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架

老子是癞蛤蟆

第29章 女王

收藏书签 字体:16+-

(爆2000红票,爆一万字更新!)

赵甲第下午要去市区给司徒坚强那学生兼徒弟补习,就准备撤离复旦寝室,被商雀陪着下楼,结果就看到一楼大厅椅子上坐着韩伶,强颜欢笑的大美女站起身,喊了声八两叔,商雀立马腾起一股无名之火,赵甲第拦下来,让气头上的商雀先回寝室,就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韩伶一起走出宿舍楼,赵甲第赶着去市区赚钱,更重要的是去见美丽动人气质脱俗的蔡姨,就跟韩伶开门见山道:“麻雀这种人吃软不吃硬,你越想抓牢就他就越反感,韩伶,你别急着解释,听我说完,我和麻雀是差不多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死党,他爱钻牛角尖,不吃后悔药,做错的事也绝不痛心疾首,所以你这么一闹,要是杀人不犯法,估计别说你,连你全家都想杀光。你跳楼上吊什么的,就是在他眼前,也一样没用,他就是这种人,你喜欢的,不就是麻雀的这股子骄傲吗,成绩好,敢跟老师对着干,打架都玉树临风,我要是女人,也喜欢,你没啥好否认的,谁没点虚荣心,谁都不是不食人烟烟火的神仙。”

“八两叔,我知道错了。”韩伶楚楚可怜道,像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无助小猫咪。

“你既然是唯一一个被我见到的麻雀追求者,那我就先入为主当你是麻雀准媳妇了,所以说话都是打开天窗亮敞了说,要让麻雀回心转意,你得做贤妻良母型的,他不喜欢太精明的女人,像你那些小动作小聪明,看起来是爱之入骨的表现,在麻雀看来就是面目可憎的矫情东西,我问你,你和你的情敌,谁有把握闪电战拿下麻雀?答案肯定是没有,你现在占着一个近水楼台的先天优势,别挥霍了,更别画蛇添足,教你一个杀手锏,麻雀不是爱玩一些战略性质的竞技游戏吗,你要有空,就硬着头皮玩起来,争取能陪他一起通宵,麻雀说过找媳妇就得找能一起游戏一起喝酒一起打架的娘们。”赵甲第笑道,不知道这算对死党的落井下石还是对韩伶的雪中送炭。

“游戏喝酒我可以学,打架我不行啊。”韩伶哭丧着脸道,真的快哭出来,可见被麻雀毒害不浅。

“没让你真跟人动手,那只是一个态度而已。”赵甲第继续传授锦囊妙计,“感情这东西细水流长,对付麻雀,就得钝刀慢磨,你急了,就会给她你富家千金一身公主病的不良印象,所以你耐住性子,培养一些跟麻雀相近的兴趣爱好,下象棋围棋之类的,不是要你成为高手,可你起码得知道石佛是谁妖刀是谁吧,这才能打好这场持久战,至于言谈举止,我看你现在就不错,麻雀就好这一口,听话,乖巧,经济上保证起码的独立,精神上多依赖他点,这鸟人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这方面你依然有优势,比那个官二代赵小燕强,所以以后啊,别跟特务一样紧盯麻雀不放,放长线,放风筝一样,别怕断了,就你的资本,我看三年后拿下麻雀是十有八九的准事。”

“谢八两叔。”韩伶破涕为笑。

“别口头上谢我,记得给我介绍复旦美女。”赵甲第笑道。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八两叔,一定给你介绍又漂亮又聪明的黄花大闺女。”韩伶赶紧给出承诺。

“有韩伶一半就成,太好的我配不上。”赵甲第谦虚道,眯着眼睛,憨憨傻傻,哪有半点城府。

韩伶笑脸如花。

赵甲第骑上自行车离开,韩伶一点一点收敛笑容,取而代之是一脸精明世故的漠然。

赵甲第没有转身,当然看不到这一幕,不过他骑着车,骑出去老远,嘀咕了一句:“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

要是有第三者在场,必须要给这对男女颁发最佳男女主角。

到司徒坚强小区刚好错过正常午饭时间一个半钟头,这都是经过赵甲第精确计算的成果,他实在是不希望跟那个蔡姨坐在一张餐桌上吃饭,小时候跟王半斤她娘的家人一起吃饭也不过如此,现在赵甲第有点体谅和理解赵三金的陈世美,王半斤她外公外婆还有一大帮七大姑八大姨的体制内人员,一个比一个油滑,尤其是王半斤那位在中纪委当官的大伯,官不大,官威倒是十分彪悍,看谁都眯着眼睛,笑呵呵,跟弥勒佛一般,不过就是让人浑身不自在,更别提王家的主心骨,王半斤的外公,据说赵三金做了上门女婿那么多年,愣是没一次正眼瞧过这每个星期都要坐一张桌子吃饭的“外人”。所以赵甲第总是感慨京城侯门深似海,自己以后能不进去瞎折腾就别自寻死路了。

