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27章 这样吗?

收藏书签 字体:16+-

(红票竟然压了《天神》200票?)

一般人的生活是什么,就是身边擦肩而过n位身怀批量版《九阴真经》《葵花宝典》《辟邪剑谱》的高人,都得不到一句“小兄弟我看你根骨清奇,拯救世界的艰巨任务就交给你了”,而虎人的人生是什么,就是被这些高人哭着喊着抱大腿,声泪俱下,祈求虎人收下他们做便宜师傅,怎么打骂都撵不走。这是疯婆娘胡璃的著名论调,这个已经去四川某偏远山区做志愿者老师的“良家妇女”经常这么称赞赵甲第,当然,她觉得自己就是灭绝师太那一类高人,才死皮赖脸缠着小八两,赵甲第对此一向视作无福消受,不过胡璃他扛不住,一个180度变脸的司徒坚强应付起来还绰绰有余,女人不理解男人之间莫名其妙的不打不相识,那是因为她们不懂男人的江湖,司徒坚强自诩当世游侠,并不觉得自己走迂回路线曲线救国就是孬,他揉着肚子,一脸好奇望着重新坐回椅子帮他设置补习大纲的大虎人,问道:“赵哥,你懂武术?有没有秘籍,送我几本啊。”

“几本?几本就想做高手?怎么也要几十套才能做大侠吧。”赵甲第笑道。

“这么狠?”司徒坚强讶异道,他跟一般富家小孩和败家子有不小区别,因为凑巧见识过一些东西,所以对武术这门神秘兮兮的学问格外向往。

“你真信啊,脑袋瓜进水了?怪不得天天考试垫底,就你这天赋悟性,就是真有秘籍,你也是七窍通了六窍,完全看无字天书。”赵甲第很不客气打击道,到小区是晚上6点半,吃饭加做两套考卷花去两个半钟头,打算再花半个小时给这个不靠谱的学生制定一份详实的“战略大纲”,然后就闪人。

“七窍通了六窍,不是天才也是响当当一号人才哇。”司徒坚强迷糊道。

“你果然是一窍不通,无可救药。”赵甲第绝望道,这学生也忒没天分了。

司徒坚强挠着头,嘿嘿傻笑,玩文字游戏,他的确不擅长。

半个钟头后,赵甲第把密密麻麻写满一张草稿纸的计划书交给司徒坚强,“你别急着让我给你补习具体知识,先把这个大纲背下去,先做到心中有数,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既然做家教拿工资,我也不好昧良心赚钱。”

“别,赵哥你教我两手能掀翻人的把式就成,学习这东西随便混着就差不多了,要是蔡姨不给你工资,我自己掏腰包给你。”司徒坚强豪爽道,不过赵甲第的计划书还是老老实实接下,身边一个惹他不高兴,自己就又被放翻了,在学校里比较跳的那一类货色,基本上都是打嘴仗比动手厉害无数倍的渣,司徒坚强见多了两帮几十号人分成两批美其名曰干仗,先是一顿跳脚大骂,搞得声势浩大,最后还不是和事老一出现就拍屁股闪人,无趣的紧,司徒坚强这才走游侠路线,打架从不废话,直接干翻一两个再说,反而爷就烂命一条,打一个就扯平,打一双就是赚,上了高中他就开始跟社会上底层混混不对眼,这群人里头还是有狠人的,所以司徒坚强眼力劲不错,知道赵甲第那几脚不是靠蛮劲就可以耍出来的私货,很干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还有分寸,就像,蔡枪那批人,这让被人刻意排挤在那个世界之外的司徒坚强很兴奋。

“能赚两毛钱干嘛只赚一毛钱?”赵甲第笑道,“书我一定要教,你要成为单挑无敌的高手我没辙,但让你少吃点亏,应该还是没大问题。”

“真的假的,说话算数?”司徒坚强两眼冒光。

“算数。”赵甲第点头道。这个世界没有踏雪飞鸿飞檐走壁的轻功,没有隔山打牛飞叶伤人,没有让人一夜之间天下无双的丹药,再猛的好汉要害挨了枪子,除非极少数大猩猩级别的猛人,都得翘辫子,他能教给司徒坚强的东西不是秘籍,不是任何捷径,只是让他每天早晚去跑10圈操场,俯卧撑,单杠都按计划搞一些,最多就是传授几个不太内行的站桩,说到底,还是打基础,走滴水穿石这条最笨的路线,当然论打架技巧偏门,赵甲第还是有很多宝贵实战经验的。

“好,我这就端茶去。”司徒坚强喊道。

“干嘛?”赵甲第没能理解这孩子天马行空的想法。

“拜师学艺啊。”司徒坚强理所当然道。

“拜你妹,你以为我是混江湖的,我是一名野鸡大学毕业后就得为房子妻子孩子打拼奋斗的良民,上海的房价又丧尽天良,要是纯粹靠自己买房,我估计每晚做鸭卖屁股都买不起。”赵甲第笑骂道。

“简单,我找个留学的富二代美眉给你,保准少奋斗几十年,我认识不少,她们在国外包养小白脸都玩腻了,就中意赵哥你这么爷们的汉子。我只保证她们可以跟你上床,能不能结婚还得赵哥自己的手段,毕竟她们不少人的家庭还比较看中门当户对,凤凰男什么的现在也不靠谱了,一旦出息了就做陈世美,还有些更过分,做白眼狼,里应外合,这种事在我身边就发生过,赵哥你别误会,我可没说你。”司徒坚强一本正经道。

