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24章 拖家带口

收藏书签 字体:16+-

赵甲第依然是穿着一双已经不多见的老牌回力鞋,背心短裤,他之所以决定将回力鞋作为征战5千米和1万米的战靴,是因为少年时代与人火拼干架时候与它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这鞋子一点不花哨,土归归,可结实,怎么上窜下跳都不容易磨破,踹起人来也舒坦,再狠都不担心把跟他一样义字当头的轻狂牲口踢出内伤,赵甲第站在起跑线上,咧开嘴笑了笑,这一次没想起初恋,只有那段跟老杨手枪他们一起大腕喝劣质白酒一口抽便宜烟的**岁月。

战况跟昨天5千米差不多,前三圈中下游水准,五圈过后就开始发力,逐个超越,到第十圈已经差不多一骑绝尘,等跑完5千米,已经有很多扛不住火辣太阳的娃偷偷摸摸地主动退出,跑到离通道近的地方就直接闪出去,没了身影,更有当场晕厥被抬出去的悲剧好汉,后来除了裁判已经没几个人能看出谁在领先谁在被倒追,直到赵甲第一身湿透地冲刺最后一段两百米距离,裁判看了下计时,才惊觉这个不起眼的选手已经打破校记录,有些小彪悍的。

赵甲第今天跑完依旧试图不拿奖牌就直接开溜,却在终点附近被沐红鲤阻截,她递给他一瓶矿泉水,赵甲第也不客气,浇在头上,做一些缓和的身体舒展运动,沐红鲤就跟在后头,笑道:“你不是说自己是个坚定地目标党,怎么好不容易跑完25圈,连奖牌都不要?”

赵甲第笑着解释道:“我是被室友拖来的,跑5千米1万米拿名次不是我个人的目标,完成班级任务而已。只要奖金不少我一分钱就成,奖牌什么的又不能当饭吃,拿出去给美眉看指不定还被当成傻帽,那就太冤了。”

“你练过长跑?”沐红鲤好奇道,拖着他去看台上坐着,看来是打定主意要盯着他去拿稍后颁发的奖牌。

“没。”赵甲第摇头道,这时候才喝起矿泉水,因为长期被注重养身的童养媳姐姐呵护着,加上小时候跟着爷爷练把式,养成不错的习惯,抽烟喝酒其实都没瘾头,只有打架赢了或者输了才去陪那群畜生一起放纵,青春这奢侈玩意,要么小心珍惜,要么使劲儿挥霍,平平淡淡的,老了连回忆的东西都没,太可怜太苍凉。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熟-女常在,而萝莉一去不复还啊,也就是这么个理。

“那你总不会是天赋异禀吧?”沐红鲤打趣道,第一次她鬼使神差听完了这家伙的突兀表白,第二次她鬼使神差地在上外课堂追出去,这一次她又不可理喻地跑来晒一下午太阳赌博这家伙会参加一万米,沐红鲤觉得自己真快病入膏肓了。

“其实我小时候胆子很小,因为个子小,身体也不壮,打架总是打不赢,后来上学后,寒假暑假就天天被爷爷拉着上山抓药,喊上两三天自家养的土狗,我就能在不大的山上跑上大半天,你别看我现在皮肤挺白的,每次到假期都跟黑炭一样。我是ts人,曹妃甸离海也近,热了就跟死党脱光赤条条跳下去扑腾,好几次都差点被淹死,水性和体力都是这么不知死活练出来的。”赵甲第靠着阶梯,似乎察觉说多了,转头见沐红鲤一脸期待下文的俏皮表情,受到鼓励的赵甲第喝了口水后就继续唠嗑,“我很小就被家里丢到外地住校借读,人生地不熟,当地小王八蛋都喜欢欺生,我脾气又臭,二话不说,打呗,白天打不过我晚上就溜他们寝室下黑手砸板砖,就红色最普通那种,呵呵,你这种乖乖女肯定不清楚,反正冤冤相报何时了,就一直打下去,初中以后就差不多是输少赢多,然后认识了一批臭味相投的同龄人,总觉得没机会一起当兵扛枪好歹也要一起抡西瓜刀和砖头干架才叫哥们,现在想一想,挺傻的,不过也不后悔。”

这是赵甲第第一次跟沐红鲤讲他的事情,以前没机会,怕吓到她这种十有八九从娘肚里出生第一天起就是好孩子的闺女。既然瞧她似乎没有反感,赵甲第也就干脆实话实说,自己也有些感慨,“不过高中时候,都是跟外校的人有过节,或者是一些社会上的痞子混混二流子,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以前我是一个很有班级荣誉感的好学生,像篮球赛足球赛什么的,人数不够都喜欢拉上我这种肯出力肯出丑的煞-笔,我不擅长篮球更不懂足球,反正就是做苦力,跑,来回跑,记得高二时候有场足球赛,我好像从头跑到尾都没能碰上足球,被各种花哨过人,被各种玩耍戏弄,埋头奔了90分钟,看台上也笑了90分钟,现在再让我去做,肯定不乐意了,不是说面子上拉不下,只觉得确实很多事,不管我怎么努力去做,都是错的,还不如懒点,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吧,这算不算犬儒主义?”

“是挺傻的,我要在看台上,也一定笑,还是捧腹大笑的那种人。”沐红鲤微笑道。

“可以不要这么诚实吗?”赵甲第也笑了。

“不行。”沐红鲤干脆道。

赵甲第很受伤地喝水,心中叹息,欲言又止,因为原本打算找机会小心翼翼问这妞能不能陪他一起参加马小跳的生日聚会,现在看来希望很渺茫。

“想说什么?”沐红鲤歪着脑袋,她今天继续是清纯无双的打扮,跟赵甲第坐一堆也忒暴殄天物了。

“不说,省得又被你捧腹大笑。”赵甲第咧开嘴,牙齿洁白得摧枯拉朽,不能否认,处久了,八两同志还是有点个人风格的。

“你不说我可不会问,姜太公钓鱼那套对我没用。”沐红鲤笑道,眨了眨眼睛。

女人聪明了,男人就要费神。

赵甲第狠下心,视死如归道:“过一个星期我室友生日,别人都拖家带口,我也想带个。”

沐红鲤无辜道:“那你也带呗。”

赵甲第哭丧着脸道:“可我没家眷啊,就你一个,还是对我严防死守的,你让我这种不懂花言巧语的厚道人情何以堪啊。”

沐红鲤转过头,似乎在思考一个深邃的重大问题。

赵甲第等着被判死刑。

“我不会喝酒。”沐红鲤依然没有转头,耳根却已经红透。

“啥?”赵甲第愣了一下。

沐红鲤猛然撇头,横眉冷对,那傲娇模样,似乎要把有装傻扮痴嫌疑的赵甲第给剥皮抽筋了。

“答应啦?”被幸福致命一击的赵甲第傻笑道,起身,“我先下去领奖,等下请你吃晚饭。”

沐红鲤望着飞奔而去的背影,有点恼怒自己的立场如此不坚定。

事后沐红鲤并没有在赵甲第学校食堂吃饭,因为她要赶回去有点事情,是赵甲第骑自行车把她载回去,她一开始红着一张俏脸没肯答应,赵甲第终于开窍了,死缠烂打,只差没用上赵砚哥那套在地上打滚的无赖战术,最终沐红鲤坐上了他的破自行车后座,被安稳平静地送回上海外国语。

一路上赵甲第都没有得意忘形,安安静静,只是很用心踏着自行车。

沐红鲤也没有客套地找话题,轻轻扯住他的衣角,一肚子谁也猜不透的女人心思。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