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4章 二世祖弟弟

收藏书签 字体:16+-

在齐青瓷踏入上海交大没多久,赵甲第和麻雀也差不多时间分别走进一所上海二三流大学和上海第一学府复旦大学,先前在火车上跟宋雅女闲聊,也提起过有关高考成绩,赵甲第中规中矩的570分在同样是理科生的齐青瓷651分和麻雀669分面前就显得无比寒碜,就连只肯花一半心思在学习上的宋雅女也有文科609分的高水准,所以当时齐青瓷很善解人意地一笔带过,并没有深入展开这个话题,生怕刺痛了赵甲第其实很坚韧的神经,当时麻雀想要解释什么,被赵甲第一个瞪眼给强行咽回肚子,最后这方面两颗白菜只含糊知道赵甲第是一个英语很蹩脚拖了点后腿的二本选手。

到了那所只能在上海称得上中线水平的地方性野鸡大学,金融经济性质,很不出意外的印象平平,赵甲第对此倒没什么反感,毕竟自己母校再烂再不入流顶多就是自嘲一番,怎么也轮不到外人来挖苦讽刺,他的护短在熟人看来是出了名的不可理喻。

踏入校门后给大牌司机发了条礼节性短信,这有关家教问题,距离感最清晰的赵甲第对待陌生人一向很礼貌。他之所以不打算跟那位大牌人物发生点交集,是因为有传闻她是无良大叔赵三金的首席小蜜,不管真假,赵甲第都对此没有胃口,再者最疼他的奶奶念叨了一辈子的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老人家最大的乐趣就是苦口婆心劝村子的90后少男少女们千万别追星,那是给祖辈丢脸,所以老太太成了赵家村90后集体心目中公认的老巫婆。

赵家村听上去很破落寒酸,其实不然,它是曹妃甸甚至是ts数一数二的现代化村庄,就土地规模和人口数量而言已经完全等同于乡镇,所以赵甲第还是很早就通过电脑接触过大量**文艺片的。

办完并不繁琐的入学手续,几位负责相关工作的学姐也都毫不出彩,赵甲第的宿舍楼离教学楼大概有十分钟路程,一路上也没有看到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清纯美眉或者熟-女姐姐,估摸着好语气都在旅途上给齐青瓷和宋雅女给一股脑挥霍一空了,赵甲第悲凉感慨道:“果然这是一个科学严谨的世界,处处严守能量守恒定律。”

赵甲第是一个生存能力媲美手中诺基亚手机的小强,一方面遗传老赵家的优良传统,老太太总说三金也就是赵甲第他老爹的太爷爷是叱咤绿林的山东大响马,抢了两位压寨夫人,一个是清朝镶黄旗的格格,一位是貌美如花的苏州千金,所以后代基因出众,赵甲第对此一直持有严重怀疑态度。

另一方面当然归功于在赵甲第面前永远没有父亲风范的赵三金,这个除了赚钱买金条其余所有事情都懒散浑噩的家伙很早就把赵甲第丢出曹妃甸,大概把八九岁的儿子扔在ts偏远区域学校,开始寄宿生活,一直到高中,被外地人打过骂过白眼过,赵甲第也打过踹过外加拿刀砍过,后来随着麻雀和豹子等死党近卫军的加入,他不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打群架也是胜多输少,赵甲第就这样怀着一肚子怨气地茁壮成长。

唯一好处就是至少赵甲第没有染上像弟弟赵砚歌那样一身的公子哥气焰,那小王八蛋在赵家村号称头号公害,长大了绝对是能横行跋扈欺男霸女的畜生,刚上幼儿园那会儿那龟儿子就开始筹备将漂亮的幼儿园老师连同班上小萝莉一同划入他后宫了,每天上学不忘骚包地从别人小区院子里采摘几朵月季花,穿着小西装、梳着上海滩三十年代很流行的发型,一本正经地送给哭笑不得的女老师,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败类弟弟,赵甲第唯一的评价就是趁早打死在家里别放出去祸害好人了。

