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21章 单枪匹马的傻瓜

收藏书签 字体:16+-

(新的一周开始,今天要是有1000红票,癞蛤蟆就爆3章!)

要是有一颗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壮志雄心就真能把天鹅从天上勾搭下来,那广大母蛤蟆岂不是哭死。所以赵甲第在操场上跑了那么多圈,还是没能守株待兔成功,偶尔惊鸿一瞥一两位漂亮美眉,也是某些在足球场上驰骋的帅锅的菜,或者是情感上出现瑕疵了去操场散步,都没谁愿意正眼瞧一下步法**走位犀利的八两兄。

赵甲第别说一次性跑20圈,估计就是跑上200圈把操场踩烂也没能吃上天鹅肉,这让过两天就要上“刑场”跑5千和1万米的赵甲第同学感到有那点凄凉。

前几天打电话给奶奶要普洱,奶奶一口答应下来,说到时候让人把汤臣一品的钥匙和认证交给他。

赵三金创办的企业根基在ts市,但在上海和北京以及一些资源性城市都有分部和子公司,虽说跟中移动或者中石油中石化这些商业航母差距不小,不可能在各个省份都呼风唤雨,但相比较国内一般性500强企业,能在赵三金手下执掌一方事业的人物,都能算上经济领域的封疆大吏了,不敢说个个上福布斯,但个人资产抛开房产这一大块,也离亿万富翁不远了。

最引人注目的一点就是与赵三金一起打天下的元老几乎全部被陆续清理出局,这些人一部分拿钱养老,一部分自立门户,外界都骂赵三金就是赵匡胤,狡兔死走狗烹,是那个杯酒释兵权的腹黑宋太祖,不过那些局中人的元老都极为默契地不约而同保持缄默,充满诡谲。这位爱之者死心塌地恨之者巴不得五马分尸的大暴发户在上海江苏这一块安排了两名虎将,一老一壮年,不知道初衷是相互携手还是互相执着,本来老佛爷的意思是让在上海将方方面面关系搞得很深厚的“小徐”亲自去学校,赵甲第当然没敢同意,他从小就对那人没好感,总觉得阴气太重,跟不阴不阳的死太监一样,明明一脸阳光还让人毛骨悚然。王半斤说过,赵甲第要是不改一改臭脾气,就是一个技术性官僚的贱命,一辈子没办法在体制内或者商场上如鱼得水,对此赵甲第颇不以为然,也没上心。

他对现在的安静生活没什么抱怨,大小目标都有了,大的目标得一步一步走,徐徐图之,小的目标即对沐红鲤的攻势也在计划内,每个小步骤都达到预期设想,虽说没能亲个嘴拉上手之类的,起码可以每次去上外就能陪她一起上课,斗斗嘴,还有肆无忌惮看她漂亮脸蛋婀娜身材也不遭冷眼白眼的特权,饿了还有七八块钱一份的食堂“软饭”吃,这日子过得惬意。

“甲第,你一个星期总有四五次神出鬼没的,去外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沈汉疑惑道,赵甲第在他看来和马小跳完全两种人,不像是那种可以墙外开花的强人,也没听说他有女朋友,怎么就天天往学校外跑,而且就算是家教,也不需要跑这么勤快,这成为寝室内的第一桩疑案。

“既然守株待兔不成功,我就准备两手抓了,主动出击。”傍晚跑完20圈洗了个澡的赵甲第笑道,铁观音没了,他随便弄了点茶叶充数。

“美吗?”李峰很八婆地问道。

“巨美,绝美。”赵甲第很诚实地给出两个词语。

“那你不是自寻死路?”李峰耿直啊,也不怕打击赵甲第积极性。

马小跳正在vs竞技平台上玩一款rpg对战游戏,叫dota,这位款爷买了一整年的vip,外加中文id,很威武,“杭州鸭王”,打出的口号是“求虐求侮辱,欢迎200斤魁梧爷们”,事实上他的水平一般,勉强摆脱菜鸟身份,的确很容易被虐被侮辱,他刚被对面3vs5给彻彻底底屠了一把,一敲鼠标,骂了句,重新创建主机,盯着主机,也趁机打趣赵甲第,“不错不错,跟我一样,都是求虐求侮辱,我喜欢。”

“没被侮辱,都已经一起吃饭了。”赵甲第微笑道,沐红鲤的屁股也许不是最翘的,胸部也不是最挺的,脸蛋也不是最妖或者最纯的,但他就是喜欢她身上那股水墨晕染一般的江南女子韵味,有点微冷微凉,这点他继承了赵三金的劣根陋习,对出自书香门第的女性比较没有免疫力。

