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1章 关门放狗

收藏书签 字体:16+-

对李青瓷和宋雅女来说,生活给她们上演了一场比三流电影还要荒诞的场景,先是最坏结果地跟两位异性乘坐一辆动车组的同一个房间,然后跑出来一位能把狗带上火车的大侠,丝毫不顾及两位美女的感受,跟她们下铺两位应该早就熟识的家伙大谈他是如何跟乘警斗智斗勇,如何冲破重重防线最终得以胜利会师,绘声绘色,唾沫四溅,还不忘没有丁点儿公德心地在公共场合抽烟,关上门后四人房间顿时烟雾缭绕,把两位乖乖女熏得不轻,联想到这位百分百没有买票的好汉脚底下躺着条土狗,李青瓷和宋雅女连出声抗议的欲望都没有,生怕下铺三个无法无天的陌生男人一怒之下把她们给那个啥了。

李青瓷天生逆来顺受,韧性出色,否则她一个对理科毫无兴趣的女孩也不可能只是因为父辈的要求就考上上海交大数学系,可她的同伴做惯了千金小姐,忍了长达10分钟的煎熬后终于偷偷给准男友发了条求救短信,男人嘛,不用来英雄救美就太可惜了,宋雅女喜欢称之为资源最大化利用。

不到3分钟,她那位校草级别的准男友就带着三个死党一起杀将过来,拉开房门,他就狠狠皱眉,因为处处顾及在宋千金的感受,他这杆从小学就抽上中华的老烟枪硬是没敢在交往后说自己抽烟,结果现在一看到烟雾翻滚妖孽无数的房间,把他气得不轻,那感觉就像这三个王八羔子把他连小蛮腰都没搂上的女人某个第一次给夺去了,感觉很玄妙,也很糟糕至极,他打架不擅长,毕竟得有斯文公子哥的风范,但身后几个死党之所以能跟他一起厮混到今天,除了差不多层次的家庭背景,最主要靠的就是他们不计后果的跋扈,从小到大都张扬惯了,初高中时代也没少跟专业混混痞子取经,打架是拿手活。

宋雅女悄悄从被子里探出脑袋,松了口气,说实话虽然跟两位异性“同居”将近十个钟头并不美妙,但她心底对他们第一印象还不错,其中一个属于在她视野一辈子被自动过滤的角色,这类男孩既不能靠脸蛋吃饭,也不至于长得太对不起党和人民,至于另一个,连眼界极高的宋雅女也承认那是一位无可挑剔的异性,起码他的皮囊比她众多玩完暧昧就丢的准男友们都来得扎眼,躲在被子静观其变的她现在还清晰记得他第一眼看到她们时候的警惕和冷漠,就像一头骄傲的雄孔雀在审视两只小母鸡,这让宋雅女当时就一阵不舒服,她内心祈祷差不多能算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才拿到准男友资格的韩鲲可以狠狠揍他一顿,把他的皮囊给戳气球一样戳破了,否则宋雅女还真怕自己把持不住对“美”的追求,最后沦落到倒追那头可恶的雄孔雀,那她十几年积累出来的英名就毁于一旦了。

韩鲲之前来过一回,意思是跟下铺两位哥们换位置,因为他一想到有两个爷们要睡在她们下铺就浑身不自在,一个是他正在苦苦追求的未来女朋友,另外一个更是被他偷偷视作性幻想对象的校花,这里头玄机太多了,奈何下铺两个中长着一张软饭脸的家伙一口回绝,没有丝毫回旋余地,折了他不少面子,现在一肚子怨气怒火杀过来,竟然发现还有个叼烟逗狗的疯子,韩鲲被局长父亲熏陶得相当灵光的脑子也呆滞了好几秒,然后冷笑道:“滚出去抽烟。”

