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25章 鸿门宴

收藏书签 字体:16+-

赵甲第把沐红鲤送回上外后刚回到学校寝室就接到一个电话,陌生号码,上海本地的,接起后对方就是一副很官方腔调的自我介绍,蔡枪,姓不奇怪,名很诡异,这位仁兄自称是赵甲第晚上家教对象的哥哥,大概意思是恰巧经过杨浦又恰巧有时间想约赵甲第出来联络联络感情,要求先熟悉一下,赵甲第当初在中介那里就纳闷狐疑,怎么搞个家教除了详细高考成绩,还需要拿出一大堆身份证明,就是婚介所的相亲也不带这么玩的吧,不过照顾到对方给出的条件很诱人,也就答应下来,现在又冒出一个跟中南海保镖一样的神秘人士,赵甲第觉得还是别淌浑水了,赵家现在还对当年他和王半斤被惊险绑架耿耿于怀,简直就是赵家老佛爷的逆鳞和心病,再折腾一回,估计老佛爷就要跟拿菜刀赵三金拼命了,老佛爷又不是没做过这种事情,当年赵甲第和王半斤脱险后听说他们俩出了事情的第一时间,奶奶就冲去厨房拎了把最大号的菜刀,一声不吭到赵三金书房,当着正给黑白两道头面人物打电话的赵阎王的面,抡起来就是一刀,砍在那张天价的檀木桌上,只说了一句话,“孙子如果没了,儿子我也不要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于是赵甲第一点不拖泥带水地回绝道:“我不做这份家教了。”

然后敲门声响起,以为是李峰提前返校的赵甲第过去开门,是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西装男,赵甲第还没来得及自惭形秽,对方就用一种无懈可击的姿态微笑道:“我就是蔡枪,冒昧拜访,还望见谅。”

蔡枪的到来更坚定了赵甲第拒绝家教的决心,站起身,警惕道:“蔡先生,我还是那句话,我不做你们的家教。”

蔡枪笑了笑,掏出名片,双手递给赵甲第,用很能勾引女人的独特沙哑嗓音不紧不慢说道:“别误会,我既没有恶意,也没有不轨企图,今天纯粹是陪上司来你们大学城里的军工大调研视察,听说你晚上要去市区家教,怕你坐公交车麻烦,就想顺路捎你一程。再说,名片可以是假的,我那辆停在学校门口的车牌可骗不了人。”

赵甲第看了眼名片,是上海市委秘书处的一名正统体制内成员,级别倒是不吓人,不过也算精英份子了,毕竟在赵甲第以前身边也有手枪和老杨那样的广义上的高干子弟,更别说赵三金的交际圈,都是看着像和蔼大叔其实一个比一个城府腹黑的中年猛人,赵甲第到今天都感觉丝毫融入不了他们的圈子,怪蜀黍们偶尔拿他开玩笑说去京城大俱乐部开洋荤来个双飞燕破-处,赵甲第一直没敢搭腔。

见赵甲第没有追究名片,只是轻描淡写交还给他,蔡枪眼中露出一抹稍纵即逝的光彩,笑道:“如果你还是不放心,我给你们校长打个电话?”

“不用。走。”赵甲第拿上手机直截了当道。

蔡枪停在校门口的奥迪A4果然是市委的车,赵甲第这才打消疑虑,很干脆地坐进副驾驶席,蔡枪微微挑了一下眉头,笑容玩味。

车子在一处市区的小区门口停下,有点出乎赵甲第意料,能让蔡枪这种上海俊彦带路的目的地,既不是寸土寸金的别墅区,也不是贵气逼人的高档公寓,而是一个有些岁月的普通住宅小区,唯一出彩的地方可能就是离市中心很近,却又不会喧闹,有点闹中取静的意境,蔡枪望了眼小区门口,转头看着赵甲第,抽出一张白纸,上面写了一个详细地址,微笑道:“我就不进去了,地址交给你,下次你就是想让我做司机都没机会了。”

