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5章 英语零分

收藏书签 字体:16+-

赵甲第在超市买完心中预算的杂七杂八一共17样物品,终于功德圆满,花去大概两百多块钱,超出他初步估算15%,可见李峰嘴里的宰猪行径确实有点猖狂,看手里还剩下能买两三本杂志的余地,就走向报刊亭,要了一本《新发现》和一份《经济观察报》,赵甲第一直不是一个博览群书的书柜式文青,杂志只订阅3本,除了《新发现》,其余两本都是无比严肃晦涩的海外金融刊物,国内基本上不见踪迹。

报纸就只有相对正统标杆的《中国经营报》和《经济观察报》,前者在报刊亭也是很难买到的,《经营报》的文风务实,角度微观,比较能满足赵甲第的挑剔刁钻胃口,至于更多赢得学院派经济人和党政机关群体青睐的《经济观察报》,是赵三金执意要求他定期阅读的报纸。

买《经济观察报》的时候发生一个小插曲,拎满锅碗瓢盆大杂烩的赵甲第刚想去拿报纸,刚好有一只涂满猩红指甲油的白嫩玉手想要去拿一本《昕薇》,两只手无意间轻微触碰,芊芊玉手的主人瞥了眼土老帽赵甲第,立即感染瘟疫一下躲了一下,与貌不惊人的赵甲第刻意拉开一段距离,赵甲第瞥了眼化妆有点浓重的美女,也许是学校内太多绿叶烘托,让她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也难怪她“矜持”,赵甲第付钱后就没再在意,对待不化妆就见光死的女性生物,他一向敬而远之,这点齐青瓷就做得很好,恰到好处的淡妆,导致现在赵甲第还会偶尔附带念想一下她的身体曲线。

回到宿舍楼下,一辆银白色的宝马530和红色的宝马320扎堆在一起,格外显眼,尤其那辆530是很典型的国内长轴距版,中国人对车就跟对女人的胸部一样,就喜欢大的,越大越好,所以宝马7系更加离谱得登峰造极,赵甲第对此一直不感冒,这一点赵三金也一直被他狠狠鄙视。

宝马5车主是一对父母,应该是宝马3年轻主人的家长,有钱人啊,赵甲第忍不住多瞧了眼那位英俊潇洒的校友,从头到脚的名牌,拖着一只能让赵甲第行李箱羞愧致死的Lv拉杆箱,戴着遮去半张脸的Prada大墨镜,气场十足,一些个途经此地的美眉们都忍不住侧目,赵甲第对这些东西没怎么上心,倒是一个细节让他小小刮目相看了一番,看上去气场差不多能有麻雀一半在这种学校已经很了不得的青年进宿舍后,跟宿管大叔问了下宿舍地址,第一时间笑眯眯递出一根大中华,还帮忙点上,让受宠若惊的宿管升起无上限的感激涕零,就差没激动到要亲自带路。

赵甲第跟着这家子一直走到3楼,然后走进同一间宿舍。

这是不是叫做孽缘?

赵甲第再度汗颜,跟这么个富家大少共处一室,能和谐吗?不过很快会做人的一家子就打消了他的顾虑,给赵甲第和李峰又是拿江浙一带的土特产又是邀请一起吃午饭,不是一般的平易近人,赵甲第还好些,李峰也是跟宿管大叔一样涌现无穷的自豪感,仿佛拥有一个牛掰的室友就等于自己无敌了,最初的寒暄客套和互相介绍后,名字比赵甲第还稀罕叫马小跳的家伙掏出笔记本电脑就开始玩FIFA,而他父母很满意李峰收拾妥当的寝室后就去阳台打电话邀请辅导员和校领导吃顿饭。

赵甲第不太玩足球,十足门外汉,李峰倒是个马马虎虎的伪球迷,就搬椅子坐在马小跳旁边做智囊,很有狗头军师的意味,理论知识那是一套接一套,连马小跳都被忽悠得很快将李峰视作值得信赖的盟友,经过这么一折腾,寝室氛围真正开始融洽起来,赵甲第就掏出圆珠笔在最角落的书桌上圈圈画画那份《经济观察报》。

“兄弟们,你们已经被我沈汉大元帅包围了,速度放鞭炮欢迎!”一个壮汉扛着行李突然出现在门口,一脸灿烂阳光的笑容,憨憨傻傻的,见三名室友全瞪着自己没反应,壮硕家伙把行李往唯一空着的床铺上一丢,就开始发烟,不忘很冷笑话地自我介绍,“鄙人姓沈名汉,沈汉的沈,沈汉的汉,东北爷们一条,哈哈,以后大家就是同一个战壕的盟友了,多多关照。”

比较狂野,赵甲第对这个哥们也比较佩服,太生猛了,一点不生疏,简直一照面就把他们三个当成了一起嫖过霸王鸡的战友,他们三个也都各自报上家门,沈汉一见马小跳笔记本就两眼放光,来不及收拾行李就搬椅子坐在一边,欣赏马小跳的熟练操作,一边自言自语道:“高中我是篮球校队的主力,本来有机会进省队的,可惜黄了。高二学校足球联赛,客串了一把守门员,简直就是彪悍得无法无天,一球未失,绝对的门神啊,我看大学里还是混足球队好了,你们知不知道系足球队虎不虎?”