除了跟土狗玩耍的牛人,宋雅女心目中气质阴柔的美型男在抽完一根烟后就此罢手,只是偶尔弯腰摸一下土狗的脑袋,那条不起眼的草狗也有灵气,每次都会抬起脑袋亲昵地愉快出声,宋雅女刚好睡在他斜对面的上铺,无意间看到他看狗的眼神,那叫一个温柔,跟他看她们两位美女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让感觉比狗还不如的宋千金气得牙痒痒。而搁哪儿都引不起风波的某男则悠闲地翻阅一本封面不太雅观的杂志,时不时啧啧称叹,估计是为杂志里某位胸器堪比凶器的花瓶女喝彩,这厮长相平平,戴着一幅很土老帽的黑框眼镜,配合浏览18禁画面的神情,很宅很猥亵,不过身材匀称,穿从头到脚着没啥可以为形象加分的名牌,但还算干净清爽,咧开嘴偷笑的时候牙齿雪白雪白,让人误以为一天要刷七八次牙,他见到韩鲲一伙人气势汹汹赶过来,逗狗的大侠继续砸吧砸吧那根两毛钱一根的中南海,睡下铺对面的家伙更是眼皮都没抬一下,他只好笑着放好宝贝杂志,起身道:“兄弟不好意思了,我们这就去洗手间抽。烟瘾上来了扛不住,见谅个。”

伸手不打笑脸人不假,可韩鲲来这里就没打算息事宁人,没有点硬背景,绝不可能在9月初浩荡学生潮中给身边朋友都安排在同一辆动车组邻近的软卧,再说了他来自藏龙卧虎的首都附近的一个市,好歹也是京津圈子里的一员,韬光养晦没学会,京津大少们众多的事迹倒是听了不少,好不容易出了京津圈子,那见到的还不都是外地人?他凭啥占着理的事情还要隐忍不发?于是韩鲲没有丝毫善罢甘休的意思,趁胜追击道:“呦,还能带这么大只的宠物上车,哥们您真牛-逼,老子怎么也是省部级的大官吧?”

“真会开玩笑,我们这就撤。”一照面就退一步想要息事宁人的家伙仍然笑着人畜无害的脸,起身踹了把狗带上火车的猛人,然后给坐着纹丝不动的死党使了个眼色,想要把退让的低姿态做足。

“顺便把东西搬了吧,我不想再见到你们,否则你们又是抽烟又是带这种烂草狗的,后果会很严重的。”韩鲲语气不善道。

本来已经起身的家伙听到韩鲲的威胁后笑脸不变,只是又坐了下去,然后躺到**继续翻看杂志,气定神闲。

韩鲲一时半会没能领会这个软蛋的意思,愣在当场,最喜欢凑热闹的宋雅女已经坐起来,唯恐天下不乱,起先她对下铺那位貌不惊人的同志相当不满,一个男同志咋可以如此懦弱呢,正失望没有好戏可看,没料到韩鲲出言威胁后反倒爆发出一点火花,她朝对面的闺蜜李青瓷眨了眨眼睛,示意她准备看好戏,却发现这妮子睁大水灵眸子往下斜视,如果宋雅女估测没错,正是平庸男位置,宋雅女愣了一下,青瓷这位唐一中所有学弟眼中的仙女学姐莫非下凡了?

“关门放狗!”把狗带上车的彪悍人物笑眯眯道,显得有些阴沉刁钻。

其实跟魁梧一点都不沾边,一米六出头的残废身高,头发锃亮,跟上海滩30年代的流行发型一样,在宋雅女和韩鲲这伙千金小姐公子哥眼中眼前这三人是分别三个世界的货色,一个肯定是能让不少花痴癫狂的大校草,一个是估计还没牵过女孩子手更别说摸过女人胸部的宅男,剩下的遛狗哥则是十足的混混圈中不显眼的散兵游勇。

