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机灵宝宝Ⅱ爹地别抢我女人

(夜逛酒吧)

收藏书签 字体:16+-

老式的公寓内,空旷、阴暗的楼梯间传出一阵有气无力脚步声。

叩、叩、叩,高跟鞋触碰着水泥地的声音听着格外沉重。

蓝宝贝吃力的上五楼的家,一抬头,她的室友应米莉正拎着一大袋等在家门口。看那样子,肯定又是没带钥匙。看见蓝宝贝苍凉的模样,她忍不住一声惊呼:“我的那个天!你刚从下水道爬上来呐?!”

蓝宝贝看她一眼,懒得解释,随便回了声:“没有。”便拿出钥匙要开门。但她却发现颤抖的手,怎么都对不上钥匙孔。应米莉惊讶的神色变成了担心,抓住她的手紧张的问起来。“宝贝,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蓝宝贝垂眼摇头,让应米莉更担心:“宝贝,你快说呀,你怎么了?宝贝!”在她再三追问下,蓝宝贝终于泪如泉涌道:“米莉,天宇和我分手了!”说着,转身抱住了她。应米莉愣愣,也抱住她道:“真……真的分手啦?”她有些替好友心疼。

应米莉和蓝宝贝虽然认识的时间也不过一年多,但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她们很快成了闺蜜。前些日子她就觉得宝贝不对劲,所以今天才买了一堆东西想陪她解闷,想不到那陈天宇还真的和她分手了。

“好了宝贝乖,宝贝不哭哦!没事,没事,外面男人多的是,我们再找,我们再找一个更好的!”应米莉放开她道,蓝宝贝扁着嘴儿,看看那黑眼圈和通红的眼底,让人怪心疼的。“天宇说我平庸又不知趣,他和那个大小姐走了……”蓝宝贝抽着道。想起陈天宇那些没心没肺的话,她就是一阵揪心的疼。

“没事,没事,男人嘛!大街上一抓一大把,还怕找不到好的?就你这姿色,傍个大款都不是问题!他说你平庸那是他没眼光,以后一定会后悔!”应米莉拍拍她肩膀,柳叶眉一挑,单眼皮的双眸一弯,脸上露出一对深深地酒窝。使劲想好话安慰她。

蓝宝贝吸口气,幽幽望着她,想想陈天宇那张无情的脸,一股无名火在心底升起。“真的?”“当然了!你只要打扮一下,全天下的男人都会为你倾倒的!”应米莉点点头。

蓝宝贝垂眼看着脚尖,幽幽双眸思索着什么,然后一脸下定决心握紧了拳头。应米莉歪头看看她,看起来她的安慰起到效果了。

蓝宝贝将脸上泪一抹,打开门走进去。米莉拉上门进来道:“宝贝,这几天我这几天有时间,正好可以陪你。我们出去玩两天吧?”但宝贝没吱声,即刻到了房间找了件衣服出来说:“看时间吧。”

“宝贝……”应米莉还想说什么,宝贝已经进了浴室,而后便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

应米莉摇头轻叹,一想又为宝贝心疼,宝贝会这样都那个陈天宇害的!

宝贝仰头闭目,微热的水带着雾气、淋在她脸上,顺着凹凸有致的身线,如山中细流错开流淌,最后沿着光洁的脚踝流向下水道的入口。拧上水阀,宝贝拉开玻璃门赤脚走到镜子面前。

热水泛起的雾气,在镜子表面留下一层水珠。她用手顺时针的涂开一个圆,然后垂下双肩望着自己的胴、体。长到腰间的青丝分散的黏在自己身上,摘掉眼镜,柳叶眉下一双水亮迷人,甚至勾魂的杏仁眼;幽幽泛着魅惑的光。静静凝望,可见涓涓细流幽然流淌。挺鼻梁、粉嫩的樱桃嘴儿,漂亮的鹅蛋脸,足以让人垂涎的酥胸、小蛮腰,怎看都是个不折不扣的尤物。

但是,陈天宇却把她甩了,因为她没钱。

蓝宝贝拿下衣服看了看,又重新收起,扯了条浴巾裹住了自己。然后赤脚走了出去。“宝贝,我买了蛋挞……”闻脚步声,应米莉在沙发上抬头,见她就这番模样出来愣了愣:“宝贝,你没事吧?”“没事。”蓝宝贝淡然应声直接回到房间。听着她决然的关门声,应米莉多少有点担心。

蓝宝贝站在衣橱面前,从一个角落里,拿出几件很少穿,却品味极其高档的衣服。她决定了,她要报复陈天宇!

蓝宝贝左看右挑一阵,拿了好几件衣服在身上比划。最终,选了一件黑色齐膝吊带裙,胸前还有一朵娇艳绽放的真丝红玫,套在身上正好把她的酥胸和玉肩展露从来。

再拿出一直少用的化妆盒,对着镜子,画眉、眼线、口红,只是几抹,刚才还素颜的蓝宝贝,便以足矣勾倒所有男人魂魄的媚妆站在镜子前。

其实她本来就不差,特别是那双妩媚勾魂的眼睛,隐约中总透露着一股蛊惑的鬼魅。只是,她没钱,至少在陈天宇眼里,她是个穷丫头。

打开门,应米莉再抬头,看见她的模样手中的蛋挞吧嗒掉在地上,嘴巴张成O型,瞪目结舌望着她久久不能回神。

“宝宝……宝贝,你……你这是干什么?”应米莉难以置信结巴道。和她相处这么久,她第一次发现蓝宝贝真的可以这么漂亮,特别是那一身魅惑双眸中的独特气质,让人不禁怀疑她是不是什么大小姐。

“我去酒吧走走。”蓝宝贝淡然道,拿出一双银色的高跟鞋,穿在裸脚上妩媚十足。“你……你,你说什么?!”应米莉蹭的站起来,不能消化她的话。走走干嘛要去酒吧?“我说,我要去酒吧走走!”蓝宝贝认真的重复一遍,说着走向门口。等应米莉回过神,她已经带着一个魅影消失在门后。

===========

“我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不要一张双人床中间隔着一片海,感情的污点就留给时间慢慢漂白,把爱收进胸前左边口袋……”

蓝宝贝坐在酒吧一角,独自举杯喝着啤酒。耳畔响着那首风靡一时的《手放开》句句歌词成了她唯一诉苦的对象。放下酒杯,魅惑的双眼慵懒环视一遍,彩色琉璃的灯光,营造了这家酒吧独特的气氛。她本想找个男人报复陈天宇,来到这里才发现,自己根本没那胆子做出来。

而且,对陈天宇的思念并没有让她觉得在这里很好,相反的越来越难过,胸口永远像堵着什么,伴随那鼓动脉搏的音乐,一遍一遍敲打着她的心房。

不一会儿,她眼前就已经摆满了酒瓶子。

在舞池里轻轻摇摆的人群另一边,吧台上还坐着另一个自傲的身影。他漠然的拿着酒杯,几个妩媚的女郎围在他身边。“二少,不要一个人喝嘛!”“就是啊,我们这么多姐妹陪你,你可不能一点面子都不给哦!”两个女郎甜甜道,一个身着短裙红衣服的,还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膀,蔻丹血红的手指,慵懒抚摸着他冷峻的脸。一股浓烈的香水味,随那轻蔑的手指蔓延在他鼻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