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机灵宝宝Ⅱ爹地别抢我女人

(爬的高摔得疼)

收藏书签 字体:16+-

不出莫夏楠所料,宝贝果然没有要拿掉孩子的意思,这倒让他偷偷的松了好几口气。

宝贝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越来越浓才春色不知在想什么。

“要吃什么吗?”他从房间里走出来道。“不用。”宝贝摇摇头,怀了宝宝以后,虽然有时候会很饿,但是胃口却不怎么样。

“那可不行,医生说你要多补充营养,这样宝宝才健康!”他坐下一手揽住她的肩膀温柔道。

宝贝看看他,忍不住钻进他怀中。他越是温柔,她越不安。生怕被他捧上天堂以后,最后会摔得粉身碎骨。但也许是她多心了,都说孕妇的想法最奇怪,难道她也是这样吗?

“怎么了?”他带点担心道。“没什么,有点困了。”她闭目摇摇头,“那我抱你回房去睡会儿吧。”“不用,我靠一会儿就好了。”她轻轻扯住他的衣服。

“乖,听话。”他还是强硬的将她抱回了房。刚刚把宝贝放下,秦飏忽然出现在门口,“二少。”

莫夏楠回头看他一眼,给宝贝盖上被子道:“什么事?”“公司有点事,要您马上过去一下。”秦飏看看宝贝,又迅速移开眼道。

“好,我马上就来。”莫夏楠起身,微笑着又对她道:“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很快就回来。”“嗯。”她点头,胸口却纵然堵得厉害,猛然抓住他的手,又恋恋不舍的放开。

他喜欢她的听话,乖乖的像个洋娃娃。

等人都走了,房间顿时安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宝贝呆呆望着天花板,不自觉用手摸着小腹,掌心有股淡淡的温暖。

“哎呀,少爷怎么把手机给忘了。”外面来打扫卫生的佣人忽然说。宝贝猛然一个激灵,立刻跳下床两步到房门口道:“你说什么?”“应小姐,少爷把手机给忘这了。”佣人拿起茶几上的手机道。

宝贝看看她再看看手机,燃眸道:“给我,我给他送过去。”“这,这不太好吧?”佣人担心的看看她的肚子,莫夏楠可是严肃的吩咐过,绝对不能让宝贝累着。

“没关系,天天在家我也闷了,正好出去走走。”宝贝两步上前心中狂喜,这样她就有足够的理由去找他了。“可是……”佣人还在迟疑,宝贝已经夺走手机道:“没事,我很快就回来!”她快步跑出门,甚至有种想飞奔到他身边的冲动。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来到一个多月没回来的公司大门口,她看看上层反射着阳光的玻璃窗深吸了一口气。

如果莫夏楠看见她过来,会不会生气怪她不听话?

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见他,疯狂的想!就算他再生气,也不可能打她对吧?幻想他等等表情,她痴痴的笑了,疾步走进电梯按下了那个楼层。

因为她用的不是总经理专用电梯,所以到20层的时候又走进来了两个女职员。

她们好像没认出宝贝,自顾自看着文件道:“二少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这样轻而易举就拿下了这么浩大的工程。”

“是啊,最近他还经常不在公司呢。”“对啊,但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王者风范嘛!只是可惜,二少到现在都不能继承公司啊!”有人惋惜道。

宝贝突然竖起耳朵,继承公司?

对了,莫夏楠现在只是总经理,而不是总裁。那他们的总裁是谁啊?“没办法,我听说啊,董事长下过令,要二少和大少、四少一起比赛,看谁先生个儿子,谁就当继承人。”一个忽然放低声音,将手挡在一侧道。

“什么?真的假的?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另一个惊呼。“没办法,有钱人的想法都比较奇怪,但在我看来,公司就应该让二少继承,不仅人长得帅,工作能力还那么强。像那个工程,普通人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三天就搞定啊!”

“嗯,我也这样……”她们叽叽喳喳说起来,宝贝身体徒然僵硬,盯着电梯门加速气息。

谁先生儿子,谁当继承人?!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他才要生孩子的吗?那如果不是儿子呢?

宝贝再看看她们,她们在第二十五层就下了,还有四层楼就到莫夏楠的办公室了。她突然很害怕,害怕他真的只是冲着孩子来的。

不安立刻充满她的心房,如果真是这样,该怎么办?

“叮~!”在她不安犹豫之间,电梯已打开了门。抬头望着眼前陌生的办公楼层,她有些腿软。握紧他的手机,恍恍惚惚朝他的办公室走去。

莫夏楠似乎在和秦飏谈工作,宝贝轻轻打开一条缝,他们并没有发现她。

“二少,工程已经全部搞定了,您看什么时候动工?”“明天组织项目组吧!其他问题等项目组成立以后,开会再谈。”莫夏楠双肘支着桌子道。“是。”“嗯,我叫你办的事,怎么样了?有没有颜儿的消息?”他问,温柔的口吻带着强烈的关切。

“颜儿小姐没事,已经在回学校上学了。”秦飏道。“那就好。”莫夏楠点点头似乎大松了口气。

宝贝偷偷望着他,和他朝夕相处一个多月,她却从没见过他这样自然的表情。仿佛眼前的,才是真正的莫夏楠。

这个才是真正的莫夏楠?那在面对她时的那个呢?!

强烈的不安使她不禁扶住了墙。

“不过二少……”秦飏看他一眼,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怎么?”他挑眉,目光又恢复到原来的冷冽。“二少,一句话我不知道当问不当问。”秦飏犹豫着说。“问。”莫夏楠靠向椅背,似乎知道他想问什么。

秦飏迟疑几分,“等应小姐生完孩子以后,您打算怎么办?她好像是真心爱上您了。”莫夏楠沉声,门外的宝贝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不由自主抓住胸口的衣服紧紧盯着他。

是啊,等她生下孩子,他会怎么做?让她滚?还是让她也留下?

“还能怎么办,我们是有合约的,等生完孩子她就必须乖乖离开。”他冷冷道。

熟悉的声音在她听来就像把刀子,毫不客气的刺进了她的心窝,让她在最幸福的天堂顶端,瞬间坠入万丈深渊,粉身碎骨,疼得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

一股热浪纵然涌进她眼底……

“但是……”秦飏忍不住担忧,“秦飏,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爱管我做事了?你应该清楚,在我心里,只有颜儿一个人,今生非她不娶,不爱!”他道。但是为什么呢,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居然心虚了,甚至会想起那张脸。

“对不起二少,是我多事了。”秦飏暗叹口气,不知等应小姐知道一切以后,会有多伤心。

宝贝错愕的望着莫夏楠那张冰冷的脸,非颜儿不娶不爱?那对她的温柔到底算什么?只是哄她生孩子的工具?

“行了,你先回去做事吧,我先走了。”莫夏楠起身说。

秦飏点头转身向门口走来,宝贝仓惶的收回目光,左右看看急忙在远处的花盆后面躲起来。透过密集的垂叶榕,宝贝幽幽望着莫夏楠走出了办公室。

优雅淡漠的背影,高贵的遥不可及。这才是真正的莫夏楠吗?在她面前的,只是一个不择手段的骗子!

宝贝垂下眼帘,微微颤抖的双手紧紧握拳,细长的指甲深深地抠进了掌心。为什么她的爱情总是好狼狈!就像傻子吃毒药,明明清楚那有多撕心裂肺,还是双手捧着心肝看着刀子在上面划过,却没有任何借口可以反驳!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