“这番话总算有点含金量。”赵甲第笑道。

“我又不傻,只不过不喜欢读书而已,怕读成书呆子,太傻-比了。”司徒坚强烟瘾上来,又跟赵甲第要了根香烟,是玉溪,抽的不多,边抽烟边旋转椅子,一脸略显稚嫩的茫然,苦笑了一下,“就像赵哥英语考鸭蛋一样,肯定有难言之隐不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哪个男人没点说不出口的痛。”

“别装深沉,你跟我不是一个性质。”赵甲第没有继续抽烟,只是看着其实只比他小一两岁的家伙。

司徒坚强抽着烟,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

偶尔,赵砚哥那个不招人待见的纨绔也会独自抽着烟,这么沉默。

等房间烟味消失,赵甲第就离开书房,跟蔡姨打招呼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很可爱的小萝莉窝在她怀里睡觉,她在看一部叫《红镜头》的纪录片,是一系列中共领导人“红墙摄影师”的照片和影像,声音很轻,她看得也很专注,茶几上煮了一壶普洱茶,赵甲第之所以知道《红镜头》,是因为赵三金看了无数遍。蔡姨见赵甲第走出来,因为抱着小果儿,她就没有故作姿态地起身,微笑道:“路上小心点。”

赵甲第离开这个似乎没有男主人的家庭,如释重负,那个蔡姨的气场太诡异,总让他不能无所顾忌,赵甲第理解为是她太漂亮的缘故。

“姨。”司徒坚强毕恭毕出门后敬喊了一声,屁股没敢整个坐在沙发上,只有一半。

“去漱个口,抽二手烟对小果儿身体不好。”蔡姨低头喝了一口茶。

如获大赦的司徒坚强立即跑去厨房刷牙,回来继续正襟危坐,今天蔡姨似乎心情不错,时不时给小果儿哼哼儿歌。

“姨,这次我一定不捣蛋,把成绩拉上去。”司徒坚强承诺道,之前几任家教女的运气好点,你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反正成绩就是雷打不动,班级倒数第二,男的就悲剧了,你说你的,他玩他的游戏,偶尔还看一下某岛国的**文艺片。

“怎么突然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蔡姨笑道,没怎么当真,她对这个孩子一直是不放弃但也不过度上心的态度,毕竟18岁的男孩子,自己要是不肯长进,她懒得去说教。她跟司徒坚强没血缘关系,就跟小果儿一样。

“因为赵老师跟那些人不一样,不读死书。”司徒坚强笑道,脸色自然许多。似乎提起赵甲第,就能添加他跟蔡姨说话的底气和筹码。

“因为他给你烟抽,还能让你被打了还说好话?该不会是你们两个已经谈好某种不正常交易了吧?”蔡姨漫不经心却一语道破天机。

司徒坚强涨红着脸,拼命解释道:“姨,我是真想好好读书,不说名牌大学,最起码考上本科,我想做赵老师的校友。”

“过程怎么样,我不在意,反正我只看结果,赵甲第的额外工资就是这么计算的,你的零花钱也一样,想多买几包烟,多开几公里车,除了跟你那帮狐朋狗友借钱,提高成绩排名的确也是个途径。”蔡姨微笑道,破天荒倒了杯茶,递给司徒坚强。

受宠若惊的孩子愣是没敢喝,端着茶杯。

蔡姨瞥了眼不敢动弹的男孩,问道:“他打架比你还厉害?”

司徒坚强脸红道:“不是一个级数的。”

蔡姨温柔拍着小果儿,笑道:“还真瞧不出。”

司徒坚强使劲点头,“他最后还让我调整生活作息,把生物钟调整过来,每天都锻炼身体,说这也是学习的基础之一,还说华尔街上那群穿着休闲的大佬食肉动物啥的都是运动员出身。”

蔡姨点头道:“没错。”

蔡姨简简单单两个字,却司徒坚强心中对赵甲第的崇拜值无限拔升,要知道他跟蔡姨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已经有大概三年时光,还没获得过任何一次点头认可。

“你没跟他讨教怎么打架更厉害一些?”蔡姨轻描淡写问道。

“说了,他就教了我一个站桩,让我每天无聊了别玩游戏,就站着。再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就是跑步单杠俯卧撑。”司徒坚强突然降低声音,道:“姨,他说他也不懂什么武功,就一门外汉,说武术什么的,不过就是两个系数,物理上的,力量和速度,技巧就跟公式一样,是解题关键,像武侠小说里高手手里的兵器,说到底,还是打好底子,我听着挺有道理。他最后演示了一下,就是对着墙壁伸出手,握紧,拳头离墙面只有10公分,然后他一拳挥出去,我感觉墙面都狠狠震了一下,我试了一下,跟他差了十万八千里,他说这种寸劲,不神奇,就是力量和速度结合后的产物,姨,这就是所谓的爆发力吧?”

蔡姨沉思了几秒钟,笑道:“差不多。”

司徒坚强没耽误蔡姨看那部《红镜头》,跑回书房对着墙壁打了一通,直到拳头红肿后才去背诵计划书,很勤奋。

“这样吗?”

蔡姨伸出一只手,握拳,离厚实茶几只有5公分,砸下。

砰。

整套茶具被震得跳离茶几表面好几公分。

小果儿听到声响后睁开眼睛,一脸平静的蔡姨缩回安然无恙的手,揉了揉小萝莉脸蛋,神色依然温柔似水,像一位提不动篮子的纤弱苏州女子。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