想曹操曹操就到,赵甲第在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接到活宝弟弟电话,赵甲第懒得接,铃声就阴魂不散,一直到赵甲第走到3楼宿舍门口,赵甲第才烦躁地接通电话,那头不识时务的家伙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道:“哥,我刚通过一哥们在ts一中给你物色到一位准嫂子,绝对漂亮,36D,屁股也大,父亲那关肯定能过啊,家境也不错,奶奶不总嚷着门当户对嘛,这下肯定也没问题,哥,要不我把她打包送到上海,对了,哥你读的是啥鸡-巴大学啊,我怎么上网都找不到地址。”

“说完了?”赵甲第平静问道。

“啊?哥对这个妞不感兴趣?那好,哥你放心,我帮你盯着她,保准她给你守身如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碰她,我废了他三条腿。”

那头的渣一点思想觉悟都没有,继续雀跃道,“那咱换个话题,哥,我已经一统赵家村周边几个据点了,现在那边的混子见到咱赵家村的那帮自己人都得绕着走,因为我放出话说,哥你从河北白沟那边搞到手几条硬货,子弹那是一箱一箱往家里搬的,结果平时嚣张到无法无天的家伙全部怂了,哥,这是不是就是孙子还是老子说的那个啥,不战而屈人之兵?咱真他妈有文化,这都懂!草,那为啥语文我老是不及格,没王法啊,迟早我要把教我们语文的教导处老徐的女儿给弄翻。哥咋不说话啊,呃,那我再换个,哥,《战神3》没你指导我根本没办法通关啊,老子想让奎爷叉死赫拉那大婊子啊……”

赵甲第干脆把手机放进口袋,也不挂掉电话,就让那个跟屁虫尽情吐苦水。赵家也许并不算庞大,但挺复杂,各种关系也极为微妙,赵甲第虽说一直都不像处于赵家核心位置,但终究他头上顶着赵三金大儿子的头衔,表面上论成绩轮光彩,当然无法媲美在英国帝国理工惬意生活的赵家大小姐,论宠幸,外人看来自然也是小公子,也就是这个大肆骚扰赵甲第的兔崽子胜出无数筹,可赵家老太太是极有发言权的角色,她只要一天没躺进棺材,赵家众多蠢蠢欲动的偏支和依附在赵家大树上的吸血虫就没谁敢对赵甲第明着不给好脸色,再者,赵家也就只有暴怒下的赵甲第敢跳脚骂赵三金不是个东西,这一点哪怕是赵砚歌也是万万做不出的骇人举止。

寝室内就一个人,看来赵甲第是第二个到达,那家伙正忙着打扫寝室,他的床铺和书桌也都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就跟洁癖差不多,赵甲第一阵头疼,看来以后脏袜子积攒一脸盆的美好时光是一去不复还了,那家伙长相跟赵甲第差不多,普普通通,跟帅哥型男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也不寒碜别人的视线,就是比赵甲第矮一点,也还算白白净净,戴了副半框眼镜,地道的南方人,他见到赵甲第后停下手中工作,热情道:“我叫李峰,上海人,你是?”

“赵甲第,河北ts人。”赵甲第笑道,原本听说上海人都喜欢把外地人当乡下人,看来也不尽然,起码这位李峰室友的热情不像公关性质,赵甲第这点眼力还是有的,毕竟他在高中时代就开始每个假期都在赵氏企业一家子公司基层打杂,接触过社会层面的一部分,加上家庭耳濡目染和整个中学时代的浪荡厮混,对人性的认知成熟与否不好说,起码不幼稚。

“很有意思的名字,很好,我们从现在起就是上下铺了。”李峰乐呵呵道,“那你放行李,我先把卫生间清理干净,就快大功告成了,我刚到这里就跟猪圈差不多,上届的学长实在太没素质。”