“放你妈-的狗!”韩鲲身后一个身高很鹤立鸡群的家伙怒道,玩世不恭那是他们这种富家少爷的专利,哪轮得到这种不入流小痞子在两大美女面前乱蹦乱跳。

“我既没抽烟也没带狗,你们要打要闹随便,乱磕坏我床底的行李就成。”看情色杂志的家伙很不仗义道。

李青瓷微微皱眉,重新缩回被子。

优渥的物质生活没有养成她自负的性格,只是让她亲眼见证许多市一级权贵们深刻鲜明的闹剧,很多例子让她明白一个道理,男人的薄情和寡义是一对双胞胎,对兄弟寡义的男人不管表面上如何对女人关怀备至,在危难关头都会暴露出薄情的本质。她当然没有对下铺那位应该也是赶去南方上学的男生一见钟情,她只不过是感兴趣一个并不惹人注意的同龄人如何能看懂一本德语杂志,李青瓷一直在思考他能否看懂文字还是只在跳跃式关注情色图片,现在一看他的寡义,李青瓷连用来打发时间的仅剩一丝好奇也烟消云散。

“对,今天这事跟八两叔没关系,狗是老子带来的,烟是小草给老子的,这事我们两个扛下来了,你们也别跟老子废话,一起上,老子一只手掀翻你们全部!”站起身比韩鲲矮半个头的瘦竹竿极有担当,口出狂言,朝韩鲲一伙人比了比中指。

两伙人互相对骂半天最后散伙那是校园最常见也是最不成气候的对峙,这种无聊事决不可能当着两个美女的面发生,所以韩鲲一伙很干脆利落地冲上去,而那位满嘴跑火车一开始就吹得差点让宋雅女以为他是中国版007的仁兄,非但没有让宋雅女刮目相看地一只手干倒全部人,反而被韩鲲一伙给轮了,唯一能端上台面的就是他被人踩的时候咬着牙一声不吭,可见本事没有,幸好还算有些骨气。

而某位不仗义不厚道到了极点的家伙甚至很“善解人意”地帮忙关上了房门,然后继续在李青瓷的鄙夷眼神中老神在在地阅读杂志,似乎连起码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懂,天真以为不会殃及池鱼,单亲家庭长大的李青瓷尤其憎恶薄情寡义又没脑子的男人,所以她翻过身,来个眼不见为净。终于,很大部分注意力都在某个人物身上的宋雅女观察到那家伙轻轻卷了卷袖口,有动手的意思,她似乎跟睡下铺的男人是一路货,根本没有要提醒“自己人”的意思,只是没心没肺静静等待某人的一击。

“别嫩出血。”宋雅女听到下铺平庸男说了句很莫名其妙的话,接下来也没有给她咀嚼琢磨的时间,就看到相貌和气质都出类拔萃的雄孔雀突然出手,一把将躺在地上挨揍的可怜虫往后一拖,然后面对出手最狠的一位哥们就是一记很漂亮的膝撞,动作迅猛这点宋雅女不是瞎子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力道恐怖宋雅女瞧是没瞧出来,可在学校打架从没听说吃亏的高壮校友一下子就蹲在地上呜呜咽咽,宋雅女立即明白下铺这只公孔雀不是绣花枕头,对于学生来说已经绝对是练家子级别的棘手角色,第二个想要替同伴出头的倒霉蛋很不意外地被他格挡住勾拳,然后还以肘击在脸颊,整个人就跟荡秋千一样侧面耍过去砸在宋雅女床铺护栏上,吓了她一大跳。

四个人一下子不行了一半,韩鲲后退几步,面子苦苦支撑着他没有跑出房间,但他再傻也知道就算把自己搭上也塞不够对方牙缝,他怎么能预料到这个长得比小白脸还能吃软饭的人妖是个扎手货,现在进退两难了,一肚子苦水啊。就在韩鲲骑虎难下的紧要关头,和事老又出现了,那个总是一脸如沐春风憨厚笑脸的家伙放下杂志,先踹了一脚遛狗男屁股,道:“没死就爬起来。”然后笑着望向韩鲲,道:“你看,我们的人在地上给你们踹了半天,你们气也出了,是不是大家都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怎么样?不打不相识,就当交个朋友,这事就此了过。”