“需要寝室提供泡妞资金的话,一定第一时间开口。”李峰善解人意道。

马小跳给了他一张存款已经达到四位数的学生卡,身为313寝室的寝室长兼管家婆,李峰将这笔巨款划分为几块内容,除了水电费,还有五花八门的“基金”,其中有一项就是泡妞资金,其中沈汉已经提取了大概十几杯奶茶的钱,当然这都需要李峰亲自审核,马小跳对此毫不在意,乐得寝室其乐融融,他在高中时代与室友关系很僵,那些读死书的孩子都不待见他这个翘课抽烟都跟吃饭一样的害群之马,记得有次他好不容易把一个美眉历经千辛万苦拐进男生宿舍楼的寝室,刚摸了几把,一个正义感超乎想象的书呆子室友就发短信把班主任给召唤过去,马小跳差点被直接踢出学校,他那时候读的是杭州一所很牛掰的民营高中,江浙一带很有名,同学里头也有很多一声不吭却来头很大的主,所以马小跳事后也没敢怎么折腾,现在进了大学,3个室友既不抢他风头,又挺憨厚,马小跳没理由不出点小钱稳固友谊。

赵甲第点点头,没拒绝。这种事情实在没必要太斤斤计较,太过头了就显得矫情。他打开电脑,查看邮件,童养媳姐姐齐冬草给他发来一份创业板几只新股的企业信息,聚精会神浏览资料。

在赵甲第补充专业知识的平静时刻,上外一个寝室阳台上,沐红鲤轻轻弹吉他,轻柔缓和,跟那首在赵甲第学院晚会上技惊四座的《孩子》一样,都是她自编自曲自己填词,沐红鲤跟寝室关系谈不上僵硬,也不会太融洽,她总觉得无法跟其余三名室友合拍,她不是那种会假装掏心掏肺去赢取好感的女人,也不会刻意用一些鸡毛蒜皮的聊天拉拢关系,因此她就有些形单影只茕茕孑立的感觉,确实挺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在鸡群里扎眼的很,因为天鹅即使不出声,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错误了,就像她们寝室,多的是表面想跟沐红鲤室友交往却打着暗度陈仓龌龊念头的禽兽。

她将吉他放在腿上,掏出手机,想打一个电话,问那个家伙是否参加运动会,不过这个念头刚冒头就被她强制压抑回去,狠狠将手机放到离她较远的窗台上,似乎是在怕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头脑发热的冒失举动。沐红鲤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弹着吉他弦,怔怔出神,她的弟弟沐青鱼所在学校后天就要开运动会,他也会参加400米比赛,沐红鲤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把赵甲第喊出来。

是怕他误会,还是怕自己误会,沐红鲤很聪明的脑袋一团浆糊,不想去深思。

大学-运动会永远是不温不火,温吞吞半死不活,爱看不看,架子极大。

天公作美,运动会如期举行。

因为是周五,313寝室马小跳已经去市区寻欢作乐,不过没忘记给赵甲第发短信给室友鼓励打气,扬言要是拿下5千和一万米的双项第一,就请他双飞,看得赵甲第挺热血沸腾。管家婆李峰本来信誓旦旦要全方位360度服务赵甲第,给他端茶送水摇旗呐喊外加按摩捶背,不过家里父母喊他回去吃饭,也就只能作罢,至于沈汉则见色忘义地陪好不容易勾引上的那位古筝美眉去图书馆卿卿我我,赵甲第对此也是深表理解。

于是最后,赵甲第就单枪匹马上阵了。

男子5千米长跑是最后一项比赛,本就稀疏的观众席愈发冷清,5千米本来就是一个生僻冷门而且毫无观赏性的项目,如果是女子5千米,说不定还能马马虎虎看那些意志上比爷们还纯爷们的女生胸部在跑动中颤颤巍巍,要是哪位模样过得去的美眉晕倒了,估摸着还能英雄救美一下,可男子5千米看啥?

所以当赵甲第跟十几号人一起站在起跑线,观众席除了几对令人发指的情侣在那里打情骂俏,真正的观众已经屈指可数。

赵甲第因为运动会的缘故特地买了双老版回力鞋,以往他自发性跑步都是随意穿一双没有明显logo的登山鞋,是齐冬草挑选的,很舒适,已经穿了五六年。

他穿着一件土得掉渣的背心,胸口挂着运动员号码,在队伍中不起眼更不耀眼。

这样的赵八两太他娘像个傻子了。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