赵甲第行李并不多,除了在学校领到的草席和被子,全身家当就只有一只塞进口袋的落伍手机,一只装有三套衣物、两双帆布鞋外加一双凉拖的廉价行李箱,行李箱内的大头是七八本被翻烂了的德语书籍,大块头,分量不轻,唯一值钱的就是一台IBM的笔记本电脑,跟那只掉进茅坑拎出来都能晒一晒就安然无恙的顽强手机一个德性,他的老旧IBM电脑不花哨,但实在,一些专业功能即便到现在还一样流畅,这一点跟他苹果发烧友的弟弟又是另一个极端。

“李峰,宿舍楼附近有超市吗?”赵甲第打算下楼去买点锅碗瓢盆,内裤什么的也都随便找点便宜货应付一下。

“有啊,下楼往右拐笔直走,那边有一片微型商业街,什么都有卖,就是太坑人,宰猪比谁都狠,最好还是自己带。”李峰从卫生间探出脑袋,一脸忿忿,看来他现在还在为忘了带牙膏只得去黑心超市被痛宰一顿的失策而自责,显然他已经自动将睡他上铺的赵甲第划入战友行列,“我还是陪你一起下去,好帮你砍价,省得做冤大头。”

“你忙好了,我可能还得随便逛逛。”赵甲第笑道,对于自来熟份子他一直抱有先天性警惕,当然,这位李峰确实是位好同志,不过他实在忍受不了为了几毛钱几块钱与人讨价还价以至于面红耳赤,他一直是个很习惯被精明人占小便宜的家伙,只要心里有数就行,被蒙一点钱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不能蒙在鼓里,生意场上,退一小步,进几大步,是很普通入门的手腕,具体拿捏,赵甲第一直在冷眼旁观,也始终在孜孜不倦地琢磨和钻研。

李峰也就重新收拾将会陪他度过四年时光的新战场,赵甲第放好几样东西后就下楼去找超市,走出宿舍楼掏出手机,发现赵砚歌那家伙还在自顾自扯蛋,不过这位才刚上初二的标准二世祖已经扯到他的人生蓝图,无非就是一些要跟他的八两哥一起并肩作战打下一片大大的江湖,赵甲第终于忍不住笑骂道:“小鸡,你妈要是知道你跟我打电话套近乎,你就别指望这个月有零花钱了。就这样吧,你嘴巴也休息下,去喝杯茶,然后老老实实玩你的《战神》,或者跟你的脑残女友们去煲电话粥,你不总嚷着她们哭着喊着要求你开-苞吗,我没时间跟你谈理想。”

本来赵砚歌绰号“鸽子”,赵甲第就喊他小鸡,也算形象生动。

兔崽子停顿半天,估计也确实说累了,实在没多余的唾沫可以使唤,最后用孩子气的无限伤感轻声问道,“哥,上海可比我们ts热多了,我听说大学宿舍都没空调的,要不我偷偷给你邮寄过去一台?”

赵甲第叹息一声,他其实是几乎看着赵砚歌一点一点长大的,但一个冰冷事实是从赵砚歌诞生第一天起,那个聪明却野心的女人就自然而然将他视作心腹大患,而赵甲第在她第一次以女主人身份踏入赵家起就视她为敌人,这十多年,就那么互相不对眼地走过来,于是谈不上什么城府的赵砚歌就成了夹在中间的牺牲品,赵甲第到现在都还是对他不冷不热,对他远不如对那个疯癫姐姐亲近,这就是所谓的“株连”了,不过没心没肺的小赵纨绔似乎一直不在乎,一直粘着赵甲第,鞍前马后的,让他老娘气得不轻,为此小败家子没少挨骂。

赵甲第轻声道:“别添乱了,该干嘛干嘛去。我不管你在外头怎么闯祸,回家对赵三金和奶奶都孝顺一点,奶奶唠叨是多,但你别嫌烦,每次她牢骚都老老实实听完,都是为你好。对不起外人无所谓的,也没谁奢望你能做个好人,但你要是敢对不起老赵家,我见你一次抽你一次,听到没。”

小崽子嗯了一声,异常温顺道:“哥,我听你的。那我先去下载几部经典h漫,回头qq上传你邮箱啊,千万记得接收。”

赵甲第挂掉电话,无可奈何。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