“垃圾学校能有什么虎的。”马小跳玩着游戏随口道。

沈汉一愣,然后急了,不过碍于马小跳的气场过于彪悍,只能欲言又止,微微涨红着脸。

赵甲第重新阅读《经济观察报》,对沈汉大致有一个印象,貌似粗神经,其实很敏感,以后交往决不能把他当做一个表面上钝感的家伙看待,否则绝对会酿成没必要的矛盾。似乎眼前这个东北汉子能考进这所大学并不轻松,事实上赵甲第也不是那种视高考如游戏的猛人,总分都是150的数学和语文,300的理科综合,他都尽力去做到发挥正常水平,事实上数学和理综都差不多达到他的预期目标,只有语文比他预想少了大概5分,至于英语,这玩意对赵甲第来说一直就是不存在的混蛋学科。

果然,随着马小跳父母通过关系搞定辅导员和校领导,很快话题就自然而然聊到高考成绩上,一个寝室四位牲口文理科刚好对半,赵甲第和李峰是理科,马小跳和沈汉是文科,不过因为来自不同省份,高考难度和标准不太一样,像浙江和黑龙江就是自主命题,不过聊了半天马小跳父母印象较深的就是李峰的数学考了139分,再就是沈汉的文综有239分,如果他们其它科目都有这样的水准,是绝对不可能“沦落”到这家财经学院的,至于赵甲第的570分只能算不错,没太多值得推敲的东西,加上李峰都在那里吹嘘他学校某某是如何牛-逼,也就没有人在乎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很规矩乖孩子的赵甲第。

中午整个寝室都被马小跳父母拉去食堂3楼包厢吃饭,到场的还有一名刚刚分配到学校的博士生辅导员,很年轻的小伙子,看上去并不比老气横秋的马小跳成熟多少,重量级人物是一名分管学校党委组织工作的常务副书记,还有一个负责考核和绩效评估的校领导,两个大腹便便不失书卷气的老书生,饭桌上其乐融融,马小跳父母估计都是生意场上的老手,气氛拿捏很熟稔,主要当然还是给花大钱买进来混文凭的宝贝儿子做铺垫,也不忘让赵甲第几个人混个熟脸,没见过大世面的李峰和沈汉两个青年自然无比忐忑和荣幸,一顿饭吃得战战兢兢,赵甲第则很乖巧含蓄地坐在角落慢腾腾进食,免费的大鱼大肉没理由不多吃一点。

吃完饭,赵甲第三个外人当然就识趣地返回寝室,路上李峰感慨道:“马小跳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夸张啊,第一天报道就能召唤出两位学校巨头,看来以后逃课是没问题了。”

“大学才是人生转型的关键期,逃课可耻。”沈汉皱眉道。

“大学不逃课不挂科就跟高中不早恋不破-处一样,都是不完整的人生。”李峰笑道,不忘打量四周的美眉。

“歪理邪说。”沈汉翻了个白眼道。

“晚上7点有个学院里的集体晚会,这个肯定没什么意思,过两天的新生典礼和迎新晚会才有趣,我听学长说现在大三大四的学姐里还是有美女的,而且我们学校的女生普遍素质在杨浦大学城也在中上水准,每年都能冒出几个很正的新生,拭目以待啊。”李峰镜片后的眼神无比犀利,看来这厮的人生意义几乎就是全部围绕女人展开的。

“大学里的恋爱就没几个能修成正果的,浪费时间也浪费金钱,还不如多干点正事。”沈海嘀咕道。

赵甲第并没有跟李峰和沈汉直接回寝室,而是找学长买了辆二手自行车,80块钱,然后问好去复旦的路他就开始慢悠悠骑向那所一直与浙大掐架,甚至能喊浙大是剩饭大学的骄傲学府,对于这些巨人学府之间的争执,赵甲第一直很理解那群学习骄子们的心态,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嘛。

路上尽是成双成对的年轻鸳鸯,看得赵甲第也心有戚戚然,联想自己高中时代介于初恋和暗恋之间的悲壮情感,赵甲第就忍不住想笑,真是不要命的年少轻狂,到了复旦大学正大门,看到连一般本科大学侧门规模都比不上的校门,赵甲第第一时间就觉得这复旦很靠谱,起码面子工程不会跟一般二流学校那样摆在脸面上,他没进去,打电话把麻雀喊出来,不过出来的不止麻雀一个人,还有个跟齐青瓷气质相仿的美女,赵甲第对她不陌生,麻雀的追求者一直是如同过江之鲫不计其数,不乏像眼前这样外貌和智商一样出众的高档花瓶,没有水分的一米七身高,出色的三围和身材曲线,精致脸蛋附加放在上海也属一流品味的穿着,果真清纯又妖娆,在赵甲第打分标准里也能有70+,麻雀大概被赵甲第知道的追求者中大概就有四只这样的候补花瓶,剩下几位大多在北京名牌大学高就,因为麻雀选择复旦而义无反顾杀向上海的有两位,眼前是其中一位女侠。

