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13章 孩子和灯火阑珊

收藏书签 字体:16+-

(冲新书榜,今日每200红票就爆一章!1000就5章!争取与《天神》一起上周红票前十!)

这是一场喧嚣的宴会,空气中飘荡着年轻的荷尔蒙,热血沸腾,可作为落幕的演出却是一场清清淡淡的个人演出,那是一个精灵一样的女孩,抱着吉他上台后,轻轻浅浅坐在一张椅子上,空荡荡的舞台就只有一个气质很文青、注定是在学生生涯留给太多校园学子思念的独特女孩,她调了下弦,轻声吐露开场白道:“一个孩子呱呱坠地,学会说话,学会跌倒,学会走路,学会戴红领巾,学会怀念儿时同桌的那个人,学会毕业,学会拼搏,学会受伤,学会在坚强后不再哭泣,这首《孩子》,谨献给一切长大了的孩子。”

全场寂静无声。

只有一个清疏寂寥的嗓音,抱着吉他,轻轻吟唱她自己填词自己编曲的一首歌。

“如果他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就让他傻傻一辈子。

如果他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就让他慈悲一辈子。

不要教他太多故事,不要给他成人的呵斥。

如果他是一个痴情的孩子,就让他坚持一辈子。

如果他是一个快乐的孩子,就让他幸福一辈子。

不要在他心中埋下刺,不要让他有太多的相思。

……”

唱完后,那朵不知名的校花就安静离场,将手中吉他交给一位眼神狂热的女生,微笑着消失于众人视野。主持人呆滞片刻后快步走到抱吉他的女生身前,错愕问道:“燕子,怎么是她上台演出,是我们学院的人吗?”

女生摇头道:“她是我高中时候的学姐,今天来学校看她弟弟,被我撞见,就求她代替我弹吉他,使出浑身解数,就差没毛遂自荐跟对她弟弟以身相许了,要不然她才不会弹奏这首《孩子》。”

经历过很多场晚会的主持头疼道:“那就只能当做友情演出了。”

女生雀跃道:“悦姐,她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很有名气的,精通英法俄德四门外语,据说是出自外交官世家,以前在高中里就经常能在周末的学校公园里听她弹吉他,不过那时候她还有男朋友,人也灿烂很多,听说现在分了,不过气质还是一如既往的出众啊,爱死她了。”

女主持笑道:“你个小八婆。”

女生理直气壮笑道:“八卦万岁,我要是男生,一定对她死缠难打屡败屡战。”

313寝室的变态战斗力一下子爆发出来,在众多牲口只能在脑海中yy花朵们的时候,马小跳已经第一时间向看中的猎物出手,当着那个轻熟尤物发出邀请,那位就读金融系大二的学姐似乎并没有因为马小跳的一身名牌而心动,委婉拒绝,马小跳则潇洒转身,颇像一名中世纪“我爱你,夫人,但我同时也誓死捍卫你拒绝我爱意”的优雅骑士,让那棵鲜艳大白菜身边的一些个闺蜜都刮目相看。

除了马小跳已经出手,沈汉也开始根据李峰的情报,对那个弹古筝的清秀美眉展开短信攻势,别被沈汉粗壮的外貌迷惑,这是一个喜欢明媚忧伤文字的准文艺青年,也会一点吉他基础曲目,平时没事就会在阳台上弹一下老派情歌,扯着沙哑嗓子。这就跟赵甲第上操场搜寻美女是一个道理,追求的都是守株待兔的大智若愚,他的进展相对比马小跳顺利,毕竟那位才女起码还给他礼节性回复了短信,只不过就是不知道当时有多少慕名而去的牲口在进行短信轰炸。

最隐秘却也是最无所畏惧的勇士当属赵八两同学,他直接在唱《孩子》的女人离场后就跑了过去,凭借熟悉地形和跑路速度的优势将她硬生生堵在一条林荫小路上,当之无愧的悍不畏死,他直勾勾盯着神色平静的女孩,直截了当道:“我叫赵甲第,想跟你交往。”