韩鲲涨红着一张脸也不吭声,带着伤兵残将退出去,寻思着正面冲突不太能占便宜,就走背后捅刀子路线,可就在此刻,那个笑面虎又微笑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们是在隔壁车厢的04房间吧,有空我会带着这条来福去你们那串串门,你们可千万别让乘务员知道我有条狗。”

韩鲲心一紧,知道这是他在用潜台词敲打自己,无比羞愤却束手无策地耻辱性撤退,自我暗示这仅仅是战略性转移,等下把所有人召集起来再来个东山再起一雪前耻。

“操,我果然在没家伙的状态下只有百分之十的战斗力,要是有家伙在手,早灭了他们。”遛狗男也就后背和屁股被踢得多一点,所以并没有鼻青脸肿,他坐在地上,揉了揉土狗的耳朵,一点没事儿模样地自我陶醉道:“幸好我及时护住了脸,英俊潇洒的容颜才得以保全~”

“你个煞-笔,不嫌丢人?”武力值和相貌呈现惊人正比的公孔雀没好气道,语气不善,却还是丢给那草包一根烟。

“别抽了,有女孩子在,都识相点。”笑面虎和平庸男双重身份的年轻人不温不火道。

而他浅浅淡淡一句话,武力值哪怕放到真正大混混世界也算不俗的孔雀和抗击打能力同样变态的遛狗好汉竟当真毫不犹豫地停止抽烟动作,一个把火机放回口袋,一个把香烟夹在耳朵上。

李青瓷和宋雅女都是一惊,她们都不笨,否则也不可能以全省前400名的优秀成绩考上国内名牌学府,终于知道原来这个看上去最平庸也是人品最垃圾的家伙才是三人团体的真正核心。韩鲲之所以能成为他那个圈子的核心人物,靠的不仅仅是他在首都任职每次回到ts市都能让市长级别官员嘘寒问暖的父亲,还因为他有名列前茅的成绩,不错的脸蛋和极佳的体育天赋,可见任何一个圈子,不管是凤头还是鸡头,都必然有其过人之处,宋雅女是胆战心惊,生怕下铺那头笑面虎迁怒于她,而李青瓷则重新恢复对他适度的好奇,当一个年轻人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城府和隐忍,像她这类心智早熟的女孩都会格外感兴趣。

宋雅女最担心的事情终究是发生了,那个深藏不露的家伙站起来,轻轻敲了敲她的护栏,她情不自禁缩了缩,心中念头竟然是如果逃不掉被侮辱糟蹋的结局,还是让那头骄傲的公孔雀来吧。

“美女,对不住了,抽烟是我们不好,也不怪你搬救兵喊人。这条来福是我养的,是不该带上车,我就想问一下你们,你们要是能忍受是最好,不能接受我就让豹子带洗手间去。”年轻人依然是略带讨好的含蓄语调,根本谈不上侵略性,甚至还有些跟美女讲话的腼腆拘谨。

宋雅女背部紧贴墙壁,起初如临大敌,可等她鼓足勇气正视那张刚好高出床铺一个头的脑袋,不知道为何他每说出一个字宋雅女就轻松一分,也许是他实在长得太有安全感,跟穷凶极恶的危险分子太不搭调,完全就是她众多暗恋者中默默无闻的一位,仿佛好不容易今天逮着一个机会能够跟心目中的女神吐露心扉,紧张而青涩。

所以宋雅女恢复校园女王本色,妩媚一笑,很诚实道:“不能接受!”

