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44 苦难的翻版生涯

收藏书签 字体:16+-

宁禹疆瞄了一眼躺在小**毫无反应的水流觞,奇怪道:“他怎么忽然这样老实一声不吭了?”

风聆语似笑非笑道:“他‘听你的话’已经进入虚空境界,开始屏息静气疗伤休养,在他自己功成清醒之前,外界发生的任何事他都听不到看不到了。”

白灵和白精努力维持面部表情的端正严肃,才没有笑出声……这么听话的主人,真是……难得一见。

宁禹疆无语了……

一切按计划进行,水向天已经秘密派了自己的亲信禁卫前来护送水流觞回宫城之内的坎元宫养伤,八夫人与水潇寒也一同前往。白灵和白精则与风聆语一起为宁禹疆易容改装。

要改变她身上的气息很简单,隐气珠加上水流觞早就备好的随身配饰就可以轻松搞定,样貌靠着那面变形小镜子也很容易模仿,最麻烦的就是额头上的“放心猪肉印”。

幸好水潇寒手边有一种以奇树树胶做成、仿如皮肤的软皮贴片(本来是打算用来敷伤口防水的“创可贴”),直接敷在额头上,加上法力修饰,总算勉强把那个印子遮好了。只是树胶软皮并不透气,贴在额头上十分别扭,否则倒是一个很方便的易容工具。

又再仔细修饰了一阵,确定再看不出来什么破绽,几个人才放心地走出帐幕。

水向天回头看见来人,发现本该顶替儿子的白精竟然也在其中,眼光在“水流觞”身上停留一阵,心下便已了然,眼中透出几丝释然与笑意。

原来打算马上安排“水流觞”在众人面前告退离开,以免被人揭穿,此刻倒不用着急了。

仙魔大战一天只比一场,妖魔族的人已经离开平台,不知跑到哪儿休息准备明天的大战去了。

三名见证人和几个受邀前来的贵客不好打扰仙族的“祝捷联欢会”,也先一步离开。

平台上留着的都是仙族中人,一见“水流觞”出来,几乎是一拥而上,前辈长老们还矜持地微笑点头以示鼓励,后生小辈就完全是见到偶像的疯狂架势,只差没大哭大喊、晕倒几个以示群情之汹涌、心情之激动。

其中有不少人还是水流觞从前见过的同辈小友,幸好白精有先见之明,预先塞了一颗“灵犀丹”给宁禹疆吃,两人不必说话就能心灵想通,以心音交谈,靠着他的暗中指导,总算平安应对过去,无人发现此刻的“水流觞”其实是个大大的假货。

另外四族的族长、长老和前来观礼的各路成名前辈本以为水流觞与裂原魔君一战,虽然大获全胜,但或多或少都会受些损伤。此刻见他不过稍事休息就精神奕奕、神采飞扬的样子,心下大为吃惊,莫非这个小辈实力竟然强悍至此?!

最后水流觞使的招数,只有水族极个别高手认得是“情深似海”,例如水蚀月,其他的就只有大长老、二长老隐约知晓,连三长老都不曾听闻过。

要使这一招,对施法者本身实力有极高要求,也是伤人伤己的法术,它可以在瞬间移来大水,无孔不入将敌手镇压住,但是移水是以施法者的身体作为媒介,所移的水量也受附近水源多少、位置远近与离地深浅的影响,如果附近水源稀缺,这一招的威力就会十分有限。

擂台处在梦湖之中,水量大而且极近,“情深似海”一旦使出,整个梦湖的湖水都被水流觞移到了裂原魔君身上,自然是威力无穷,但是水流觞自身所承受的冲击也成比例的增大。

为求必胜,他几乎是毫无保留地将法术威力发挥到最大,于是他不可避免地陪着裂原魔君一起受了重伤,虽然伤势不如敌手严重,但半年之内,也很难完全恢复。

这些只有当事人与水向天、水蚀月心知肚明,其他人都只是依照法术施行的常理揣测,并无实际证据。所以当看到“水流觞”浑然无事地出现,虽然觉得不妥,却也找不到真正原因。

土族族长土明瑞甚至借机故意接近“水流觞”,却发现他身上真元浑厚充沛,简直就跟从没有消耗过一样,心中暗自一惊,向二长老使个眼色,示意他回头多向水族三长老打听一下,究竟水族是得了什么妙方宝法,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补充真元。

宁禹疆很后悔,自己为什么会没事找事主动把假扮水流觞的高难度任务揽到头上!

水流觞这个水族长公子,简直不是人当的!

不过是与各路仙族的长辈、平辈应酬了一个时辰,而且人物称谓和应酬的套话,都是白精通过心音教她的,她只要负责微笑、温和地当一台功能良好的“复读机”就可以,单单只是这样,她就已经有崩溃的冲动了。

这些老头子老太婆、大叔大婶、帅哥美女、正太萝莉们有完没完啊!

