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12章 妖娆啊妩媚啊

收藏书签 字体:16+-

(周一即明天开始冲新书榜,求收藏求红票。更新大概是每天一章,在中午左右上传。)

313寝室参加晚自习的依然只有赵甲第李峰和沈汉,马小跳据说出去跟那帮杭州哥们去市区泡吧欢乐,他起先象征性招呼过他们几个,看没反应就自己开着那辆红色宝马一骑绝尘。大一公共课并不少,不过赵甲第所在的金融系理工科出身占绝大多数,语文这类就不存在了,他在两节自习课上把剩余半本微积分习题全部搞定,顺便把《货币银行学》和《基础会计学》大致看完。

期间受到几条问候短信,都是在京津圈子打秋风的死党,境遇都不一样,有在父辈荫庇下进入家族企业“催熟”的有志青年,也有跨省市四处流窜的叛逆子,家境大多不差,钱可能都不少,但没什么前些年炒得沸沸扬扬的太子党,说实话赵甲第活到今天也没见识过像样的红色子弟,要么是一些打着七大姑八大姨幌子想要骗赵三金的京津油子,也许亲戚的确头衔上挺吓唬人,但多半是清水衙门,办不了实事,再就是一些个看上去比老百姓还要老百姓的男人,大概都是三四十来岁之间,跟赵三金交情不菲,经常一起钓鱼喝茶什么的,要不是能跟赵三金一起打屁,赵甲第根本瞧不出他们是某某将军的后代或者省部级高干的子孙,偶尔见到赵甲第也是一副无良大叔的姿态,一般都不太讲究牌子,最喜欢唆使纯情小屁孩赵甲第一起去北京外围一些私人会所找乐子,把赵甲第吓得退避三舍,说到底,赵甲第还是觉得王半斤勉强能算有点北京范儿的皇亲国戚,跋扈起来天王老子也不认。

下课后回寝室路上跟虎子发短信聊天,那家伙发来一条自嘲短信:杨萍萍考上了北京大学,麻雀进了复旦,连你英语吃鸭蛋的家伙都上了本科,而黄华在秦皇岛给富婆做小白脸,老子在世贸天阶卖化妆品,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赵甲第拖着自行车在马路上哈哈大笑,回复一条:那你也学黄华勾搭一个富太太。

虎子很快回复:爷就算吃软饭,这辈子也只吃半斤姐的软饭。

赵甲第按着诺基亚的破旧键盘:那你就别指望了,王半斤30岁就要去做尼姑,你有把握在这几年赚十几个亿给她做嫁妆的话,还是有渺茫希望的。要不就干脆等她做尼姑了,你就去隔壁当和尚。

虎子长久的沉默,最后回复了一连串点点点。

赵甲第很不厚道地落井下石:你又不是不知道王半斤这辈子最恨什么白手起家,结婚对象就两种,好歹老子或者老子的老子是省部级的高干子弟,再就是能呆在福布斯几年还可以不进局子的年轻款爷。

虎子感慨:半斤姐是天下最大的实诚人啊,我一直佩服她这一点。

赵甲第大怒:王半斤就是被你们给宠的,要不然她能这么疯癫?每次触霉头遭殃,老子都是第一条牺牲的好汉。

虎子回了一条:谁让你是唯一跟半斤姐上过床的牲口。

赵甲第彻底无语,几近崩溃:都是十多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了,那时候我一个小屁孩,不懂事,而且王半斤发育早,个头那会儿也比我高很多,力气也比我大,我有啥法子。

虎子无限嫉妒:身在福中不知福。

赵甲第败退:不跟你废话,我要回宿舍把今天的新闻联播补上,然后养精神为王半斤的夜半惊魂做好准备。

虎子迅速回复:所谓痛快,就是痛并快乐着啊,去吧,性福的小八两。

赵甲第骂了句:性福你大爷,回头就把你妹妹给糟蹋了。

虎子回骂:草,连八九岁的小萝莉都不放过,太畜生了,哥不认识你,滚。

被虎子这么一闹,赵甲第心情明快许多,这家伙全名李虎,半个ts人,当然不是真在世贸天阶卖化妆品,他家代理了很多一线化妆品牌,很多北京店都有连锁,所以他也是赵甲第圈子里最多接触二三线明星或者模特空姐的牲口,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一块块到嘴的肥肉吃归归,还是对王半斤死心塌地,可问题是喜欢上神经病王半斤的牲口有哪一头不是死无全尸的下场,赵甲第也劝过,不过劝不动,久而久之也就懒得去管。

那一晚马小跳没有返校,赵甲第依旧喝着铁观音看书看资料,李峰用马小跳的psp玩《北欧女神》,沈汉一如既往地勤奋学习,估计微积分已经让他精神紧绷,现在的他跟高考前冲刺貌似没啥区别,让李峰好生敬佩一番,至于老校长那番话的余波也逐渐淡去,估计最多就是跟以前同学在qq或者短信上聊天的时候,会沾沾自喜有一个说话比较有趣的校长。

生活多的是平淡无奇,少的是跌宕起伏,每个既定圈子的舞台总共就那么大,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挤上去翩翩起舞。

