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28章 良家胡璃

收藏书签 字体:16+-

(明天爆出2000红票,一万字更新。好吧,我承认,即使不到2000票,我也会爆一万字的。)

赵甲第坐公交车回到杨浦,再回到寝室,已经是11点半,所幸周末宿舍楼关门比较晚,洗了个澡,然后把每日功课做完已经是凌晨两点,沈大元帅跟古筝美眉煲电话粥后心满意足早已熟睡,据说沈汉自己说这是他的珍贵初恋,高中太拼命读书,没顾得上打量身边的美眉,等猛然回首,不是一毕业就拿结婚证发喜糖嫁作他人妇,就是陪着男朋友去某座城市双宿双飞,沈汉那个悔恨啊,就下决心一定要在大学谈一段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对此赵甲第只能希望这家伙别重蹈覆辙,太乖的乖乖女狰狞起来,才是真正的可怕。

清晨起床,等宿舍楼开门就去操场跑10圈,吃早餐,然后就带上笔记本骑着自行车去复旦听讲课,赵甲第认识很多选择纯数学这条道路的勇士,其实都很可爱,一点都不刻板迂腐,今天赵甲第拉上商雀给他占座,听完讲座就被商雀拉去食堂吃饭,然后非说要去他寝室坐一下,赵甲第熬不过,就心怀崇敬和憧憬地走入商雀寝室,结果看到三头废寝忘食的牲口在那里盯着电脑屏幕,聚精会神,达到忘我境界,一位戴深度黑框眼镜相貌憨厚的胖子嚷道:“中路中路,搞死这批傻×,老子用肉体勾引,你们躲好,别让哥白白阵亡!”接下来胖子身边一位清清秀秀蹲在椅子上的叼烟帅哥立即嚷道:“别上,有埋伏!”然后一个都20岁了还满面青春痘的娃就怪叫道:“你妹的,老子已经被轮死了,你们快闪,对面插眼睛了!谁他妈打的辅助,这么渣,没麻雀我们就是被侮辱的命啊,单挑solo打遍复旦无敌手的麻雀人呢,咋还不回来拯救我们?!”

现在很火的一款游戏,dota,最精髓的不是操作,而是团队配合,猥琐,霸气,稳定,怎样的领袖,就有怎样的团队气质,马小跳就每天玩,不过他是上vs竞技平台找虐,这三个复旦高材生是在自己学校局域网找虐,结果都一样,被虐被侮辱。憨厚胖子一见到寝室门口呆着赵甲第的商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差点没跪下,喊道:“麻雀,我们寝室的荣誉毁于一旦没关系,可小青这小子是用你的号玩的,被对面骂是菜-逼,不能忍啊。”

赵甲第愣了一下,不是第一天就爆发世界大战,咋现在关系很融洽的意思。商雀指了指自己位置,轻声道:“八两叔,你先用我电脑玩着,我带这批菜鸟玩玩,最多20分钟。”

“小青,你死远点。”商雀没好气道。

蹲椅子上玩游戏的叼烟男立即跳下来,把椅子扶好,赶紧去端茶送水,商雀没理会,操作一名刚从温泉复活的英雄,所幸游戏才开始七八分钟,装备差距拉开不算太大,在复旦已经单挑无敌的商雀开始他的杀戮生涯,那名前几分钟还跟被杀得像狗一样的英雄就跟战神附体似的,把对面一群掉以轻心的家伙给反过来杀得像狗,走位飘忽**-荡啊,**得一塌糊涂,阴险得让观战学习的小青同志感动滴热泪盈眶,还是麻雀哥纯爷们,杀人的时候还能打字骂人,这微操,这手速,这意识,这风范,猪一样的胖子和青春痘在神一样的队友带领下终于开始发威了,热血沸腾,大杀四方,把对面给一个一个杀得退出游戏,等麻雀完成一次华丽的五杀,小青涨红了脖子使劲吼一句,“信雀哥,得不朽盾,得原地重生!”

赵甲第一开始还能打量一下战局,不过上qq后很快就不再关注战况,因为一个意想不到的家伙竟然上线,然后弹他视频,赵甲第回复一句,“狐狸,啥事?”