同样的问题可以问一百遍啊一百遍!这个问完那个问,没完没了。

围观群众甲:“水公子少年英雄,后生可畏!”

宁禹疆牌复读机:“前辈客气了,君父常常言及前辈当年####的英雄事迹,晚辈好生敬服,常以前辈为榜样,能得前辈赞誉,实在受宠若惊!”

围观群众乙:“水族长好福气,有子如此,令人艳羡!”

宁禹疆牌复读机:“前辈过誉,贵公子急公好义,英才出众,君父也常要晚辈多多结交。”

围观群众丙:“水兄弟法力高强,可否指点一二?”

宁禹疆牌复读机:“师兄(弟、姐、妹)抬举了,指点万万不敢当,如有幸互相切磋,为兄(小弟)受益无穷才是。”

围观群众丁:“水公子……”

宁禹疆牌复读机:“先生(夫人)谬赞……”

……

应付这过百张嘴不同声部连续不断地播放类似话题,还要保持温和有礼的微笑和声调,不能有半点不耐烦或敷衍,否则会被人说年少骄狂、目中无人。

简直比打几百只怪兽还累!

总算水向天和风聆语深知宁禹疆的性情,见已经表演得差不多,另外四大族的族长与长老等神色变幻,但看向“水流觞”的眼神已经少了试探和怀疑,于是主动出来打救已经快被折磨疯掉的假儿子真媳妇。

“觞儿今日大战一场,还是先让他回宫城休息如何?此后四天大战连场,各位也要安顿一下,云梦泽中已经备好静室茶水,各位请移步前往。如有任何需要,尽管提出,水族定将尽力满足,各位请千万不要客气。”风聆语以女主人的身份,婉转谢客,经过一番拉锯式的应酬,终于把闲杂人等统统打发走。

如果不是白精及时提醒,宁禹疆几乎想不顾形象地瘫到椅子上仰天长叹,死里逃生啊!

“我真倒霉,撞上这个时侯来冒充你家公子,累死我了!”宁禹疆用心音向白精抱怨道。

白精沉默一阵,回道:“公子除了闭关练功的时候,每天过的都是这样的日子……”

“什么?!这么凄惨?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啊!”大惊ing。

“别人眼中风光无限,其实公子很少真正开心。”

宁禹疆差点同情心泛滥了,同时又暗自庆幸自己不是在这个世界长大的,不然身为风族继承人,恐怕日子过得也跟杯子男一样苦难。

想到自己在肆意享受童年享受青春,享受亲人朋友的溺爱纵容维护的时候,杯子男却在艰苦地扮演着一个称职继承人的角色,不能有一句不当言辞,不能有一点随意举动,否则都会被认为是不可原谅的失礼与错误。

当然,更不能有半句抱怨,否则就是不识好歹,生在福中不知福。

好吧!她不应该责怪杯子男偶然的阴阳怪气、时冷时热与喜怒无常,他这一百多年都混得这么惨淡,没变态就已经够坚强了,她不能再挑剔人。

显然老天认为宁禹疆对杯子男的苦难生活认知还不够深切,于是在回到云梦泽宫城,作势返回涓滴居的路上,她遭遇了已经守候多时的色女们的公然调戏及其长辈的野蛮逼婚……

幸好这种事估计之前遇过不少,白精追随水流觞时日已久,对于处理类似情况已经很有经验,根据他的暗中指点,宁禹疆有惊无险地连续摆平数摊,才终于应验了“祸不单行”的命运哲理——遇上终极大BOSS!

金泽立有很多个女儿,金族从来非常重男轻女,女子在族中毫无地位,但是金迎秋不同,她与金平眉一母同胞,不但是嫡女,而且在金族中无论样貌手腕都颇受嘉许。

金泽立经常偷偷怨恨,如果金迎秋不是女儿身,法力根基再好一点,他就不用为了后继人选问题日夜忧烦。

这次前来水族参加百年大战,金迎秋仗着父亲的宠爱,也在随行人员之中,正所谓美人爱英雄,水流觞样子已经很“祸水”,又展现出过人实力,马上就成为了她心目中的理想夫婿。

金泽立知道水流觞与风族小族长有婚约,但是,他觉得相比而言,自己的女儿无疑更具优势!

一来,风族自从风静语死后,已经风流云散今非昔比,木族中能说得上话的是雷族,风族近百年来几乎了无声息。而金族却是名正言顺的第一大族。

二来,那风族小族长据说从小在异界长大,最近才被接回来,错过了最佳修炼时间,就算天资聪颖刻苦修炼,几个月也不可能有大进展,要收复风族,至少在两三百年内,都是不可能的任务。

三来,风族小族长父亲是谁,一直成谜,说不好会是魔主,这样一个背景不干净的女子,又怎能跟自己血统高贵的女儿比?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