“为什么?”女孩愣了一下,似乎见赵甲第既不像无聊的纨绔子弟,也太不像披着羊皮的恶人,有些忍俊不禁。

“我能给你幸福。”赵甲第不假思索道。

“那是你能给我的东西,我能给你什么?我的意思是说你为什么要给我幸福,如果没有例外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是一见钟情吗?”她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破天荒跟一个傻愣愣的追求者正儿八经去聊一个很空中阁楼的话题,这太神奇了,她终于开始打量眼前的男生,朴素,再加上一点憨厚,没有一眼看穿的致命毛病,但就对女人很重要的第一感觉来说,这个自称赵甲第的男生顶多就是不惹人厌而已,做普通朋友都未必足够,何况是涉及给予幸福的恋人?

沐红鲤发现没有被他吓到,反而被自己逗乐了。

赵甲第摇摇头,老实回答道:“我就是想能继续听你唱《孩子》这样的歌。”

“那是我给我男朋友写的。你觉得我还会接受你的幸福吗?”沐红鲤礼貌笑道,算是含蓄回应眼前家伙的荒唐告白了。

“我高中里有一年给同一个女孩写了365封情书。”赵甲第认真道,“所以我不觉得有了初恋后就不能找到另外的幸福。”

“我还是不能答应你。”沐红鲤头疼道,她不知道应该跟一个看上去比较执拗的陌生男人去探讨爱情,那实在太形而上了,吃力不讨好,最重要的是她对一切胆敢对她一见钟情的男生都会第一时间判死刑,因为每个女人年轻的时候再美貌,都终究会逐渐老去,她的家庭教育和个人性格都决定她不是那种为了爱情而爱情的女孩,一切都必须为婚姻为前提,虽说这个家伙也歪打正着切中正题,直接涉及很抽象也很实在的“幸福”,但沐红鲤当然没头脑发热到要继续在陌生学校跟一个奇怪男生继续讨论下去。

“理解。”

赵甲第点头道,试探性问道:“如果我追求你,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困扰吗?”

“这个倒不会,不过结果还是只有一个。”沐红鲤笑道,松了口气。她从幼儿园起到现在,被困扰得已经麻木了。

得到满意答案的赵甲第让出道路,没问名字,没要电话号码,就这样与有点莫名其妙的沐浴擦肩而过。等她走到林荫小径尽头,鬼使神差地轻轻回首,发现那个勇气可嘉却貌似虎头蛇尾的家伙竟然站在远处,恰好他是在一盏路灯之下,那一刻,沐红鲤猛地有一种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错觉,不过这种微妙感觉稍纵即逝,惊不起太多涟漪。

沐红鲤离开学校之前,那个唯一让她放心不下的弟弟沐青鱼还算有点良心,加上姐姐在迎新晚会上大放光彩,终于知道请她喝了一杯奶茶,沐青鱼身上丝毫没有沐红鲤出身书香门第的清雅书卷气息,反而很痞,很潮很花哨的穿着,吊儿郎当,十足一个口袋钱不多却要打肿脸充胖子的末流纨绔,沐红鲤在等出租车的时候叮嘱道:“到了新学校就别再打架了,爸妈为你不知道多了多少白头发。”

“这个你放心,不踩点绝不做出头鸟,这是我的原则,我保证大一上半学期不给你惹半点麻烦,再说我们班都是一帮死读书的书呆子,我也懒得跟他们玩。”沐青鱼嬉皮笑脸道,“姐,到时候我没钱了一定要江湖救急。”

沐红鲤叹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个沐青鱼几乎就是家里的大异端,也许是父母老来得子把他给宠坏了,从小叛逆到今天,沐红鲤也实在拿他没辙,只能祈祷他有成熟的一天。

“姐,你也在外国语帮我介绍个女朋友,否则生活太无趣了。”沐青鱼恬着脸道。

“我不会把好女孩往火坑里推。”沐红鲤不客气道。

“得,你不仗义,我可跟你不一样,我争取在学校里给你找个像样一点的男人,早点让你过上相夫教子的好日子。”沐青鱼笑道。

沐红鲤无言以对,真不知道将来谁能降伏这头“孽畜”。

至于赵甲第,对现在的她来说,只是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后就不再怀念的无足轻重角色。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