“接视频!”高三休学后就突然从良的胡璃姐迅速回复。

赵甲第以为出了事情,就立即接视频,结果看到模糊视频里胡璃坐在一家很破烂的小网吧,晒黑了许多,白白嫩嫩的狐狸姐怎么就被摧残成小黑妞了?以前一起混的高中时代,胡璃因为抽烟酗酒加熬夜

,皮肤有种病态苍白,现在黑是黑,却有一种健康的色泽,尤其是那双以前总有点死气沉沉的眼眸,神采奕奕,这一刻,一开始听到胡璃跑四川山区还以为是玩笑的赵甲第是真相信了,那边胡璃出奇腼腆笑了笑,咧开嘴,牙齿似乎也洁白许多,做了个胜利手势,道:“出门就没带手机,因为没打算活着回去,其实挺想你的,今天是刚好有机会上网,只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能撞见你,老天爷总算对我开眼啦。”

“你这是?”赵甲第头一回觉得大脑不太够用。

“来县城买书,都是姐自己除去吃喝剩下的工资哦,送给我那群青春灿烂天下无敌的小学生。”胡璃眨了眨眼睛,有点费力地从脚底下拎出一大捆书籍,看封面就知道是很稚嫩的读本,而这位狐狸姐,当年那可是只读《德语课》和《权力意志》的资深女文青啊。赵甲第如遭雷击地去看她qq签名,发现早已不是那句牛-逼烘烘的“自从姐换上精神病,整个人精神就好多了”,而是“不坏的坏人,不好的好人,不再傲娇的一枚小女子而已”。

赵甲第一阵无语,忍不住唏嘘感慨,世道真变了。

“上网费好贵,我主要是想给mp4充电,因为跟孩子们说好了,谁期中考试拿第一就给他们听歌。嘿嘿,这次我在县城买了相机,很贵的哦,400多块钱,下次给你传我学生们的照片。祝你跟小谢白头偕老早生贵子。88。”胡璃姐说完就果真关qq了。

赵甲第懵了。

他不太清楚的是那个刚满18岁个人储蓄就被父母塞进1点8个亿的胡璃接下来,就要独自扛着那捆好几十斤重的书,坐一个钟头的破巴士,再坐半个钟头的拖拉机,最后走四十分钟,才能到她扎下根的小学校。

商雀见八两叔对着电脑发呆,问道:“咋了?”

赵甲第笑道:“胡璃刚跟我视频了,变了很多。”

商雀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其实我们都知道,狐狸姐喜欢八两叔,不过那时候你喜欢上姓谢的,她一赌气就休学了,现在看是真去四川支教了。”

“不管有没有谢思,我跟胡璃都不合适,她是那种别说把老公捉奸在床,就是看到自己男人跟别的女人牵个手都能上去同归于尽的女人。”赵甲第苦笑道,“再说了,老杨和手枪都暗恋了他那么久,我一个什么都没努力的家伙,真跟胡璃发生点什么,他们两个可以当做没发生什么,我办不到,朋友妻不可欺,这是原则,再者,在我心目中,一直坚信胡璃得找一个老实人,骨子里憨厚的那种,过一辈子安稳日子,我们三个谁都不合适。”

“那时候听说胡璃父母说她一个人跑去四川支教了,手枪和老杨那两个大老爷们去拼酒了,发酒疯,然后就哭得跟娘们一样,哭着喊着,后来清醒过来老杨私下跟我说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把胡璃让给你。”商雀无奈笑道。

“这两个傻-比。”赵甲第哭笑不得。

“这两2货是挺傻-比的,为了胡璃姐天天打架单挑,交情反而越打越好。”商雀感慨道。

“雀爷,这位是?”黑眼镜胖子小心翼翼问道。

“我叔。”没等赵甲第自我介绍,商雀就给出一个惊世骇俗的答案,那3名室友一下子震惊了,硬是没敢说话。太牛掰了,他们虽说跟商雀,也就是后来从雀哥逐渐升级为雀爷的寝室长,一开始是有点摩擦,不过随着商雀在班级和学院以一种爆发式的进程绽放开来,这三位仁兄就彻底服气,毕竟能让韩伶那朵花追求得连尊严都不要的猛人,复旦没有几头这样霸气的牲口,加上商雀的理科的确变态,摸底测试就跟玩一样,一次上英语课迟到被抓,就跟那位确实有点得理不饶人的老师对着干,商雀也没做太出轨的事,就是用一通鸟语足足骂了5分钟,那英语老师哭得梨花带雨,却不知道还嘴,估计是没听明白商雀的德语,一战成名啊,商雀的虎人虎事还有不少,加上在寝室内部从不故意惹事,加上偶然发现这家伙玩游戏牛气冲天,一次dota结束后某家伙被虐不服,扬言solo单挑,商雀就应了,虐狗一样,那家伙喊上朋友用他的马甲轮番上阵,都一样,其中一个后来听说能跟职业选手玩单挑的好汉也一样给商雀杀傻逼了,那个id再没敢出现在局域网,菜鸟胖子,叼烟哥,青春痘小青,三个也就乐意跟着商雀混,学习不落下,有时间就求着他一起玩dota,美其名曰求雀爷包养,然后寝室友谊也慢慢培养起来,带把的爷们就这点好,不怕有小矛盾小过节,过去就过去,等他们了解商雀对某些人的记仇,那是很久以后的壮举了。