家里结果只有司徒坚强和小果儿,蔡姨并没有像一般家庭主妇那样在家消磨时光,赵甲第没多想,就给司徒坚强上课,数学物理生物化学四门课,一科一个钟头,有条有理,深入浅出,司徒坚强现在斗志旺盛,死扛着把赵甲第交给他的东西塞进脑袋,他现在怎么瞅赵甲第都顺眼,能给学生烟抽的家教老师上哪里找去?扎朝天辫的小萝莉很听话,从来不吵闹,在电脑上玩俄罗斯方块,玩腻了就换着玩扫地雷,困了就窝在椅子上睡觉,见水果盘空了还去拿新鲜水果,司徒坚强在这点上特别警惕,生怕某位自称萝莉控的好汉一个饿虎扑食就把小果儿给欺负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赵甲第就是教给司徒坚强一整套系统的学习方式,循序渐进,而不是照本宣科,有这么个好师傅领路,学起来事半功倍,加上他这次是真的洗心革面,用功用心,不知不觉就四个钟头过去,直到那名在上海市委“打杂”的蔡枪走进屋子,赵甲第和司徒坚强停下先由他全盘解说然后一问一答的补课方式,蔡枪抱着小果儿随手拿起一张草稿,笑道:“不错,比以前那些家教厉害不少,看来小强有希望在下个月拿到破历史纪录的零花钱。”

赵甲第只是礼节性点头笑了一下,就继续帮司徒坚强在一本比一本崭新的教科书上圈画重点,这些内容对他来说驾轻就熟。

“蔡姨呢?”司徒坚强问道。

“她有点事情,来不及给你们做晚饭,就让我带你们出去吃东西。”蔡枪逗着小果儿。

“蔡叔你做晚饭好了,我们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你烧的鱼一绝啊。”司徒坚强嚷道。

“我可不敢,怕烧了鱼被你们蔡姨丢进黄浦江喂鱼了,要知道厨房一直被她划入禁地,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的反正不是你们,就只能让我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家伙背黑锅,坚决不干。”蔡枪笑道,朝小果儿做了个鬼脸。

“懒得出门。”司徒坚强为难道。

赵甲第更为难,他今天还有两个钟头的补习才算完成本周任务。最后是小果儿解决了难题,用两根小指头画了一个大饼状,蔡枪就很识趣地带三人去了离小区不远的必胜客吃披萨,司徒坚强和小果儿吃得狼吞虎咽,赵甲第不怎么饿,加上从小就对中餐以外的食物都不喜欢,吃得含蓄,蔡枪也差不多,估计以他国际都市社会精英的身份,也不太吃得惯这种东西,就跟赵甲第有一句没一句聊着,他的谈话总是带有暗藏玄机却滴水不漏的意味,赵甲第一顿饭也没吃安生,忙着应付这位道行高深的角色,通过司徒坚强爆八卦才知道这位年纪轻轻的蔡叔是当年浙江省的理科高考状元,不过吃完饭赵甲第还是没搞清楚蔡枪和那个蔡姨是什么关系。

把他们送到小区楼下,蔡枪没上楼。

“这个蔡枪是蔡姨的亲弟弟,不过关系不怎么亲,蔡姨在家的时候,他都不会进来。至于我,就是来这里蹭吃蹭喝的,我爸没时间管我,就当垃圾丢给蔡姨了,如果不是小果儿蔡姨不在的时候没伴,蔡姨也不会收下我。”爬楼梯的时候司徒坚强主动给出真相。

“你们家贩卖毒品还是走私军火的,这么神秘兮兮。”赵甲第玩笑道。

“毒品军火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碰。”司徒坚强笑道,“蔡姨自己有生意,我家是帮忙跑腿的,都是能拿锦旗的守法公民。”

赵甲第给司徒坚强上完课,蔡姨也没回来,有点遗憾地离开,下楼的时候刚好一辆银灰色的运动版玛莎拉蒂总裁拐角而来,开着近灯,速度也极慢,并没有半点跋扈气焰,最终停在离赵甲第不远的花坛边上。

蔡姨。

赵甲第终于明白为什么上次见她总觉得诡异了,因为今天的她才是真面目。

女王啊。

高跟鞋,淡妆,冷艳绝美的脸庞,魔鬼身材,拒人千里的气质。

太有女王范儿了,像极了史诗黑帮电影里那种枭雄巨擘的女人,即使自己男人挂了,她也能给撑出一片天地来。

赵甲第小心肝扑腾扑腾乱跳。

蔡姨见到这个犯傻的孩子,轻轻一笑,道:“回去了?需要我送吗?”

“需要。”

赵甲第傻呵呵道,一点都不客气。

收藏书签