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15章 情敌见面

收藏书签 字体:16+-

(记得收藏加红票~~)

沐红鲤从进入上海外国语第一天起所有课程都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大学有个定律,你坐的位置决定你在大学的成绩,这个定律未必适用所有人,但大体来说八九不离十。今天是俄语文学名著的口语训练课,那位讲师是在上外很有争议性,一名锋芒毕露的青年教师。

沐红鲤今天依然坐在第一排中间位置,离上课还有五六分钟,她翻开一小本17世纪宫廷诗人西密翁-波洛茨基的文集,看得津津有味,要想学好一门外语,不投注热情就是件煎熬的苦差事。

俄语系在上外一直是地位特殊的科系,因为上外的前身就是上海俄文专科学校,所以俄罗斯语言文学学科通常被称作是上外奠基石。沐红鲤考进上外俄语系后,就一直很有人气,因为身为俄语系学生,她还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法语和德语,几乎全部到达正规翻译水准,加上她属于洁身自好的类型,家教严格,一个淑女该有的气质在她身上都不缺,大学三年一直形单影只,没有哪位幸运儿成为正牌的护花使者。

大学里其实不存在什么公认的校花,别说北大清华这类名牌学府,就是上戏中戏北影这类也极少有能服众的美女能摘得头魁,在一个咨询爆炸几乎可以让一头牲口亵渎任何一位女明星脸孔的时代,大家都视觉疲劳了,口味也刁钻许多,不过沐红鲤不敢说上外校花,在俄语系内却无人能撼动她头号美女的地位,大学三年,加上原先的三届学姐,加上后来的两届学妹,她就跟擂主一样八风不动,没有一位女侠可以将她打下擂台,在整个上外,沐红鲤都有极高的人气。

长有一张娃娃脸的讲师罗鹤相貌很年轻,进入上外才两年不到的时间,年轻到走在上外校园与普通大学生一般无二,但他却是货真价实的北京外国语博士生,讲课**昂扬,旁征博引,一口流利的俄语,第一次登上讲坛,便是朗诵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抑扬顿挫,让台下一大帮美眉惊为天人,尖叫连连,当时沐红鲤就坐在第一排,那恰好也是她第一次上罗鹤的课,她对这位绯闻不断的男老师没什么感觉,清清楚楚划出一条界线。

罗鹤在有沐红鲤出现的课堂上总能够迸发格外的热情,望向沐红鲤的眼神也含蓄中孕育着掩饰巧妙的炙热,他在学院办公室里旁敲侧击过俄语系红人沐红鲤的背景,北京人,父母都是外交部官员,家族成员也多半献身与外交事业,虽并不显赫,却是当之无愧的传统书香门第,罗鹤认为沐红鲤就是她生命里的真命天女,可他并不是愣头青,知道循序渐进,在确定沐红鲤周围并没有值得重视的竞争者后,愈发镇定从容,今天他心情不错,基本上能够在沐红鲤面前表现深厚俄语功底的日子里,罗鹤都有一种满足感,唯一的瑕疵恐怕就是他看到教室后排有一张陌生脸孔,罗鹤敏锐察觉那个男学生眼光时不时会瞥向沐红鲤那个方向,罗鹤第一时间确定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追求者,对待这一类苍蝇,他有不失风度的方式让他们知难而退。

罗鹤今天要拿托尔斯泰开刀,主讲那位文学家的两部作品,他先卖了一关子,用流畅的俄语说道:“一位俄国评论家说过,整个十九世纪还不曾有过这样一部作品,它高于《悲惨世界》,因为在这里没有一点幻想的、虚构的、编造的东西,全都是生活本身。同学们,知道这部作品的请说出来。”

坐在最后面的陌生学生在白纸上写下《复活》,几乎同时,沐红鲤自信道:“是托尔斯泰的《复活》。”

罗鹤满意道:“不错,就是《复活》。这部作品是托尔斯泰三部代表作中‘最高的一峰’,它不同于《战争与和平》的史诗磅礴,也不同于《叶卡特琳娜》波澜下的**,它是一种垂暮却不腐朽的悲悯。我很早就阅读《复活》,感觉托尔斯泰确实很了不起,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他笔下有一个女性角色,叫玛丝洛娃,是一个妓女,却给人一种圣洁之感,而太多小说精心雕琢的圣洁女性形象却只能给人卑琐之感,这就看出大师与普通作家之间的境界差距了。”

“读《复活》,必须有为不幸者撒一掬泪的觉悟。”

“至于《战争与和平》,一千多个人物,栩栩如生,那就是一部百科全书,读懂了它,就等于读懂了那个时代的俄国。”

……

罗鹤开始娓娓道来,将《复活》和《战争与和平》不断拆开和重组,通过一些对比来阐述托尔斯泰的文字技巧和文学意境,一节课很快就不知不觉在罗鹤充满渲染力的讲解中飞快流过,黑板上只写有零星几个关键词语。

下课期间罗鹤在教室略微走动了一下,与崇拜他的学生聊一些时下最流行的话题,显得他并不迂腐刻板,一些个女生也很亲昵地跟他套近乎,唯独主角沐红鲤有些漠不关心,继续欣赏那本宫廷诗人的生僻文集,上课铃响后,罗鹤瞥了眼坚守阵地的陌生学生,笑了笑,有毅力是好事,不过在错误的道路上越卖力就越离题万里,他接下来会教那个不在一个数量级上的“情敌”这个深刻道理。

罗鹤在黑板上流畅写出一长串俄语,然后放下粉笔,拍了拍手,环视一圈,笑道:“我找一位同学来读一遍,然后翻译一下,这不困难吧?”

最终,罗鹤情理之外意料之中地“发现”了后排角落的男生,指了指,一脸意味深长的微笑,“就由这位同学来朗读一下。”

沐红鲤敏锐察觉到一丝阴谋气息,猛地转头,结果看到一张绝对意想不到的脸孔,那个家伙憨憨厚厚地站起身,挠挠头,欲言又止。

罗鹤用俄语“友善”笑道:“是有哪个单词不熟悉?还是语法上有问题?”

外貌并不特殊的男生用并不怯弱也不理直气壮的声音道:“我不会口语。”

他当然是用中文解释自己的窘境。

罗鹤毫不生气,继续用漂亮的俄语淡定说道:“那随便说一个单词也行,这应该不是一个太刁钻的要求。我一直不排斥喜爱俄语的外班学生来旁听,应该说是很欢迎,但如果只是试图来找个地方打瞌睡,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能说服自己的理由让你继续呆下去。”

沐红鲤一脸错愕,因为站在那里的家伙,就是她弟弟所在学校的“盲目”追求者,一个自称赵甲第的男生。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上外的俄语系课堂,这让她觉得很戏剧性,也很天方夜谭。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