“滚去洗手间。”他挠挠头,低下头又踹了遛狗男一脚,可怜被兄弟为女人被插两肋一刀的哥们只好灰溜溜打开门,观察有没有敌情,在出门前重色轻友的家伙终于还是有点良心,朝幸灾乐祸的公孔雀男道:“给豹子两包烟。”

“谢八两叔!”那家伙欢天喜地揣着两包中南海,带着土狗一溜烟飞奔出去。

“叔,我今晚候着他们。”公孔雀男沉声道。

“不用,他们没阴我们的胆量。一群好孩子,跟我们不一样的。”不敢再多看宋雅女一眼的年轻人轻笑道,在不用面对美女的时候,他的表现要沉稳得多。

“恩,他们是喜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好学生类型,跟叔你是不一样。”孔雀男笑容迷人道。

“死远点,别仗着学习成绩好就跟我划清界限,我那所大学虽说只是上海市三流,但好歹也是野鸡大学中战斗鸡。”年轻人躺在**翘着腿笑骂道。

“听口音,你们也是ts人啊?”宋雅女讶异道,“还有,那个谁,他们怎么都喊你叔?”

“恩,我们是曹妃甸那边的,是你们肯定没听说过的一个小村子。至于为什么他们喊我叔,都是辈分的关系,我家这方面在村子里比较占便宜,很多结了婚的大叔见我一样得喊叔,害我过年的时候少捞很多红包。”他微红着脸笑着解释道,他这个伪乡镇出身的标准宅男对一般美女都是敬畏如虎,不过超出美女平均线的水灵白菜,他偶尔也会鼓足勇气发挥出同样超出水准线的实力,至于能侥幸碰上个可以让他一见倾心的极品,他甚至能爆发出令人发指的作战水平,很可惜,上铺斜对面那个两女中更水灵一些的文静女孩,离这种让他天雷勾动地火的境界还差了点,否则天晓得一个被**战争片和情色影视小说毒害出“有码也如无码,纯情等同放浪”境界的宅男精-虫作祟下,会对良家妇女做出啥勾当。

“你好,我叫宋雅女。”宋雅女大大方方探出身子朝下铺伸出手。

“我叫赵甲第。”他犹犹豫豫伸出手,口齿含糊不清,宋雅女百分之百没听出赵甲第这么个不常见的名字,然后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天人交战,最终羞涩道:“我绰号八两,朋友都喊这个。”

宋雅女其实也不是真想知道赵甲第的名字,只是表个态而已,不过总算听清了“八两”这个绰号,又是一笑,躺回被子望着天花板道:“第一次听说这个外号。”

八两兄憨憨一笑。

“叔,转性了?今天一点都不狂野奔放呐。”孔雀男无比纳闷地发了条短信。

“也不是在村子里,没主场优势,不想被打脸就得扮猪吃老虎,现在网络上主流著作里主角都这么干的,想要三妻四妾就得能装能骗,霸王硬上弓那一套不管用。”赵甲第悄悄回复一条。

“这两妞需要那么复杂吗,你上铺那个甩点钱,我上铺那个整出些您最擅长的沧桑故事,还不就手到擒拿了?”孔雀男撇了撇嘴又回复过去。

“叉你妹,老子没你那张人妖脸,而且老子的故事也不是随便拿出手的,那是杀手锏!现在我们身上加起来扣除学费和生活费也就四五百的闲钱,你倒是甩甩看?”赵甲第咬牙切齿地按键,他手里头是一只有些年数的破诺基亚,丑是丑,但经摔,跟小强一样生命力顽强,就算丢茅坑里捞上来晒一晒照样还是一条能发短信能打电话的好汉。

公孔雀一阵无语。

赵甲第突然抬头,见到李青瓷若有所思的精致脸庞,等她察觉到他也在打量她,便立即缩回去。

赵甲第摸了摸脸,轻声自言自语,该不会这闺女识破咱的真面目了吧,那可就别怪咱败类一回了,在赵家村,咱那可是响当当刨绝户坟、爬寡妇墙、碰上对头管杀不管埋的大恶人啊。

收藏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