赵甲第接过地址,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后就下车,走进小区。

蔡枪靠着椅子,打了个电话,然后点燃一根烟,双手托着后脑勺,没了礼节性笑意的他显得格外冷峻严肃,抽完一根烟后,才启动奥迪远去。

小区绿化不错,赵甲第能想象在小区创建初期的年代,这里一定是那时候上海挺上档次的住宅区,按照地址来到某栋楼的6楼,按响门铃,按了半天,也没有反应,赵甲第再看了眼门牌号,没错啊,他又按了一分钟,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贴有一张倒“福”字的房门缓缓打开,探出一颗脑袋,看上去是一个挺水灵的小萝莉,她见到赵甲第后迅速砰一声关上门,赵甲第苦笑,我这么一个相貌既不凶恶又不跋扈的老百姓也不像个坑蒙拐骗的坏人啊,半分钟后,小萝莉又探出扎朝天辫的小脑袋,手里还拿了一张赵甲第学生证的复印件,对比半天,终于确定这家伙就是家里请来的家教老师,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小脸蛋浮现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穿这件睡衣睡眼朦胧的小萝莉彻底打开房门,然后蹲下去给赵甲第从鞋柜里扒出一双崭新的拖鞋,然后她就蹦蹦跳跳回客厅沙发看她最爱的动画片。

房子大概120个平米,三室两厅,其中一个小客厅当做书房,除了让赵甲第很有亲切感的小萝莉趴在沙发上看电视,还有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对他虎视眈眈,长相跟赵甲第属于一个层次,中规中矩,这孩子显然对赵甲第没什么好感,感觉直接把赵甲第划分到敌方阵营,赵甲第就奇怪了,是埋怨父母没给你找个美女姐姐当家教吗?他也没理睬这只小老虎犊子,打量了一下房间布置,恬淡文雅,一整面落地书柜,摆满了书籍,剩下七八个空格放了些瓶罐瓷器,看似杂乱无章,细看下去就有一种妙手偶得的美感,赵甲第对古董没研究,也不知道那些装饰品是真是假,这门艺术暴发户赵三金也不行,天天打眼,保守估计已经交了破八位数的学费,倒是奶奶和齐东草这两个赵家女人精通此道。

厨房走出一位女人,强大到赵甲第没敢猜测她的年龄,感觉既可以说是轻熟-女的25岁,又是可以滴出蜜-汁的35岁,还有可能是不上不下恰到好处的30岁,她一身很休闲居家的麻衣麻裤,一双类似布鞋的绣蓝莲花平底鞋,气质跟蔡枪如出一辙,都是看上去极好说话的角色,他们放到表面上的一切东西都毫无瑕疵,可面具后骨子里的真实性格恐怕要打一个很大的折,她当然很漂亮,而且优雅,端庄,雍容,很复杂的气质,论相貌,跟赵砚哥那小兔崽子的母亲有的一拼,气质也不仅要比那个大牌“司机”蔡枪更出彩一筹,也要比赵砚哥母亲更扎眼一点,可赵甲第总觉得眼前这位贵妇中的贵妇哪里有点不协调,只不过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他没傻到直愣愣盯着一位美女不放,礼貌道:“阿姨,你好,我是赵甲第。”

女人轻轻笑了笑,似乎对阿姨这个称呼感到有趣。

“小赵,晚饭吃了没,没吃就一起吃,我刚马虎做了一桌饭菜,确实有点晚了。”她亲和笑道。

“蔡姨,他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上我们家的饭桌!”男孩愤怒道。

“小强,他是你接下来整个学期的家教老师,你说他为什么不能跟我们一起吃顿饭?”女人轻声道,她说话似乎比蔡枪还要平缓安宁。

男孩立即噤声。

“我吃过了。”赵甲第汗颜道,这个家教对象跟赵砚哥一个德行,估计难伺候了。

“没关系,再填一下肚子。”女人柔声道。

赵甲第愣了一下,顺从了。

这女人不简单,既不是王半斤那种类型,也不是童养媳姐姐那种,可貌似天生就有一种让男人服帖的魅力。赵甲第坐在饭桌旁,接过她递过来的青瓷碗,琢磨着虽然对面那位不知道是姐姐还是阿姨的女人脸上一直挂着暖洋洋的笑容,但这顿饭怎么吃着比鸿门宴还鸿门宴?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