见到赵甲第,麻雀有些尴尬,本来就很反感这位花瓶的殷勤,碍于同乡身份不好撕破脸皮,一进复旦就被缠上,直到现在都没有脱身,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跟她介绍赵甲第,总不能说这位就是我的八两叔,麻雀不觉得她有这个资格认识八两叔,一怒之下脸色阴沉道:“韩伶,你现在也确定我不是找借口摆脱你才要来这里,所以你是否可以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韩伶楚楚可怜,笑容牵强。

“赵甲第,辈分上是麻雀的叔,不过你喊我绰号就行,赵八两。”赵甲第对这个韩伶印象不坏,挺水灵一妞,就算站在麻雀身边,那也是蛮般配。

麻雀?赵八两?

韩伶看了看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又瞧了瞧神秘人物赵甲第,不知所措。

麻雀真名叫商雀,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稳居ts市前五名,那还是建立在他花大量时间跟赵甲第这帮人厮混的前提上,典型的少年天才,很早就展露出多方面的天赋,高考前一个星期陪豹子去打群架,英勇负伤,高考的时候右手打着石膏绑着绷带,所有学科考试是用左手写的答案,把寄予厚望的校领导给弄崩溃了,可最终还能考出将近670的高分,其彪悍程度可见一斑,这疯子本来有机会进入中科少年班,奥数考卷就跟玩一样,所以对他这种变态角色来说,一般的所谓复旦高材生根本就不入法眼,加上人长得阴柔古典,又不是书呆子类型,完全是混混里的考试王者,在学校怎么可能不引来花痴无数,麻雀这种不入流的绰号当然不被外人熟知。

“你也得喊叔。”麻雀脸色依然不好看。

“叔。”韩伶还真恭恭敬敬喊了一声叔。

这就是她的聪明了,别说站在她面前的赵甲第现在平平凡凡,就是个乞丐,能让完美男人商雀重视的人物,怎么可能是庸人,这就是根据逆向思维轻松推导出来的显而易见的结论,韩伶乐得卖个乖赢取印象分,能考进复旦,并且死缠商雀,当然需要不俗的资本。

“有漂亮室友一定要介绍给叔。”赵甲第哈哈笑道。

“一定完成任务。”韩伶也欢快笑道,一口应承下来。

“我要和叔谈点事情,你先走吧。”麻雀不耐烦道。

韩伶皱了皱漂亮小脸,然后笑容迷人地跟赵甲第道别。

“她父亲是ts滦县挺有名的一个煤商吧?”赵甲第望着韩伶的背影轻声道。

麻雀点点头。

“多伶俐的一个千金小姐,你小子怎么就瞧不上。”赵甲第笑道。

“太精明了,所以不够聪明。”麻雀轻轻松松一句话无形中就判了韩伶死刑。

“就你要求多,你应该和虎子综合一下,省得一个性冷淡一个性欲狂。”赵甲第打趣道。

“叔,别拿虎子那头种马跟我放一块,那货迟早要死于梅-毒。”麻雀恶毒奸笑,意识到两个人站在校门口也不是个事,问道:“叔,不去我寝室坐坐?”

“不去,我今天就是熟悉一下地形,等下还要去其它学校转转,以后我会常来复旦听讲座的。你室友怎么样,有没有不太正常的家伙。”赵甲第扶着自行车问道,视线却在经过校门的那些穿着清凉的女生身上流转,夏天真是一个流汗也值的季节啊。

“三个本地人,叽叽歪歪,也没个限度,我嫌烦,就骂了一句,然后就有家伙陆续跳出来,然后我就全给掀翻了,估计已经告到学院辅导员那里去了。反正到时候万一被警告或者劝退,离开复旦之前我一定让他们爹妈都认不出他们是谁儿子。”麻雀轻描淡写道。

“叉你妹,你走了,就等于我少了一个根据地,以后怎么看复旦美眉。”赵甲第怒道。

“那咋办?”麻雀为难道。

“草,立即滚回去,告诉你室友,谁敢告就弄死谁,谁不信就玩到他信为止啊,老子平生最恨你们这帮成绩好还长得比我帅的畜生。”赵甲第恨恨道,一脚踢在麻雀屁股上,“滚。”

麻雀乐呵呵地屁颠屁颠跑回去。

也不觉得是给了一个馊主意的赵甲第就开始继续在大学城转悠,在他的朴素认知中,一个男人能解决事情的手段无非是相对高级的钱权和最简单的拳头,除非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否则就都会陷入零和博弈的唯一性境地,不是你死我是我挂,所以把苗头强行扼杀在摇篮才是王道。

当赵甲第转身离开复旦,背对那扇校门,也许没有任何一个同龄人知道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家伙,是一个高考英语零分还能考出570分的神经病,更是一个中学时代能够使得所有数学和理科老师对英语同事心生怨言的疯魔人物。

简单来说,这位仁兄是整个ts市或者说hb省,唯一一个能够在数学和物理化全部死死压住商雀一截的怪胎。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