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45 世上的好狗越来越少

收藏书签 字体:16+-

金泽立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

一旦水族与金族结成亲家,金族的好处自不待说,日后自己那不成才的儿子要有个万一,水流觞总要帮衬一下大舅子的。

而水流觞本人,传说风聆语只是养母,他真正的生母出身不高,水族中五夫人土雅曼一直以此为理由,挑动几名族中长老游说水向天改立继承人。水流觞这次大胜而归,近百年内估计都不会有人出面提改立之事,但是百年之后呢?水向天现在不过一千多岁,族长的位置至少还要坐个几百上千年,中间可能出现的变数很多,有个强而有力的亲家从旁协助,他的继承人地位才能万无一失。

这样双方都有利的事情,金泽立觉得,需要点醒一下这个年轻人,什么女人才是他该选择的原配正妻,对方也应该会欣然同意。

当然,他这样主动去促成水流觞与女儿的婚事,其实还有一点不可告人的私心……

金泽立勉强抛开心中牵挂了几百年的那张美丽脸庞,据说那风族小族长长得与“她”十分相像……那个教他饱尝了“求之不得”滋味的女人……“她”的女儿要配也该配他的儿子,这样才对得起他多年来的一片痴心,水向天当年放弃了,今天更无权跟他抢!

宁禹疆从进了云梦泽宫城起,前后已经遇到五起拦路求爱、说亲事件,而且这些人都清楚知道,有自己这号未婚妻的存在。

她真的觉得怒了!不是因为吃醋,而是觉得这些女孩子和想推荐自家女孩儿的人们,怎么这样不知自爱!

他们表达的中心思想无非就是:你很优秀,所以觉得嫁给你做小妾都无所谓!

有没有搞错啊!

虽然在自己原本那个世界,一样存在家里有配偶,自己出门包养情人的事情,但是绝对不会这么公开透明而且觉得理所当然。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又不是死光了,就算杯子男条件再好,这些女孩子至于这样自贬身价地倒贴过来吗?

好吧!这些都不算极品,真正极品的现在出现在面前了。

宁禹疆勉强保持微笑地听完金泽立关于甩掉原来未婚妻(也就是她本人),另外娶个娘家势力更大,血统更高贵妻子的一千零一个好处,觉得自己没有现场爆发,实在是最近修养提升了不少。

“你说要怎么回答!”宁禹疆用心音对白精道。

白精也很尴尬无奈,回道:“金族族长身份很高,他亲自出口,不能跟他直接翻脸,先拖住一阵再说吧!”

“你确定你家公子不会怪我破坏了他的好事?!”

“公子才不会为了族长之位随便娶个女人!”白精立场很坚定。

宁禹疆心情稍好,尽量平静温和道:“金族长的好意,晚辈铭感于心,但婚姻大事,不可草率,待晚辈与君父及母亲商议过后,再作答复如何?”心中咬牙切齿地想着,就算我不要杯子男,他也不会为了你的那些所谓好处娶你的女儿!

这样的信心和了解,她也说不上从何而来,只是心里明白,杯子男并不是个可以随便摆布又或者会为了所谓的地位权势而屈服的人,他有他的骄傲、原则和底线,可以退让的一般都是他认为并不重要的事情,婚姻大事,应该不在他能退让的范围内。

金泽立也知道不可能一下子说服水流觞,至少他没有一口拒绝,这对他而言,已经是不错的结果。

但是,金迎秋不这样认为,她的追求者从来不少,加上自负美貌,难得一次“主动出手”,对方竟然还推三阻四,金族公主高贵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但是她并不是没有脑筋的笨蛋,心里也明白,只有让这个男人喜欢上自己了,才是对他使脾气,以报今日“有眼不识佳人”的过错的时候。

此时盲目发飙,会把这个男人吓跑,万一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自己和父亲的筹谋就要落空。可是这个男人正眼都没看她一眼,又怎么甘心就这样放他离开?

幸好她早有准备。

宁禹疆满肚子闷气正要举步离开,忽然眼前白影一闪,金迎秋袅袅娜娜地出现在面前,姿态曼妙地行了一礼,眼波盈盈,未语先笑。

杯子男真是艳福无边啊!宁禹疆心里有点点不是滋味。

确定“水流觞”的眼光落在了她的脸上,金迎秋这才温婉开口道:“水大哥大战一场,想必也有些疲倦,小妹不敢打搅,这里有一瓶我金族医师调制的‘乾阳丹’,请水大哥收下了,算是小妹的一点心意。”

宁禹疆正好奇“乾阳丹”是什么东西,白精的心音已经传来,连忙收摄心神,复读一遍官方答客问,礼貌地先推辞一下:“乾阳丹乃金族灵药,如此重礼,为兄受之有愧。”

“水哥哥为我仙族旗开得胜,怎么能说是受之有愧,我们同气连枝,水哥哥就不要跟小妹客气了,否则就是嫌弃小妹啦。”

说着说着就成“水哥哥”了,啧!真肉麻得可以。不过话说到这个份上,这份礼还是要收下了。

金泽立也在一边故作豪爽地起哄道:“流觞贤侄,你就不要推搪了,我这女儿从来眼高于顶,老夫还没见过她对谁这么贴心呢!哈哈哈!”

