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2章 **八两叔

收藏书签 字体:16+-

熄灯后齐青瓷和宋雅女都没有睡踏实,大概还有七八个钟头的车程才能到达目的地,如果不是赵甲第长相谈吐都过于人畜无害,齐青瓷和宋雅女一定选择硬撑一个通宵,到了凌晨一件衣物都没脱去的齐青瓷已经睡去,江湖人称夜店小女王的宋雅女熬不过吃宵夜的惯性,就轻轻爬起床,没敢开灯,生怕让下铺两位雄性牲口见到她穿睡衣的水灵模样就变禽兽起来,套上外衣,拿上钱包和手机,悄悄下床,打开门,却看到辛辛苦苦不去惊扰的两位牲口就坐在走廊椅子上,那个拽得跟太子哥一样的帅哥在很有味道地吞云吐雾,而那位没有啥杀伤力的八两兄则继续捧着那本德语色-情杂志,一脸津津有味,等宋雅女出房间,骄傲孔雀男依然抽着一根三毛钱不到的中南海,斜眼都没瞥一下加上幼儿园已经在学校“傲娇”了整整15年的宋雅女,倒是赵甲第赶紧把杂志收起来,友善打招呼,充满解释意味:“怕豹子嫌烟少过来讨烟抽,吵到你们,加上我和麻雀都是第一次出远门,睡不着,就干脆在这边聊天了。”

宋雅女内心感慨这位八两兄真是憨厚小伙子啊,于是强行把破坏她形象的打哈欠欲望压下,问道:“车上有卖宵夜吗?”

“有,8号车厢,离我们这节车厢不远。”赵甲第笑道,视线迅速在眼前美女身上扫描了一遍,甚至没敢在她娇好的胸脯和修长的美腿上多停留一秒钟,不敢说校花级别,到了大学最不济好歹也能混个系花头衔,赵甲第内心给出评估分数,能有75分了。

对八两兄来说,及格线以上的美眉都是值得呵护的,75分以上的白菜都是需要尊重的,至于85分以上,则是需要不顾死活不顾差距也要上去啃一口的,在赵甲第自认为不沧桑不故事的21个春秋里,只追求过一个85分以上的女神,然后在别人看来堪称鸿沟的巨大差距面前,那个英语永远是年纪段垫底的傻子被甩得七荤八素,成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经典反面事例。

字典里从没有谢谢这个词语的宋雅女望了眼长长的走廊,以及一扇扇仿佛等她走过来就会伸出一双双大手的房门,她心里一阵发毛,跟孔雀男和平庸男共处一室就已经让喜欢裸-睡的宋女王乖乖穿上睡衣,平时喜欢看一下情色恐怖片的她一想到自己被拖进车厢后的场景,一身鸡皮疙瘩,所以她使出美女才能奏效的撒娇,望向不敢正眼打量她的赵甲第,弱弱道:“你能跟我一起过去吗?”

“没问题。”赵甲第豪爽道,将杂志丢给身边的死党。说实话他喜欢她身上的香水味,有种熟悉的感觉,这种小秘密小细节,麻雀和豹子这种一根筋的家伙是不会理解的,所以他也懒得废话。

经过洗手间的时候,赵甲第停下脚步,两轻一重极有规律地敲了敲门,门立即打开,宋雅女立即捂着鼻子后退,浓重烟雾缭绕中探出一颗脑袋,疑惑道:“八两叔,啥事?”

然后这个出场华丽下场却凄凉的溜狗好汉就看到赵甲第身后的白菜,一下子回神,自以为抓住主要矛盾,悄悄伸出大拇指,贼笑道:“叔是想借房间做那个事情吧,果然还是八两叔牛掰,才上车没几个钟头就搞定一位,我这就给叔和婶腾位置办好事。”

“办你大爷,我是过来提醒你少抽点烟,顺便问你要不要宵夜。”赵甲第抬手就要抽这个没眼力劲的家伙,第一时间想到美女就站在身后,立即缩手,万一留下暴力倾向的印象就完蛋了。

“要个蚯蚓的宵夜。”海拔这辈子都没指望能到达160的溜狗大侠裂开嘴笑道,与赵甲第截然相反,因为抽烟酗酒过度,牙齿暗黄,而且由于打架殴斗牺牲了将近四分之一的牙齿,惨不忍睹。

“滚回去,吓到半夜上厕所的小美眉我扇死你。”赵甲第压低声音道。

那家伙老老实实关上门,蹲在里头抽烟,揉了揉饿瘪了得肚子,乐滋滋道:“八两叔太拉风了,这还是在车上,到了上海,那得糟蹋多少良家妇女和黄花闺女啊。”

宋雅女在卖宵夜的地方捣鼓了一份土豆牛肉饭外,要了两份矿泉水,车上有送,可她觉得还是花钱买的东西更靠谱一点,赵甲第要了4份快餐,豹子嘴上说不要,是因为怕耽误了他好事,赵甲第当然不会真傻到让豹子挨饿,那家伙煞-笔归煞-笔,但义气这玩意还真没半点水分,敢冒着被爷爷打瘸腿的风险偷溜出来,还不忘带上那条他最喜欢的来福,所以赵甲第特地给他一个人买了两份饭。

