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暴力仙姬

046 咬你一口

收藏书签 字体:16+-

在湖中拦住了白灵去路的正是前些天见过的黑蛟龙无衣。

白灵本来就对黑蛟龙有着本能的惧怕,此时冤家路窄,身边又没有靠山,不由得更是心惊。

无衣见拦住的是她,心中高兴,笑眯眯地围着白灵转了两圈,才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子塞给她道:“小笨蛟,这药是我家主人吩咐我交给你那个公子的,拿好了!这药精贵得很!让你家公子每三天服食一颗,一个月内伤势就可以痊愈。”

白灵一听对方竟然知道自家公子受了伤,心中惊疑不定,嘴硬道:“公子好好的,才、才没有受什么伤!”

无衣哈哈笑道:“看不出来,你这小笨蛟还会说谎!别人不知道,我家主人是什么人,难道看不出来你家公子用了‘情深似海’吗?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了!”

“我、我才不笨!不要你们假好心!”白灵被他左一句“小笨蛟”右一句“小笨蛟”地惹火了,大声反驳道,一边将药瓶扔回去给无衣。

无衣生气了:“说你笨你还不承认!你知道这里是什么药吗?这是‘洗髓丹’,就是你们族长都拿不出来这样的好药!”

“你们会有这么好心?!”白灵不信,洗髓丹的名头她听过,是水族中最难炼制也最稀罕的疗伤药,如果是真的,那要治好公子的伤,确实是不用一个月就可以了。

“哼!如果不是为了讨好你家公子的娘亲大人,魔君才不会舍得把这样的好药拿出来!你这笨丫头还不识货!好啦好啦!药你拿回去,给信得过的人一验就知真假。”无衣虽然生气,但也有些担心白灵真的脑筋转不过弯不肯把药收下,主人好不容易给他派个任务,他一定不能搞砸!

白灵想了想也有道理,事关公子的伤势,试试也好,到时候找八夫人和潇寒小姐仔细检查过再看要不要给公子吃好了。

撅着嘴巴把药瓶接过了放入怀中,不情不愿道:“好啦好啦,我带回去看看。”一边说一边就打算逃之夭夭,对方可是很残暴很嗜血的黑蛟龙,不要招惹比较好!

无衣对她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十分不满,想到自己下次要见到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不禁有些气恨:“这么急着走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白灵听到一个“吃”字,吓得哆嗦了一下,想起宁禹疆说过,这黑蛟龙引来了很多窫窳困在湖底,打算吸食它们的脑髓以增强功力,不由得一阵恶心,怯生生道:“你去吃窫窳就好了,我要回去啦,小姐和公子都在等我呢。”

“哦!我说呢,我好不容易抓到的十多条窫窳都跑哪里去了?说!是不是你偷偷吃掉了?”无衣抓住了她的小辫子,咄咄逼问。

白灵郁闷了,大声反驳道:“才没有,那么恶心的东西谁要吃啊!你真讨厌!离我远一点啦!”

黑蛟龙吃窫窳在他们来说,本来是十分普通的事情,就像一个吃鸡肉的普通人,忽然被当成怪物异类,还被指鼻子说恶心一样,既不解又委屈气愤。

无衣气恼之下灵机一动,一手抓过白灵道:“我刚刚才吃了一条窫窳,味道好得很啊!哪里恶心了?不信给你试试!”

说着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对着那微微张开的粉嫩红唇就凑过去……

再然后……

白灵惊慌失措地逃回家向宁禹疆告状:她很丢脸地被坏蛋黑蛟龙欺负了,因为她反应迅速地合上了嘴巴,那条该死的黑蛟龙没能成功地用这个怪方法恶心到她,恼羞成怒之下咬了她一口出气!

什么咬一口?这分明是强吻啦!白灵这个纯洁的小笨蛋,被非礼了都还不知道!

宁禹疆好气又好笑,不想太打击好朋友,勉强忍住笑,安慰了一下饱受惊吓的白灵。

白灵这一口算是没被白咬,药拿去给风聆语后不久,就被证实是真货,白灵稍微减轻了一点点对黑蛟龙的恼意,决定不再那么讨厌他!

最让宁禹疆觉得意外的是,阿姨验药的方法竟然是直接把药拿去给水叔叔看,而且半点没有隐瞒药的来历,水叔叔神奇地一点点介意的模样都没有!

这两夫妻也太不像两夫妻了!

由宁禹疆假扮水流觞,毕竟还是会有风险存在,所以当晚的庆功宴后,水向天当众公开宣布,为了应对日益严峻的仙魔竞争形势,决定让水流觞到坎元宫中闭关修炼一个月。

在众人的目送之下,冒牌水流觞翩然凌空飞入坎元宫中,姿态优美充分满足了不明真相围观群众的偶像崇拜心理。

大戏终于落幕!