宁禹疆几乎想狂奔回去拖两床棉被盖上,好冷!不能再说下去了,否则这“翩翩公子”的假面她马上就维持不住了!

恭敬地接过金迎秋手上的药瓶,虽然已经百般小心要避开她的手,还是被她眼疾手快地故意碰了一下,还恶人先告状地假装害羞,一闪身躲到金泽立身后,只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又羞又气地电了一眼。

宁禹疆满头黑线,被非礼的明明是她好不好!

在白精的指导下,客气而委婉地表达了自己尚有事需处理,要先行告退的意思之后,金泽立父女总算皇恩浩荡地放他们离去。

因为路上耳目众多,宁禹疆只好拼命压抑着想落荒而逃,拔脚狂奔的冲动,优雅镇定地慢步回涓滴居。短短一段路,比跋山涉水的长征还累。

回到涓滴居,确定周围的闲杂人等已经清除干净后,宁禹疆再也忍不住啪的一声倒在椅子上,简直要了她的小命啊!

白精神情古怪地盯着“他”道:“奇怪,明明是同样的脸,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半点不像公子。”

公子再累也不曾像她这样坐没坐相地歪成一坨,小族长顶着公子的脸却这个德行,倒有点像蚀月魔君的风格了。

“还好我不像他!哼哼,否则这一路过来,后宫可以多很多个近侍了!”宁禹疆嗤道。

白精心中窃笑:莫非她是在吃醋?

“公子的近侍,都是族长指派过来的,公子自己从来不曾纳妾,平常也很少跟近侍小妾们亲近。”白精实事求是道。

水叔叔自己当种马不够,还想把儿子也培养成种马?什么爱好啊?!

蛟龙族从来只敬服强者,白精也不例外,相比于刚才遇到的那些扭捏作态的女人,他更希望实力强大、性情直率的宁禹疆成为自己主人的妻子,所以说话时就带了些为主人分辨的意味。

“公子法力高强,有很多女子想成为他的妻妾,为他生儿育女,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你不用太介意啦,看看夫人就知道,正妻的地位不是其他夫人侍妾可以相比的。”

跟这种中毒太深的小孩子真是说不通的,宁禹疆懒得废话,转移话题道:“白灵怎么还没回来,不过是去帮我把链子拿回来而已。”

她这样一说,白精也觉得有些奇怪了,正要与白灵联络,一抬眼就看见白灵脸红红地跑了进来,好像后面有人追她一样。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你怎么了?遇上什么人了?”白精看她平安回来,随口问道。

白灵脸更红了,但只摇头说没事,是因为跑得太急了,有些气喘而已。

白精心里牵挂着主人的伤势,没再多问就出门办事去了。他不能自行到坎元宫去,怕引人注目,只好先到青木苑中等消息。

宁禹疆眼珠子转了转,打量一下非常不妥的白灵,那个模样越看越像以前在学校外偷偷谈恋爱的女同学,又见现场唯一的男士白精已经走了,于是试探道:“怎么啦?遇上黑泥鳅了?”

“啊?!你怎么知道?!”白灵吃惊道,脸上的羞意更浓。

刚刚回来的路上,宁禹疆发现自己从那个世界带过来的小金链不见了,那是宁家母亲的遗物,大急之下就想回头去找。

但是她顶着水流觞的身份又不便随意行动,白灵自告奋勇去替她把金链找回来。金链是宁禹疆的随身之物,上面留有她的气息,对于白灵而言,要找回来十分简单。

白灵原路折返,果然在梦湖湖心平台的帐幕后找到了金链,想是之前换装时没注意掉下的。传信给白精说找到链子后,她一时心动跳到梦湖里打算潜水回去——蛟龙族本来就喜欢水中多于陆地。

没想到在水里遇上了“恶人”!

◆◇◆◇◆

今天章节名中的“好狗”,出自一句俗话,嘻嘻,算是骂人的话,猜到的没奖!哇咔咔。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