接下来赵甲第英语课照旧没有去上,哪怕那位美女英语老师的小课据说已经差不多有大课的恐怖规模,赵甲第还是没有心动,专业课他一堂都没有逃,甚至每次都会很认真地做笔记,他的目标是一个月内把所有专业课都消化干净,争取做到可以保证期中和期末考试都能拿到一个中上成绩,至于公共课他则不去浪费时间,都呆在图书馆查阅资料,看他感兴趣的东西。

马小跳在寝室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为晚上的花天酒地补觉,李峰正跟班上一棵相对出彩的小白菜卿卿我我,躲在阳台上打电话动辄一两个钟头,口渴了就随手拿赵甲第放在桌上的铁观音泡杯茶,润润嗓子,打电话完毕心情好就教沈汉微积分,心情糟糕就玩psp游戏,或者用马小跳的笔记本看男女战争片,那个时候赵甲第和沈汉当然也是都会一致放下手头工作挤在屏幕前,一起探讨精彩人生,其中李峰喜欢狂野的欧美风艺术品,沈汉钟情岛国的情趣游戏,而达到宗师境界的赵甲第则更喜欢含蓄的古装片一点。马小跳虽说从不刻意与他们三个穷人套近乎,但绝不吝啬,也不难说话,像李峰用他东西就跟使唤自家物品一样,马小跳也没一点牢骚,甚至偶尔见寝室抽烟水准下降得厉害了,就故意放几包中华在书桌上,先故意拆开抽掉一两根,剩下的大多就让李峰和沈汉销魂了。

差不多两个星期后,学院迎新晚会姗姗来迟。

因为听说系里几朵花都有出场,在外头玩腻了的马小跳就留在学校准备跟室友一起去捧场。

那是一场后期视频被传上网络后点击疯涨的精彩晚会,连赵甲第都被震慑住。

一出场让人大吃一惊外加捧腹大笑,一个打扮很无敌的伪娘唱了一首赵甲第第一次听到的《绝世小攻》,什么“一朝离了课堂为勾引大叔装纯良”,什么“我是可爱小攻我怕谁,邪恶腹黑假善良,脸蛋够清纯手段够yd”,或者天雷阵阵的“欺负从没有尽头,手铐皮鞭暖炕头”,把赵八两同学给震惊得醍醐灌顶,差点就要当场羽化飞升,那一刻,连一些为人师表的院领导也是忍俊不禁,面面相觑后都是会心微笑。

伪娘翘着兰花指在欢呼中退场。

也许是觉得观众心脏受刺激太大不妥当,接下来是一场古筝表演,那位美眉虽说不如古筝古色古香,但古筝水平没得说,很有功底,这方面赵甲第有发言权,因为齐冬草姐姐古筝古琴都拿手,加上赵三金最喜欢附庸风雅,有事没事都喜欢让“儿媳妇”齐冬草给他泡壶茶,再顺便弹一曲《四段锦》或者《林冲夜奔》,台上美眉现在弹的是难度不大的《寒鸦戏水》,胜在那一曲《绝世小攻》惊人**结束后,立即呈现出古典雅致的巨大落差,还有美眉弹奏古筝时绽放的秀气,都让人耳目一新。

“隔壁班的大才女,是我女人的高中同学,赵甲第,沈汉,肥水不流外人田,说吧,你们两个谁上?”李峰得意道。

“我!”魁梧汉子沈汉立即举手,他就喜欢能够在他宽敞胸膛小鸟依人的清秀美眉。

“支持沈大元帅提枪上阵。”赵甲第当然有成人之美的思想觉悟。

不过晚会没给沈汉要手机号码和三围信息的机会,很快就迎来第二波尖叫声,李峰很不义气地死死盯住舞台,根本不搭理沈汉。只见台上出现金融学院精心挑选出来的五朵花儿,她们穿着统一的精致小西装,清一色的性感黑丝袜,黑高跟鞋,一首撩人的《nobody》,出场后就是无比夸张地一个整齐动作——将西装全部抛掉,露出将曲线完全展现出来的紧身T恤,小蛮腰和小翘臀摇晃得让台下牲口个个鼻血直流。

也许仅是一个身材火爆的美眉当众妖娆热舞不算太夸张,可当五位凹凸有致的美眉长腿上都是黑丝,并且极尽挑逗地抛媚眼、扭蛮腰,简直就是**裸的引诱,随着五个美女花枝招展,台下绝大部分雄性生物都是口干舌燥两眼发直,就连一些中年院领导都由衷感叹这届新生尤其是女生素质真是好啊。

“尤物啊。”李峰抹了抹口水感慨道。

“中间那个不错。”马小跳眯起眼睛笑道,像一名猎人在欣赏猎物。他挑中的美眉是台上动作最专业的一位,赤脚在172公分左右,估计有芭蕾舞的底子,动作娴熟而诱惑,大有艳而不俗媚而不妖的意思,恐怕场下很多爷们晚上都要在**辗转反侧回味许久。

赵甲第认识台上两位,是两位周小蛮的室友,胡淑雅和张沙沙,不过马小跳看上眼的尤物还要更胜一筹,可惜不是赵甲第的菜,对他来说,一切狐狸精式尤物在万恶的王半斤女王面前,就都是浮云了。

有那么一两秒钟的瞬间,赵甲第想象“高跟鞋女王”王半斤同志从天而降,像一只最骄傲的波斯猫站在舞台上,勾一勾手指,那一定会全场爆棚的!

赵甲第心中忍不住感慨,天字号狐狸精王半斤一旦**起来,得多少牲口癫狂啊?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