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9章 胆小鬼

收藏书签 字体:16+-

(封面有张比较理想的图,不过没保存过,求好汉百度一下,是一张某轻熟-女姐姐照镜子的图,**大半个后背,曲线无比玲珑,很s型啊。找到的去发在论坛,无比感激。)

赵甲第童年时代是一个很喜欢哭鼻子的小男孩,主要是天天被王半斤欺负,那个最喜欢恶作剧的姐姐不是弹他小鸡-鸡就是扒他裤子,赵甲第对王半斤的心理阴影也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照相前几分钟小八两就被王半斤一句你鸡-鸡要飞走了给吓得半死,然后就哭得稀里哗啦,他一哭,善良的齐冬草也跟着哭,大人哄了半天两个孩子才停住嚎啕大哭,王半斤则一直在边上没有心肝地捧腹大笑。

赵甲第望了眼手上的手表,会心一笑,它是王半斤出国前花光了所有私房钱托赵三金订购,等了很多年才送到他手上的礼物,5959P,黑白色,一点都不花哨。也许戴在马小跳手上,很多普通拜金女会去刻意研究一下PatekPhilippe是什么个意思,不过戴在一件T恤不到一百块钱的赵甲第手腕上,很多人也就自动忽略了,赵甲第对奢侈品一向一知半解,也没欲望去深入了解,本来也不想天天戴着它招摇过市,但王半斤发话了,敢一天不戴它,就剁鸡鸡一公分,赵甲第迫于**威只能屈服,威武不能屈在王半斤高压手腕下纯粹是美好而荒诞的理想。

凌晨1点左右赵甲第上床睡觉,他的睡眠质量很好,对睡觉环境也不苛求,即便马小跳在游戏中被虐后经常性爆粗口,他也能睡得很香。

大概凌晨两三点的样子,赵甲第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他第一时间接通电话,生怕吵到李峰和沈汉。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无比妖娆妩媚的嗓音,绝对是迷死人不偿命的那一类,“八两,好几天没调情了,想你的漂亮姐姐没?”

“王半斤,我明天早上还有课,没空搭理你!”赵甲第咬牙切齿道。

“负心郎,该不会进大学第一天就找到马子,就把你独守空闺的姐姐给抛弃了吧?”电话那头声音无比幽怨。

“让我踏踏实实睡觉好吗,王姑奶奶?”赵甲第睡眼朦胧哀求道。

“先**视频个呀,姐姐最近对肚皮舞和钢管舞无师自通了,给你表演一段,保准你流鼻血,所以赶紧准备餐巾纸去。”王半斤声音妩媚得惊心动魄。

“王半斤,想男人想疯了吧你,你要祸国殃民别找我啊,你随便祸害别人去。”赵甲第压低声音怒道。

“姐是传统的东方女性,矜持得很,就对自己男人**,绝对是上得了大床下得了厨房的完美女人。”王半斤继续对可怜的八两兄放浪着,娇滴滴的声音,太狐狸精了。

“我挂了,你再烦我就关机。”赵甲第怒道。

“你敢?!你敢关机老娘就打电话去你寝室,你再拔电话线,我就打你隔壁寝室电话,说你嫖了鸡不给钱!”王半斤尖叫道。

尖锐声音让马小跳都忍不住转头望向上铺。

赵甲第一点都不怀疑她会按照她说的去做,她就是这么个不可理喻的疯婆娘,于是缴械投降道:“姐,你说吧,咋样才满意。”

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钟,笑嘻嘻道:“不跟姐姐**视频也可以,跑去阳台喊十遍,超级无敌青春美少女王半斤,赵八两爱你一万年。”

赵甲第崩溃道:“王半斤,你还是杀了我吧,我帮你准备刀。”

“胆小鬼,一点都没情调。”那边嘟囔道。

“有情调我还能处男到今天?你又不是不知道小时候被你害惨了,留下不可痊愈的创伤,对脸蛋漂亮的女人一直有心理阴影,都认为她们是蛇蝎心肠。”赵甲第苦笑道。

“唉,苦命的八两。”王半斤猫哭耗子式叹息道,“放心吧,姐姐会对你负责的。”

“别,我没那福气,我就一农民,您可是老北京城里的金枝玉叶,不自量力的赵三金被你们王家埋汰白眼了二十几年,我就算过了心理阴影那关,也过不了你们家那一关。”赵甲第笑道,睡意已经荡然无存,现在大概是王半斤下课的时间,估计正呆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外边的单身公寓里百无聊赖,每到这种时刻王半斤就会想起可怜的弟弟,赵甲第除非手头有要紧的急事,一般都会任由她发神经,王半斤是那种看上去做什么都不正经也不用功的家伙,可令人费解的是她最后都能够达到目标,就像她高中时代突然说要去帝国理工玩,成绩一般的她还真就考了进去,要知道帝国理工在THES排名中高居世界排名第五,当然,ThES青睐英国大学是出了名的,但帝国理工入学的苛刻和淘汰的严格毋庸置疑,赵甲第一直没弄明白仿佛整天都在逛街化妆参加晚会的王半斤怎么就没被踢出工程院,他只能用奇迹来解释这一切。

“庸俗,弱小!”王半斤恨恨道。

“我就是庸俗,咋了,你咬我?”赵甲第轻声笑道。

“少得瑟,等姐回国,看我不弄死你!”王半斤阴笑道。

“来啊,看奶奶到时候护着谁,小心我一怒之下就真把你给就地正法了,到时候看谁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可不会对你负责,养不起啊。”赵甲第好不容易脱离赵家村,上海没多少王半斤的气息,所以气势上也就破天荒强大起来,要放在从前,就是给他十颗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如此狂妄,直到他被丢到ts市一所偏远寄宿学校前,他都扮演着被王半斤调戏后不敢声张的凄惨角色,后来上了中学日子稍微好过一点,毕竟王半斤也开始收敛一点,更多是语言上的挑衅欺负,起码终于不再把赵甲第的小鸡鸡当玩具耍了。

王半斤在电话那边抓狂了,叫嚷着要立即回国把赵八两给强暴了。

赵甲第望着相对陌生的天花板,回忆童年和少年时代的点点滴滴,突然有所感触,轻声道:“姐,以后找到顺眼的牲口了,带回家前记得先让我鉴定一下,省得你踏上贼船都不知道。”

那头的王半斤也安静下来,用稍微正常一点的语调自嘲道:“早说了,30岁去做尼姑,所以别看姐长得比交际花还交际花,其实是贞洁烈女,放古代,姐就是能拿贞节牌坊的娘们啊。这不没几年就30岁了,赶紧给你找媳妇才是头等大事。”

赵甲第也没回话,听着王半斤声音,内心充实而温暖。

“不跟你扯了,今天这笔账先记下,等姐骗到手毕业证,回国好好跟你谈谈心,你就等着欲哭无泪吧。”王半斤今天出奇大度地放过了赵八两。

赵甲第微微一笑,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当年是一个叫王后的倔强少女带着一个叫赵甲第的懦弱弟弟,辗转到陌生地区的陌生学校,陪着他一起上学,他上课的时候她就蹲在教室外托着腮帮发呆,只是为了不让那个爱哭鼻子的小男孩逃回家。

整整一个月后,她才离开那里,也是那一天起,胆小鬼赵八两才开始不再胆小。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