰,东刺一刺,西挠一挠,耍猫逗狗一样。土包子也不争气,死要脸面做什么,他若只守不攻,天下间除了魔主无人能奈何得了他,到时候急的就是水家小子了。舍己之长,愚蠢愚蠢,还练的御土术,沉、稳、静、守都不成,难怪修为过了这么些年都没进步,越活越回去了!”

从心理上说,裂原魔君毕竟是妖魔族这一边的,而且胜负关系到他们今后百年的生活自由,他自然是希望他能赢的,但是长期以来互看不对眼,又使他忍不住奚落几句。

斗法之时,旁人不得出言提醒,所以妖魔族这边的人虽然心急如焚,却只能干瞪眼。

幻姬看着也十分焦急,她好不容易把裂原魔君拉拢到自己这边来,原想借着这次百年大战,压一压黯日、蚀月等人的威势,好让自己在妖魔族中建立更大的势力权威,没想到裂原魔君却这般不济事,连个后生小辈都收拾不了。

远远看一眼对面端坐在水向天身边,神色紧张的风聆语,幻姬握紧了拳头,心中冷笑:你就得意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跪在我的脚下,我要让天下人知道,你不如我,你们都不如我!

场中情势已经十分明显,水流觞悠然轻灵,进退有度,裂原魔君舞动艮山柱动作逐渐迟缓,脚步开始凌乱起来。

裂原魔君成名多年,从来不曾打得这般郁闷,所谓泥人也有土性子,被逼急了终于在这个时刻大爆发。

手中艮山柱用力向上抛,运起双掌一拨,巨大的石柱如风车般旋转起来,以泰山压顶之势向水流觞压去,正是他的成名绝技“群山绵延”。

眼看着水流觞被笼罩在柱影之中,四面八方强大的压力呼啸而至,已经避无可避。

就在仙族众人的惊呼声中,水流觞的身影忽然迅速朦胧减淡,待石柱压下之时,明明要被压在柱下的人影已经彻底失踪。

裂原魔君大吃一惊,连忙想要收回艮山柱,却已经晚了……

水流觞的身影一闪重新出现在擂台上方,手中一拈法诀,四方环绕的梦湖水瞬间向着场中倾泻而下。

泰山压顶固然可怕,水漫金山的也同样不容小觑。

水来可以土掩,但是水势如果太猛,土又太少,那也是掩不住的。

裂原魔君只觉得全身上下忽然承受巨大的压力,连耳膜眼球都被压得发疼,像是被扔进几百米深的水底,不要说动手,连呼吸都难以为继。

喉咙一甜,哇地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人也不由自主坐倒在地上,耳中似乎听到幻姬的惊叫声。

胜负已定,幻姬帷帽下的一张脸已经变得雪白,万万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拉到手的裂原魔君竟然败得这般难看,但此刻气恼也无用,一挥手,身边的手下跑入场中将裂原魔君扶回座位。

这一战不用三名见证人多说,已经是仙族完胜了。

裂原魔君被扶起身,缓过一口气,再看地上的艮山柱,竟像海边被侵蚀多年的岩石一般,柱上坑坑洼洼,已经被损毁过半。

这艮山柱跟了他上千年,跟他的命一样,心痛得他忍不住又吐一口鲜血。

水流觞大胜魔君,脸上并无半分得色,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道:“前辈承让。”

说完退开几步,自向水族方向走去。

仙族众人此刻才醒过神来,第一战己方一个少年后生竟然大胜成名已久的魔君,顿时欢声雷动。几名族长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水族出了这样的少年天才,日后怕威势要比水向天此时更加惊人,自家的子弟还不被压得死死?

风聆语见儿子走回席前,眼中泪光莹然,一手拉过他,强笑着对众人道:“觞儿累了,我带他去休息一下,各位自便。”

说罢挽着水流觞走到帐幕之后。

水向天微笑着起身与前来祝贺的几名族长应酬,客气地将众人挡在了帐幕之外。

另一边的水蚀月叹息一声道:“那小子竟然使得出‘情深似海’,此刻怕已经重伤在身了……”

仿佛应和他的话,才转到帐幕之后的水流觞脸色瞬间变成白纸一样,在风聆语的惊呼声中仰面就倒。

宁禹疆与水潇寒本来就坐在帐幕边上看仙魔大战,忽然见到大胜而归的水流觞倒地昏迷,都是吃惊不少。

两人也知道现在不是大惊小怪的时候,连忙将水流觞抬到一旁的小**,八夫人也来帮忙,诊脉喂药,由风聆语与八夫人合力输送真元替他调理内息,忙乱了好一阵子,水流觞低咳两声,总算睁开眼睛清醒过来。

风聆语看着他只是默默流泪,宁禹疆擦擦额角的汗珠,半是抱怨半是担心道:“你这么拼做什么,赢很重要,但是也不能把自己小命搭上。”

水流觞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勉强算是笑容的表情,低声道:“我没事的。”

“你没事就不会躺在这里,说话都没力气了,好了!别废话了,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宁禹疆伸手直接把他的眼皮盖上。

水潇寒本来很担心,但是看见她竟然对行动不便的虚弱病人这么不客气地行使强权,而这个病人还是兄弟姐妹们奉若偶像头领的大哥,不由得轻笑出声。

风聆语也总算收住了眼泪,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两人一阵。

水流觞此刻无力反抗,只得乖乖躺在**老实地装死……是休养。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样命令过,更不要说直接“动手动脚”,但是心里不觉得反感,反而涌上一丝丝甜意。

帐幕一阵晃动,白精与白灵出现在几人面前。

白灵第一次看到主人重伤,又急又怕,眼泪珠子哗啦啦地就往下掉,又不敢哭出声打扰主人休息,咬着嘴唇拼命忍耐的模样十分可怜。

更神奇的是白灵的泪珠掉到地上竟成了一粒粒浑圆的珍珠,这下宁禹疆乐了,扬手卷起一地的珍珠左看右看,还凑到白灵面前问:“还有没有?”

白灵满腔悲情霎时变成哭笑不得的郁闷。白精毕竟比较老成一些,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从怀中取出一面小镜子,走到水流觞身边。

宁禹疆记得那个镜子在来水族的路上见过,当时是为了让白精白灵易容成她与水流觞的模样混淆跟踪者的视线。此刻看到白精的架势,她马上明白这是要做什么。

白精要再扮演一次水流觞!

水流觞受伤的事情,至少现在还不宜暴露,至于防的是妖魔族,还是其余几个仙族,就不好说了。宁禹疆眼珠子转了转道:“不如由我来假冒他吧!”

白精闻言一愣,他虽然熟悉水流觞的行为举止,但是气息相差悬殊,神兽与仙人的气息毕竟是有明显区别的,要隐藏也有限,来路上之所以可以幻化成主人的模样而未被太多人发现,主要是因为没碰上真正的高手。

如果现在由自己再去假装主人,要面对的就是众多修为高深的仙族族长长老,被发现的风险颇高。

但是如果是宁禹疆,一来她的法力之强与水流觞比较接近,二来她本身也是仙人,水族与风族的气息虽然也有差异,但是风族因为根基属性的关系,气息本来难以辨认,其他仙人近身,顶多觉得她身上水族气息较弱,却不会察觉她的本源。

加上自己随侍在身边,可以一直提醒她模仿主人的言行,那自然成功率要比自己假装高上许多。

但是这个计划是主人一早与族长商议好的,如果自己做主临时改变,责任未免过大。

白精眼光投向风聆语,这里在座的身份最高的就是族长夫人,由她来决定最好。

风聆语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心中想了想,当即点头答应按宁禹疆的说法做。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