等赵甲第赶在宋雅女前头付帐的关键时刻,却无比尴尬地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带钱,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憋屈的事情吗,就在赵甲第难堪的时候,宋雅女也发现他的困窘,对这方面倒是极好说话的准女王掏腰包,玩笑道:“就算你护送本小姐到这里的报酬。”

“我回去拿钱。”赵甲第嗖地一下窜出去,那速度让人惊艳,就跟泥鳅一样从一个迎面而来的家伙身边滑过。

“还真回去拿钱了,太憨了吧?”宋雅女哑然失笑,不过她还是把帐付了,猜测那家伙会在几秒钟后回到这里,结果最多一分钟左右,他就揣着一张百元大钞冲过来,在女服务员的错愕中拍在柜台上。

“好啦,我已经付过了。”感到有趣的宋雅女微笑道,心情愉悦,她看得出来眼前平庸前要加上憨厚这个前缀的家伙,是一个比较自尊又不太阔绰的同龄人,虽说一开始双方有摩擦,但不打不相识嘛,再者她对钱这方面从来不敏感,一来家境优越,二来被男生当公主捧着习惯了。

赵甲第略加思索,就收回钱,也不拖泥带水。主动拿过所有东西,陪着宋雅女一起走回车厢,途中豹子也被他喊出来吃东西,宋雅女拿着属于她的快餐和饮料,眨了眨眼睛问道:“你们什么时候睡觉?”

“不睡了。”赵甲第毫无城府地笑道。

宋雅女神情不变地关上门后,立即做了一个胜利手势,爬上床打开电视,很开心很欢乐地吃着只能起到果腹作用的牛肉饭,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将赵甲第一伙人晾在车厢外的于心不忍,她就知道自己抛出这个问题后,憨厚可爱的八两兄便会选择在门口当守夜的“门神”,宋雅女嘿嘿笑道:“好人呐好人,可惜姐姐我只对腹黑英俊男感兴趣。”

其实很符合宋雅女刁钻口味的孔雀男一言不发吃着确实难吃的快餐,豹子狼吞虎咽的同时不忘把肉都给土狗来福,赵甲第继续边看杂志边吃饭,这是他的老癖好了,车上**厕上餐桌上都有看点杂书的毛病,所幸吃饭一直不快,温吞吞,细嚼慢咽,跟他的真实性格实在有不小出入。

“叔,这妞不地道啊。”豹子脚上踩着双比冒牌还冒牌的名牌皮拖鞋,含糊道,他学习成绩历来一塌糊涂,可不笨。

“咋不地道了。”赵甲第心不在焉道。

“知道叔是实在人,就别嫩出些妖蛾子玩叔啊,不就是想独占车厢嘛,直说啊,叔还会不答应?可她这么嫩,咱心里替叔不痛快。”豹子心有怨气,他喜欢把“弄”读成“嫩”,所以有他参与打架的团战,最多一句话就是“老子嫩死你”或者“今天不嫩残你菊花老子就不是八两叔的侄子”,然后ts某个圈子的江湖上就有一个“八两菊花”的传说了。

“女孩子,谁没有一点小心思,你计较个屁啊。她算好的了,起码我们现在吃的东西都是人家花钱买的。”赵甲第继续把心思放在杂志上,对此显得漫不经心。

“叔你这是厚道,咱小学思想品德就没一次合格过,木有那思想境界,要是在ts,我非嫩她一回。”豹子小声嘀咕道。

“跟你说多少次了,弄谁都可以,别弄娘们。”赵甲第叹口气道,继续吃饭,顺便将杂志翻页。

豹子不吭声,不管八两叔说什么,只分两种,听明白的和没听明白的,反正永远都是对的,至于没听明白的那种就不说话,反驳是绝对不敢的。

“有一类贱货就得弄,不把她们弄明白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凤凰。”一直沉默的玉树临风大帅哥开口道,眼神阴沉。他显然不是针对宋雅女,齐青瓷和宋雅女这类女人优秀是优秀,但绝不可能让他咬牙切齿。

“麻雀,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赵甲第那张一直挺和煦的脸庞略显黯淡,将快餐吃得一点不剩,然后跟豹子要了根烟。

“那贱货刚好在上海一所艺术类学院,可惜不跟我们在一个大学城,要不然我今天就给她破相。”绰号麻雀的男人显然不认为那是已经尘埃落定的事情。

“够了没?!”赵甲第怒道。

豹子手一抖,一块递给来福啃的肉掉在地上,来福立即低头脑袋。

“麻雀”依旧一口一口“咬”着米饭,气质阴柔到了骨髓,就跟九千岁一样让人浑身不自在。

意识到失态的赵甲第扬起头,叼着烟,自嘲道:“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其实这事情根本就没你们想得那么严重,不就是被一个娘们甩了一次吗,我也没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死要活的啊,屁大的事都给你们整玄乎了。麻雀,豹子,咱们都不是什么精贵的少爷公子哥什么的,就小老百姓,为了这种事情闹出大阵仗也不嫌给人看笑话,所以说到了上海后,麻雀你老老实实在复旦找那些个不在乎相貌金钱的伟大知性美女,手头有资源后就介绍给兄弟们,至于豹子就混着吧,别死了残了就成,到时候把上海所有实惠的桑拿洗浴场所都摸清楚了,到时候哥几个进去就直接点小姐的牌子号码了,省得我们花时间踩点,老子干不来神农尝百草的壮举!”

麻雀和豹子相识一笑,这才是他们熟识的那个**的八两叔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