宁禹疆长舒一口气,走到坎元宫内室,在白精白灵的帮助下解除易容法咒,揭下额头上的“狗皮膏药”,觉得自己终于重获新生了。

他们打算等外边的人都散去了,然后再暗中离开,以免节外生枝。宁禹疆于是决定顺道去探望一下伤员再走。

坎元宫虽然建在山洞之内,真的走在里面却完全看不出来山洞的模样,一座座整齐方正的大殿厅堂相连,除了没有窗户之外,一切都跟普通的宫殿内部并无不同。

水流觞闭关养伤的地方在坎元宫正中的圆形大殿内,殿上一边水气弥漫,一边冰霜严寒,水流觞一个人平躺在中央不言不动,殿上一个人都没有,八夫人和水潇寒喂他吃过洗髓丹后就到外间去休息了。

白灵扯扯白精的衣袖也退了出去。

宁禹疆一个人慢慢走到水流觞的身边,此时这个俊美少年的身上少了平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薄感觉,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合眼沉睡。

长长的睫毛在他眼下投下浓密的阴影,肤色在淡蓝的水光映照之下格外白皙,挺直的鼻梁下唇色粉白,一张脸显得格外精致脆弱,皮肤似乎吹弹可破。

宁禹疆忍不住轻轻伸手戳戳他的脸,嗯,还好没破,男人皮肤这么好,真讨厌!

今天累了一整天,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干脆坐下休息一下。这个大殿颇为有趣,虽然是一边湿热一边冰寒,但是却出奇地并不让人难受,反而像整个人都浸泡在清泉之中一样,身心都平静下来。

宁禹疆是受不了过度安静的,坐了片刻,干脆整个人趴在水流觞身边,开口有一句没一句地跟病人“聊天”。

“我今天累得半死,才知道原来你从小过的都是这种日子,兄弟,你太不容易了!”

“以前我生活的世界,很多人都希望有超能力,希望可以长寿,这里很多人都会仙术,随便一个都是几千年的命,但是我却觉得真正过得快乐的人很少……还是我的人品问题,所以都碰上倒霉鬼呢?”

“你是人人羡慕的天才,可是日子还是过得这么累,阿壁也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难怪你们都是阴阳怪气的!小寒还差点嫁给一个没品的家伙当小妾……你们不快乐,你们的妈妈也不快乐,那么多女人分一个老公!”

“水叔叔,我觉得他也不是很开心,虽然他经常在笑……”

“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开始我觉得你像冰块,后来发现又不是,以前觉得你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是每次跟人打架都这么拼。我的世界有一句话,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宁禹疆难得地回想了一下从遇到水流觞后对他的印象,却始终觉得他像是站在云雾之后,教人捉摸不定,甩甩头抛开思绪。

“我都快变得跟你一样罗嗦了,嘻嘻!你安心养伤吧,一个月后又是一名**啦!不过那个时侯,可能我已经找到回家的方法了……那,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

宁禹疆叹口气,坐起身再看了眼睡美男,轻声道:“希望你们以后的日子可以过得自在开心,不用像现在这样……”顿了顿,笑道:“也祝你可以娶到一个让你觉得幸福快乐,又不介意你种马的好妻子。”

说完转身走出了大殿,她走得轻松,也没有回头,所以没发现水流觞轻轻颤动的眉头与指尖。

第二天,梦湖之上,仙魔大战依时再度开锣,已经先输一局的妖魔族固然紧张,昨天刚刚胜了一场的仙族也不轻松。

今日出战的正式金族大长老金旭辰,这位长老比金泽立的辈分还要高上两辈,今年已经两千多岁,年轻时在金族中也是鼎鼎有名的高手,只是后来专心于协助族长处理族中事务,少了在外行走,名气才慢慢被后辈们掩盖。

若说实力,这位金大长老是完全没有问题,唯一让人担心的是他的年纪……仙族并非真的长生不老,只是寿命比一般凡人长了好多,无论怎么算,金大长老也是高龄老人,体力上自然不及对方一字排开的几名“青春年少”的魔君。

昨天是水流觞仗着持久力和爆发力击倒对手,今天很可能妖魔族就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金族的人是有苦说不出,其余四大族的人是暗暗担心,可又不便出口质疑。

妖魔族那边也不敢轻敌怠慢,幻姬昨日因为一力保举裂原魔君出战,结果输得一塌糊涂,连带她也大失面子,今天人也沉默不少,安静坐在一旁,不再指手画脚,帷帽下的一张脸寒气逼人,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