“我跟他是一个地方的人,农村人,辈分有点乱。”赵甲第解释道,本来以为复旦学子都是高大威猛的,要么就是风流倜傥的,这三位大哥的相貌一定程度上打消了赵甲第的憧憬。

“梅-毒,给我几根烟,我跟叔去阳台上抽烟。”商雀笑道,看着那个叼烟的帅锅,那厮立即从抽屉拿出一整包红双喜丢给商雀,上海江湖人称小中华啊,7块钱一包,好抽又便宜,他嬉皮笑脸道,“能一起不。”

“抽烟人多好。”赵甲第撕开包装,跟商雀和绰号有点可怕的家伙一起来到阳台。

“跟韩伶怎么样了?”赵甲第随口问道。

“被我甩了一耳光,这两天安静多了。”商雀随意道,绰号梅-毒昵称小梅的男生笑着摇了摇头,趴在栏杆上吐烟圈,雀爷太生猛了。

“打女人不是你的风格啊。”赵甲第讶异道,商雀是个很好说话的孩子,打男人很狠毒,还真没听说过他打女人。

“她自己太过分。”商雀冷笑道,“冒充我的qq和邮箱给赵小燕她们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等赵小燕从武汉大学赶来复旦,她又打了赵小燕一耳光,为了防止她继续神经病下去,我只能让她清醒一下。这女人,疯起来智商和手段都很让人无语的,我估计下次就要给我下蒙汗药被生米煮成熟饭了。所以,叔,这事你千万别劝我。”

“要不我跟她谈谈?”赵甲第问道。

“别。”商雀摇头道。

“怕她移情别恋,抛弃你?”赵甲第玩笑道。

小梅觉得这个笑话好冷。

商雀笑道:“她再投胎十八次,都配不上叔啊。我是怕她跟苍蝇一样叮着你不放,女人的毅力太可怕,她前段时间一天给我发了两百多条短信,关键是每条都不一样,我当场把手机摔了,换新号码。”

“能把你逼上绝路的,韩伶是头一个吧,女侠,大女侠。这么看,你们两个真般配。”赵甲第笑道。

商雀无语。

“得,还是我这个叔来开导她,你跟她闹下去,迟早不是你疯了就是她跳楼了,再说我还等着她给我介绍复旦知性美女,年纪轻轻上吊跳楼多可惜,还不如先解决我单身问题。”赵甲第哈哈笑道。

“那个,我手上也有货,要不要?”小梅贼笑道。

“死一边去,都是一群残花败柳。”商雀瞪了一眼,小梅乖乖抽烟。

“不介意不介意,小梅,等下给我她们的qq号手机号。”赵甲第笑眯眯道。

“还是算了,我怕雀爷晚上熄灯后摧残我。”小梅丢掉烟头就闪人。

“关系不错啊。”赵甲第当然不会真念想着那些号码。

“凑合,处久了也就那样。”商雀无所谓道。

“人在江湖飘,狐朋狗友再多也是寂寞,兄弟只有几枚哥们只有几个也销魂啊。这话是老杨说的吧,不知道这娃以后能不能当上将军,要不然等我们儿子长大去砸场子什么的,打个电话喊一声杨叔,然后一大票解放军叔叔就从天而降,多威风。”赵甲第笑道。

“将军不指望,老杨就算家里有关系,最快也要再爬小半辈子,当然是实权的那种,还不如指望手枪当黑道枭雄来得靠谱,那个快啊,现在混黑的谁还讲究资历,有头脑有背景有钞票有手腕,30岁黑白通吃,也算大牛人了,反正我总觉得豹子不如手枪来得适合混黑。”商雀感慨道。

“你小看豹子了,豹子在ts不咋的,在我们一帮人里头看上去最没地位,似乎也就是那种聚会了就负责买烟买酒的那类小角色,其实那是因为有我这个名义上的叔压着,有他那个动不动就要捏断他一条胳膊打断一条腿的爷爷压着,那小子潜力出来后,比手枪靠谱才对。我爷爷就很喜欢豹子,跟豹子他爷爷喝酒的时候总说这小王八蛋是根好材料,是檀不是杉啊。你想一想,豹子有跟你们谈过理想吗,有说过他的野心吗?连手枪老杨这么闷骚的人在酒后都会失态,什么话都敢说,豹子酒量不是最好的,喝的酒也不是最少的,可他哪次不是最清醒的?”赵甲第否认道。

商雀愣了一下,若有所思。

“看造化吧,人还是需要几分命几分运的。”赵甲第头疼道,深深吸了一口烟。

收藏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